悠悠书盟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006章 我就是个保姆(六)

第006章 我就是个保姆(六)

  PET  CT是什么,赵玉敏不懂。

  但她知道肿瘤啊。

  癌症不就是恶性肿瘤嘛。

  也就是说,早在三个月前她住院的时候,大夫就怀疑她得了癌症,还建议家里人带她去做进一步的检查。

  可她、她却丝毫不知情,而家人们也并没有带她做什么CT,只是随便弄了几瓶止痛药!

  赵玉敏不愿去怀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可她又忍不住胡思乱想,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

  她心里发慌,浑身都有些发抖,但她还是颤着手,掏出手机,点开度娘,开始一项一项的搜索。

  首先,她要搞清楚,PET  CT是个什么玩意儿。

  度娘告诉她,PET  CT是一种全身扫描的CT,主要用以癌症的筛查、确诊!

  接着,度娘又告诉她,哪怕是癌症,如果发现得早,及时进行手术,存活率也是很高的。

  再然后……

  赵玉敏搜不下去了,耳边不断回想着大夫的那句叹息“发现得太晚了”。

  “哈哈,哈哈哈!”虽然丈夫和儿子都觉得她是啥也不懂,可她不是真的傻子。

  有些事,她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愿意去想!

  她哪里是“发现得太晚”?分明就是早就发现了,却生生被家里人给耽搁了!

  他们、他们明知道自己可能得了癌,也不愿带她去做那个PET  CT去筛查。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赵玉敏也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怕花钱。

  赵玉敏搜PET  CT的时候,顺手也查了一下,做一次这种检查要花多少钱。按照他们当地的消费水平和医疗条件,在肿瘤医院做一次需要一万块钱左右!

  一万块,哈哈,就因为一万块钱,她错过了确诊的机会,生生把胃癌从初期拖到了晚期,救无可救!

  其实,赵玉敏觉得,就算她知道了自己胃癌早期,或许也会放弃治疗。

  早期能做手术,可太花钱了,她舍不得,更不愿意拖累家里人。

  但,自己放弃生命,和被别人放弃,绝对是两个概念。

  前者叫“牺牲”,很伟大的那种。

  而后者,简直就是变相的谋杀。

  更让赵玉敏心寒的,将她推入死亡深渊的人不是别人,恰是她最信任的至亲至爱之人!

  一个是相伴二十多年的丈夫,一个是她的亲生儿子……他们、他们怎么就能狠得下心来,这般对她?

  赵玉敏脑海里浮现出最近三个月来丈夫和儿子的表现,越想越觉得讽刺。

  “老婆,你就是爱瞎琢磨,跟那些疑神疑鬼的市场大妈似得,有点儿风吹草动就怀疑自己得了癌。哎呀,癌症哪有这么容易得?”

  “就是就是,妈,你这就是普通的胃炎,别自己吓唬自己!”

  “老婆,别总想了,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干点儿家务。对了,咱们家的玻璃该擦了吧。”

  “下周我姑七十大寿,咱们一家都要去,你可是大厨,别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妈,我这套西服可是高档货,不能机洗,只能手洗……”

  父子两个又是训斥又是欺瞒,只把她哄得团团转。

  还有,往日做习惯了的家务,再度回想起来,赵玉敏分外的委屈:就算那时她的癌症没有确诊,可她经常腹痛却是真的啊。

  而那对父子,却似看不到一般,还是照常对她指使来、指使去。

  可笑她傻傻的不知道拒绝,明明自己肚子疼得都快站不起来了,还有跑去那个爱挑事儿的姑姑家,又是做饭又是收拾东西。

  王家姑姑的亲生儿女、孙男孙女都在客厅里喝茶、嗑瓜子,唯有她,一个便宜侄媳妇,却像个保姆一样忙前忙后。

  忙活完了,人家和和乐乐、欢欢喜喜的吃寿宴,而她却只能胡乱塞几口饭,然后继续准备晚上的饭菜……

  过去,这些都是她做习惯了的。

  不只是别人,就是她自己,都习以为常。

  可今天,许是受了太多的刺激,赵玉敏被压迫得久了,竟有点儿爆发的意思。

  所以,当王涛回到家,没有看到往昔的灯火明亮,也没有在餐桌上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而是一室的黑暗、冷清。

  “小赵!小赵!”

  王涛皱起眉,伸手按下客厅灯的开关。

  室内瞬间明亮起来,他却依然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

  赵玉敏还坐着书房的地上,听到那一声声的“小赵”,更是忍不住一阵阵冷笑。

  跟丈夫结婚二十多年,平常的时候,他都是叫她小赵。

  唯有心虚,或是求她做什么的时候,才会略显软和的叫她老婆。

  平时赵玉敏觉得没什么,因为她的公公也喜欢叫婆婆“老许”,她只当是一种家庭传统。

  但此时,赵玉敏觉得格外刺耳,不是她多想,而是楼上的陈大妈叫他们家保姆也喜欢这样。

  保姆?

  对,她赵玉敏就是王家的保姆,甚至连保姆都不如。

  人家保姆有工资,而且要是碰到和善的主家,保姆生病或是遇到困难,人家主家还会帮忙。

  而她呢,累死累活二十多年,一分钱没有,却还落得这样的下场……

  :。:

看过《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