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六十五章 背着钟和棺材的男人

第六十五章 背着钟和棺材的男人

  明月光一直觉得,万圣门的这位四先生是一个特别不简单的人,不仅仅是因为天机楼说的拿的那种不知姓名不知容颜的神秘,还有她似乎知道很多的密辛,比如上一次的红颜蛛,那可是在记载中第一次出现的接引使,可是这位四先生就是知道他的名字,并且在第一时间就拿出了可以克制的武器。

  如果说上一次,红颜蛛这个名字还能够说是瞎编的,但是这一次呢,这个被四先生成为花都艳鬼的人,虽然是否认了自己不是艳鬼是花鬼,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承认,毕竟他们在这之前其实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的。

  冷觅的情况看上去不知道是不是也被迷惑了,他的表现明显是和其他被迷惑的人不一样的,雨潇潇倒是没有过多的追究,只是觉得这位自称自己是花鬼的艳鬼,对于花都没有那么的尊敬,而且还一直强调自己是花鬼。

  “新生的?不是从花都出来的。”唯有花都的主人,才能够制作出最完美的艳鬼,而这个显然还是不行的,虽然是艳鬼,但是行事却是偏向花鬼的,看来并不是正统出身。

  冷寻面上妖媚的颜色没有消失半分,反倒是对于雨潇潇总是说他是艳鬼这件事情感觉到生气:“你不是我的哥哥,上去杀掉他啊!”

  占据了冷寻的身体的艳鬼能够感觉到,自己迷惑的这些人里,这个冷觅是对厉害的一个,原本他是没有本事迷惑住这么一个人,但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冷觅竟然心甘情愿的被迷惑了,难道真的是因为和这幅皮囊是兄弟的关系吗?

  反正他是不会相信这中感情的,还不如相信他是被迷惑了呢。

  雨潇潇也不在意这些小事,花都除了是艳鬼和花鬼的大本营,也是出了名的杀手组织,花都的主人会成立这么一个组织完全是出于兴趣,接不接任务全看心情,什么时候完成也是看心情。

  被命令的冷觅看了冷寻一样,这一眼看的他心惊胆战的,还以为自己的迷障已经被他给破掉了,看的他一阵的心虚,但是冷觅似乎只是出于习惯这样子做一样,立刻就转身迎上了雨潇潇。

  但是还没有冲到雨潇潇的面前,就刷的一下子消失了,不仅仅是冷寻,其他人也是楞了一下,根本没有想到回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仔细一想,似乎这个被明月光当成大腿抱的人也是刷的一下就出现的。

  本来就是玩巫术的行家,而且大型巫术一般也是需要刻画阵法的,这次的传送阵并不是多么强大的阵法,能够被看出一点端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冷觅是故意的,他也是注意到了雨潇潇出现的人,在雨潇潇主动降低了自己的神秘性的情况下,神识比较强大的人注意观察的话还是可以注意到她的,冷觅会注意到她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

  更何况这一次在刚刚从接引船上下来的时候,因为一个不注意,冷寻便消失不见了,他一直在着急的寻找,其实到了后来他已经准备放弃了,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就这样吧,放弃吧,他背叛了你,背叛了族人,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只不过后来冷寻又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不少的拥戴者,即便在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冷寻的不对劲,但是冷觅还是抱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走了过去,似乎是那个样子就可以忘记自己刚刚还想要抛弃冷寻的心思。

  但是在雨潇潇叫破了冷寻的身份,而且这个占据了冷寻身体的人也承认之后,他终于是下定了决定,离开吧。

  有着对阵法的了解,再加上雨潇潇提前的试验,冷觅果然很快的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去哪儿了?啊,他去哪儿了!”冷寻,不,应该说是那位披上了冷寻皮囊的艳鬼简直是要疯了,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

  “铃——”

  哪里来的铃铛声?

  明月光侧着耳朵听了听,果然是没有听错,若有若无的铃铛声,不经让人想起了女子的脚铃,走起来路来的时候,会随着脚步的轻移,不断的发出响声。

  而随着铃铛声越来越近,更多的人也是听到了,而且铃铛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响亮,原本的轻柔已经消失不见了,如同是寺庙的大钟,被人敲响了,当——当——

  很快,在众人的眼中就出现了一个背着黄铜大钟的壮汉,赤裸着上身,在腰间围了一圈的兽皮,要不是一看就是经过了缝制,还以为是山间的野人呢。

  除了扛着的大钟,在壮汉的腰后还别着一根大铁棍,粗细逼得上他的腰围了,一般的成年人,估计需要两个人才能够勉强碰到对方的手指。

  在壮汉的四肢上被拷上了镣铐,拴着铁链,而在铁链的另一端,是和黄铜大钟连载一起的,每走一步,铁链都会抖动,但是诡异的他们并没有听到铁链碰撞的声音,反而是听到了钟声。

  “这……不是东土的人。”特征很明显,壮汉除了赤裸着上身,头发也是板寸,眼睛的瞳孔,竟然是金灿灿的黄色,这样的特征,明显不是弗于逮的人,更不是东土的人。

  “果然还有其他洲的人参加了吗?”明月光激动了,他的两大爱好,一个是收集天下的宝剑,另一个自然就是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开边五大洲,绝对要成为成功撬动天机楼的男人,但是以前他一直没有机会看看其他州都是什么情况,这一次终于是看到了其他州的人了。

  说真的,虽然说在史书上记载了五大洲的事情,而且弗于逮的每一个似乎都知道除了他们所生活的地方之外,在大海的外边还有其他的大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没有见过人出去,也没有人见过有外面的人进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能够有着无数外界高手的天机楼才会那么的令人信服和畏惧。

  一个身高超过了三米的壮汉突然出现,而且还背了一口大钟,只是人站在那里,就会投下一片阴影,无论怎么看,这个像是山岳一眼的男人,都是不可招惹的。

  “他是谁?”明月光打着胆子拽了拽雨潇潇的袖子,明显是觉得,知道很多秘密的雨潇潇一定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但是雨潇潇踹了明月光一脚,让他成功的放了手,她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人是谁,就像是知道红颜蛛,知道艳鬼,也不过是曾经见过这样的生物,而且对于弗于逮都了解的不多,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人是谁,他对于那些人有没有多少的好奇。

  不过这样的壮汉,的确是让她想到了昆仑奴这样存在,一个个的都是变态一样的存在。

  只要是那位壮汉走过的地方,那些拔剑剑拔弩张的人都会快速的让开,大象会注意到脚下的蝼蚁吗?这位壮汉走路的时候,明显是不看路的,而这样的身高,总感觉会把自己给一脚踩死。

  壮汉走的很慢,他的每一步都必然是脚踏实地才行,每一次抬脚,都会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脚印。

  “你就是神秘人四先生?我家主上很欣赏你,若是这一次你能够活着出去,就去见我家主上吧。”

  说话的人可不是那位壮汉,而是坐在壮汉肩膀上的人,直到这个人发出声音,大家才注意到了他,一个小女娃娃,脚脖子挂着一串铃铛,没有穿鞋,和接近三米的壮汉比起来,这位简直就是一个小不点。

  但是她坐在壮汉的肩膀上,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因为壮汉太高也太大了,但是一旦出声,就不会有人会注意不到。

  雨潇潇也抬头看了一眼,仰着头看人还真的是对脖子的折磨啊,这位小娃娃坐的太高,让雨潇潇根本就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不过这一些都不是什么问题,能够在这个地方说出去见我家主上的人,不是天机楼的人,就是和天机楼有关系的人,毕竟一般在其他洲的人,也不会刻意的提出神秘人这个称呼吧。

  眯了眯眼睛,雨潇潇表示还真的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了,虽然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但是现在明显自己就是那个人外人、天外天啊。

  抬手一指,一股旋风便从指尖发出,转瞬便击中了壮汉背上的大钟,看上去笨重且坚固的大钟,咔咔两声便碎了,壮汉的两只手还保持着高举过头的姿势,似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大钟破碎之后,从里面滚出了一具棺材,棺材小小只,看上去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可以躺下的样子,但是雨潇潇那一指,不仅仅是震碎着大钟,连里面的棺材也震开了。

  里面可不是所谓的小孩子,而是一个成年的女性,整个身体呈现出一种很诡异的姿势蜷缩在棺材里,而且,即便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竟然还活着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