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七十五章 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第七十五章 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

  听到明月光着控诉一般的话,雨潇潇深深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行为,结果发现,好像是这个样子,有很多的东西自己看不上,你大师不代表明月光用不上,而且这衣食住行几乎都是明月光给包了的,要是在这么下下去,岂不是要寒了功臣的心?

  那是雨潇潇的斜了明月光一眼,虽然自己没有给他什么拿到宝贝的机会,但是就带着他来了第七个入口,而且就他从自己这里拿到的东西,那已经不仅仅只是值钱那么简单了。

  说着便已经到了石像那里,叶知瑶还在石像下面盘坐着,果然这里还是没有人来。

  “不要碰那个石像,那可不是你这个程度的境界可以触碰的东西。”

  明月光是一个大胆又惜命的人,见了叶知瑶还准备打个招呼,但是一听雨潇潇的话,当即也不准备打招呼了,打什么招呼呀,万一把那石像碰到了就不好了。

  虽然说是不在意,不过终究还是把明月光的话给听了进去,好不容易进来了一趟,还把自己的外套给搭了进去,总不能够就这么两手空空的离开吧。

  “去中心宫殿吧。”雨潇潇当即觉得,看看这石像这种地方都被叶知瑶给发现了,虽然说是有那个石室没有被发现,但是就算是发现了,那里的东西也拿不走,雨潇潇可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阵灵早就已经入了魔,要不是因为雨潇潇对他有绝对的镇压能力,早就变成了那些藤蔓的养料。

  而那么妖丹,对于除了妖之外的任何生物都是会攻击的。

  虽然说是自己能够拿到,但是毫无用处,还不如就让它们继续在那里互相斗着,总好过出来作恶。

  “太上无闻不是说那里有危险吗……”看了看身边的四先生,明月光当即把衣服拉紧了一点,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不就是前往中心地带吗?不就是去赵一做宫殿吗?“现在就去,四先生我给您引路,我可是已经掌握了这里的路线图!”

  明月光的外交手段可是非常的不错的,虽然说拿到的地图很简陋,但是这可不是在外面拿到的,而是进来之后,在瀑布那里的时候和其他人聊天打屁的时候绘制的,还被人夸画的好呢。

  对此雨潇潇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倒是觉得要是自己带路的话可能会更快一点,不过I既然有人想要带路,她也是不会拒绝的。

  前往太上无闻口中的中心地带的路,最开始的确还是有很多的认为的痕迹,表示这里曾经有人走过,但是越是深入,痕迹反倒是越来越少。

  但是,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在一片草叶上发现了血迹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确定了,有人到了这里,而且还是受了上的状态,再加上在之前发现的一些打斗的痕迹,雨潇潇可以确定,在里面的人,他们即将要遇到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之前被她打伤的大章文。

  还真的不是雨潇潇自我感觉错我,前边的人还真的就是大章文,如果没有雨潇潇他们的出现,大章文极有可能已经收复了三头鸟,那头蛟龙可能也不在话下,但是有了他们这些人的搅局,直接导致了大章文的败北。

  而且按照大章文的嚣张和能力来看,他是能够进入第八个入口的人,那就证明了第七个入口内部大部分的存在已经不会对造成威胁了,他可以在这里横着走,如今依旧能够进入第七个入口,极有可能也是和明月光一样有着什么法宝。

  只有他这样的存在,才会忽略掉中心的威胁,也有可能他曾经来过这里,所以这里对他的危险已经不是那么的大了。

  两人对视而来一眼,雨潇潇摸了摸自己的面具,面具上的红色花纹似乎是更加的鲜艳了,顺着血液一路跟踪,结果看到的不是大章文这个断了一臂的和尚,而是青毛狮子的尸体。

  一看就是刚刚死去不久,血还是热的,显然杀死他的人还没有走远。

  开膛破肚,这就是青毛狮子的死法,内脏什么的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乎是被全部撤了出去,雨潇潇甚至可以想象,在青毛狮子遭受这些的时候,还是活着的。

  “……是大章文吧。”明月光喃喃了一句,他现在有些发毛,自己想想自己和大章文的关系,狠狠的打了个冷战,觉得要是自己和大章文单独待在一起的话,恐怕会比这头狮子还要凄惨。

  遭到这样的对待还没有奋起反抗,也就只有他的主人可以做的了,再说了,青毛狮子可不是家养的狗,他本来就是从临深渊出去的,有了灵智的妖怪,雨潇潇可不会相信他真的会那么的忠心,会在这样的折磨之下还任由被凌辱。

  除非是有什么控制手段,最好的就是主仆契约,经天道认证的那一种。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大章文本人了。

  “走。”这一次雨潇潇走在了前面,即便是有什么危险,也好把明月光保护住,不然她可就要少一个仆人了。

  在距离青毛狮子死去不过百步的距离,他们就看到了太上无闻所说的那座宫殿,在宫殿的周围可以看到不少散落的尸体,从白骨到新鲜的都有,看得出来想要探险的可不仅仅只有雨潇潇他们,只不过最终他们都把命丢在了这里。

  在宫殿周围是黑色的泥土,那些尸体就在泥土上面,那一圈看不少任何的植被,如同一片隔绝地带一般,宫殿的周围很大一片面积,拒绝了生灵的靠近。

  唯一的通路是一座桥,从宫殿的正门一直连通到一座山崖之上,而现在,雨潇潇他们就在山崖这边,只需要一步就可以踏上那座桥。

  但是让人心寒的是,在桥面上,有着厚厚的一层血迹,最下面的已经发黑了,上面的还是新鲜的,厚厚的一层,还能够看到一排新鲜的走过的脚印,但是在桥面上没有任何的尸体,和宫殿的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呕——”明月光扶着一旁的石碑呕吐着,那座石碑似乎是在写了什么,不过被人刻意的划去了,倒是除了一道道的被划去的痕迹,竟然看不清楚那上面究竟是写了些什么东西,不过这座石碑也算是这里唯一白色的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明月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看过这么恶心的东西,尤其是那味道,在加上知道了那些是设么东西之后,就更加的觉得恶心了。

  不过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对于食物的需求并不高,本来也就没有吃什么东西,自然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总是心里会舒服一点。

  这座桥似乎是加速了时间一般,他们来时还新鲜的血迹,只不过这么一会就已经变黑了,那些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的,正是之前青毛狮子的内脏,不过也是很快的就只剩下了一团黑色的东西。

  “那座桥……”

  “应该是活的,他在吸血,没有给足血液的人,就会变成下面那些人的样子。”

  明月光探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尸体,真是难以想象,这里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些都是这些年来进入这里的人?”

  雨潇潇皱着眉头,这座桥和那座宫殿有着明显的区别,若不是因为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都难以想象他们竟然是一体的。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现在你看到了。”比这更恶心的东西雨潇潇都见过,这些都只能够算是小儿科,只不过每次看到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好不好,怎么可能会看得惯这种事情。

  血祭。

  在这厚厚的血污下面,是一个个的阵法,全部都是血祭的阵法,若是绘制阵法的人自然是知道那里是阵眼,很快就可以通过,但是不知道的人,便只能够一鲜血为引,铺就一条道路,趁着那些阵法在吸收血液的时候快速的通过。

  “那我们还过去吗?”明月光看了一眼就马上的扭过了头,不仅恶心还辣眼睛,他抱着石碑,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过去吧。”雨潇潇不喜欢这种东西,不过既然已经见到了,那就解决它,已经死了那多的人,倒是没有觉得“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不应该再有人牺牲了”,只不过是生而为人,就是看不惯这种东西!

  “走!”

  明月光还没有把嘴角的可以液体擦干净,就再一次的被雨潇潇揪住了衣领,不过这一次学乖了,甚至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保证不会被勒到。

  雨潇潇不准备从桥上过,阵法带来的限制能力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反倒是觉得这座桥更加的碍眼了,一手揪着明月光的衣领,另一只手聚集起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火焰燃烧的越来越大,中心甚至出了一抹金色。

  明月光看着那团火焰被丢了下去,在碰触到桥面之后开始迅速的燃烧,和在密林塔的时候一样,不燃烧尽一切就绝对不会熄灭。听到明月光着控诉一般的话,雨潇潇深深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行为,结果发现,好像是这个样子,有很多的东西自己看不上,你大师不代表明月光用不上,而且这衣食住行几乎都是明月光给包了的,要是在这么下下去,岂不是要寒了功臣的心?

  那是雨潇潇的斜了明月光一眼,虽然自己没有给他什么拿到宝贝的机会,但是就带着他来了第七个入口,而且就他从自己这里拿到的东西,那已经不仅仅只是值钱那么简单了。

  说着便已经到了石像那里,叶知瑶还在石像下面盘坐着,果然这里还是没有人来。

  “不要碰那个石像,那可不是你这个程度的境界可以触碰的东西。”

  明月光是一个大胆又惜命的人,见了叶知瑶还准备打个招呼,但是一听雨潇潇的话,当即也不准备打招呼了,打什么招呼呀,万一把那石像碰到了就不好了。

  虽然说是不在意,不过终究还是把明月光的话给听了进去,好不容易进来了一趟,还把自己的外套给搭了进去,总不能够就这么两手空空的离开吧。

  “去中心宫殿吧。”雨潇潇当即觉得,看看这石像这种地方都被叶知瑶给发现了,虽然说是有那个石室没有被发现,但是就算是发现了,那里的东西也拿不走,雨潇潇可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阵灵早就已经入了魔,要不是因为雨潇潇对他有绝对的镇压能力,早就变成了那些藤蔓的养料。

  而那么妖丹,对于除了妖之外的任何生物都是会攻击的。

  虽然说是自己能够拿到,但是毫无用处,还不如就让它们继续在那里互相斗着,总好过出来作恶。

  “太上无闻不是说那里有危险吗……”看了看身边的四先生,明月光当即把衣服拉紧了一点,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不就是前往中心地带吗?不就是去赵一做宫殿吗?“现在就去,四先生我给您引路,我可是已经掌握了这里的路线图!”

  明月光的外交手段可是非常的不错的,虽然说拿到的地图很简陋,但是这可不是在外面拿到的,而是进来之后,在瀑布那里的时候和其他人聊天打屁的时候绘制的,还被人夸画的好呢。

  对此雨潇潇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倒是觉得要是自己带路的话可能会更快一点,不过I既然有人想要带路,她也是不会拒绝的。

  前往太上无闻口中的中心地带的路,最开始的确还是有很多的认为的痕迹,表示这里曾经有人走过,但是越是深入,痕迹反倒是越来越少。

  但是,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在一片草叶上发现了血迹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确定了,有人到了这里,而且还是受了上的状态,再加上在之前发现的一些打斗的痕迹,雨潇潇可以确定,在里面的人,他们即将要遇到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之前被她打伤的大章文。

  还真的不是雨潇潇自我感觉错我,前边的人还真的就是大章文,如果没有雨潇潇他们的出现,大章文极有可能已经收复了三头鸟,那头蛟龙可能也不在话下,但是有了他们这些人的搅局,直接导致了大章文的败北。

  而且按照大章文的嚣张和能力来看,他是能够进入第八个入口的人,那就证明了第七个入口内部大部分的存在已经不会对造成威胁了,他可以在这里横着走,如今依旧能够进入第七个入口,极有可能也是和明月光一样有着什么法宝。

  只有他这样的存在,才会忽略掉中心的威胁,也有可能他曾经来过这里,所以这里对他的危险已经不是那么的大了。

  两人对视而来一眼,雨潇潇摸了摸自己的面具,面具上的红色花纹似乎是更加的鲜艳了,顺着血液一路跟踪,结果看到的不是大章文这个断了一臂的和尚,而是青毛狮子的尸体。

  一看就是刚刚死去不久,血还是热的,显然杀死他的人还没有走远。

  开膛破肚,这就是青毛狮子的死法,内脏什么的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乎是被全部撤了出去,雨潇潇甚至可以想象,在青毛狮子遭受这些的时候,还是活着的。

  “……是大章文吧。”明月光喃喃了一句,他现在有些发毛,自己想想自己和大章文的关系,狠狠的打了个冷战,觉得要是自己和大章文单独待在一起的话,恐怕会比这头狮子还要凄惨。

  遭到这样的对待还没有奋起反抗,也就只有他的主人可以做的了,再说了,青毛狮子可不是家养的狗,他本来就是从临深渊出去的,有了灵智的妖怪,雨潇潇可不会相信他真的会那么的忠心,会在这样的折磨之下还任由被凌辱。

  除非是有什么控制手段,最好的就是主仆契约,经天道认证的那一种。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大章文本人了。

  “走。”这一次雨潇潇走在了前面,即便是有什么危险,也好把明月光保护住,不然她可就要少一个仆人了。

  在距离青毛狮子死去不过百步的距离,他们就看到了太上无闻所说的那座宫殿,在宫殿的周围可以看到不少散落的尸体,从白骨到新鲜的都有,看得出来想要探险的可不仅仅只有雨潇潇他们,只不过最终他们都把命丢在了这里。

  在宫殿周围是黑色的泥土,那些尸体就在泥土上面,那一圈看不少任何的植被,如同一片隔绝地带一般,宫殿的周围很大一片面积,拒绝了生灵的靠近。

  唯一的通路是一座桥,从宫殿的正门一直连通到一座山崖之上,而现在,雨潇潇他们就在山崖这边,只需要一步就可以踏上那座桥。

  但是让人心寒的是,在桥面上,有着厚厚的一层血迹,最下面的已经发黑了,上面的还是新鲜的,厚厚的一层,还能够看到一排新鲜的走过的脚印,但是在桥面上没有任何的尸体,和宫殿的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呕——”明月光扶着一旁的石碑呕吐着,那座石碑似乎是在写了什么,不过被人刻意的划去了,倒是除了一道道的被划去的痕迹,竟然看不清楚那上面究竟是写了些什么东西,不过这座石碑也算是这里唯一白色的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明月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看过这么恶心的东西,尤其是那味道,在加上知道了那些是设么东西之后,就更加的觉得恶心了。

  不过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对于食物的需求并不高,本来也就没有吃什么东西,自然也吐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总是心里会舒服一点。

  这座桥似乎是加速了时间一般,他们来时还新鲜的血迹,只不过这么一会就已经变黑了,那些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的,正是之前青毛狮子的内脏,不过也是很快的就只剩下了一团黑色的东西。

  “那座桥……”

  “应该是活的,他在吸血,没有给足血液的人,就会变成下面那些人的样子。”

  明月光探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尸体,真是难以想象,这里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些都是这些年来进入这里的人?”

  雨潇潇皱着眉头,这座桥和那座宫殿有着明显的区别,若不是因为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都难以想象他们竟然是一体的。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现在你看到了。”比这更恶心的东西雨潇潇都见过,这些都只能够算是小儿科,只不过每次看到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好不好,怎么可能会看得惯这种事情。

  血祭。

  在这厚厚的血污下面,是一个个的阵法,全部都是血祭的阵法,若是绘制阵法的人自然是知道那里是阵眼,很快就可以通过,但是不知道的人,便只能够一鲜血为引,铺就一条道路,趁着那些阵法在吸收血液的时候快速的通过。

  “那我们还过去吗?”明月光看了一眼就马上的扭过了头,不仅恶心还辣眼睛,他抱着石碑,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过去吧。”雨潇潇不喜欢这种东西,不过既然已经见到了,那就解决它,已经死了那多的人,倒是没有觉得“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不应该再有人牺牲了”,只不过是生而为人,就是看不惯这种东西!

  “走!”

  明月光还没有把嘴角的可以液体擦干净,就再一次的被雨潇潇揪住了衣领,不过这一次学乖了,甚至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保证不会被勒到。

  雨潇潇不准备从桥上过,阵法带来的限制能力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反倒是觉得这座桥更加的碍眼了,一手揪着明月光的衣领,另一只手聚集起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火焰燃烧的越来越大,中心甚至出了一抹金色。

  明月光看着那团火焰被丢了下去,在碰触到桥面之后开始迅速的燃烧,和在密林塔的时候一样,不燃烧尽一切就绝对不会熄灭。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