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八十章 重复

第八十章 重复

  明月光偷偷地看了后面的四先生一眼,虽然说是知道这样的小动作对于境界高的人来说就像是在太阳下的影子一样惹眼,但是他还是想要看一眼,即便是知道了外面已经被堵了门,依旧还是这么的淡定,不愧是四先生啊,果然还是一贯的风格。

  太上无闻也算是七星的常客了,把他们带到出口还是非常的非常的容易的,“明兄,四先生,我就送到这里了,出去之后再和两位畅饮。”

  “好说好说!”

  看着明月光和太上无闻寒暄着,雨潇潇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过去,还真的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因为有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气运,而且后来更是直接掌握了六道的天道印记,就更加的起运无双,根本就不需要去和其他人寒暄,几乎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总是会被其他人给解读到很奇怪的地方去。

  所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雨潇潇觉得还是非常的惊奇的,还在像是自己若是在明月光现在的位置上,自己应该怎么做,最后发现,自己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

  太上无闻并不打算一起出去,就像是之前天机楼的人追杀大章文一样,他们并不会真真的将人打杀,只不过心里有气,本着痛打落水狗的心态才会上去掺和一脚,他们也不想要好须弥山撕破脸皮,能够从九星出来的人,这么多年,还真的就只看到了无伤大帝一个人罢了。

  太上无闻能够把雨潇潇他们带到出口附近已经算是看中明月光这个朋友了,但是为了他和须弥山为敌显然是不可能的。

  出口已经告诉他们了,至于是不是要出去,还是需要看他们自己,太上无闻并不觉得会有着这么不开眼的会在知道了外面有人的情况下还会出去。

  太上无闻还是想要到宫殿所在的位置去看看,不是不相信明月光所说的,结果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太上无闻还是认可明月光的,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骗他,只不过是因为终究是心有不甘,他往返于七星这么多次,都一直是在宫殿的周围晃悠,还从来没有进去过,现在即便是知道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依旧还是想要去看看。

  告别了太上无闻之后,明月光看了看出口的大石碑下的石门,总感觉这个石门有点眼熟,不过这么时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看着雨潇潇,有些纠结:“四先生,我们是现在就出去还是再等等。”

  明月光现在是真的纠结啊,从太上无闻那里知道,杀死一个大章文,就算是和一个洲,还是五大洲之首的须弥山为敌了,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但是若是就这么直接就死在了这么一个地方,那才是心有不甘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明月光还真的想要这么大喊一声,不过他还真的不敢,不说这段时间他一直和四先生在一起,很多人都知道,就说没有了四先生,恐怕他也不会过的多好。

  明月光想的明白,但是明白归明白,这临到头了,还是会感觉到胆怯,突然和一个大洲为敌了,能不愁吗?

  现在出去,需要面的铺天盖地的打击,可能会死,但是四先生的深不可测,说必定能够活下来。

  若是一直在这里呆着,现在能够活下来,不过等到须弥山的那些小辈们进来之后,那可不就是一时的痛快了,而是接连不断的追杀了,明月光不觉得能够火烧一整座宫殿的四先生不会是那些小东西们的对手,但是蚁多还咬死象呢,就怕他们来车轮战,不过后果的话,明月光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拖油瓶。

  到时候会不会被抛弃啊,就算是被四先生标记了又怎么样,不要忘记了这位可是魔教中人,而是还是一言不合就放火烧宫殿的人。

  “唉,人生真的是太艰难了。”

  比起内心纠结但是还是坚定的跟上了雨潇潇脚步的明月光来说,雨潇潇就纯粹多了。

  诶,已经到出口了,那就出去吧。

  “明月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接受须弥山的裁决!”

  一声大吼在明月光的耳边炸响,整个脑袋都是轰鸣声,不过还是听到了,就是脑袋有点蒙,直接脱口而出“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七星入口的人还真的是不少啊,一个个的横眉冷对,看着他的模样跟看着死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被这么多少眼睛盯着,而且一个个的境界都比自己要高很多,明月光现在是真的觉得还不如待在里面呢。

  不过出都出来了,而且四先生还走在自己前面吧,为什么那些人就显示瞎子一样,直接忽略了四先生,还直接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就算是冤枉人也是需要有点眼力劲的呀,也不看看他是能够杀了大章文的人吗?

  这些人的身份明月光是一点没有怀疑,他们可是把须弥山三个大字绣在衣服上的,想不认出来都不行。

  明月光觉得自己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露出胆怯的样子,那一定是平时针对的太多了,虽然这么多的人在自己的面前,但是明月光就是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就算会加起来都不会是四先生的对手,就不知道打起来之后,自己的猜测会不会被验证。

  那些人不是没有看到雨潇潇,她现在可是很有存在感的人,被这么多人围着,有主动降低了自己的神秘性,那些人能够轻易的看到,不过比起先把明月光给处决了,雨潇潇直接被忽略了。

  还在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没有眼力见,天机楼的人还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投资,那些人想要忽略掉雨潇潇,被一起带来的天机楼人马上就开始翻着本本介绍了。

  弗于逮天榜第一人神秘人四先生,和明月光是一个地方来的人,手段神秘莫测,而且这段时间,明月光可是一直跟在四先生身边的,比起大章文是被明月光弄死的,他们更加的相信,其实是四先生做的这件事情。

  天机楼那个人的话显然是被须弥山的人给提供了过去,只不过比起是这个人杀死了大章文这件事情,他们更加在意的是这个人是弗于逮的天榜第一人,在五大洲可都是有着天地人三榜的,无伤大帝就是须弥山的天榜第一人,比起弗于逮朝廷之人不可上榜的规定,须弥山是没有朝廷,整个须弥山就是一个大的帮派,无伤大帝就是这里唯一的王。

  他们知道无伤大帝的的强大,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从九星出来的人,只有他才知道临深渊的九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但是无伤大帝自从从须弥山回去之后,就再也不谈论关于临深渊的任何事情,甚至无伤大帝身边的那些人,他信任的那些人,一旦通过了八星,就会被无伤大帝被叫回去,除了一个真的想要去看卡九星的人,留了下来。

  但是这么多年,无伤大帝的记录还是没有被打破。

  “天榜第一……那就让我们看看这天榜第一有多强!”

  “哈哈哈……”周围是轰然的笑声,须弥山的无伤大帝是一个传奇,早已活出了被人活不出的岁月,他的强大是所有人都承认的,与之相对的则是弗于逮,这个连修仙者都没有的洲,可是被其他州所看不起的,即便是天榜第一又如何,天榜和天榜可是不一样的。

  要不是因为海上迷雾的阻拦,说不定弗于逮早就已经被其他州的人给占领了,这么一看他们还是需要谢谢这些迷雾的,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虽然他们看不起弗于逮,并不是说他们会看着弗于逮做大,既然是弗于逮的天榜第一,那自然是需要被消灭的,这对于弗于逮恐怕又是一个打击吧。

  明月光他们准备交给那些小辈们练手,至于这位弗于逮的天榜第一,自然需要他们去料理了。

  “别怪我们,怪只能够怪你生在弗于逮!”

  快!

  这是明月光唯一的感觉,他是知道了这些人很强的,但是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种地步,只不过也就是那样了,四先生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似乎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出手一样。

  看着这么多次,总感觉四先生从来就没有认真过。

  掌风还没有吹到明月光的脸上,就连一个巨大的火球从空中掉落,伴随着惨叫声,几秒钟之后,那人就像是大大章文一样连灰都没有剩下了。

  等待火自动熄灭之后,明月光才看清楚是谁动手了,毕竟最前排少了一个人,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并不是刚刚说话的人,是他旁边那一个,在他们出来就一句话没有说过,没有想到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竟然是明月光偷偷地看了后面的四先生一眼,虽然说是知道这样的小动作对于境界高的人来说就像是在太阳下的影子一样惹眼,但是他还是想要看一眼,即便是知道了外面已经被堵了门,依旧还是这么的淡定,不愧是四先生啊,果然还是一贯的风格。

  太上无闻也算是七星的常客了,把他们带到出口还是非常的非常的容易的,“明兄,四先生,我就送到这里了,出去之后再和两位畅饮。”

  “好说好说!”

  看着明月光和太上无闻寒暄着,雨潇潇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过去,还真的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因为有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气运,而且后来更是直接掌握了六道的天道印记,就更加的起运无双,根本就不需要去和其他人寒暄,几乎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总是会被其他人给解读到很奇怪的地方去。

  所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雨潇潇觉得还是非常的惊奇的,还在像是自己若是在明月光现在的位置上,自己应该怎么做,最后发现,自己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

  太上无闻并不打算一起出去,就像是之前天机楼的人追杀大章文一样,他们并不会真真的将人打杀,只不过心里有气,本着痛打落水狗的心态才会上去掺和一脚,他们也不想要好须弥山撕破脸皮,能够从九星出来的人,这么多年,还真的就只看到了无伤大帝一个人罢了。

  太上无闻能够把雨潇潇他们带到出口附近已经算是看中明月光这个朋友了,但是为了他和须弥山为敌显然是不可能的。

  出口已经告诉他们了,至于是不是要出去,还是需要看他们自己,太上无闻并不觉得会有着这么不开眼的会在知道了外面有人的情况下还会出去。

  太上无闻还是想要到宫殿所在的位置去看看,不是不相信明月光所说的,结果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太上无闻还是认可明月光的,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骗他,只不过是因为终究是心有不甘,他往返于七星这么多次,都一直是在宫殿的周围晃悠,还从来没有进去过,现在即便是知道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依旧还是想要去看看。

  告别了太上无闻之后,明月光看了看出口的大石碑下的石门,总感觉这个石门有点眼熟,不过这么时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看着雨潇潇,有些纠结:“四先生,我们是现在就出去还是再等等。”

  明月光现在是真的纠结啊,从太上无闻那里知道,杀死一个大章文,就算是和一个洲,还是五大洲之首的须弥山为敌了,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但是若是就这么直接就死在了这么一个地方,那才是心有不甘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明月光还真的想要这么大喊一声,不过他还真的不敢,不说这段时间他一直和四先生在一起,很多人都知道,就说没有了四先生,恐怕他也不会过的多好。

  明月光想的明白,但是明白归明白,这临到头了,还是会感觉到胆怯,突然和一个大洲为敌了,能不愁吗?

  现在出去,需要面的铺天盖地的打击,可能会死,但是四先生的深不可测,说必定能够活下来。

  若是一直在这里呆着,现在能够活下来,不过等到须弥山的那些小辈们进来之后,那可不就是一时的痛快了,而是接连不断的追杀了,明月光不觉得能够火烧一整座宫殿的四先生不会是那些小东西们的对手,但是蚁多还咬死象呢,就怕他们来车轮战,不过后果的话,明月光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拖油瓶。

  到时候会不会被抛弃啊,就算是被四先生标记了又怎么样,不要忘记了这位可是魔教中人,而是还是一言不合就放火烧宫殿的人。

  “唉,人生真的是太艰难了。”

  比起内心纠结但是还是坚定的跟上了雨潇潇脚步的明月光来说,雨潇潇就纯粹多了。

  诶,已经到出口了,那就出去吧。

  “明月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接受须弥山的裁决!”

  一声大吼在明月光的耳边炸响,整个脑袋都是轰鸣声,不过还是听到了,就是脑袋有点蒙,直接脱口而出“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七星入口的人还真的是不少啊,一个个的横眉冷对,看着他的模样跟看着死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被这么多少眼睛盯着,而且一个个的境界都比自己要高很多,明月光现在是真的觉得还不如待在里面呢。

  不过出都出来了,而且四先生还走在自己前面吧,为什么那些人就显示瞎子一样,直接忽略了四先生,还直接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就算是冤枉人也是需要有点眼力劲的呀,也不看看他是能够杀了大章文的人吗?

  这些人的身份明月光是一点没有怀疑,他们可是把须弥山三个大字绣在衣服上的,想不认出来都不行。

  明月光觉得自己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露出胆怯的样子,那一定是平时针对的太多了,虽然这么多的人在自己的面前,但是明月光就是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就算会加起来都不会是四先生的对手,就不知道打起来之后,自己的猜测会不会被验证。

  那些人不是没有看到雨潇潇,她现在可是很有存在感的人,被这么多人围着,有主动降低了自己的神秘性,那些人能够轻易的看到,不过比起先把明月光给处决了,雨潇潇直接被忽略了。

  还在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没有眼力见,天机楼的人还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投资,那些人想要忽略掉雨潇潇,被一起带来的天机楼人马上就开始翻着本本介绍了。

  弗于逮天榜第一人神秘人四先生,和明月光是一个地方来的人,手段神秘莫测,而且这段时间,明月光可是一直跟在四先生身边的,比起大章文是被明月光弄死的,他们更加的相信,其实是四先生做的这件事情。

  天机楼那个人的话显然是被须弥山的人给提供了过去,只不过比起是这个人杀死了大章文这件事情,他们更加在意的是这个人是弗于逮的天榜第一人,在五大洲可都是有着天地人三榜的,无伤大帝就是须弥山的天榜第一人,比起弗于逮朝廷之人不可上榜的规定,须弥山是没有朝廷,整个须弥山就是一个大的帮派,无伤大帝就是这里唯一的王。

  他们知道无伤大帝的的强大,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从九星出来的人,只有他才知道临深渊的九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但是无伤大帝自从从须弥山回去之后,就再也不谈论关于临深渊的任何事情,甚至无伤大帝身边的那些人,他信任的那些人,一旦通过了八星,就会被无伤大帝被叫回去,除了一个真的想要去看卡九星的人,留了下来。

  但是这么多年,无伤大帝的记录还是没有被打破。

  “天榜第一……那就让我们看看这天榜第一有多强!”

  “哈哈哈……”周围是轰然的笑声,须弥山的无伤大帝是一个传奇,早已活出了被人活不出的岁月,他的强大是所有人都承认的,与之相对的则是弗于逮,这个连修仙者都没有的洲,可是被其他州所看不起的,即便是天榜第一又如何,天榜和天榜可是不一样的。

  要不是因为海上迷雾的阻拦,说不定弗于逮早就已经被其他州的人给占领了,这么一看他们还是需要谢谢这些迷雾的,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虽然他们看不起弗于逮,并不是说他们会看着弗于逮做大,既然是弗于逮的天榜第一,那自然是需要被消灭的,这对于弗于逮恐怕又是一个打击吧。

  明月光他们准备交给那些小辈们练手,至于这位弗于逮的天榜第一,自然需要他们去料理了。

  “别怪我们,怪只能够怪你生在弗于逮!”

  快!

  这是明月光唯一的感觉,他是知道了这些人很强的,但是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种地步,只不过也就是那样了,四先生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似乎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出手一样。

  看着这么多次,总感觉四先生从来就没有认真过。

  掌风还没有吹到明月光的脸上,就连一个巨大的火球从空中掉落,伴随着惨叫声,几秒钟之后,那人就像是大大章文一样连灰都没有剩下了。

  等待火自动熄灭之后,明月光才看清楚是谁动手了,毕竟最前排少了一个人,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并不是刚刚说话的人,是他旁边那一个,在他们出来就一句话没有说过,没有想到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竟然是一声惨叫。

  一时之间,竟然再没有人说话了,天机楼的人急忙记录着什么,恐怕在今天过去之后,这位神秘人的神秘性会再上一个台阶,这鬼神莫测的手段,即便是再见多识广的人,也猜不出来是怎么怎么动的手。

  一声惨叫。

  一时之间,竟然再没有人说话了,天机楼的人急忙记录着什么,恐怕在今天过去之后,这位神秘人的神秘性会再上一个台阶,这鬼神莫测的手段,即便是再见多识广的人,也猜不出来是怎么怎么动的手。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