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八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人

第八十六章 千年之前的人

  在廉候府的地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空间,并非现实密道一样四通八达,而是走过一个非常深的楼梯,保证上面的遮挡不会因为下面的空间而掉下去,雨潇潇走在李笑林的背后,被轻易的忽略了,甚至是端着油灯的时候还会偏一偏,保证后面的人可以跟上。

  得天独厚,说的就是雨潇潇的气运。

  下面的空间很大,唯一的一条楼梯下去之后四面开始开阔起来,在中央的部分是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注满了水银,四周是白色的巨石,以保证在下面的人会感觉到闷气,同样也不会导致塌方。

  看起来非常的高端大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雨潇潇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这就像是一个陵寝,很多帝王在修建陵墓的时候,就喜欢在陵墓中注入水银,散发出的毒气会使那些盗墓者在进入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死亡的命运。

  “嘶——”

  像水银这种剧毒的物质里面,应该是不会生长有东西的,但是在这池的水银中却开出了一朵银白色的花。

  “这是你的朋友吗?”从黑暗中传出的声音,让雨潇潇的目光从那池水银中移开了,同样的也使得她意识到自己会暴露。

  果然,李笑林在听到黑暗中那人的问话之后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是一个人来的啊。”像书房这种隐秘的地方自然是不会带其他人来的,除非是特别特别信任的人。但是像地下密室这种地方,李笑林是从来不会带其他人进来的,哪怕那个人自己非常的信任。

  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看向了雨潇潇,那个戴着面具的女人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而他高高举起的手,正好让油灯的光两那人笼罩在其中,就像是自己亲自引着这人下来了,而且一路上颇假照顾。

  冷汗瞬间就布满了全身,在这一瞬间,李笑林似乎什么都没有,,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第一印象便是天机楼发出的天榜上神秘人四先生。

  这绝对便是那神秘人四先生,除了她还谁还会有这样的本事?想想这一路上他的所作所为,两人甚至几次打招呼,互相之间的问答,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明明过去的那么长的时间,他竟然没有察觉到一点的不对劲。这么大的一个人,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中一样。被他明明白白的忽略掉了。

  若非是现在有人提出来,他或许从这里走出去都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劲。地下没有风,李笑林却感觉到浑身冰冷,刚刚出了一身的冷汗,在他反应过来之后全部黏在了衣服上,自己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想必这位就是神秘人四先生了,您竟然已经从临深渊回来了,想必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藏在黑暗里的人显然是要比李笑林镇定的多,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像李笑林那样的事情,所以并没有特殊的感觉,也或许是黑暗给了他安全感,让他看上去也是有一种神秘感,两个人算是旗鼓相当了。

  雨潇潇回来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在万圣门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是在临深渊发生的事情显然还没有传回东土,要不然他们不会现在这样的态度。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明月光是被雨萧萧直接带着送回来的,而其他人还在接引船上游荡,根据那样的人数,是有很多的人连船都上不去,他们现在可能以飘荡在某个小岛上,也或许已经葬身了大海,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便是天机楼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失去了接引船的既定航线之后,不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情报。

  看向黑暗的目光很平静,但是躲在那里的人就是能够感觉到一双眼睛直直的看了过来,很明确的将目光注视在他的身上。

  “她看到我了。”

  “嘶——”你究竟是什么人?要是普通人的话,根本就看不透他的障眼法,即便是这里传说的仙人,比起他来也还是差远了,或许这才是李笑林一直成竹在胸,有恃无恐的原因,即便是在上一次舍弃了一个白天语,也还是能够笑眯眯的和万圣门的人打招呼。

  不过现在李笑林的脸色可是不好了,雨潇潇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慌张的神色,虽然说有一种定律叫做眯眯眼都是怪物,但是那要看眯眯眼的实力才行,有实力那叫深不可测,没实力就叫做装。

  而像雨潇潇这种连眼睛都不露出来的人,显然是要比李笑林的眯眯眼强大很多。

  被雨潇湘一手刀打晕的时候,李笑林是有一些庆幸的,这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现在自己被打晕了,说明这件事情不会和自己有关系,这属于两位大佬之间的较量。

  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这里最安全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这是两个人打起来,神秘人四先生只是把自己打晕了,说明并不是想要自己的命,而那那黑暗中的人和自己是有合作关系的,李笑林并不担心他对自己出手。

  “打吧打吧,最好能够全死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自然就和李笑林没有关系了,在水银池子里的白色花朵,只有着银白色的花瓣,没有一片叶子,看久了甚至会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那朵花便是神一般,你是要为他奉献出所有的一切。

  与香香隔着池子看向黑暗中,即便是有着迷障的阻拦,那还是看到了,这是他第二次见到白蛇,你之前在皇都之外最大的那条不一样,那一条已经成为了万圣门的护山神兽,名曰白玉京,如今已经成为传奇级别,能够化为人形修行。

  现在这个只敢躲在黑暗中的,则还是一条白蛇的形态,全身如同玉石一般,看着便有一种清凉之感,一双眼睛是血红色的,如同一对红色的宝石熠熠发光。

  非常的漂亮。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一条冷血的蛇的话,恐怕每一个女人都会为之而发狂,哪怕是最完美的雕刻家,也不可能用玉石刻出这样完美的形态。

  只可惜即便是有一身玉石质感,也和真正的玉石没有一点的关系,那时时不时的吐着信子,扭动的身躯似乎是想要爬到水银的池子里,但是因为身边人的牵制,一直安安分分的等在那里。

  在黑暗中和与潇潇对话的人,是一个已经满头白发的老者,赤裸着上身魁梧的男人,即便是已经到了老年,依旧保持着健美的状态,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胡须,他的胸口上还留有伤疤,似乎是被某种利爪一样的东西给抓破的,至今都没有真正的愈合。

  那绝对不是近期才有的伤口,仅仅只是从散发出的气息来看,都已经过去了100多年。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有些人只是手指上划扑一个小小的伤口都会疼的哇哇大叫,而有的人即便是被穿心而过,也依旧能够坚挺的站着,甚至能够带着这样的伤口继续战斗,那个白发老者显然就是后者。

  这样的人是令人敬佩的,我有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才能有这样的气势,这必然是一位将军,雨潇潇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能够战斗,敢于战斗,这样的人总是令人敬佩的。余潇潇欣赏这样的人,但是面前的这个人显然不在他的欣赏范围之内。

  这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将军,但同时也是一个阴险小人。

  并不是说他的手有有多么的下三滥,他也不是一个逃兵,必然在每场战斗中都是身先士卒,是这样的人太过于极端,就像是蛇一样,只要盯紧的猎物必然是不死不休,并不会像狼一样正面战斗,而是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你,将你勒的窒息,我出肺里的最后一点空气,慢慢的死去,承受着最大的痛苦与折磨。

  这是一个喜欢抄家灭族的将军。

  安世文并不觉得自己打不过面前这个人,即便他被天机楼认定是天榜第一人,但是那也仅仅是在弗于逮境内,离开了弗于逮还有其他四洲的天骄在等着他,那些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但是在最后还不是有那么多的人死在了他的手里,被他赶尽杀绝,被他斩草除根。

  雨潇潇自然不会认识那人,但是她能够明确的感觉到杀意,黑暗中的人想要杀了他,可能是因为发现了他的秘密,也有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个人占据了第一的名号。

  那样的眼神雨潇潇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最好像曾经她在秘境中得到了宝物之后,有些人认为那样的宝物应该是属于他们的,但是最终却没有得到,去看相雨潇潇的眼神,并且充满了杀意和嫉妒,好像只要这人不存在了,那么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在老者挥手之间,白蛇晃了两下,便贴伏在地上,划进了水银池中,没有一个水花,不过是池中心的银色花朵晃了两下,表明白蛇从那里经过。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