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八十七章 她带着礼物来了

第八十七章 她带着礼物来了

  大越建国十年,而在他之前大临有着千年的历史,安世文便是这千年之前的人,他存在时间比大临还要长久,但是他却不是仙人,在此之前普遍认为只有仙人才能活过千年大限,否则500年已是尽头,当初沈千尺不惜一切要拿到传国玉玺,就是为了突破五百年的大限,只可惜最终还是被雨潇潇给镇压了。如今已是尸骨无存。

  能否看出一个人的年龄,那是眼界问题,安世文应该是使用了某种秘法,才能够一直活到了现在,而且看起来精神状态非常的不错。

  “你曾经到过另外一个空间?”随时问句,但是雨潇潇已然可以肯定了,安世文的身上是有了空间的痕迹的,这也有可能是他能够一直活着的原因,这样的空间痕迹可是和临深渊那样的伪空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安世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那个地方已经被毁掉了,罪魁祸首不是自己,这件事情然他非常的不甘心,都说安世文是一个刽子手,是一个喜欢赶尽杀绝的恶魔,但是将自己的敌人一网打尽不是应该的吗?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他可不希望那一天走在路上突然被人寻了仇,那样子的话多么的破坏心情。

  安世文从来都是战无不胜的,但是却在最终一战中受了伤,至今这个伤口都还留在他的胸钱,无论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都无法清除。

  这是巫术的痕迹。

  雨潇潇能够看的出来,这样的痕迹和湘滨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或许原本就是湘滨族的先贤对安世文造成了伤害。

  万圣门中也是有着记载的,湘滨族人并不是一开始就在湘水流域的,他们是在大临建国之后突然出现在那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才逐渐形成了部落。

  能够看出那么多年前的事情,这个人一定不简单,真是安世文对雨潇潇的评价,他看不透这个人,而被人随随便便就看的清清楚楚这件事,也是非常有威慑力的。

  “您是什么人?”在动作上没有任何的尊敬,甚至还是有一些自傲,但是在称呼上,安世文却是已经放低了姿态,一个您字,表示他认可了雨潇潇,能够被一个活了千年的老妖怪的认同,若是普通人,一定会欣喜若狂吧。

  “不是什么大人物,不必在意。”雨潇潇可不想要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倒不是怕被人知道,而是因为如今她可是属于无上禁忌的存在,在原来的世界的时候,是不会有人提起她的名字,只会用天帝代替,若是把名字说出来,那是要出大事的。

  如今这个世界看起来也是非常的脆弱,还是不要想着干什么大事了。

  雨潇潇的态度让安世文非常的不满意,虽然说他认可了这个人,但是并不代表他能够忍受这个人的无礼,怎么说也是一位开国将军,若是真的说起来,安世文在大临的地位,就和二郎神在天庭的地位一样,听调不听宣,自立为王也没有人敢说什么,而千年的阅历,真是他的底气所在。

  突然之间冒出来的杀气阴气了雨潇潇的注意,这位可真不是一个能够耐得住性子的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直待在这样的密室里的,虽然说空间很大,甚至于看起来饮食起居一应俱全,还有很多的小房间,但是这也改变不了他就是一间密室的事实。

  再强大的人,在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对手的是谁的情况下,都会蠢的要命,而且被一招撂倒,当年安世文为了追击前朝余孽,也是在大临建国的最后一块绊脚石,一直追杀着潜龙将军,在将他重伤之后,竟然让他被人救了,而且那个人还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

  那段时间绝对是安世文最有耐心的时间,按照他对潜龙的了解,他是绝对还会再回来的,他在原地等着将近与一年的时间,才把人给等了回来,还好当初救他的那个小姑娘简直就是一个白痴,竟然回来的地方还是在原来的老地方,直接被安世文给追着打着进入了那片空间。

  那里的人几乎都是有着很神奇的力量,在安世文将已经把养好伤的潜龙给杀死之后,却是被那里的人给伤到了,原本只是一点点小的伤口,比那还要重的伤他也是受过的,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因为这些人和潜龙有关系,所以必须要赶尽杀绝才行,还有这些人的能力,虽然用起来比较麻烦一点,但是威力很强,如今已经成为了敌人,那就彻底的做绝。

  可是让安世文没有想到的是,也不知道那些人做了什么,竟然使得那整片空间都开始冰封起来,使得安世文不得不在没有杀绝之前就出来了,在那之后,他身上的伤口就再也没有愈合过,而且在每一次他找到疗伤之物快要治疗好的时候,那个伤口就会再一次的裂开,上一次裂开已经是在十年前了,这也是为什么雨潇潇会看到十年前的伤口的原因。

  原本以为最大的失败也不过就是在那一次,但是在今天,安世文的认知再一次的被刷新了,他竟然被人一招放到了,甚至还不如像是李笑林一样鄂弼打晕,至少不用面对如今的情况,他的意识非常的清楚,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带着面具的人站在水银池的前面,看着那多银色的花。

  雨潇潇猜测不错,那朵花正是安世文从湘滨族人原本的驻地里带出来的,因为原本居住的地方被冰封了,他们是从备用出口他了出来,除了那一部分人,其余的人不是被杀了,就是自愿留在那里,和故乡一起被冰封了起来。

  经过了一千多年的时候,湘滨族人早就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代,失去了圣物,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人罢了,这朵花并不是湘滨族人的圣物,而是从湘滨族人的尸体上开出的花,安世文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却对他治疗伤口有效果。

  他是经过了很多的研究,在把这朵花种在了水银池中,那条白玉一般的蛇就栖息在里面,而他需要的是蛇的血,这些东西只有组合在一起才会有效果,否则的话都不过是普通的东西。

  雨潇潇看着那朵花,是因为她在那朵花上看到了无数不甘心的怨气,但是即便他们如何的不甘心,也都不过是为安世文做了嫁衣。那些怨气并没有自己的意识,都不过是本能罢了。如今连仅剩的本能都在被仇人给利用着。

  他们之间的关系于雨潇潇是不知道,只不过是觉得这朵花还是挺好看的,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看到好看的东西还是喜欢多看几眼的,除去了那些常人看不见的怨气,像是银子一样的花能不好看吗?

  安世文侧躺在地方,嘴角还流着血,刚刚他是想要攻击雨潇潇,但是连起手式都没有做出来,就被雨潇潇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墙上,这还是她留了力的结果,否则能够直接把廉候府的地下给打穿,哪里还会让他活着。

  不过活着自然是有活着的好处,虽然能力不一定需要,那千年的阅历可不是白瞎的,雨潇潇打算把他带回万圣门去,丢给万莫开就好了,那位便宜师傅又不是闭死关,当初也不过是为了防止有人找上门才会那样子宣传的,实际上真实情况还真的没有几个人知道。

  万莫开已经进入了修仙者的行列,那是在某一天雨潇潇在落雨峰突然感觉到了灵气的波动,跑过去看热闹的时候看到的,当时的万莫开在沐浴,宣城闭死关的师傅,突然看到了一直不出山的徒弟,虽然在户外谁都能够来,但是场面还是一度很尴尬。

  想了半天没有一个人相处理由了,打了个招呼,在那一刻,万莫开似乎是与修仙界的师傅的形象重合在了一起,这也是雨潇潇时不时的就会想起万莫开的原因。

  说不定就是师傅的转世呢?

  树木掩映,瀑布激荡,今天的万莫开依旧在沐浴,虽然他说自己是在瀑布下磨砺自己的意志,但是已经进入修仙者行列的人,这样的力道估计也就是给他按摩按摩,雨潇潇拎着安世文的领子过来的时候,还特意的放重了脚步,从激荡的瀑布声中,万莫开果然是捕捉到了这道声音,然后摸默默的穿起了衣服。

  以前可是过年过节都不过来的,结果现在几乎见天的就来,每次都会带一点东西,这一次更过分,竟然还带了一个人来,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一个老男人。

  “他是谁啊?”

  “一个活了千年的人。”

  “……真的?”

  “……”

  千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词,虽然说万莫开距离五百年的距离还很远,但是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溜走,而万莫开的天赋使得他早早的进入了修仙者的行列,在外面也是会被叫一声仙人的,还没有体验过大限将至是什么感觉。

  但是沈千尺的状态他可是知道的。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