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百一十七章啊啊啊

第一百一十七章啊啊啊

  .在光影流转之间,在晨光与黑夜的交替之中,走出船舱的明月光发现自己的视线在发生着变化,原本轻盈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就好像是原本脱离了身体的离婚,回归了大地。

  “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又重新拥有了身体的明月光,雨潇潇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在其他世界的也是这个样子,当从亡者的世界离开之后,身体就会自己回来,不过还是会有一点不一样,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没有食言不是吗?

  “以后尽量不要让自己受伤,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相信你会保护好自己的小命的。”雨潇潇在路过明月光的时候,很熟练的再一次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枚月牙一般的印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

  因为人已经带回来了,立马就有人指挥着把船开回去。

  虽然不明白雨潇潇为什么要着重提着一点,但是毕竟都是前往过鬼门关的人了,明月光必定是要比其他人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只不过在有些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哪里怪怪的,可能是因为曾经看到这张脸一点点变得冰冷,如今再一次看到的时候,才会觉得那么的不适应?

  不断的给自己照着理由,依旧不能够摆脱那种郁闷的情绪,但是想到马上就要和兄弟们见面了,他还是重新拾起了心情,决定人还是要往前看的。

  雨潇潇可不知道明月光是怎么想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是好的,便不再关注了,这一次从亡者的世界回来,总是让她感觉到了一点诧异,太像了,但是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拦截那些亡者前进的路线?而且当初设下封印的人,现在又在哪里呢?

  在雨潇潇他们离开之后不久,他们原本停留的水面之下,倒影中看到很多的小船,船头悬挂着一盏明灯,晃晃悠悠的前进着,在不远之后又会消失,但是在对应的海面上,却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那些船消失之后,那片海域突然升腾起了白色的雾气,和之前在海上看到的迷雾一模一样。

  “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后会有期。”明月光在距离临深渊不远的一座岛下了船吗,和他比起来,其他人可是要幸运的多,那些跟随他的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四五天的时间,即便是这个样子,依旧没有人有丝毫的怨言,在看到明月光的时候,非常的尊敬,这让雨潇潇再一次的鄙视万莫开,看看人家的御下之术,再看看你,除了会用武力胁迫,再退位之后,那一个不是想着抢夺您儿子的位置。

  不过这些都不是雨潇潇需要在意的,在他们离开之后,有阎浮提的皇族的船只,前往了那座岛,看来在明月光来之前,那些人就已经互相联系了。

  原本雨潇潇也是准备到阎浮提去看一眼的,看看和弗于逮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一直在海面上已经徘徊许久的海东青,使得她不得不再一次回到了弗于逮。

  东土,兰江,问天阁。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大越的军队一路前往问天阁,即便已经有了部署,其中经历过将领被刺杀,亲卫的反水,后方的粮草被烧,消息的延迟……种种会拖慢行军的速度及扰乱军心的行动,最后大越的军队依旧依靠着人数的优势,推平了问天阁,使得在弗于逮屹立了千年的天机楼,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倒塌。

  或许问天阁本身并不是非常的强大,只不过因为时间足够长,而且一直是作为天机楼的象征性标志,在倒塌的那一瞬间,也把天机楼的脸面踩在地上,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李长歌也是一阵的愣怔,即便是有着莫大的信心,可是当事情真正的发生的时候,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更不可思议的是。

  当他们推翻了问天阁,在兰江掀起了巨大的波澜的时候,皇都也是再一次的被攻破,而万圣门趁着这段时间不断的攻城略地,使得皇都周围,几乎于控制东土的所有枢纽全部被攻下,可以说,李长歌赢得了对于天机楼的胜利,给弗于逮的江湖注入了信心,但是同时他也几乎失去了皇位。

  大越的军队在这一次的战胜中损失惨重,根本没有能力再去对付已经控制了皇都的万圣门,尤其是如今掌控着皇都的,是于君歌这个智多近妖的人,他的天网发展迅速,即便是已经被削减的差不多的大约军队中,绝对还有着他的眼睛。

  “简直可恨!”

  更加可恨的是,当于君歌控制了皇都的时候,还在兰江小镇的万古愁和暮成雪,被天机楼那些老硬币给控制了,虽然这两个人表现的一点惧意都没有,还是那么的我行我素,但是这两个人几乎都是废人,完全没有自信逃跑的可能,即便是有一身傲骨又能够怎么样!

  李长歌想要用万古愁和于君歌做交易,那个人武功不是最好的,到那时做交易是一把好手,可惜刚刚被推翻了的天机楼是不会把万古愁交出去的,别看只剩下了那么几个人,可是要清楚,能够坐到那样的位置,本身还是有点能力的,而这兰江小镇本来就是天机楼的地盘,谁知道他们在那里会不会有其他的后手。

  李长歌想要好于君歌做交易,天机楼更想,而且和李长歌比起来,他们的手上有筹码,而且所求的不过是离开弗于逮,绝对是要比李长歌求的更少,也更加的容易满足,这一点也是非常的让李长歌感觉到气闷。

  同时让他们感觉到气哭的是,在他们挑起战事的时候,那位让他们投鼠忌器的神秘人四先生,根本就不在弗于逮,本来就因为还害怕被那位四先生报复才会调转了枪口,结果那位四先生根本就没有出现。

  但是如今那些根本就没有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谁也不让步,反倒是作为人质的万古愁过的非常的潇洒,他本来就是爱玩的性格,在原本被限制了自由的时候还能够指示着天机楼的人干着干那,现如今天机楼只剩下了几位老头子,他们的武功不算是顶尖的,至少不是仙人,可是也是能顾让万古愁无法逃脱。

  在光影流转之间,在晨光与黑夜的交替之中,走出船舱的明月光发现自己的视线在发生着变化,原本轻盈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就好像是原本脱离了身体的离婚,回归了大地。

  “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又重新拥有了身体的明月光,雨潇潇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在其他世界的也是这个样子,当从亡者的世界离开之后,身体就会自己回来,不过还是会有一点不一样,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没有食言不是吗?

  “以后尽量不要让自己受伤,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相信你会保护好自己的小命的。”雨潇潇在路过明月光的时候,很熟练的再一次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枚月牙一般的印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

  因为人已经带回来了,立马就有人指挥着把船开回去。

  虽然不明白雨潇潇为什么要着重提着一点,但是毕竟都是前往过鬼门关的人了,明月光必定是要比其他人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只不过在有些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哪里怪怪的,可能是因为曾经看到这张脸一点点变得冰冷,如今再一次看到的时候,才会觉得那么的不适应?

  不断的给自己照着理由,依旧不能够摆脱那种郁闷的情绪,但是想到马上就要和兄弟们见面了,他还是重新拾起了心情,决定人还是要往前看的。

  雨潇潇可不知道明月光是怎么想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是好的,便不再关注了,这一次从亡者的世界回来,总是让她感觉到了一点诧异,太像了,但是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拦截那些亡者前进的路线?而且当初设下封印的人,现在又在哪里呢?

  在雨潇潇他们离开之后不久,他们原本停留的水面之下,倒影中看到很多的小船,船头悬挂着一盏明灯,晃晃悠悠的前进着,在不远之后又会消失,但是在对应的海面上,却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在那些船消失之后,那片海域突然升腾起了白色的雾气,和之前在海上看到的迷雾一模一样。

  “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后会有期。”明月光在距离临深渊不远的一座岛下了船吗,和他比起来,其他人可是要幸运的多,那些跟随他的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四五天的时间,即便是这个样子,依旧没有人有丝毫的怨言,在看到明月光的时候,非常的尊敬,这让雨潇潇再一次的鄙视万莫开,看看人家的御下之术,再看看你,除了会用武力胁迫,再退位之后,那一个不是想着抢夺您儿子的位置。

  不过这些都不是雨潇潇需要在意的,在他们离开之后,有阎浮提的皇族的船只,前往了那座岛,看来在明月光来之前,那些人就已经互相联系了。

  原本雨潇潇也是准备到阎浮提去看一眼的,看看和弗于逮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一直在海面上已经徘徊许久的海东青,使得她不得不再一次回到了弗于逮。

  东土,兰江,问天阁。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大越的军队一路前往问天阁,即便已经有了部署,其中经历过将领被刺杀,亲卫的反水,后方的粮草被烧,消息的延迟……种种会拖慢行军的速度及扰乱军心的行动,最后大越的军队依旧依靠着人数的优势,推平了问天阁,使得在弗于逮屹立了千年的天机楼,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倒塌。

  或许问天阁本身并不是非常的强大,只不过因为时间足够长,而且一直是作为天机楼的象征性标志,在倒塌的那一瞬间,也把天机楼的脸面踩在地上,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李长歌也是一阵的愣怔,即便是有着莫大的信心,可是当事情真正的发生的时候,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更不可思议的是。

  当他们推翻了问天阁,在兰江掀起了巨大的波澜的时候,皇都也是再一次的被攻破,而万圣门趁着这段时间不断的攻城略地,使得皇都周围,几乎于控制东土的所有枢纽全部被攻下,可以说,李长歌赢得了对于天机楼的胜利,给弗于逮的江湖注入了信心,但是同时他也几乎失去了皇位。

  大越的军队在这一次的战胜中损失惨重,根本没有能力再去对付已经控制了皇都的万圣门,尤其是如今掌控着皇都的,是于君歌这个智多近妖的人,他的天网发展迅速,即便是已经被削减的差不多的大约军队中,绝对还有着他的眼睛。

  “简直可恨!”

  更加可恨的是,当于君歌控制了皇都的时候,还在兰江小镇的万古愁和暮成雪,被天机楼那些老硬币给控制了,虽然这两个人表现的一点惧意都没有,还是那么的我行我素,但是这两个人几乎都是废人,完全没有自信逃跑的可能,即便是有一身傲骨又能够怎么样!

  李长歌想要用万古愁和于君歌做交易,那个人武功不是最好的,到那时做交易是一把好手,可惜刚刚被推翻了的天机楼是不会把万古愁交出去的,别看只剩下了那么几个人,可是要清楚,能够坐到那样的位置,本身还是有点能力的,而这兰江小镇本来就是天机楼的地盘,谁知道他们在那里会不会有其他的后手。

  李长歌想要好于君歌做交易,天机楼更想,而且和李长歌比起来,他们的手上有筹码,而且所求的不过是离开弗于逮,绝对是要比李长歌求的更少,也更加的容易满足,这一点也是非常的让李长歌感觉到气闷。

  同时让他们感觉到气哭的是,在他们挑起战事的时候,那位让他们投鼠忌器的神秘人四先生,根本就不在弗于逮,本来就因为还害怕被那位四先生报复才会调转了枪口,结果那位四先生根本就没有出现。

  但是如今那些根本就没有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谁也不让步,反倒是作为人质的万古愁过的非常的潇洒,他本来就是爱玩的性格,在原本被限制了自由的时候还能够指示着天机楼的人干着干那,现如今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