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二七章 血月

第一二七章 血月

  食腐的乌鸦在天空渣渣的叫着,从遍野的血色中,缓缓的站起了数个人影,已经失去了原本面貌的诡异,一步一步向着血色的边缘走去,却又在快有走出去的时候拐了一个弯,重新游荡在那片血色当中。

  当境界越来越高的时候,那么对于危险的感知就会越发的准确,在知道兰江小镇那边发生了大屠杀之后,于君歌就一直心里不安,快马加鞭的赶到,但是却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停了下来,除去远远的便能够问道的血腥味,他还看到了,那一片的迷雾,曾经只是存在在海上的迷雾,终于来到了陆地上,在此之前,从来就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这一次依旧不知道,或许这一次关于兰江小镇的事实,也会因为这篇迷雾而埋葬。

  “回去。”尽管内心依旧不安,总感觉那片迷雾中隐藏这什么秘密,但是最终于君歌还是绝对就这样回去吧,迷雾太过去危险,那是经过了千年的验证的,海上的迷雾存在那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真正的了解过,只是知道,只要进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于君歌自然不会去冒险,而随着迷雾的出现的,消失的还有那批大越的军队,包块李长歌,还有那些从阎浮提来的天机楼的人。

  马车上的于君歌眉头紧锁着,这次的和时间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虽然知道只要那些更高层次的天机楼的恶人出手,李长歌几乎是没有获胜的可能性,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一战之力,而且根据之前得到的消息,即便是在小镇中的天机楼残部出现,也是被已经快要没有退路的大越军队围追堵截,可以说是完全处于下风。

  现在的天下依旧是大越的天下,虽然沈千尺已经死了,但是被承认的李长歌的身份在没有暴露之前,依旧会被承认,只有被承认,那么在皇都上方的龙气就不会消散,依旧维持着大越的国运。

  于君歌接住了长安大祭司的力量,看到乐盘旋的龙气,可以确定李长歌还没有死,就是不知道他如今是在那片迷雾当中,还是已经逃了出去,总之无论在什么时候,迷雾都是被当做是洪水猛兽的一样的存在,没有人敢说自己要去迷雾中看一眼。

  在确定李长歌彻底的消失之后,于君歌很快的就通知了唐明镜,他做情报工作还行,但是建国统治天下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一位有着极高统治力的人去做,而能够做到这样的人无疑只有唐明镜。

  当大唐的国号被确立的时候,皇都上方的龙气当即发生了转变,由原本的青龙转变成为了一条金色的巨龙,新生的国家本应该是一条幼龙的,但是有着白玉京这条真龙的加持,还有唐明镜在前期做的准备,将异族收服,令他们俯首称臣,这是大越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正成为了他统一天下的标志。

  因为之前临深渊的事情,那些高阶战力竟然都不在弗于逮,被唐明镜在万圣门的支持下彻底的完成了东土的同意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因为海上迷雾的消失,那些能够游得更远的人,那些既然能够离开弗于逮为了追求更高的层次,自然在看到了迷雾之后的希望之后,自然也是不管不顾的游向了阎浮提的方向。

  在大唐建立的那一刻,雨潇潇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和大家一起在院子里饮酒观月,突然看向了弗于逮的方向,不过因为打击阿德关注点都不在她的身上,自然也没有看到这一幕。

  “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大丫鬟立春有些担忧的问道,她还没有见过自己的主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时候,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震惊到了。

  “无事”,在那一刻,雨潇潇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的心悸,可是望去的时候,却又被一阵迷雾遮挡,这是天机被掩盖的原因,不知吉凶,只是某些在历史上已经被写好额轨迹被改变了,所以才会变得一片混沌,只有当结局真正来临的时候,才能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晚的月亮似乎更红一点。”自小生活在阎浮提的太上无闻有点奇怪,他虽然在很早的时候就去了临深渊,但是并不代表,他对于故乡的红月没有一点印象,但是在此之前,月亮可一直都是淡红色的,而且去了临深渊也没有看过月亮,可以说他眼中的月亮一直都是淡红色的,也就是唉弗于逮的那些人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在其他的地方,月亮是黄色的。

  但是经验的月亮尤其的红色,像是被红色的染料浸泡过一样。

  在弗于逮那边看来是不祥的红月,在阎浮提看来却是平常的很,只是这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也是让人心里沉重的很,太上无闻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回去和兄长们商量一下,记得在史书上有记载过几次血月出现,而且没有此似乎都是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只不过因为一直以来从来灭有见过,他有些记不清楚了。

  他们这些一直看着红月长大的人,可没有欣赏月亮的闲心,要不是今晚陪着四先生他们观月,恐怕都不会发现这一点,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各位,在下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若是有事,直接吩咐此间老板便是。”

  看着太上无闻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之后,明月光立即就靠了过来:“你说太上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怎么离开的那么着急,难不成和这月亮有关系?这月亮看的我心里慌慌的,不过应该是阎浮提的常态吧,不是说这边的月亮就是红色的吗?”这也是很多人不会认为血月有危险的原因,尤其是今天是十五,真是满月之夜,说不定这就是阎浮提的传统。

  关于血月的事情,新生的阎浮提的人不知道,那些外来的人只是知道阎浮提的月亮是红色的,对于这血月了解的也不多,还认为这就是正常的,就像是明月光那样,只是感觉到了不安,却不会再有其他的想法。或许有些人预料到了什么,但是这样的人很少,甚至还会认为是自己想错了。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