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五五章 雕像又是雕像

第一五五章 雕像又是雕像

  在阎浮提的入口处,有两个雕像,一个是闫秋明,挎着剑,执长枪,另一位则是手中拿着一本书卷,看上去颇有些文人的姿态,但是一样在腰间挎着一把剑。让人知道他并非看上去的那么文弱。

  而如今,李潇潇算是见到了这尊雕像的本体。正是在白塔之上。,和曾经的太子妃在一起的人,仅仅只是看着就知道,这必然是一位温和有礼,姿态优雅的美人。说真的,他长得是真的很漂亮,但是又不会显得女气。可是你要说和帅字联系到一起又有些困难。

  正是这张脸引起了雨潇潇的注意。,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两个人,看这样的情形,都要差点反目成仇,但是他们却是作为阎浮提的守护神,矗立在入海口处千年之久。

  人生最大的仇恨不过两样,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应该算是后一种吧。难道说作为太子殿下,闫秋明的心胸真的就那么的宽广。

  “我需要一个解释。”再在把其他人打发走之后。,颜秋明单独见了其中一个人。

  这个人并不是从小被他捧在手心的太子妃,而是那位穿着长袍的法师沈流云,也是因为在这里,雨潇潇才知道了另一尊雕像的名字。不过,这个人却没有被记载在皇家图书馆中。明明闫秋明的名字几乎在每本书中都会提到。甚至还会写上一句扉页寄语。几乎是在一瞬间,雨潇潇的脑中就闪过了各种阴谋诡计。

  人生的第三种死亡,便是被众人遗忘。如今。几乎没有人再提起沈流云这个名字,说是几乎。因为如今雨潇潇知道了这个名字。这本名为伽蓝的书还记载着他的历史。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颜秋明看上去有些难堪,但是就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叹。能够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爱着霍汶君的,但是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却感到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真是一种奇怪的情绪。

  “我很抱歉,但是……”接下来的话,沈流云没有再说,不过,从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对于那位太子妃有任何的感情。“我觉得,你们之间可能并没有那种感觉吧……”

  沈流云在努力想着措辞,不知道为什么,雨潇潇觉得,和霍汶君比起来,沈流云明显要对这位太子殿下更加的重视。他可能正在用某种,不是那么打击人的语气,向闫秋明描述一些事情。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不过,这并不是他主动放弃的。而是因为战争的号角吹响了。白塔是伽蓝最高的建筑。即使不是在塔顶,也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自然也被当作是廖望台一样的存在。

  闫秋明会在这里。自然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观察敌情,接收各方信息。但是作为无所事事的太子妃,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就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事情了。

  不过,如今却没有人去追究她,可能是下意识的忽略了,也有可能是根本就不再乎。

  “她或许会有些小情绪。但是背叛伽蓝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

  无论是闫秋明还是沈流云,对这件事情都是非常的认可。在个人情感问题上。霍汶君总是处理不好。太过于软弱,太过于温和,不善于拒绝他人的好意。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上,尤其是让她去背叛伽蓝投靠敌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由于今天发生的事情,霍汶君还是被勒令呆在自己的府中。自从17岁成年之后,她就一直待在太子府中。如今依旧是回到了太子府。但是对于自己今天做的事情,她并不觉得后悔。追求自己的幸福是没有错的。

  和只顾着工作,而忽略自己的闫秋明比起来,沈流云显得更加的温和有礼,风度翩翩。而且,霍汶君相信自己是爱着闫秋明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和他定下婚约,并且坚持这么久,即便是今天这样遇到自己欣赏的人,依旧还是没有决定要解除婚约。

  但是闫秋明的态度却让她有些失望,为什么没有生气呢?

  霍汶君的小情绪显然并不被其他人所理解,尤其是当全民动员起来。需要奔赴前线的时候。没有人会再去关注她是否被人理解。

  “是七星的信使。”一只金色的苍鹰飞进了白塔,无视重重阻碍,准确的停在了闫秋明的面前。沈流云看到了他背上的标志。正是伽蓝所面临的敌人。七星专有的信使。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的信使只有这一种。这是这样的标志,太过于显眼也太具有说服力。在这些年中,这样的标记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伽蓝,而每一次的出现。都会带给伽蓝某一地区毁灭性的打击。

  “大祭司。”沈流云看完信件之后,提炼出了最精准的词句。“长安大祭司。”

  这个名字,让闫秋明他们感觉到了一阵的窒息。长安大祭司原本并不属于伽蓝。就这是他们在探索某一处遗迹的时候,从里面带出来的一尊雕像。石刻的雕像。坐在轮椅上。若是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假人。

  面色如玉,微闭双眼。如同某一个沉睡的女子一般。栩栩如生。那处遗迹太过于简陋,不过是一个山洞罢了。

  但是因为藏身在密林之中。而周围剑气纵横。使得他们对于这尊雕像分外的关注。谁让那个石洞中,除了这尊雕像依然保持完整,其他的只是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根本就不值得关注。

  但是在把那尊雕像带出来之后。无论是用多么先进的手段,依旧无法阻止她在缓慢的侵蚀风化。一点点的失去了原有的面貌。如今,那些被精细雕刻下的发丝已经看不出了原有的痕迹,面目开始模糊,衣服的褶皱也开始渐渐的消失。也是在他们将那尊雕像带出来的第二年,伽蓝的一些地方开始被攻击。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被攻击的路线。这是曾经那尊雕像被辗转腾挪的地方。

  为什么是一年?因为在那一年之间。那尊雕像还是在密林周边的一个小镇上被研究的,直到后来发现,无论用怎样的手段,都无法阻止雕像风化的时候,他们才开始让他运回伽蓝的中心。

  也是这座白塔所在的地方。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