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六九章 石门那边

第一六九章 石门那边

  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她手上占到便宜。从来没有人,这是在雨潇潇已经变得强大之后所确认的事实。他学的东西很杂,但是却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每个都不精通。既然是在学的,都精通之后,才会开始下一项。有时两头并进也是可以做到极致的。所以她的强大绝对不是浮于表面。

  如今,在临深渊这片土地上,和空对月有着相同遭遇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但是雨潇潇却没有将他们一个个都救下来的打算。不如说对于陌生人,她有着一份不明觉厉的冷漠。

  而且他之前给了他们保护罩,只要他们聚在一起。其实还是有着一份对于生命的保障。当地一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其他人其实已经有了警惕,只不过是因为出其不意,他们才是看起来损失惨重。这份惨重也是和之前相比。而且因为雨潇潇突然的大发神威。周围的人全部都被震开。剩下的人也是不少。只能说,这并非是他主观意识上去做的。就是因为太过于生气。以至于气势外露罢了。

  在察觉到自己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之后,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收敛了周身的气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内心就获得了平静。他石化的仅仅只是那个伤害了空对月的人,他们的敌人绝对还在这里,还没有离开。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震慑,其他人的理智终于算是回来了。他们来到临深渊,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又怎么会有人来接他们呢。而且因为之前临深渊的焚毁,导致周围一片雾气都消散了。

  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临深渊的出现和雾气是有关系的。所以对于临深渊的探索,一直都没有停止,但是又因为这上面火焰的气息,他们其实一直都是在周围,并没有真正的深入其中。目前的探索还仅仅只限于从其他人的口中得知。在之前还是有很多人前往过人深渊的,比如说。太上无闻。

  他们需要先知道临深渊上有什么,等到这上面的气息消散之后才能够前往。

  将意识放出去。很快就笼罩了整片临深渊,包括其周围的海域。那个人一定在这里。他距离林身边一定不会很远,否则又怎么控制这么多的意识体。在石化那个人之后,李潇潇就已经意识到了。这里所有出现在他们这边的熟人都是有同一个人的意识所化成的。

  这一点,无论是弗于逮还是阎浮提的人都很难做到。或许又是某一种。他们还未了解的能量体系。

  将空对月从死亡拉回来使用了时间的规则。因为仅仅起作用于空,对月本身,对周围并没有其他的影响。在其他人看来,这就是他有着能够治疗的本事。

  其实很多武学也是有着同样的效果,但是想要练到极致却是不大可能的。毕竟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不让自己受伤。要练就这些医疗行业的东西。都是那些已经不能够习武之人所练习的。

  “在这里啊。”

  除了在平面上的散播,还需要向天空和大海中延伸。当他的触手碰触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雨潇潇就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

  空间的震荡使得隐藏在迷雾当中的东西显露出来。也是在这个时候,临深渊上的人才看到了那个东西。那是一扇石门,却没有完全关闭起来,露出了一条缝隙。

  虽说是缝隙,和巨大的石门比起来。他们还是能够容纳一个人通过的。

  从那道缝隙中可以看出,这对面绝对不是属于他们这个世界。他们看到了一轮明月。纯净的天空和这边一直被雾气所包容的天空完全不一样。被月光照亮,显得幽深而黑暗。但那却是一片真正的天空,而不是像这边这样,即使是在白天的时候,他们也很难看到真正的天空。

  “竟然被你找到了。”

  仅仅只是消灭一个意识体,是不会伤到他本体的。

  那个意识体,或许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放出来的。而这段时间足够本体补足。所以少那么两个意识体,根本就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

  但是正是因为她能够轻易的伤到那些东西,引起了这个人的注意。

  这个世界很弱小,虽说在他们看来不是垫底的存在。但是也绝对强大不到哪里去。真正能够算得上能够和他们一战的人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所以到这个世界的人都很狂妄。他们可以肆意地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对这个世界的人。就像是孩童的玩具一般。记得玩闹戏弄。至于最后这个玩具的下场,就不在他们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就像之前利用熟人。虽然仅仅只存在它们意识当中。正是因为他们知道啊,这些熟人是和他们一起来的,当自己从危险当中出来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来接自己的。所以在看到他们的时候,才会下意识的忽略掉那些危险,让他一举成功。只不过这一次因为有了外人的帮助。使得他不能够全部将他们杀死。

  但是那又怎么样?一个意外和兴趣比起来微不足道。雨潇潇就是他新找到的乐趣。虽说那个意识体是他早就已经放出去的。他完全不会在乎。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就那么轻易地被消灭掉,这样它的面子往哪里搁,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还不得被嘲笑很长时间。

  所以他要将这个侮辱了自己的人好好的折磨一番。告诉这个世界的人,他们不可违抗。只能够按照他们制定的规则来生存。那到时们看起来像是连接了两个世界的通道。

  雨潇潇看到石门的时候。自然就想起了伽蓝那本书,在他的第一页上就画着一个石门。石门的一边是月亮一边则是迷雾,和如今的情形非常的相似。只不过正好掉了个个。他记得当时那个女孩儿是从有月亮的那一边往外看的。

  或许在石门的那边,其实正是隐藏在伽蓝中的秘密。

  雨潇潇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虽然这个分注意是基于他的强大。至少在那人看来,自己是不会输的。这份乐趣,使得他可能在未来的100年中不会再有心情去看其他的东西。

  过分的强大使得他的生活是那么的无聊,只能够寻找一些有趣的人来弥补这份空虚。而这样有趣的人,他已经有万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了。

  记得上一个这样能够给他带来乐趣的人。还是一位法师。似乎是叫沈流云来着。

  这位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在想什么雨潇潇自然是不清楚的,但是他却知道。如今,对于探索伽蓝的秘密,其实她并没有那么的迫切。但是对于伤害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却在这里说着风凉话,他是绝对不能够原谅的。

  而且看起来这个人并非是无意识做这些的。这不是一种规则,而是一种人为。这样的行为是不可以被原谅的。

  即便是规则,也不能够肆意的玩弄他人。

  “喂,我看上你了,来玩儿一场……”对于那个人,仿佛看着蝼蚁一般的调戏姿态,雨潇潇并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时间。过往的所有战斗都告诉他。不要和敌人说过多的废话。因为反派死于话多,这一点其实是在战斗之后才决定出来的。

  胜利的一定是主角,失败的一定是反派。

  所以,战斗就是战斗,不要说那么多废话。即便是已经有着绝对胜利的把握。不要在胜利之前去讲那么多,自己一定会胜利的话。

  否则,现实会狠狠的打你一巴掌。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浪费时间。因为这个世界太过于脆弱,余潇潇总是在压制着自己。

  要拿出太过于强大的力量。否则会直接打破世界的壁垒。就如同他现在即使是很生气,也不能够完全的释放自己的力量。

  刚刚的那一瞬间,已经让他察觉到世界的壁垒在不断的颤抖。即便他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力量。

  依旧能够感觉到那弱小的存在在哭泣。一把泛着蓝光的建华过来那个人的脖颈。他在多的其实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但是只是这样,也给那人带来了震撼。

  从来没有人能够在他注意着的情况下,距离他这么近。若非他躲得及时,那把剑可能就真的伤到了他,“你找死。”那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在之前还是因为有了新的乐趣,而显得带着几分笑意的脸,如今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这可能就是因为作为上位者所存在的意识本能。

  作为一个蝼蚁,我捏死你,或者是让你跑一会儿再捏死你,这都是我的乐趣,但是如果你伤害到了我,这就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现在我已经不打算将你带回去好好的调教,而是就在这里将你彻底的杀死。这一点,雨潇潇绝对是了解的。可能是因为总往人间跑。一直想要体验人家那种求而不得的情感。他本人就一直是这样的。

  所以那种很别扭的感情,他其实并不强烈。但是作为心魔大道,她是很容易从那些很强大的人的内心当中得知这种情感的。

  那个人的能力之一,可能就是将意识体分离出来。然后作为战斗部分存在着。对于这种手段,余潇潇并没有觉得多么的亲情,在修仙界的时候,很多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无论是傀儡人偶,还是神魂分离。这些都是小儿科罢了。

  而且成仙之后,因为神捕的能力过于强大,他们又会分裂出各种各样的人去。魔戒或者人间体验各种各样的情感。嗯。余潇潇学习各种的武学技能,强大的是自身,但是这个人和他不一样,他的技能看上去也有很多。

  却不是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在将意识体分离出来之后。他的那些意识体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个的人。就像之前,他们能够变换成。其他人熟人的样子。做出不同的反应,如今也是一样。

  选择不同的武功技能,武器手段。从不同的方向,想要对雨潇潇造成伤害。但是显然想要从这方面对潇潇造成伤害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能完全解放自己的力量。但是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锋利的剑刃从空中划过。切开的既不是面前这些意识体,也不是空气。而是从他划过的地方。变幻出万道金光。

  这是剑气的具象化。锁定了那些分离出来的意识体。他既然能够分离出这些东西,想必自身也是极其强大的。雨潇潇可没有想过,意识体得强大,代表了本体的弱小。

  因为它本身能够分裂出强大的意识体,自身也是足够强大。在他看来。自身的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在一切斩断那人的胳膊的时候。竟然觉得有些惊奇。有人竟然能够将强大的力量给予他的意识体,而不是归于本身。这不是舍本逐末吗?

  刚刚要不是因为他意识到这个人本身其实很弱小。所以其实将剑偏离一部分,说不定看到的就不是他的胳膊,而是他的脑袋。

  只不过雨潇潇这种看起来仁慈的表现,可不会获得任何人的理解和感激。反倒是让被伤害的人感觉到了一阵的震惊。他的能力在他的家族当中绝对不是弱小的。只不过和雨潇潇这个变态比起来。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所以才会让雨潇潇觉得这个人本身的能力很弱小。

  他的那些意识体,即便是在剑气的追逐之下,也支撑不了几个时间。但是在雨潇潇将他一脚踢出去的时候。那些剑气还在运动中,说明意识体并没有被全部的解决掉。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不想从这人在口中问出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也不想要知道伽蓝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雨潇潇现在只想为自己的小妹妹报仇。若是没有他的存在的话,空的月现在只剩下一具冰凉的尸体。若是他不在这个地方。说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够发现临深渊上面有着无尽的尸体在等待着他们。

  石门本就是向他们这个方向开启的。但是因为你烧伤那里找的缘故,那你直接撞在了分开着的石门上面,将那道缝隙直接关闭。看起来石门似乎显得轻飘飘的,但是只有那人才知道自己如今是受到了怎样的重心。他的弱小只是比较紧,潇潇而言,本身的能力还是很强大的。强大到他的肉体,即便是受到这样的重心,也依然能够使得他站起来。口中的血,不要钱似的,哇哇的往出吐。但是,这依旧抵挡不住他内心的愤怒,是的,他不觉得自己如今受到这样的伤害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觉得一只蝼蚁竟然敢对他动手。简直是目无尊上。这个世界是绝对不允许这样一个强者存在的。只不过是一个他们用来排放废物的世界。怎么可能出现这样一个强者呢,必须要处理掉才行。否则就是对他们的挑衅。即便不用心魔来控制,雨潇潇也能够从他的脸上知道他的不服气。不过,他可不会在乎这个人究竟服气还是不服气。要知道,空对月是真正的死过了一次,所以。撕掉的那条命,必须要让这个人来偿还。“一命换一命,这很公平。”至于说在之后,这个人究竟能不能。重新活过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即便是他有着这样的本事,雨潇潇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存在。一个对自己心怀愤恨的人,他怎么能能够允许它的存在呢,这不是给自己留下了祸患吗?这个世界天大的意识很弱小。但是它却是完整的。只能说是因为被其他东西所压制了,在那道士们出现的时候。雨潇潇就已经感觉到了天道在排斥它。他迫切地想要将这道石门排斥出去,但是因为本身被压制着,所以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世界的运转自有其规则。但是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就是规则。他们就是制定规则的人。这样的人,雨潇潇见多了,只不过他曾经是站在最高的那个人,而且还真的就是制定规则的那个人。听到合作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如今,遇到这种制定规则,却被天道排斥的人竟然觉得有几分惊奇。不过想到那到石门连接的两个世界,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那边世界的人,就不觉得奇怪了。大家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又怎么能够和平共处呢。在将那些意识体消灭之后。剑气的具现化,竟然还剩下很多。在上面的目标之后,他们自然是要行政气息去追寻本体的。所以大家别看到一大片的金光在空中闪现,最后凝成一股向着那道石门冲进而去。而他们的目标正是那个挡在石门之前的人,雨潇潇并没有阻止这一点,他也想要知道这个人还有什么样的后手。他可不相信能够穿越石门,从那边的世界到了这边,世界的人竟然没有一点本事就被他一剑砍断。

  但是想让雨潇潇这次的猜测出现了一点错误。他以为这样是还留有后手,所以才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等着他上前,然后进行致命一击,却没有想到这个人可能是被他斩断了生机。虽然人还活着,却已经不能够发出任何有效的攻击,仅仅只是站着就耗费了他很大的力量。所以在那些机器冲击而来的时候,那人竟然不能够进行任何有效的反击。直接被剑气所伤,身上伤痕累累。巨大的冲击力使它撞击在石门上。原本被关闭的石门,既然就在这样的撞击之下开始凹陷下去。原本只能向他们这边开启的石门,竟然因为近期的冲击开始向那边的世界开启。不知道修这道门的人,如果看到这样一副景象。会有怎样的心态。余潇潇站在石门之前,他不觉得石门那边会有人。毕竟有很多的像这样的门。因为它很重要。但其实,因为两边力量的差距,石门几乎处于开放状态。只有强大的人才能随意进出,而弱小的人连见到他都非常的困难。就像这一次,就是没有雨潇潇这个意外,他们可能根本就看不到这道石门。但是万一出现了意外呢,万一那边还真就有人看守着呢。看看他,当天地内一会儿。修了一个南天门。平时也根本就没有人进出,还不是需要天兵天将看守着。一群死债,宁可宅在自己的宫殿里,加强自身,也不愿意去串一个门。除非是天地开学宴会的时候,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出门,要不然就是直接从自家大门移行到其他地方去。南天门几乎就是一个摆设。何雨潇潇想像的差不多。这道石门的那边的确是没有人看守,但是因为这巨大的动静确实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近期砸在上面,发出了砰砰的声音。而且之前骤然关闭的石门也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可能是在建立之初,他们设有警报装置。如今发生这样的事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直到那道石门突然破开了一个口。一个人影从中掉了出来。滚落在人群当中。“这不是流水将军吗?怎么如此的狼狈。”人群中自然是有人认出了这个人。他们一边嘲讽着,一边则向那道石门看去。想着那边究竟有什么居然能伤到流水将军。他们倒是不担心流水将军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虽然现在看上去非常的狼狈,但是也仅仅只能够作为他们以后的谈资。水城无形。这也是流水将军能够分裂著无数意识体的存在。他在前往那边的时候,就已经在这边留下了备用的身体。别看现在这么狼狈,他只要将自己本体的意识抽离出去。就会又有一个新的流水将军出现。而那些伤痕,或许只会存在他的心里上,而不是身体上。不过,既然能够被那个被他们排放垃圾的世界给伤到。这一点,足够他们嘲笑流水将近半个世纪了。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