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七一章 回来了

第一七一章 回来了

  众人仰望的目光没有让你雨潇潇感觉到任何一点的欣慰。难道是因为这一次出的风头太大?让她觉得未来的日子可能不会那么好过。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让这些人就不要那么清楚。看看在弗于逮的时候,大家只要知道有一个神秘人就好了,何必去记住他长什么样子,在什么地方呢。

  在这里自然也是一样的,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片金色的雨从天空落下。非常有选择性地落在了那些人身上,地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就这样子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比你强大很多的人会让你仰望,但是那是在可以控制范围之内的。如今,所有的地方都已经被海上迷雾所包围着。遇到一个能够解决海上迷雾的人,大家绝对是不会放过的。尤其是那些身处高位的人,他们早就已经享受到了权力带来的好处,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放弃有那一个拥有着绝对力量的人存在,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说不定还会像在现在社会一样,遇到一个强大的人,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并不是尊敬他,爱戴他,拥护他。而是切片研究。看一看他究竟为什么这么强大。

  某位科学家的大脑不还是在他死后不经同意就被拿来切片了吗?

  临深渊周边的海域,原本海上迷雾是已经被清除一空,但是那也只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再往远处而去,迷雾依然存在,就像是有一条明显的分割线一样。跨过那条线,你就会看到眼前一片清明,但是抬头看去,天空依然是看不见的。

  不过如今不一样了,在那道石门消失之前。雨潇潇就已经感觉到,因为长时间的将这道石门镶嵌在世界壁垒之间。这里早就已经形成了一片空洞。即便是石门消失,必然也会留下一个巨大的空隙,如同黑洞一般,会自由地吸收周围的一切东西,包括生命在内。

  所以她需要做的是在毁掉那到石门的同时,迅速的从其他地方摘来相同的事物,将这片世界壁垒所留下的空隙给填补上。

  运气好的是她并不知道这道石门对面究竟是哪个世界。对于陌生的事物,大家其实并不会有太大的同情心。同样的,这一点对雨潇潇来说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这中间必然是有的时间差。这才导致只要是石门辐射的范围,在它消失之后。所留下的黑洞便将周围的迷雾给吸收了。但是并非是清除一空,因为这样大范围的吸收只是使迷雾稀薄起来,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东西,而不像原来一样,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在清除石门的同时,雨潇潇毫不客气地从对面那边的世界挖去了一片壁垒过来将这边填补上。

  能够感觉到这边天道欣喜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再也没有外来者会从那边过来,也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终于完整而开心。

  这里的确是临深渊,并不存在其他幻术的影响。但是,那些原本已经被杀死的人却不在了,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生命之重,可以时间相匹配。

  即便是死后所留下的尸体,也并不是瞬间就会死去,他们也是拥有灵魂的。只不过那些灵魂是会通过幽冥之门。

  前往他们应该到达的地方,明月光只能算是一个个例,因为他所处的环境不一样,那个地方的门被封印了起来。

  所以他的灵魂才能够离开身体之后依然存在的,现在成为一个拥有的灵魂具现化的人。导致的结果就是,他虽然活了过来,但就是将来前往幽冥之门的话。并不会像活人一样被拒之门外,而是会轻易的进入其中,并不会留下任何一具尸体。

  但是同样的,只要他受到伤害,所有的伤害都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所以他的痛觉要比别人更加的敏感。

  另外一个幸运的人自然就是空对月了,她的背后有着雨潇潇这样一个强大的人。在死去的那个瞬间,就被雨潇潇从死神的手中夺了回来。将她的时间调至五天之前。导致的结果便是,她连已经死亡的记忆都不会留下来。

  这一点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所羡慕。

  因为周围的迷雾变得稀薄起来,那条原本应该空白的航道,如今显得不再那么惊艳。因为他们已经看得见周围,而不是仅仅只能空看见那一段空白。

  原本在阎浮提港口的人,惊奇地看着这一幕。无不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他们想,可能是之前的人找到了能够让迷雾消失的方法。虽然并不是全部消散。但是仅仅只是质稀薄,就已经让他们从内心感觉到自豪。

  毕竟在原本的世界里,他们决定是出海也是有可能遇到这样大雾的天气的,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海上雾气千年都不会消散,而且范围还在不断的变得广阔起来。

  这浓厚的迷雾锻炼了他们强大的视力。今天迷雾变得稀薄,已经足够让他们在海上航行,而不会迷失方向。

  即便天还没有彻底的亮起来,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发,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放弃了那些小小的船只,开始寻找更大的船。好在阎浮提本就有着出海的条件,他们的船只会更加的大。一次性可以搭载更多的人,给他们的出行提供了方便。

  很快,他们就穿越了一个个的岛屿,找到了那条空白的航线所对应的终点。如同之前所想象的那样,这个终点并不是只有一个。

  雨潇潇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当有着明确目标的时候,人类的行动力是非常的强大的。而且有着太上一族在背后支持,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所有对应的终点。

  之前那条空白航线上的迷雾绝对是在不断变动着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前往不同的地方,虽然都是从同一条路线出来的。

  不是所有人都像雨潇潇他们所在的这支队伍运气这么好,有些人在半路上就迷失了。有些人,因为遇到了可以化为迷雾的生物。死在了他们尖锐牙齿之下。有些人的确是到了那些陆地上。当然,遇到的并不是那些可以发出声音的石头。千奇百怪的东西。让他们随时保持着警惕心。但是无处不在的幻术让他们不是自相残杀,便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雨潇潇他们所在的这支队伍,好歹还是留下了2/3的人。尽管明明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还是损失了那么多人,让他们感觉到内心无比的悲痛,但是在看到其他队伍的惨状的时候,还是为自己能够活下来而感觉到庆幸。

  “你们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吗?遇到了什么人。这些迷雾是怎么消失的?难道你们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作为留下人数最多的一支队伍,自然是被经过了不断的盘问。只可惜所有人的记忆都是那么清晰而又模糊,只记得有一位神秘之人。和他们的敌人战斗。那无处不在的金色剑气。那干脆利落的用剑手法都让他们无比的向往。

  神秘人又是神秘人,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神秘人可能就是那位四先生。但是很可惜,没有见到真正的人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猜测罢了。

  太上无珂作为阎浮提真正的统治者,他的才情是不可比你的。雨潇潇不是不在他的关注范围之内,只是他的眼界,限制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事情。

  那到能够悬浮在空中的石门。联通着另外一个世界,就已经耗费了他无数的脑细胞。再去想那个能够保护他们的人究竟是谁?实在是没有那样的精力。

  每次脑海中将要出现神秘人四先生这个人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忽略,然后去否定他。

  他也曾派人拿着画像去问那些从临深渊上醒过来的人。但是很可惜。雨潇潇的所有形象几乎都是戴着面纱,或者是戴着面具。想要从这样的形象当中去寻找那个人,简直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露脸本就是一个重大的目标。这是所有人在看到画像的时候,几乎都是下意识的否定了。

  “应该不是的,感觉不像。”

  雨潇潇并没有彻底的清除他们的记忆。相反,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这个人可能是他们最想要的形象。

  并非是指具体的某一个人,而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应该会长什么样子。千人千面。几乎在所有人的印象当中。不论是过去,还是在现在。将来的事情不好说,但是英雄不该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藏头露尾的女人。

  虽然这一点让人非常的不开心。但是事实如此,你不可以去否定他。无论说多少次,谁说女子不如男,妇女能顶半边天。

  在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依旧是男人比较可靠。

  雨潇潇也不在乎,赞美之声,她早就已经听过了。当初谁会想到。天帝会是一个女人呢。

  “你真的不记得了。”明月光觉得这也忒不公平了。他当初可是守着自己的尸体。都看得腐烂了。内心的阴影可想而知。

  但是如今到了空对月的身上,她都不记得自己死过一次。甚至印象都还停留在他们刚刚从遗迹出来。

  “哎呀,说了不记得,就是不记得吗?你快给我说说,我真的死了吗?死的怎么样?漂亮吗?”

  本来空对月是不相信这一点的。但是当初出去的人就只有四姐姐和明月光这两个人儿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去问四姐姐呢。问问她当初自己真的死了吗?这不是往人心口上戳刀子吗。都和自己的一起出去了,还没有被保护好,这是在质疑四姐姐的能力吗?

  而且在这件事情上。四姐姐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太多的心。虽然在刚刚回来的时候给他她检查了一下身体。

  但是这种事情在平常也会做呀。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好吗?要不是明月光提了起来。她都不知道,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

  好不容易在明月光接连不断的提问当中。已经认清了自己,这倒退的五天,绝对是发生了事情,而且还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死过了一次。

  但是,原本被掏出心脏的地方,连一点伤口都没有留下来。而且。根本就没有那样可怕的记忆,让她还在不断地否定了这一点。即便是接受了,也没有任何的真实感。就好像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虽然觉得明月光应该不至于在这件事情上欺骗他。但是依然觉得不爽呀,就好像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没有任何感觉一样。

  “你也看过我死掉的样子,你觉得好看吗?”竟然问自己死的好不好看。让明月光觉的这孩子,果然是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不过这样也好,本来就已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要是留下一点什么心理阴影,那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

  就像现在这样,没心没肺的活着,多好。

  “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当然不会记错,但是既然当事人都已经不记得了。明月光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去提起它。大家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了。

  当时那么多人。只不过是因为他和四先生一直注意着空对月,才会在发生事情的时候只注意到了这个人,

  其实在当时发生同样事情的人有很多。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动手的,那些有着强大警惕心的人,很容易就躲开了。但是当初对于他们印象中的熟人有着充分信任的人。就逃不过这一劫了。

  所以能够注意到空对月死而复生的人几乎是没有的。

  即便是有人记得。当时雨潇潇的那一场金雨也会让他们的记忆产生模糊。觉得自己可能是记错了。

  当时发生的事情太多。死一个人,谁还会去记得他?换个发型,换身衣服。这个人就彻底的改变了。有谁会去刻意的记得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这样挺好的,不要像我一样,到现在还在每天做噩梦。”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