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家系统自爆之后 > 第一七二章 关于记忆

第一七二章 关于记忆

  被雨潇潇来了这么一手,对面的世界绝对不好过。要知道雨潇潇可不仅仅只是销毁了石门。还顺便将其周边的一块世界壁垒也一起挖走了,就是为了能够填补自己这边的空隙。

  若是完整的壁垒,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现在被挖走了一块,边缘还是那么的不整齐,导致从外面来的吸引力将边缘的壁垒,在一点一点的消磨侵蚀掉。

  而且他们所处的位置。当初是为了给石门预留,后来又不断增添了其他的东西,如今正在一点一点的被那个黑洞所吸收。来自黑洞的吸引力,即便是他们这些人,也是难以抵抗的。

  不过和雨潇潇他们那个世界比起来,显然这个世界要更加强大得多。也可能是因为之前就已经有了备用的壁垒。总之,他们永某种方式将世间壁垒暂时的固定住了。

  虽然能够明显的看出那里是被填补了一块,但是如今那种吸引力已经消失不见了。作为罪魁祸首的流水将军,自然是被他们惦记上了。

  之前流水将军被狼狈地抛了出来,他们也顶多就是嘲笑一番,然后再回去找回场子。但是如今连人都没有见到,就已经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这让他们怎么能够甘心。

  “这个仇必须报。区区下界,也敢挑衅我们。”壁垒的空隙虽然被填补了,但是他们的样子并不好过。比流水将军之前更加的狼狈。

  现在大家都是一样的,谁还会笑话谁?但是罪魁祸首找不到。不知道是被谁打了一巴掌,弄出了这么大的混乱场面。自然流水将军就被惦记上了。

  在石门那边的人还在努力填补着空隙的时候。雨潇潇他们这边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已经有半个月。不仅仅有时间跨度的不同,还因为想要修复世界壁垒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非他们手中原本就有。

  可能是因为迷雾变得稀薄。阎浮提的人在夜晚出来的更多了,一同去欣赏月亮,一同去看看那些已经变得稀薄的迷雾,他们更想去欣赏日出日落。

  这个是在以前看不到的。尽管依旧是朦朦胧胧,但总是比那些完全看不到要好得多。谁知道那些迷雾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回来。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雨潇潇再次来到了原本镶嵌着石门的地方。如今石门消失,壁垒被修复,无论是谁,在这里都不会想到原本这里会有东西存在。空荡荡的一片,除了那些不断涌现的迷雾,什么都看不见。

  就是向后人讲,这里原本就像是一道墙壁一样镶嵌着一道门,谁会相信呢?

  如同是一张被对折的白纸。上面被穿透了一点。将两张纸结合在一起。当他们打开的时候,距离很远,但当重合的时候。却是零距离。这就节省了时间,完成了空间上的跨越。

  石门的原理便也是如此。

  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雨潇潇自然也能够做到,却不会轻易去尝试。力量的过于强大,使得她想要做到精细的动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谁知道哪个不小心用力。就会完全的粉碎,连修复的时间都没有。

  雨潇潇会来到这里,并不是欣赏石门的精致工艺。而是因为她在销毁石门的时候,有东西飞了出去。直直地落入了大海中。

  因为当时那东西上的气息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所以雨潇潇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他。不是因为不好奇,只是因为当时时间紧迫,又没有感觉到他的恶意便放任自流了。想着以后再去找回来。

  但是因为这一次的这一项操作。天道突然又对她感兴趣了,之前一直压制着自己,没有被天道感应到,如今就好像又重新成为了天道的宠儿一样。出门必捡法宝。走路必有宝贝,时不时还有小动物撞上来。让雨潇潇不得不再一次的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她当然不会嫌弃这些送上门的东西了。但是能够不被人注意到,那就更好了。她可不希望被太多的人注意到。成为行走的藏宝库。那样麻烦就太多了。

  最近出海的人变得少了。要说海上迷雾变得稀薄,他们应该更有机会出海才是。不仅是因为那些未知的宝藏。你为了重新看一看大海的真实面貌。

  但是因为最近大海上并不平静,他们只能降低了出海的频率。虽然之前即便是船只损毁,也没有太多的人伤亡。即便受伤,也大多是轻伤。可是这一点还是让他们有些忌惮。觉得是不是哪一项做的不好让海皇生气了。

  雨潇潇直觉认为,大海的喜怒无常,可能是与石门销毁的时候掉入海中的东西有关。所以她才会到这个时候起来查看一番。

  与她想的差不多,最近大海的喜怒无常的确是与那一样东西有关,也的确和海皇有关系。毕竟作为这一片大海的主宰。他能够控制住自己不让大海的波涛汹涌,伤害到那些船上的人。已经是很冷静了。

  海皇沉睡于海洋深部,但是若是想要知道他的真实本体在哪里,确实不简单的一件事情。也可以说,这片大海就是他的身体。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他才会让自己显现在浪花之上。让其他人看到。

  平时的时候,谁都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若非如今皇家图书馆中还有关于海皇记载,说不定已经被很多人给遗忘了。只有在真正遇到风暴来临的时候,才会想起他来。

  低空掠过海面,引起了一阵阵波涛。最终选定了一个位置。余潇潇开始飞快的下潜。海水在他面前分开,没有沾上一滴水汽。

  最终,当脚踩在实地的时候,他已经到达了海洋的底部。最上面还有阳光照进来,显现出一片蓝色,再往下则是无尽的黑暗,偶尔会有那些点着灯的鱼从中游过。

  海洋中必然是有很多说不出名字的生物。甚至还有海兽的存在。但是这些对于其他人来说危险的东西都忽视了雨潇潇。即便是正面撞上,也会直接略过去。就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

  但是在雨潇潇面前的却是一片瑰丽的景象。没有迷雾在这里存在。她看到的甚至比海面上看到的还要清晰。各色的珊瑚本不应该存在这样的深海之中。都说越是海洋深部的鱼长得越是丑陋,但是这些鱼却长得一个个珠圆玉润。

  可能只有黑暗中的生物才会长得丑陋吧。

  没有宫殿,并没有像是传说中有着龙王的宫殿。也没有巨大的蚌壳。但是她

  在下次的时候就像是突入了一个屏障一样。这里面还是有水气的,只不过进入其中便会发现四周都是亮堂堂的,不会像在海洋深部一样黑暗一片。

  不知从何处来的光源将这里照亮。但是如今这里得给人的感觉却不好。那些鱼都在尽量的往上爬,就是在屏上的周围不断的游走,显然他们并不能突破屏障进入深海当中。

  脚下的温度很高,好像是有一座复活的火山,正在准备喷发。雨潇潇知道,这是因为海皇在生气。

  他是整片大海的象征。因为他的愤怒使得这片海域的火山开始活跃起来。但是也因为他一直在压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要那样做。所以,那些出海的人,仅仅只是被弄伤,而不是死亡。这批火山也一直被压制着,没有真正的喷发。

  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灾难就会来临呢。海皇原本也是人类,他的情感必然是丰富的。只不过曾经作为上位者,他很会控制自己的感情。也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他如此的愤怒。雨潇潇的出现让她被海皇感知到了。

  闫秋明的身影出现在雨潇潇的视线当中,他看上去非常的冷静和平静。一点没看出来,像是脚下这片热土一样。愤怒的情绪简直要把他的头发都要烧起来了。

  但是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和在阎浮提的港口中看到的那一片像水一样组成的人体不一样,如今的他带着冠。穿着长袍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那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我想起流云去哪儿了。”

  可能是因为之前看到了雨潇潇的行动,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毕竟人身成为海皇,这样的事情是极少的,能够被天道承认本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而且能够忍受。那样的磨难成为海皇,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即便是在非常愤怒的情绪之控制之下。他也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再一次出现在海面上,雨潇潇的心情其实没有那么好。尽管她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如今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就在这里。而且他也是真的把自己当作这里的一份子。被人当作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不会让人感觉到愤怒,若是当这个世界被人当做是排放垃圾的垃圾场。他们就是生活在垃圾中的蛆虫。

  蛆虫怎么能够被允许成为能够反抗人类的东西呢。和垃圾呆久了也就成了垃圾。所以,那些人通过石门成了排放垃圾之外。就是为了来定期清理他们这些垃圾。只要是超出一定程度会变得强大的人。都会成为被他们清理的对象。

  比如说原本居住在临深渊上的那位。比如说。伽蓝的最后一位法师沈流云。

  沈流云所有的记载都消失,几乎没有人记得他,除了那本名为伽蓝的书。

  这并不是因为阎浮提的阴谋,也不是他们想要抹消证明的存在。而是因为石门那边的人不允许他们记住这位英雄。

  生活在底层的蛆虫。是不能够有反抗的情绪存在的,若他们知道曾经有一位顶着无上的压力,想要给他们带来希望,甚至打入了敌方的内部。那么他们可能也会想着。我们也能做到。然后继续反抗。

  石门的形成尚未可知,但是必然是用了与这个世界相同的材料。否则,世界壁垒早就开始排斥,而不是将它紧紧的镶嵌其中。形成一个空洞。

  当初从石门上掉落下来的那块碎片,一块时间碎片。其中便是关于沈流云的记载。这块碎片落入了大海当中。自然便被这位海皇所取得。

  可能是因为闫秋明和沈流云之前的关系非常好。以至于。关于沈流云的碎片毫无保留地向闫秋明释放了自己的善意。然后和他融为一体。

  也是因为这样,闫秋明才找回了关于沈流云的记忆。

  曾经他们出兵,为了保卫伽蓝,因为他们的敌人是破军。

  破军其人是极具有军事谋略的人,而且个人战力非常的强大。他比如今的太上无珂更加的具有人格魅力。吸引了很多的人去拥护他,甚至是反抗当时最为强大的帝国加兰。

  但是直到直面那位的时候。沈流云才发现。他们的敌人并非破军。破军只是他们给他的名字罢了。

  在夺回来那个是轮椅上的石像之后。破军便带着旗下所有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好像是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不想再看他一眼一样。

  而顶替了破军的位置,与他们为敌的,则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就是他们通过石门向这个世界排放了那些迷雾。弗于逮便是最开始的地方。当时来自于另外世界的人,可能是为了清理这边的垃圾。便从弗于逮开始将那些只要是强大一些的人全部斩杀殆尽。

  这个是伽蓝认为他们的敌人。在一点点的侵蚀他们的帝国一样。但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的确是非常的强大。沈流云作为最后一个法师,几乎是燃烧尽了所有法师的底蕴。才打入了那片石门。将弗于逮上空的石门直接打破。当时石门刚刚成型不久,在打破之后,世间壁垒便自动复原。

  但是没有想到,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还有不少是留在这边的。为了能够回到那个世界,他们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

看过《我家系统自爆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