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二十二章: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当个帅哔【新书求一切】

第二十二章: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当个帅哔【新书求一切】

  白果城内。

  太华道人显得有一些闷闷不乐。

  跟在后面的苏长御,抱着一口宝剑,沉默不语。

  “败家子,败家子,你真是个败家子啊。”

  “你知不知道这柄飞剑多少灵石?五百枚下品灵石啊,咱们青云道宗仅剩的一点家当,就被你败光了,你可真是个败家子啊。”

  走着走着,太华道人就忍不住开口,一口一口败家子训斥着苏长御。

  “掌门,不是你让我随便挑一口飞剑的吗?我也没挑最贵的啊,我哪里知道这口飞剑居然这么贵啊。”

  苏长御开口,觉得属实无辜,但扫了一眼手中的宝剑,语气低了一些,不想惹毛太华道人。

  事情很简单,这七天来,师徒二人在白果城算是吃香的喝辣的,酒足饭饱之后,太华道人财大气粗,总觉得不花点钱心里不舒服。

  所以带着苏长御去了灵宝堂。

  一家专门卖二手宝物的地方,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太华道人手头有钱,所以财大气粗,让苏长御随便挑选一口差不多的飞剑。

  苏长御也实实在在没乱来,挑了一柄中品飞剑,虽然有二十年的历史,但保养的很不错九成新。

  可没想到的是,这家灵宝堂的确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因为两头都赚。

  正常的二手中品飞剑,三百枚灵石左右就差不多了。

  但苏长御手头上这柄,青木飞剑却足足要价五百枚下品灵石。

  而且拿了就得买,导致太华道人如同割肉一般交出五千两黄金出来。

  五千两黄金啊。

  把他太华道人卖了都没用。

  所以太华道人走出灵宝堂后,才会面色阴沉,怒气冲冲。

  “我不听,我不听,总而言之就是你的错,为师不可能有错。”

  太华道人一肚子怨气。

  五千两黄金买了一把二手中品飞剑,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得笑话死他。

  不但没了钱,而且还丢了人,他如何不难受?

  得,看到太华道人这模样,苏长御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飞剑给了自己,挨两句骂也不难受。

  “不行,不行。”太华道人摇了摇头,紧接着看向苏长御道:“长御,无论如何,你必须要将功赎过,这五千两黄金,你必须要给为师赚回来。”

  太华道人极其认真道。

  他心情很糟糕。

  人世间最痛苦的就是,曾经拥有最后失去。

  所以太华道人心情难受的很,要求苏长御给他赚回五千两黄金。

  “赚回来?师父,您没病吧?我怎么给你赚回来?我拿什么赚?拿身子吗?”

  苏长御有点诧然。

  让自己赚五千两黄金?除了卖身以外,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只是很快,苏长御恍然大悟了。

  “师父,你的意思是偷画?”

  苏长御压低声音问道。

  这话一说,太华道人顿时没好气道。

  “修士之间的事情能叫偷吗?那叫借。”

  太华道人没好气道。

  “师父,不是我说你啊,小师弟虽然一画千金,但问题是咱们要是主动找他要画,难保这个小师弟不会起疑心吧?回头要是发觉咱们宗门的真相,说不定当天就走了。”

  “再加上还有一点,卖画这种事情也不长久,一幅两幅还好说,您要是真打算以后靠小师弟卖画赚钱,徒儿别的不敢保证,要不了三次,就有人要找上门来,把小师弟拐走,你自己好好想想。”

  苏长御认真分析道。

  这点太华道人也明白,这几日他与苏长御也谈论了这件事情。

  想靠叶平发家致富,这几乎不可能,毕竟叶平也不傻,再加上多卖几幅画难保不会有人察觉到,回过头被人发现了,就很麻烦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真不能让叶平作画。

  “为师明白,可现在银两又快没了,为师心如刀割啊,长御,只要你再弄来一张画卷,为师就给你买套巧工坊今年出的新款流云白鹤剑仙袍,如何?”

  太华道人咬牙道。

  “什么?新款流云白鹤剑仙袍?你没唬我?”

  苏长御听到这话,忍不住失声问道。

  “绝不唬你。”

  太华道人满是认真道。

  “行!我弄,但弟子丑话先说在前面,要是师父你骗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苏长御认真无比道,目光坚定的很。

  “你放心,为师什么时候骗过你?但这次不要画人,画景就好,而且要提诗,知道吗?”

  太华道人叮嘱道。

  “行,我尽量。”

  苏长御点了点头,而后满脑子都是剑仙长袍。

  流云白鹤剑仙袍,乃是一套法衣,是十国大宗巧工坊最火的系列长袍之一。

  一套这样的长袍,售价至少两三千两黄金,售价不菲还经常卖断货。

  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除了成为剑仙以外,就是买一套流云白鹤剑仙袍。

  这可是剑仙必备套装,哔王专属,他做梦都想要一套。

  想想也是,如今自己总算有了一柄属于自己的飞剑,也的确要一套装扮来衬托一下自己的气质吧?

  以前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当个低调朴实的剑仙。

  而太华道人此时此刻,没有别的想法。

  他的想法很简单。

  不要跟我谈什么狗屁理想。

  我现在就是两个字。

  搞画。

  搞画。

  还踏马是搞画。

  很快一老一少各自带着想法,回到了酒楼当中。

  翌日。

  天还未亮,太华道人便醒来了。

  第一时间去宗门办事处,把费用缴纳了。

  而后去市集当中,置办了大量宗门必需品,也买了不少东西,还特意跑去绸缎庄,买了不少绸缎,想着给宗门几个徒弟做几套衣服。

  有了钱了,太华道人没有忘记那些跟着自己吃苦的徒弟,相反太华道人早起的原因,就是给他们置办新物件。

  从丑时一直到午时,太华道人忙了好几个时辰,大包小包装满了五个大箱子。

  更是请了一批工匠,还有一些杂役,一并带回宗门。

  以前没钱就算了,如今有钱了,太华道人想着翻新一下宗门,不至于显得太穷酸了。

  前前后后花了数百两黄金,扣除之前乱花的黄金,手头上就只剩下八百两黄金了。

  果然,钱还是不经花啊。

  不过太华道人似乎有心事一般,从白果城离开后,就一直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导致一旁的苏长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没事研究研究自己的飞剑。

  直到亥时。

  终于,太华道人回到宗门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