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二十章:一字千金?太华道人和苏长御震惊了【新书求一切】

第二十章:一字千金?太华道人和苏长御震惊了【新书求一切】

  太华道人是真的惊讶了。

  不要说他了,苏长御也有一些惊讶。

  就自己手上这张画,就比青云道宗的家底还多?

  真的假的啊?

  “啊?两位不知道吗?这可是徐阳宣纸,一尺一金,这画卷目测整体有八尺左右,怎么说都要八两黄金吧。”

  十两金有点沉默。

  敢情这两位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八两黄金?”

  太华道人和苏长御听到此话,眼睛都直了。

  “不过若是上面作画了的话,就不一定了,没上笔宣纸价格卖得到这个价,若是上了笔,就要看作画如何了。”

  掌柜十两金继续说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

  “若是作了画,值多少?”

  苏长御急迫问道。

  太华道人也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这个因画而论,一般来说,即便是作的不错,但若是没有名气的话,估计卖不出什么好价格,主要看是谁作的画,这点两位应该懂吧?”

  十两金这点没忽悠这两人。

  画作画作,画的好不一定能卖出高价,重点就是谁画的。

  当朝太师画的,就算是画一张小鸡吃米图,也能卖出万两黄金,若是不知名的画师,就算画的再好,也卖不出什么价格。

  “这下完了。”

  听到这话,苏长御觉得彻底完蛋了。

  因为叶平恰好就是不知名画师。

  早知道这样就不让叶平画了。

  “上仙,可否让我观看一眼?”

  不过十两金本着职业道德,还是想看看,万一沧海遗珠,这两人不识货不就血赚了吗?

  “行吧。”

  苏长御压根就没抱什么希望,直接将画卷交给对方。

  而太华道人却开始沉思了。

  这画卷他知道是谁给的,而且他还记得,叶平上山时,的确带着一个大包袱,可没想到这么值钱啊。

  但就在这时,十两金接过画卷,紧接着放在桌上徐徐展开。

  很快画卷完全展开,十两金的惊呼声响起。

  “嘶!青莲居士的画作?”

  一道惊呼声,瞬间引起两人注意。

  “青莲居士?谁啊?很有名吗?”

  太华道人下意识问道。

  而苏长御却知道青莲居士是谁,但他没有多说,只是眼神充满好奇地看向十两金。

  “嘶!两位上仙稍等一下。”

  十两金没有回答,而是立刻招呼杂役,去请来当铺的鉴宝师。

  没过多长时间,那老者又来了。

  不过这次态度比上次明显要冷淡了许多。

  但老者一走来,目光便落在了这张画作上。

  光是一眼,他就看出来这张画作不凡,敢用徐阳宣纸作画,要么是差到极致,要么是好的不行。

  一瞬间,老者来到画作面前,顿时流露出惊愕之色。

  “这是青莲居士的画作?”

  老者仔细扫了几眼,随后看向十两金,有一些惊愕。

  “应该是了,无论是画功还是印章都对得上,就是墨迹好像还没彻底干,似乎是刚画不久的。”

  十两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尽可能用一种平淡的口吻说道。

  “没想到居然是青莲居士的画作,而且应该是刚画不久,青莲居士来白果城了?”

  老者也显得十分激动,仔仔细细地端详这张画卷,越看越感到震撼。

  青莲居士,在晋国当中,可是被誉为晋国第一才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整个晋国不知多少女子迷恋他的一首诗词,也不知道多少文人追捧他的一切。

  甚至就连晋国皇帝都十分喜欢青莲居士的字帖。

  可惜的是,青莲居士淡泊名利,不参与科举,今年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但正是因为如此,更受文人追捧。

  文人最在乎的就是名利,那个文人不想踏入文坛,未来成就一方大儒,养一口浩然正气。

  但偏偏青莲居士视钱财名利为粪土,怎可能不被追捧?

  尤其是今年,青莲居士不参与科举,更是被晋国文人推崇到了一个高度,他的一切字帖书画,都炒到天价。

  所以十两金看到这幅画后,才会如此震惊。

  “不清楚,青莲居士性格洒脱,喜欢游山玩水,乃是性情中人,或许的确来了白果城,也或许只是随手作画,赠予他人也说不定。”

  十两金不敢确定。

  但就在这时,苏长御的声音响起了。

  “这幅画作能卖多少?”

  声音响起,十两金和当铺的鉴宝师这才回过神来。

  当下,两人的态度瞬间热情无比,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两位上仙,青莲居士的画,有市无价,一时半会也难以衡量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敢问两位上仙想要个什么价?”

  十两金开口讪笑道。

  他这话一半真一半假,青莲居士的画作,的确有市无价,但让他估个价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他也看得出来,太华道人和苏长御不是很懂,索性不如问问他们,说不定能够捡个漏。

  可惜的是,太华道人也是个人精。

  他直接伸出五根手指头,看向十两金道:“我要这个数。”

  五十两黄金。

  没错。

  太华道人不蠢,虽然他不懂得欣赏书画,但从这两人的表现也看得出来,这画估计挺值钱的。

  考虑到成本就要八两黄金,所以咬咬牙开出五十两黄金的价格。

  此话一说,十两金微微皱眉了。

  五千两黄金?

  这个价格不高,一点都不高。

  但问题是,他现在还不敢完全确定这幅画就是真作,万一是那种临摹大师所著呢?

  要是那样的话,就是血亏。

  如果这真的是青莲居士所作,五千两黄金一点都不过分。

  晋国高层都追捧青莲居士的画作,这已经不是银两不银两的价值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张画卷的价值比几万两黄金还要多。

  想到这里,十两金不由深吸一口气,随后看向太华道人。

  “上仙,可否等候一个时辰,我请人来辨辨真伪,若这幅画是真迹,五千两黄金我也不是不能拿出来,但如若是临摹之作,我也出五百两黄金,如何?”

  十两金这般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

  太华道人和苏长御彻底震惊了。

  多少?

  五千两黄金?

  假的也给五百两?

  这玩意这么值钱?

  你唬我?

  戏弄我们?

  两人彻底震惊了。

  比知道叶平是天才还要震惊。

  叶平是剑道天才就算了。

  画个画都这么值钱?

  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一刻,两人震惊到连呼吸都忘了。

  不过,足足半响,太华道人深吸一口气,看向十足金道:“我说的是五万两黄金。”

  他满脸认真。

  而一旁的苏长御彻底愣住了。

  掌门,做个人好吗?

  五千两黄金够了真的够了。

  求求你,不要这么贪啊。

  只是,当说出这个价后,十两金并没有直接发怒,反倒是露出了苦笑与无奈之色道。

  “两位上仙,五万两黄金是不可能的,即便这是真迹,可单是一幅画作也不可能卖出这种天价,除非上面有青莲居士的题诗,而且还不能有人像,这样的话五万两黄金,倒也不是不可能。”

  掌柜开口。

  苏长御和太华道人彻底沉默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