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三十二章:晋国监察使统帅,便是画中之人【新书求一切】

第三十二章:晋国监察使统帅,便是画中之人【新书求一切】

  四雷剑宗,大殿内。

  四季道人平静地看向众人。

  “虽然这次青州剑道大会与十国学府没有很大关联,但我已接到密报,晋国派出数百位剑道大师,在密查两件事情。”

  “第一件是七宝瓶遗失之案。”

  “第二件则是晋国学社之事。”

  “十国学府即将开启,会从十国之中选出各方俊杰,不过需要等上一些日子,而除了一些内定学社俊杰之外,晋国国君打算从三十三州内选出部分苗子,送往晋国学社。”

  “最终会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培养出十名真正的俊杰,送往十国学府。”

  四季道人一字一句地将来龙去脉说清。

  而大殿众人的表情,也一个个显得十分惊愕。

  “掌门,也就是说,这次青州剑道大会,晋国朝廷会派来剑道强者,巡视监察?挑选好的种子?”

  有长老明悟,这般说道。

  “没错。”四季道人点了点头,随后又继续开口道:“而且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四季道人神色严肃道。

  此话一说,满堂惊呼。

  “是谁?”

  “以往晋国的确会派出不少能人异士,在晋国内搜索优秀俊杰,从而拉拢去学社,为的就是想要进入十国学府,但这种能人异士,一个个生性孤傲,而且善于伪装。”

  “有时候去了某地,甚至隐姓埋名数十年,不在乎名利,也不在乎荣华富贵,一心一意为晋国办事,掌门,您怎么查出来监察之人?”

  众长老彻底感到震撼了。

  放眼十国当中,晋国虽然不是很强,但也是一个国家。

  在修仙世界之中,宗门与朝廷的关系微妙无比,朝廷允许宗门建立,而各大宗门也接受归纳,只要不涉及到核心,两者互相合作,维护人间。

  不过朝廷的地位,稍稍要比仙门高一些,倒不是宗门不行,而是两者完全不同,除非是那种超脱在上的仙门,否则的话,一个宗门人数再多也不过十万,而一个朝廷可不仅仅只是十万这么简单。

  当然主要还是看朝廷面对的是什么宗门。

  若是晋国第一仙门,自然而然晋国朝廷也要礼让三分,可像青州第一宗门,有一定分量但还不足以胜过朝廷。

  在四雷剑宗眼中,晋国朝廷是巨无霸的存在,而这样的存在,所做的任何事情,四雷剑宗也很难知道,然而没想到的是,四季道人居然发现了‘监察’人的存在。

  这如何不让众长老振奋?

  要知道,若是提前得知,倒不是说去贿赂对方,哪怕不招惹对方,就算挺不错,而若是能赢得这位大人的好感,对四雷剑宗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毕竟这种监察之人,也一个个都是顶尖的强者,可不是一些酒囊饭袋。

  众长老震撼。

  而四季道人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来。

  刹那间,一张画卷出现在他手中。

  紧接着,画卷展开,一幅山峰晚霞观景图便映入众人眼中。

  画境很美,在座众人都是长老,一个个都活了数百年,平日里除了修行之外,更多的时间也会去找些乐子。

  琴棋诗画不说样样精通,但至少还算是有些文学蕴养,自然而然一眼便看出这画极美。

  “丹青高超,甚至称得上国之大家,晚霞落峰,栩栩如生,尤其是画中之人,有一种剑修之缥缈,剑修之漠然,剑修之美感,好画,好画。”

  “不,不,不,不仅仅是画好,你们看这画中之人,似剑仙一般,没有任何一点锋芒,但给我的感觉,却有一种锋芒之感,这其中蕴含着剑意啊。”

  “嘶,本来我只是觉得这画还不错,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如此啊。”

  “此画越看越让人心惊,这画中之人,没有全脸,可仅仅只是部分侧脸,却将剑仙姿态展现地淋漓尽致。”

  “掌门,这是何意啊?”

  “这张画代表着什么啊?难不成?”

  众长老一个个充满着好奇。

  而有的长老,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

  “没错,这画卷当中的男子,便是晋国国君派来的剑道强者。”

  四季道人神色严肃道。

  此话一说,震撼声纷纷响起。

  “真的?”

  “掌门,有何依据啊?”

  “是啊,此人看起来的确像高人,但如此年轻,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吧?”

  “对啊,掌门,您是不是误会了?”

  众人纷纷开口,觉得有些不切实际。

  然而四季道人却摇了摇头,看向众长老的目光充满着失望。

  “肤浅,肤浅,你们真是太肤浅了。”

  四季道人有些无奈,眼神中流露出失望之色。

  众长老有点懵,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四季道人在他们心中地位极高,再加上这幅画卷的确有所不同,他们很好奇。

  “你们知道这张画是谁画的吗?”

  四季道人提问道。

  “青莲居士,此人我略有耳闻,乃是晋国有名的才子,据说晋国国君都特别喜欢此人作品,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却销声匿迹了。”

  有长老略懂一二,说出作画之人的来历。

  “是的。”四季道人点了点头,随后满脸认真道。

  “作画之人,乃是青莲居士,此人虽我未见,但他才华横溢,不仅仅是晋国国君喜欢他的诗词,据说晋国一些权贵也特别追捧他的文章。”

  “而青莲居士半年前便彻底销声匿迹,你们想想看,他是去了何处?”

  四季道人抽丝剥茧道。

  “会不会是拜入某个小宗门修仙了?”

  有长老开口,做出猜测。

  “不可能,青莲居士名气极大,怎可能拜入小宗门?他若是愿意拜入我四雷剑宗,我宁可越权,也会收他为徒。”

  “是啊,这等有才华之人,怎可能会拜入宗门呢?”

  “哦,我知道,掌门,青莲居士已经被朝廷给诏安了吧?”

  许多人否决第一位长老的猜测,也有人认为是被朝廷给诏安了。

  此话一说,四季道人点了点头。

  “没错,青莲居士才华横溢,能得到晋国权贵追捧,自然而然被晋国国君诏安去了。”

  “而晋国之中,有一位绝世剑客,曾经乃是十国学府的天才,可最终不知因何原因,被十国学府逐出,最终来到了晋国,成为了监察使统帅。”

  “此人极其非凡,深受国君重用,青莲居士被诏安之后,显然与他见过一面,而后青莲居士应该是惊叹于对方的气质,所以为他作了一张画。”

  “当然,也有可能是晋国国君,让青莲居士为他作画。”

  “而这位强者,不喜露脸,但又不好否决国君,最终只画了一个侧脸。”

  四季道人分析的头头是道。

  但最终,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响起。

  “掌门,这一切都是您的猜测,有何实际证明?”

  这是一位长老,他虽然也相信四季道人,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然而四季道人冷笑一声,随后一拍画卷。

  下一刻,恐怖的剑势出现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