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四十五章:敢问前辈,何为剑道?【新书求一切】

第四十五章:敢问前辈,何为剑道?【新书求一切】

  云雾山脉。

  看着走来的少年。

  苏长御还是处于一种懵圈状态。

  突然之间遇到四雷剑宗的修士。

  对方热情似火,看太华道人受伤还主动给丹药,这简直就是离谱。

  你说品德高吧,也不至于品德这么高吧?

  苏长御不傻,他看得出来这帮人似乎对自己有点拘束,尤其是王羽和陈华这两个糟老头子。

  时不时看自己一眼,让苏长御打心底有点慌啊。

  难不成是真的看上了自己的美色?

  而且还有一个年轻人跑到自己面前来做什么?

  说媒的吗?

  歪日?

  苏长御更加紧张了。

  可他越是紧张,明面上越是显得孤傲。

  也就是这种孤傲,更让众人感到深不可测。

  四雷剑宗的弟子,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有几个弟子仔细观察一番之后,很快便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这几个弟子,都是门派俊杰,后台有长老,自然而然也知道晋国监察使统帅的事情。

  甚至其中有两三个还看过画像。

  苏长御面前的少年,赫然便是看过画像之人。

  少年十分清秀,但对比苏长御却逊色了不少,他有一些紧张,甚至走到苏长御面前,都有一种压力。

  不过既然走来了,他也没有任何负担了。

  “前辈,看您也是剑道修士,最近晚辈一直苦思剑道之术,实在难以想通,前辈可否指点一下晚辈迷津。”

  少年开口,他说话都带着紧张。

  知道苏长御乃是晋国监察使统帅,甚至还是晋国第一剑道强者,他如何不紧张?

  一旁的陈华道人和王羽道人神色不由一变。

  尤其是王羽道人,更是暗自皱眉,觉得这个少年太莽撞了,居然直接开口问这种问题。

  虽然掌门的确吩咐过,如若有机会,可以询问一番剑道知识。

  可问题是不能太直接了啊?

  循行渐进懂不懂?

  你上来就问人家,能不能指点迷津,尴尬吗?

  你不尴尬我都替你感到尴尬。

  王羽道人有些愤怒,觉得这个弟子实在是太莽撞了。

  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被苏长御看穿吗?

  而一旁的陈华道人却没有生气,只是一双眼睛充满着羡慕。

  他好酸啊,他很想在苏长御面前表现表现,但他又不敢啊。

  “呃......两位道友,你们疗伤归疗伤,不要乱摸啊。”

  这时,太华道人的声音响起,他有些尴尬,这两个道友帮自己疗伤挺好的,就是摸来摸去让他有点难受啊。

  不远处。

  苏长御也有点小懵,不,不是小懵,是很懵啊。

  你堂堂四雷剑宗弟子,看服饰估计还不是外门弟子,你来问找我指点迷津?

  宁是在羞辱我吗?

  苏长御实在是有点懵啊。

  而后者看苏长御依旧这么冷傲不语,当下更加紧张了。

  “请前辈......指点迷津。”

  他低着头,不敢直视叶平,心中极其慌乱,也有点后悔莽撞了。

  “你想问什么?”

  见场面逐渐尴尬,苏长御也清楚,自己不能一直装傻,所以缓缓开口,想看看对方要问什么问题。

  如果问的问题比较高深,那他继续装傻,如果问题的问题简单,他就勉为其难地回答一番。

  听到这话,少年明显一喜,随后诚惶诚恐道。

  “晚辈想问,何为剑道?”

  少年开口,提出这个令苏长御熟悉的问题。

  何为剑道?

  苏长御心中一愣,这问题他熟啊。

  这不就是自己问小师弟的问题?

  只是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看向苏长御了。

  即便是王羽道人和陈华道人都忍不住看向苏长御。

  他们很好奇,苏长御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何为剑道?

  虽然这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这四个字却意义甚大。

  此时此刻,太华道人都不由看向苏长御。

  他知道自己这位徒弟几斤几两,莫名感觉会丢人,所以他闭上了眼睛,假装在疗伤。

  不远处。

  苏长御看向这名弟子,而后缓缓开口道。

  “一根草!便为剑道。”

  苏长御缓缓开口。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一愣。

  他们听不懂,不明白这是啥意思。

  不要说这群弟子了,王羽和陈华两人都有点云里雾里。

  太华道人听到这话之后,莫名有一种尴尬的感觉,尴尬到脚指甲恨不得在地上挖条缝出来。

  “前辈可否具体些?晚辈资质愚钝。”

  那少年不理解,但他没有怀疑苏长御不是剑道高手,相反还很认真地继续询问道。

  然而,苏长御扫了一眼眼前的少年,心中不由对比一番自己的小师弟。

  果然,天才跟庸才之间就是有差距。

  苏长御这个轻微的举动,被王羽和陈华两人看在眼里,他们自然明白苏长御在想什么,故此心中不由感慨。

  也就在这时。

  苏长御缓缓将手放在身后,他目光变得凌厉,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上升,随后声音响起。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是为剑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充满着穿透力。

  一句话响起,如雷贯耳一般,在众人脑中炸响。

  安静。

  一切显得极其安静。

  四雷剑宗所有弟子都愣住了。

  王羽道人与陈华道人也愣住了。

  苏长御这句话未免太霸气了吧?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

  这种剑道有多恐怖?

  这才是真正的剑道吗?

  众弟子懵了。

  王羽道人和陈华道人也懵了。

  即便是太华道人也有点惊讶。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位大徒弟,居然能说出如此霸气之言?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

  很难想象得到,这种存在有多强?

  所有人脑海当中都不由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苏长御随手拈来一根杂草,随意斩下,天上的日月星辰皆然碎裂。

  场面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不愿醒来。

  苏长御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一般,让他们对剑道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在他们眼中,一剑开山都已经算是绝世强者了。

  可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这简直是颠覆了他们对剑道的认知。

  “前辈,我悟了。”

  也就在这时,站在苏长御面前的少年忽然开口,他向苏长御行大礼,深深一拜。

  而苏长御有些发愣。

  你悟什么了?

  这也能悟?

  你以为你是我小师弟?

  苏长御的确有点懵啊。

  胡诌一句话你都能悟?

  但还不等苏长御反应的时候,突兀之间。

  眼前的少年突然身子一颤,紧接着一股熟悉的剑势出现。

  轰。

  一道惊雷声突然炸响,所有人都吓一跳了。

  唯独苏长御面色平静,也正是因为这般的平静,那种绝世高人的孤傲气质更加浓重了,一双眸子更似古井一般,波澜不惊,在众人眼中,更是尽显高人风范。

  “夏雷剑势,他居然直接领悟出夏雷剑势了。”

  “嘶,直接领悟出夏雷剑势?”

  等众人回过神后,有弟子忍不住惊呼出声,显得无比震撼。

  “潘师弟本身就在春雷剑势上停顿了半年,如今得到前辈指点,直接冲破瓶颈,自然也是正常的。”

  “你就别酸了,我们四雷剑宗,内门弟子修练四雷剑法,十年剑招,十年剑势,十年之内能凝聚剑势,就已经算是上等之姿了。”

  “潘师弟五年便掌握了春雷剑势,如今第八年又掌握了夏雷剑势,按照这个速度,五十岁之前必可掌握四雷剑势。”

  “夏雷剑势啊,我好酸啊。”

  弟子们议论纷纷,一部分人震惊,一部分人羡慕,还有一部分人攥紧拳头,默默发酸。

  “四雷剑宗御剑堂副堂主陈华,代表四雷剑宗众弟子,多谢前辈赐法。”

  也就在此时,陈华道人的声音响起了。

  他来到苏长御面前,恭恭敬敬地作揖一拜。

  “我等多谢前辈。”

  众弟子也跟着作揖拜了下去。

  不远处的王羽看到这一幕后,则不由感到难受。

  这么好的一个拍马屁机会,被这个老家伙抢先一步了。

  只是,随着众人作揖之后,苏长御依旧显得平静孤傲,没有任何一点喜色,目光更是看向远方。

  让众人不由感慨。

  真不愧是绝世高人啊。

  掌门说的没错,晋国监察使统帅,不在乎名利,随心所欲,一心只为剑道。

  也就在这时,太华道人的伤势也彻底痊愈了。

  一分钱果然一分货。

  上等丹药不愧是上等丹药,这才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不但伤势痊愈,而且比之前更加生龙活虎了。

  “多谢两位道友出手相助。”

  太华道人起身,他感激着两人。

  然而王羽道人连忙摆了摆手道。

  “道友这话客气了,我四雷剑宗弟子,乃是青州第一剑宗,掌门时常教导我们日行一善,莫问前程,你无需感谢,这都是我王羽应该做的,我王羽这一生虽然资质平平,但丝毫不影响我匡扶弱小,主持正义,哦,还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王羽道人一脸正义道。

  “在下太华道人,这位是我的徒儿苏长御。”

  太华道人轻笑道。

  徒儿?

  众人一愣,但很快大家都恍然大悟了。

  掌门说过,监察使特别喜欢隐藏身份,所谓的师徒肯定是假的,用来掩人耳目罢了。

  “在下王羽,王侯将相的王,羽翼丰满的羽,道友千万不要记住我的名字,我王羽行好事,不留名。”

  王羽道人一脸正义凌然,恨不得把正义刻在脑门上。

  眼看着天色已晚,太华道人本想问问他们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番,这样一来也免得赶夜路。

  但又不好意思说。

  也就在这时,王羽道人的声音响起了。

  “两位,如今天色已晚,道友的伤势虽然痊愈,可还是要休养一番,要不一起休息?”

  好不容易碰到了监察使统帅,王羽道人自然不愿意就这样离开啊,还没舔够呢,就这么走不可惜了吗?

  所以他主动提问。

  这话一说,太华道人当下心头大喜,这感情好啊。

  不过他明面上还是看了一眼长御,没有显得太过于开心。

  “长御。”

  太华道人缓缓开口。

  这一刻,苏长御回过神来了。

  恩,这段时间他都处于懵圈状态,主要是刚才那道惊雷太突然了,他吓懵了。

  听到太华道人的声音。

  苏长御眼神有点疑惑。

  “天色已晚,我们在此休息一日,如何?”

  太华道人这般开口。

  “随意。”

  苏长御还有点懵,回答的很随意。

  这话一说,众人不由都露出笑意。

  莫名之间,让苏长御有点感到不对劲。

  你们干嘛那么开心?

  你们想做什么?

  与此同时。

  青云后崖中。

  叶平刚好完成了第二遍淬体。

  他整个人再次有了不同的变化。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