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四十九章:一个人的夜,孤独且漫长【新书求一切】

第四十九章:一个人的夜,孤独且漫长【新书求一切】

  这一刻。

  许洛尘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笑容了。

  他笑不出来了。

  甚至有一些僵硬。

  “洛尘师兄?”

  看许洛尘半天半天不说话,叶平忍不住开口,显得有些好奇。

  卧槽!

  卧槽!

  卧槽!

  许洛尘回过神来了。

  他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出来了。

  这玩意真能练成?

  此时此刻,许洛尘感觉是自己眼花了。

  但一切又显得那么真实。

  这尼玛就离谱。

  许洛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方法也能炼丹?

  你逗我玩?

  一开始,许洛尘真觉得叶平在骗他,可现在看到这一幕,许洛尘编不下去了啊。

  这小师弟是绝世炼丹天才啊。

  不,这已经不是绝世炼丹天才那么简单,这就是无敌炼丹天才啊。

  聚气化丹。

  这种手段简直是通神啊。

  让我冷静。

  让我想想如何编下去。

  怎么编啊?

  怎么编啊?

  编个毛啊。

  思前想后,许洛尘真不知道该怎么编了。

  这么离谱的炼丹之术他都能学会?

  这要是被外面的炼丹师看到了,只怕要疯抢叶平吧?

  也就在许洛尘不断思索时。

  叶平的声音再次响起。

  “洛尘师兄,师弟明白,我未能炼出一枚完整的丹药,不算合格,但请师兄放心,师弟必会努力,古人云,笨鸟先飞,勤能补拙,师弟绝不会有任何怠慢的。”

  叶平开口。

  炼丹炼出一枚不完整的丹药,肯定不合格啊。

  不过叶平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至少自己第一次炼丹就炼成功了,比悟剑痕容易多了。

  看来自己还算是有点炼丹天赋吧。

  然而,这番话在许洛尘耳中,却是异样的刺耳。

  笨鸟先飞?

  勤能补拙?

  宁是对我说的吗?

  宁是不是瞧不起我?

  许洛尘心中郁闷。

  他好郁闷啊。

  他很想一个人静静。

  “小师弟,你第一次便能炼丹成功,虽是失败品,但也算得上资质不错了,好好努力,师兄看好你。”

  许洛尘想硬着头皮笑。

  但不知道为何,他笑不出来了。

  他仿佛失去了笑的能力。

  所以看起来有点古怪。

  “真的吗?师兄,您没骗我吧?”

  叶平再听到许洛尘所言,整个人不由兴奋了。

  毕竟修行天赋差,剑道天赋差,好不容易有个不错的长处,自然而然叶平忍不住兴奋了。

  骗?

  我倒是真想骗你。

  可师兄我实在是骗不出口啊。

  许洛尘难受的想哭。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圆这个谎。

  聚气化丹。

  无垢之丹。

  这么离谱的能力都能学会?

  “没骗,叶师弟,你这段时间好好再学学,争取能炼出一枚完整的丹药,等那个时候,师兄让你其他师兄或者师姐教你别的法门。”

  许洛尘不想在留在这里了,他现在就想着赶紧离开,他心里好难受,他想一个人静静,一个人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多谢洛尘师兄,师弟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叶平作揖感谢。

  总算是有点长处,这如何不让叶平感到喜悦。

  就如此,许洛尘离开了。

  他一个人,如同游魂野鬼一般,走在青云道宗内。

  路上,他将怀中的‘基础炼丹术’取了出来。

  眼眶当中含着泪水。

  “十年!十年!我苦苦学了十年的炼丹之术,连最基本的丹药都练不出来,反倒是小师弟,仅仅学了不到一个月,却能做到聚气化丹。”

  “许洛尘啊许洛尘,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我要是你,我现在去死得了。”

  许洛尘心中自言自语,他今日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主要是没想到青云道宗居然来了一位这种天才。

  哦,不对,是怪胎。

  瞎编一套炼丹术,都能学会?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许洛尘想哭出来,但最终还是将眼泪憋回了眼中,而后将手中的基础炼丹术,随意丢在了一处,这丹,不炼也罢。

  怀着沉重的心情。

  许洛尘努力地让自己不要落泪。

  可跌跌撞撞来到了宗门大殿之中,刹那间一口炼丹炉赫然出现在眼中。

  这一刻,许洛尘再也憋不住了。

  很快,大殿内的嚎哭声响起,许洛尘失声痛哭。

  不是他不坚强,相反他其实已经很坚强了。

  从懂事开始,他便开始学习炼丹之术。

  饱读丹书,而且时不时还要尝些草药,就是为了能够加强炼丹之术,为此差点还付出过生命危险。

  数十年的努力,换来的是一次次炼丹师考核失败。

  这也就算了。

  可没想到,宗门随便收个小师弟,居然超越了自己。

  这换做任何人,也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啊。

  你十年的努力,不如人家一个月的努力。

  不如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人家不但比你领悟力强,而且炼出来的丹还要比你强无数倍。

  就如此。

  一直到了深夜。

  天穹如墨。

  青云山崖上,多了一道身影。

  是许洛尘的身影。

  他一袭白袍,被冷风吹的猎猎作响。

  山崖上,风很大,也很凉,但心更凉。

  此时此刻,许洛尘忽然之间想到了苏长御,这一刻他想淡然一笑,但任凭如何努力,都笑不出来了。

  他想要哭。

  可已经没有泪水了。

  山崖之上。

  过了许久,许洛尘盘腿坐下,他将一张画卷取出,这张画卷是叶平为他作的画。

  取出画卷之后。

  许洛尘将它铺在地面上,用一块石头压着,随后取出一根毛笔,稍稍研墨一番,而后提笔落字。

  四月天。

  还未转秋,但对许洛尘来说,如凛冬将至一般。

  满心的悲伤,满心的忧愁,这一刻统统化作满腔诗意。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许洛尘在画卷上留下八个字。

  这是第一句。

  还算略有文采。

  但很快,许洛尘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更加难受起来了。

  因为他想不出第二句该怎么写了。

  不过很快,或许是心中的悲伤,让许洛尘变得随意起来了。

  “四月初三,风暖心凉。”

  “独登山崖,静望明月。”

  “此番心酸,谁人懂得。”

  不对不对。

  许洛尘仔细看了一番,觉得最后一句话还是有点不押韵。

  随后提笔,直接划掉最后一句,而后在一旁继续落笔。

  “此番心酸,唯师兄明。”

  哎,这句话还不错。

  既说出自己心中的悲凉,又把大师兄拉进来,应景也应画。

  大师兄看到了,必然会感动无比。

  想到这里,许洛尘的心情,稍稍又好了不少。

  他擦了擦即将落下来的眼泪,而后继续提笔留字。

  “许洛尘—四月初三,提笔留字。”

  做完这一切后,许洛尘将这卷画藏在怀中。

  待大师兄回来以后,让大师兄观摩观摩。

  不过,随着子时一到。

  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忧郁与悲伤涌上心头。

  这种忧郁与悲伤,比之前更加难受。

  “此番心酸,唯师兄明。”

  许洛尘喃喃自语。

  而后一个人静望天穹。

  他想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

  山崖之下。

  青云道宗内。

  叶平的三师兄王卓禹与陈灵柔,正静静地注视着许洛尘。

  “三师兄,怎么二师兄跟大师兄一样,也喜欢一个人站在山崖上啊?”

  陈灵柔咀嚼着一根黄瓜,水灵灵地眼睛当中,充满着疑惑。

  “不知道,你二师兄平日就喜欢跟风你大师兄的行为,他不会觉得自己很帅吧?”

  王卓禹站在一旁,摇了摇头道。

  “应该不会吧,我今日看到洛尘师兄时,他好像还哭过,可能跟小师弟有关系吧。”

  陈灵柔觉得不太可能。

  “跟小师弟有关系?这就奇了怪了,难不成小师弟资质真的很差?洛尘师兄性格极其温和,连他都受不了小师弟吗?”

  王卓禹更加好奇了。

  “不清楚,但估计多多少少有点吧,三师兄,要不过些日子,你去教小师弟阵法?”

  陈灵柔开口说道。

  “不去,我马上就要参加阵法师考核了,暂时就不去吧,要不让老四,或者老五去?”

  王卓禹摇了摇头,他最近很忙,所以没空去指点叶平。

  “四师兄和五师兄下山很久了,估计还要过段时间再回来,你若是不去的话,那我去找大师姐?”

  陈灵柔好奇道。

  “大师姐?不行吧,虽说大师兄是我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但大师姐总喜欢搞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要不先让洛尘师兄顶一顶?”

  王卓禹如此说道。

  咔嚓。

  陈灵柔又咬了一口黄瓜,紧接着说道:“我倒不是别的意思,主要是看洛尘师兄这种样子,可能有些顶不住啊。”

  “那随便你,反正惹出祸也是你背,跟我没关系,好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卓禹舒展了一下腰肢,随后离开了这里。

  留下陈灵柔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看向许洛尘。

  过了一个时辰,许洛尘从山崖上走了下来。

  陈灵柔一直没走。

  待看到许洛尘后,陈灵柔不由开口道。

  “洛尘师兄,你莫要难受了,师父常说,爱笑的人运气好,你不要苦着脸,不然可能会倒霉了。”

  陈灵柔开口,她安慰着许洛尘。

  而满脸疲倦的许洛尘只是扫了一眼陈灵柔,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回房了。

  还爱笑的人运气好?

  苦着脸会倒霉?

  已经遭到这样的打击了。

  他就不信了,还会遇到比这个更倒霉的事情?

  难不成自己无缘无故还会挨一顿揍?

  想到这里,许洛尘吹灭了油灯,闷头大睡。

  就如此。

  随着一缕金阳刺破黑暗。

  青云道宗山脚下。

  两道身影出现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