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五十三章:什么?你还给二师兄作了幅画?【新书求一切】

第五十三章:什么?你还给二师兄作了幅画?【新书求一切】

  “大师兄?”

  叶平有些惊讶。

  眼前的人,怎么不是大师姐呢?

  我还没看够啊。

  不对,我还没请教够啊。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的人是大师兄后,叶平略微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失望。

  “小师弟?”

  苏长御有些懵。

  因为眼前的叶平,好像换了个人啊。

  论颜值,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论气质,竟然还有点超越自己的感觉!

  这不可能啊。

  苏长御震惊了。

  哔王的位置被叶平抢走了也就算了。

  青云道宗剑道天赋第一的位置被叶平抢走了,他也算了。

  现在连颜值第一的地位也不保了吗?

  “大师兄?您怎么来了?”

  叶平立刻起身作揖,眼神当中带着喜色,也有一些好奇。

  我丢?

  还真是小师弟?

  苏长御彻底震惊了,这完全就不合理啊。

  怎么半个月不见,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你用什么东西护肤的?给我一点?

  苏长御是真的震惊了。

  但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震撼,尽量不显得自己好像没见过什么世面一样。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近来有些事情处理,不在宗门。”

  “小师弟,你身上怎么有股淡淡的香味啊?”

  只是说完这话,苏长御不由眉头一皱,显得有些好奇。

  这种香味倒没有让人反感,但一下子就能闻出来。

  “哦,大师姐方才来了,指点了我练气法门。”

  叶平连忙回答,怕苏长御误会什么。

  “什么?你大师姐来了?她在哪里?”

  提到萧暮雪,苏长御显得略微有些紧张。

  “已经离开了吧,大师兄,您这是?”

  叶平有些好奇了,不明白苏长御为何有那么一丝丝紧张。

  听到萧暮雪已经离开,苏长御不由松了口气。

  整个青云道宗,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不怕萧暮雪。

  倒不是说萧暮雪会欺负人,主要是萧暮雪太毒舌了,苏长御始终还记得自己当年在萧暮雪面前施展剑法,被萧暮雪喷到怀疑人生的日子。

  自己勤学苦练数十年的剑法,在萧暮雪口中有一种有手就行的感觉,不但毒舌自己,宗门上下谁没被萧暮雪贬低过?

  但这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她说的都是真话。

  所以宗门上下,也就是小师妹跟萧暮雪关系近,其余人看到萧暮雪跑都来不及。

  “没什么,只是略微惊讶,你大师姐是个忙人,没想到还有时间来指点你。”

  苏长御随便胡诌了一句,不过他看向叶平道:“小师弟,你大师姐是我们这群人当中天赋最高的,你一定要好好向她学习。”

  苏长御认真无比地说道。

  虽说萧暮雪毒舌的很,但有一说一的是,萧暮雪的确是青云道宗,唯一能够拿出手的弟子。

  苏长御不知道萧暮雪到底有多强,但他很明白,萧暮雪的实力一定比自己强,而且萧暮雪的来历也很神秘。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十五岁的时候,萧暮雪跟随着师父上山,虽然不知道自己师父是从哪里骗来了一个绝色女子,但太华道人隐晦地告知自己。

  这位大师姐,有真本事。

  所以苏长御也比较尊重萧暮雪,如今她愿意亲自指点叶平,也算是一件好事,也免得学一些有的没的。

  “师弟明白了,多谢大师兄指点。”

  叶平明悟了。

  很快,场面有些尴尬了。

  苏长御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平也一脸平静地看着苏长御。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保持着沉默。

  过了一会,苏长御将目光看向苍穹,他很想说一句,小师弟,你看这景色如此优美,要不要整张画?

  但这番话却一直卡在喉咙,迟迟说不出来啊。

  好尴尬啊。

  苏长御有些难受,身为堂堂青云道宗的大师兄,居然要来向小师弟讨一张画?

  这传出去岂不是多丢人了?

  让外地修士看到还以为青云道宗很穷似的?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也没说错啊。

  哎呀,好烦啊。

  苏长御心情很压抑。

  怎么回到青云道宗就会忧郁呢?

  这还没到点,就开始忧郁了?

  苏长御觉得自己好难受。

  但忽然之间,想到在云雾山脉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一瞬间苏长御还是咬了咬牙。

  虽然有些不要脸皮,但也没办法了。

  “咳!”

  也就在这时,苏长御轻咳一声,引来了叶平的注意。

  “小师弟啊,师兄问你个事。”

  苏长御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不要显得太尴尬,有道是只要自己觉得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大师兄请问。”

  叶平不明白苏长御要问什么,但还是显得十分严肃。

  “是这样的啊,师兄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还有没有作作画?或者是写写诗什么的?”

  “哦,你不要误会,前些日子你不是给我画了张画吗?掌门觉得画的还不错,又想到他房间里没有什么画卷,就想让我问问你有没有新作。”

  “当然了,要是没有的话,也无所谓,毕竟咱们宗门也不缺一张画,你说是不是?”

  “哎,小师弟,这也怪师兄,没事拿你的画,给掌门鉴赏鉴赏,掌门的性格可能你不知道,他挺喜欢画。”

  “一开始呢,我跟掌门说,你最近在修炼,肯定没什么时间画画,所以让掌门不要打扰你修行。”

  “但是呢,回头一想,又觉得毕竟师父既是咱们的掌门,又是咱们的恩师,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咱们也不能让他老人家不开心对吧?”

  “做徒弟的,肯定要顺着师父的意思走......”

  苏长御罗里吧嗦地扯了一大堆,越说越尴尬,越说越难受,脚指头藏在鞋子里面不断扣着,恨不得在地上扣出三室一厅。

  但就在苏长御还没说完之时。

  叶平从一旁取出一张画卷。

  “大师兄,我最近的确画了两张,不过这张是夜色的,也不知道掌门喜不喜欢这种画,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再画一张,尽量画到掌门喜欢为止。”

  叶平取出画卷,铺在地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苏长御。

  他没想到,掌门居然也喜欢自己的画。

  早知道这样,自己没事就多画两章,山水的画,风景的也画,实在不行给掌门画张人像也行啊,只要能让掌门开心,画两张画算什么?

  叶平现在已经彻底不想离开青云道宗了,他眼下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正式弟子,而不是实习弟子。

  “你还真画了?”

  苏长御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叶平居然真的画了。

  “是啊,前些日子师弟一直顿悟不出练气之法,百般苦思之下,就作了一张画。”

  “大师兄,掌门喜不喜欢夜色啊?我觉得应该不会喜欢吧?毕竟挂在房间里的话,这种夜景不太好,要不我现在画张山水画?看起来舒服一点?”

  叶平认真说道。

  然而苏长御直接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掌门他就喜欢夜景,没事他就喜欢在晚上溜达,让师兄康康这张画。”

  有画就行了,苏长御哪里管是不是什么夜景。

  他向前走了几步,很快一张夜景画卷出现。

  画卷当中,苍穹如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什么禅机一般,让人莫名苦思起来。

  但很快,一点点的星光出现,仿佛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好!

  好!

  好啊!

  苏长御心中不由惊讶,这张画卷比之前那张感觉还要好。

  尤其是,画卷上还题了一首诗。

  “众星罗列夜明深,岩点孤灯月未沉。”

  “圆满光华不磨莹,挂在青天是我心。”

  苏长御不懂欣赏诗词,但也能知道这首诗是好诗,因为诗词上面盖着一个‘青莲居士’的章印。

  好!

  好!

  好啊!

  苏长御又忍不住心中大叫三声好。

  第一声好,是没有人。

  第二声好,是题诗。

  第三声好,是这张画卷比之前那张看起来更好。

  这要是卖不出天价,他直接把当铺给拆了。

  很好。

  非常好。

  “小师弟,你的丹青之术,感觉又有长进啊,很好,非常不错,你的丹青之术有所进展,代表着你的心境也有所提升,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苏长御罕见地露出一抹温和笑容。

  夸赞着叶平。

  “真的吗?还是多谢大师兄指点。”

  第一次听到大师兄的夸赞,叶平不由显得有些惊喜。

  “小师弟,这张画......师兄就拿去给掌门了,你放心师兄必会在掌门面前帮你说说好话。”

  苏长御开口,看向地上的画卷。

  “多谢大师兄了。”

  听到能帮自己美言几句,叶平立刻将画卷装好,随后递给苏长御。

  接过画卷,苏长御心中的一块石头不由落下来了。

  “小师弟,你之前说你画了两张,另外一张呢?一起给掌门康康吧,万一另一张更好呢?”

  苏长御如此说道。

  拿都拿了,不如多拿一张,反正也已经不要脸皮了。

  “另一张?”

  “大师兄,另一张在洛尘师兄手上,不过掌门应该不会喜欢。”

  叶平开口道。

  “洛尘师兄?”

  苏长御微微皱眉,莫名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恩,在洛尘师兄手中。”

  叶平点了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也就算了。”

  苏长御没有继续追问,免得说多错多。

  只是很快,苏长御继续道:“对了,小师弟,怎么半个月不见,你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苏长御忍不住询问自己心中的问题。

  他实在是有些好奇。

  “哦,大师兄,你说的是相貌吗?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可能是修练了你上次给我的太古神魔炼体诀吧?”

  对于自己的相貌变化,叶平到没有很在乎,只知道是跟太古神魔炼体诀有关。

  但也不完全肯定,所以不敢确定。

  啥?

  那玩意还能美颜?

  这一刻,苏长御愣住了。

  ---

  ---

  听闻幽萌之羽今天结婚。

  祝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就太俗气了,就祝幽萌之羽,幸福美满~~

  同时推一下幽萌之羽的大作。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特别好看的一本哈利波特同人,炒鸡好看!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