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五十五章: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新书求一切】

第五十五章: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新书求一切】

  房间内。

  苏长御双眼充满着期待。

  他甚至都有一些迫不及待了。

  两张画啊。

  这两张画少说能卖几万两黄金吧?甚至十万两都有可能吧?

  真卖了十万两黄金。

  芜湖~青云道宗就要起飞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忍不住站起身来。

  而许洛尘也很开心啊。

  他心中的郁结总算是解开了,消失几天的笑容,也回到了脸上。

  美滋滋,美滋滋,哈哈哈哈哈。

  绝世炼丹师的启蒙恩师。

  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芜湖~起飞!

  许洛尘开心的嘴都歪了些。

  尤其想到待会大师兄还要夸赞自己作的诗,许洛尘的嘴就更歪了一些。

  “好了没啊?”

  苏长御在身后催促道。

  “好了,好了。”

  许洛尘从床顶上取出画卷。

  而后来到苏长御面前,不过许洛尘没有直接将画展开,而是看向苏长御笑着道。

  “大师兄,待会你看了这张画,一定要用最严厉的态度来审批我,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你师弟而留情。”

  许洛尘笑着说道。

  只是这句话在苏长御耳中就有一些不明不白了。

  审批?

  审批什么?

  莫名之间,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快打开看看。”

  苏长御催促道,不过很快,他又让许洛尘等等,随后用袖子将茶桌擦干净点,免得弄张。

  这个举动在许洛尘眼中显得有些古怪了。

  不就是一张画吗?要这么认真做什么?弄脏了大不了让小师弟再画一张呗,很值钱吗?真是一点都不沉稳,这个大师兄啊,唉。

  许洛尘心中自语道。

  “行了,快展开让我康康。”

  擦干桌子之后,苏长御眼神当中显得三分紧张,三分期待,三分喜悦,和一分激动。

  “好勒,您瞧着。”

  或许是因为心情大好,许洛尘还特意表演了一手绝活,直接将画卷丢出,顿时之间宣纸展开,落在了茶桌上。

  画卷不算小,但一张长桌刚好能铺开。

  当苏长御看到这幅画卷之后。

  他整个人.......愣住了。

  映入眼前,是青云道宗的山脉,颇有意境。

  但下一刻,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画中。

  是许洛尘。

  而且不是侧脸,是正脸。

  大大的正脸,脸上洋溢着笑容。

  但让苏长御愣住的不是这个。

  而是画卷上的一行字。

  【四月初三,风暖心凉】

  【独登山崖,静望明月】

  【此番心酸,-谁-人-能-懂(划痕),唯有师兄明】

  许洛尘-四月初三,提笔留字。

  ----

  字体很大,而且有的大有的小,而且还有滴墨的痕迹,但最绝了的是,还踏马有划痕?

  还有落笔?

  嘶!

  嘶!

  嘶!

  苏长御连抽三口凉气,他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懵了。

  比得知叶平能够聚气化丹还要懵。

  然而一旁的许洛尘却不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

  反而满脸得意道。

  “大师兄,我知道我文笔一般,虽然也就是咱们青云道宗第一,但我从不骄傲,你快审批审批这首诗。”

  “真的,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你师弟而怜惜我,该骂就骂。”

  许洛尘满是笑容道。

  而苏长御还处于懵圈状态。

  “大师兄,你怎么不说话?哈哈哈哈,被你看穿了,其实我就是在炫耀,大师兄,你也不要这么震撼我的文采,这还没到我的巅峰状态。”

  “不过大师兄,这也是我在最悲伤的时候,写下来的诗,所以你看了以后,自然有感触,你看看最后一句话,唯有师兄明,说的就是你。”

  “应不应景?”

  “文采好不好?”

  “大师兄?大师兄?你说话啊?”

  许洛尘自夸自擂道,不过说了这么多话,却发现苏长御一直沉默,这让许洛尘有些好奇了。

  怎么还不夸夸自己啊?

  想到这里,许洛尘推了推苏长御,让他赶紧回过神来,夸一夸自己啊,不然自己写了这首诗,岂不是白写了?

  然而苏长御被许洛尘这么一推,刹那间,他回过神来了。

  紧接着,用一种极其恐怖的眼神,看向许洛尘。

  如同凶兽一般。

  “大师兄,你干什么啊?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作甚?”

  “大师兄,你想做什么啊?你不能因为我的文采比你的好,你就生气?”

  “大师兄,你,噗,大师兄,你打人作甚?”

  “哎哟,大师兄,你干什么啊?”

  “大师兄,你玩真的?”

  “苏长御,你疯了?”

  “你不要逼我啊。”

  “哎哟,你真打?”

  “大师兄,你文采第一好不好?我让给你了,你不要打了,好不好?”

  “王八蛋,你还打?给脸不要脸是不是?你当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平时我是让着你的,你不会真以为我很弱吧?”

  “爹!苏爹!求求你,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来人啊,救命啊,大师兄发疯了。”

  桌椅碰撞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许洛尘压根就没想到,苏长御就跟疯了一样,对着自己就往死里打。

  拳拳到肉,每一拳都打的他怀疑人生。

  “我文你****!”

  “我题你****!”

  “我审批你****!”

  “你个星号币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啊!许洛尘,我今天非要打死你啊。”

  苏长御疯了。

  他眼睛都充血。

  一张价值万两黄金的画,硬生生被许洛尘折腾成啥样?

  不说几万两黄金,一万两黄金啊,一千枚下品灵石,他都可以买一把二手上品飞剑了。

  可以让青云道宗吃香的喝辣的十辈子。

  结果毁在了许洛尘这个王八蛋身上。

  还恬不知耻地觉得自己文采颇高?

  你还是个人吗?

  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画人像,他苏长御忍了。

  题诗,他也能忍了。

  可划痕是什么意思?你写错了还能划一道痕?

  还有留名?

  你留个毛名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青莲居士吗?

  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宁配留字吗?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

  我要打死你这个败家师弟。

  我要打死你这个败家师弟。

  苏长御已经疯了。

  彻底疯了。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打击。

  要是不清楚这张画的价值,他可能还真会夸自己师弟一句。

  可知道这张画的价值之后,苏长御恨不得把许洛尘的翔给打出来。

  打不出来算他拉的干净。

  “大师兄,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装哔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此时此刻,许洛尘卷缩在地上,哭着喊着求苏长御不要再打了。

  他心情顿时又难受了。

  他感觉自己嘴都被打歪了。

  以后还怎么温和一笑啊?

  然而许洛尘的求饶声,更让苏长御暴怒。

  砰砰砰!

  房内的动静很大。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你还唯有师兄明?明你大爷,你还明不明了?告诉我,明不明了?”

  苏长御直接拎起许洛尘的衣襟,怒吼道。

  “不明了,不明了,大师兄,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呜,我下次再也不题诗了,大师兄,你放我一条狗命吧,求求你了。”

  许洛尘哭了,哭的很伤心。

  他好后悔啊。

  自己有事没事,为什么要在苏长御面前装哔。

  此时此刻,许洛尘依旧认为苏长御是因为嫉妒他的文采,才雷霆暴怒。

  “许洛尘啊许洛尘,你惹下大祸了。”

  暴打一顿之后,苏长御逐渐冷静下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鼻青脸肿的许洛尘,千言万语最后只能留下这句话,而后离开此地。

  他要一个人静静。

  不然的话,他会忍不住再暴打许洛尘一顿。

  不过虽然苏长御这样暴打许洛尘,但全部都是皮外伤,对于许洛尘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重伤,连休养都不需要休养,躺两天就好。

  待苏长御离开之后。

  许洛尘忍不住悲愤大哭。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嫉妒我?呜呜呜呜呜呜呜!”

  “大师兄啊大师兄,算我看错你了,就因为我的文采比你好,你就这么嫉妒我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好难受啊。”

  许洛尘哭声比之前更加凄惨。

  眼泪不断落下。

  哭了足足一刻钟后。

  终于,许洛尘不哭了。

  因为有点累。

  擦了擦眼泪,许洛尘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他又气又难受。

  难受的是,自己一直敬仰的大师兄,没想到也是个俗人,也会嫉妒自己。

  气的是,苏长御下手太狠了,打的自己浑身痛。

  只是很快,许洛尘越想越气,越想越气,越想越气,进入了一种无限死循环当中。

  又是一刻钟后。

  许洛尘一拍地板,咬牙切齿,他极其不服气。

  “大师兄啊,大师兄,是你先不仁的,也别怪我不义,我要去找师父,我要去告你的状。”

  “我要让师父好好教训教训你,我要让师父把掌门之位传给我。”

  “苏长御,你给我等着!”

  说完这话,许洛尘缓缓起身,随后气势汹汹地走出房门。

  过了一会,许洛尘又回来了。

  不是怕了。

  而是将茶桌上的画卷取来。

  这是证据。

  他要告状。

  让掌门去罚苏长御。

  让苏长御亲自给自己道歉。

  好气!

  好气!

  好气啊。

  带着滔天愤怒,许洛尘一瘸一拐地走向大殿。

  他已经下定决心。

  待会无论苏长御如何向自己道歉,自己都不会同意。

  无论掌门如何说好话,他也不会听。

  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

  就如此,许洛尘已经来到了大殿外。

  夕阳西下。

  他的身影,拉的极长。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