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五十六章:不就是一幅画吗?难不成价值连城?【新书求一切】

第五十六章:不就是一幅画吗?难不成价值连城?【新书求一切】

  苏长御心情很难受。

  最开始当他得知叶平作了两张画时,苏长御很开心。

  他甚至都想好了。

  两张画一旦卖掉,肯定是一笔巨额收入,到时候扣除给师弟打造兵器以外,多余的银两,还可以给自己买两套新衣服。

  绫罗坊最近出了几套特别好看的剑仙套装,若真卖了天价,回头自己找师父说说,怎么都能弄两套对不对?

  可没想到的是,这天杀的许洛尘,居然把一张价值万金的画卷,硬生生给毁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心如刀割啊。

  本来画个人像打打折,四五千两黄金能卖吧?

  你不题诗就算了,你自己题诗?还落款自己的名字?

  就算人家愿意收,最多开价几百两黄金吧?

  想到这里,苏长御便不由肉疼。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加上也出了一口恶气,苏长御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件事情还是不跟掌门说吧,不然以师父的脾气,洛尘估计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过了一会,苏长御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这件事情,他知道了也就算了,毕竟也打了许洛尘一顿,该教训的也教训完了。

  若是让师父知道这些事情,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叹了口气。

  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匆匆走来。

  “不好了,不好了,大师兄,不好了。”

  声音急促,是陈灵柔的声音。

  “怎么了?”

  苏长御收回心中的悲痛,孤傲剑仙气质瞬间上线,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之色。

  “大师兄,刚才我看到二师兄遍体鳞伤,说是要找你麻烦。”

  小师妹陈灵柔显得有些焦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开始的确看到了许洛尘满脸愤怒地向大殿走去,而且嘴巴里嘟囔着要告状。

  “找我麻烦?”

  苏长御一愣,随后气不由打一处来。

  自己还没找他麻烦呢?他居然还想要来找自己麻烦?

  “是啊,大师兄,我看着二师兄去找掌门的,好像说你欺负他了,大师兄,你是不是揍了他啊?为什么二师兄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陈灵柔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疑惑。

  “他去找掌门了?”

  苏长御一愣。

  “是啊,二师兄去找掌门了。”

  陈灵柔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瓜子。

  一瞬间,苏长御沉默了。

  “大师兄,你怎么不说话了?”

  陈灵柔更加好奇了,怎么宗门的人,最近都变得古怪起来了呢?

  “灵柔,准备点香吧。”

  苏长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让灵柔准备好香。

  “哈?”

  陈灵柔依旧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下一刻,苏长御起身,直接往大殿走去。

  他知道要是自己去晚了,估计许洛尘真要没命。

  半刻钟前。

  太华道人站在大殿当中,他有一些期待,也有一些激动。

  长御去搞画了,他现在就等着长御给自己传来好消息。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嚎哭声响起。

  “师父!呜呜呜呜呜!你要给我做主啊。”

  许洛尘的哭声,打破了大殿内的宁静。

  太华道人一愣。

  他将目光看去,很快不由惊讶了。

  眼前的许洛尘,不复曾经的儒雅随和,身上沾满了灰尘就不说,而且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最主要的是走路都一瘸一拐,仿佛某种不幸。

  “洛尘,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啊?”

  太华道人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还是比较关心自己这个徒弟。

  青云道宗内,上上下下所有弟子都是他太华道人的宝贝,尤其是叶平,每个人都是他的弟子,平日里虽然训斥这帮人,但如若自己弟子被人欺负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师父,呜呜呜呜呜,是大师兄,是大师兄,大师兄他嫉妒我文采,把我揍了一顿,师父,你看看我嘴,都快歪了,呜呜呜呜呜呜。”

  一看见太华道人,许洛尘就如同看见亲生父亲一般,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声极大,让人闻者伤心见者泪。

  “长御?”

  太华道人一愣,这不应该啊,苏长御虽然平时的确有点拿捏身份,可不至于欺负这几个师弟啊,尤其是打的这么惨?

  这没道理啊。

  “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大师兄这样揍你啊?”

  太华道人还是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口角冲突。

  “我也不清楚啊,师父,他突然来找我,问我小师弟是不是给我画了张画,我说是,大师兄说要看看,我就给他看了一眼,看完之后,他往死里揍我。”

  “掌门,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呜,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那么嚣张的人。”

  “掌门,不是我挑事,他今天无缘无故欺负我,说不定明天就要揍你,您可一定要好好想清楚啊。”

  许洛尘哭喊着说道。

  他现在一肚子的怒火,有什么说什么,也不管得罪不得罪人了。

  不过也是,换谁谁受得了?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暴揍,总不可能还笑着说没事吧?

  “你小师弟给你作了画?”

  太华道人别的没听清楚,但提到了画,他马上来精神了。

  “是啊。”

  许洛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画上是不是有你?”

  太华道人继续问道。

  “师父,你怎么知道?”

  许洛尘有些惊讶了。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一拍大腿,显得有些无奈和郁闷。

  造孽啊,造孽啊。

  太华道人心中悲愤无比。

  虽然来气,可太华道人却没有动手收拾许洛尘。

  主要是看许洛尘已经被苏长御暴揍了一顿,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下手了。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师弟给我画画跟大师兄揍我有什么关联吗?难不成我还不能让小师弟画张画?”

  这回许洛尘有点来气了。

  这画画跟挨揍有什么关联?

  小师弟给自己画一张画都不行了?

  “唉,你师兄的确有些冲动,不过也是情理之中。”

  太华道人叹了口气道。

  “师父,你这话就偏心了,什么叫做有些冲动?您瞧瞧,他把我打成什么样了,您瞧瞧,这胳膊,这腿,还有您看我的嘴,是不是有点歪?”

  许洛尘没好气地说道。

  他误以为太华道人在偏袒苏长御,显得有些委屈。

  看着不断叫苦的许洛尘。

  说实话,太华道人是有些心疼的。

  毕竟这也是自己的弟子。

  “这长御也是的,下手这么狠。”

  太华道人心中不由责怪了苏长御一句。

  觉得苏长御的确有些过了。

  不就是画个人吗?何必打成这样?

  实际上,太华道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有一个苏长御在前面,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门下弟子一个个是什么样子,他太华道人自然有所了解。

  “是啊,我不过就是在画卷上题了一首诗,他就看我百般不顺眼,我知道我的文采好,他一直嫉妒,可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狠。”

  许洛尘依旧带着哭腔道。

  “什么?”

  “你在画上题了首诗?”

  这一刻,太华道人愣住了。

  他看向许洛尘,声音极大。

  许洛尘有点懵了。

  “师父,你怎么也跟大师兄一样咋咋呼呼啊。”

  许洛尘感觉有点耳鸣,主要是太华道人吼的声音有点大。

  “把画给我看看,快。”

  太华道人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师父,一幅画而已,怎么搞的好像这幅画很值钱一样啊?喏,你看。”

  许洛尘是真的有点不明白了。

  不就是一幅画嘛。

  至于搞的跟稀世珍宝一样吗?

  说话间,他将画卷铺展开来,让太华道人欣赏。

  画卷展开。

  有几处折痕,而一张不错的人像画上,出现了一行大字。

  字体先不说一大一小,最主要的是划痕还有落款。

  四月初三,许洛尘落笔。

  一时之间,大殿安静下来了。

  太华道人愣在了原地。

  一旁的许洛尘微微皱眉。

  因为师父的反应跟大师兄好像啊.......

  莫名之间,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心头。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