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五十七章:这幅画要是值五万两黄金,我自己抽歪自己的嘴【新书求一切】

第五十七章:这幅画要是值五万两黄金,我自己抽歪自己的嘴【新书求一切】

  第五十七章:

  青云道宗大殿外。

  随着一阵阵惨叫声响起。

  苏长御站在门外有些不敢踏入。

  “你这个天杀的家伙啊。”

  “你居然还敢题诗?谁给你的勇气题诗的?”

  “我要打死你这个孽徒啊。”

  “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师父,我到底那里做错了啊。”

  “呜呜呜呜呜呜,师父我真的快不行了,你不要再打了,再打我真要死了。”

  “师父,不就是一幅画吗?你们至于吗?”

  “师父,我不服啊!!!!!!”

  “啊啊啊啊!”

  “你还不服?你还敢倔?”

  “你这个天杀的家伙,你知道这幅画值多少黄金吗?”

  “我要打死你啊!!!!!”

  随着凄厉无比地惨叫声响起。

  门外的苏长御也有点慌了。

  虽然他之前他揍苏长御的时候也是如此,但那个时候他不冷静啊,现在冷静下来,听到这样的声音,苏长御压根不敢走进去。

  “许洛尘啊许洛尘,师兄竭尽全力帮你,可偏偏你自己要作死,你啊你!真是活该。”

  苏长御心中充满着无奈。

  虽然他不敢进去,可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许洛尘真被打死吧?

  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其容易失去理智。

  所以想到这里,苏长御一咬牙,直接推开了房门。

  很快,许洛尘躺在地上的画面便出现在苏长御眼中。

  大殿当中。

  许洛尘躺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一般,奄奄一息。

  太华道人手持一根木藤,死死地抽在许洛尘身上。

  他仿佛魔怔了一般,双眼猩红。

  看到这一幕,苏长御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师父还是有些理智,只用了木藤抽打许洛尘,这样最多就是皮肉伤。

  “大师兄,救我!师父杀疯了。”

  看到有人进来,许洛尘就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嘶声呐喊道。

  许洛尘很难受。

  不,现在已经不是难受这么简单了,他现在又气又怕又难受。

  不就是一幅画吗?

  至于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吗?

  你们为什么都嫉妒我的文采?

  但他怕,怕苏长御过来是混合双打。

  最主要的是难受,他实在没想到,一天之内自己敬重的师父和敬爱的师兄,居然会因为嫉妒自己的文采而大打出手。

  果然啊,做人不能太优秀。

  “师父,别打了,别打了,您再打洛尘师弟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看着许洛尘的惨样,苏长御只能硬着头皮劝阻了。

  “你给我让开,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孽徒打死。”

  太华道人感觉一股血冲上脑袋。

  好好的一幅画,被许洛尘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画了人像,大打折扣。

  题别人的诗,折上折。

  最绝的是还踏马落款?折上折上折。

  但最让太华道人失去理智的是,还有划痕。

  一张原本价值五六千两黄金的画作,这样一搞,估计一百两黄金都卖不出去吧?

  太华道人可以容忍人像图。

  但这个他真的忍不了啊。

  几千两黄金啊。

  就这样一下子就没了。

  他心如刀割。

  不,这比割他的心还要痛啊。

  也就在这时,苏长御立刻取出画卷。

  “师父,小师弟还作了一张画,这张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苏长御连忙开口,将画卷展开,希望太华道人能够消消气。

  “还有?”

  听到还有别的画作,太华道人愣了一下。

  他将目光看去。

  是一张夜景之画,画中没人,而且还有题诗,还有印章落款。

  这个好。

  这个好。

  太华道人放下了手中的木藤,全神贯注地欣赏着这幅画。

  一旁的许洛尘总算是逃过一劫。

  他瘫痪在地上,眼神当中充满着不服与愤怒。

  他就想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幅画吗?

  你们至于吗?

  为了一幅画,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

  难道我许洛尘在你们心中就不如一幅画重要?

  许洛尘眼神当中充满着幽怨与悲伤。

  他好难受啊。

  不,他极其难受。

  难受的想死。

  一开始被苏长御打了一顿,也就算了!

  可没想到又被师父暴揍了一顿。

  这谁顶得住啊?

  最主要的是,如果是因为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错,挨两顿打他也服,又不是没挨过打。

  可为了一幅画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

  他真的不服了。

  “好,好,好,上品飞剑有希望了。”

  也就在这时,太华道人露出了笑容,显得无比激动。

  这张画,要诗有诗,要景有景,要意有意。

  完美,极其之完美啊。

  先前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平息下来了。

  然而地上的许洛尘有些懵了。

  上品飞剑?

  师父,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一幅画跟上品飞剑有什么关系啊?

  他有一些迷茫。

  只觉得自己师父已经杀疯了。

  不然怎么好端端的说什么胡话啊。

  还上品飞剑?

  把青云道宗卖了,也买不起一柄上品飞剑吧?

  此时此刻。

  苏长御看着许洛尘眼神当中的迷茫。

  便知晓许洛尘在想什么。

  “洛尘,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大祸。”

  苏长御开口,语气不怎么好。

  这换谁谁好的了啊?

  明明至少可以卖四五千两黄金的画,被他这么一折腾,可能一百两黄金都卖不出去,说句不好听的话,如若许洛尘不是他师弟,他杀了许洛尘的心都有了。

  闯下大祸?

  这回许洛尘是真的哭了。

  他瘫在地上,双手双脚不断划动着,如同孩童撒泼一般。

  “你们要打就打,还非要给我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呜呜呜呜呜,我知道,不就是我文采比你们好,你们嫉妒我吗?”

  “大师兄,你平日里就小鸡肚肠,一直嫉妒我,可没想到你为了踩我下去,居然这样做。”

  “还是师父,我知道你平日宠溺大师兄,就是希望大师兄能继承掌门之位,我也没什么说的,可师父你为了偏袒大师兄,刻意来打压我,我不服,我不服,呜呜呜呜呜呜!”

  许洛尘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更是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

  看到许洛尘这个模样。

  太华道人也回过神来了。

  而后没好气地看向许洛尘道。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亲手毁了一张价值万两黄金的名画?”

  此时此刻,太华道人看到许洛尘就想揍一顿。

  哈?

  价值万两黄金的名画?

  你确定是万两黄金,不是万枚铜板?

  你唬我?

  就这画,还能卖钱?

  许洛尘没有撒泼了,只是用一种满是疑惑地眼神看向太华道人和苏长御。

  “长御,你跟他说吧。”

  太华道人懒得理会许洛尘,而是继续将目光放在这张夜景图中。

  “咱们这位小师弟,号称青莲居士,在晋国内是有名的才子,他的一张画,动辄万两黄金一张,像这张至少价值五万两黄金。”

  苏长御解释道。

  此话一说,许洛尘当场歪嘴一笑了。

  五万两黄金。

  你唬我?

  你当我许洛尘是傻子吗?

  五万枚铜板他都没见过

  还有不是他许洛尘笑话苏长御。

  你见过五万枚铜板吗?

  不过很快,许洛尘心情又难受了。

  他没想到,在苏长御心中,自己居然是个傻子。

  “你不信?”

  苏长御一眼便看穿许洛尘在想什么。

  许洛尘没有回答。

  但意思很明确。

  这张画要是值五万两黄金。

  他现在自己把自己嘴给抽歪来。

  五万两黄金是什么概念?

  他连五万枚铜板的概念都没有。

  更何况五万两黄金?

  不要说青云道宗了。

  就算是一些比较穷酸的二品仙门,也不见得能拿出五万两黄金出来吧?

  五万两黄金,可以让青云道宗直接晋级三品,宗门上上下下吃香的喝辣的。

  “要是证明给你看呢?”

  苏长御也来气了。

  你毁了一张画就算了,还摆出这种姿态?

  “大师兄,我没别的意思,这要是价值五万两黄金,我自己把自己嘴给抽歪来。”

  许洛尘开口,坚定无比道。

  这要真值五万两黄金,太华道人和苏长御暴揍自己这件事情他认了。

  不,他还觉得不够,再打一顿他都愿意。

  只是还不等苏长御回答。

  太华道人的声音响起了。

  “你确定?”

  太华道人看向许洛尘,神色认真。

  “我确定,要真能卖出五万两黄金,别的不说,师父你和大师兄往死里揍我,我也不吭一声。”

  “但要是没有的话,怎么算?”

  许洛尘就真的不信了。

  要是有,他宁可被混合双打。

  但要是没有怎么办?

  “要是没有,我直接把掌门之位传给你。”

  太华道人没好气地说道。

  “好。”

  听到掌门之位,许洛尘顿时来劲了。

  一口答应。

  “行,洛尘啊洛尘,为师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长御,给他点疗伤药,待会就下山。”

  太华道人还是想揍他一顿,只是找不到理由。

  现在好了,许洛尘自己送上门来了。

  “好。”

  苏长御点了点头,他也特别想揍许洛尘一顿,既然许洛尘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就别怪他了。

  “不用,我自己有疗伤药,师父,你立好字据,别回头不认账。”

  许洛尘拒绝了苏长御的疗伤药,自己取出两枚气血丹,并且让太华道人立好字据。

  免得口说无凭。

  这话一说,反倒是把苏长御和太华道人气的够呛。

  不过两人也没多说。

  等会就让他怀疑人生。

  一个时辰后。

  三道身影,往山下走去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