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六十四章:大夏公主,购买画作【新书求一切】

第六十四章:大夏公主,购买画作【新书求一切】

  无名山间。

  黑色斗篷老者出现在此。

  很快,一道淡然地声音响起。

  “徐泽长老,根据我宗情报,大夏公主已经来到青州了,宗门的意思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抓到大夏公主。”

  声音响起,黑色斗篷老者神色不由一变。

  “大夏公主?是那位公主?长公主吗?”

  老者出声,显得有一些震惊。

  “自然不是,若是长公主来了,就凭我们,能伤到他?是十公主。”

  声音响起,让老者不由松了口气,但很快老者的疑惑声不由响起。

  “大夏十公主,不是最不受宠的那位公主?抓了她,又能如何?难不成大夏王朝会为了一位不得宠的公主而做出什么牺牲吗?”

  老者不解,他对大夏王朝十分了解。

  “大夏十公主,虽的确不受宠,但她体内流淌着皇族血脉,代表着大夏王朝的颜面,我宗有几位长老,被大夏王朝囚禁,如今只有抓住十公主,就可以以此为要挟,让大夏王朝主动放人。”

  “即便是十公主再不得宠,她毕竟是大夏公主,自然而然会妥协的。”

  声音响起,充满着坚定。

  然而老者眉头却紧锁,他沉默不语,有所顾虑。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无非就是怕这样做,迁怒到大夏王朝,到时候集中力量去针对你,但你放心,眼下大夏王朝头疼的事情还多着。”

  “内乱外祸,足够大夏王朝焦头烂额,根本无暇处理这件事情,最多也只是将怒火转移到这个十公主身上。”

  “好了,这件事情你若是能处理好,会给你两个天星仙岛的名额。”

  暗中的声音十分急促,说到这里更显得有些命令的口气。

  “天星仙岛?此话当真?”

  老者再听到天星仙岛四字以后,整个人不由来气精神了。

  “既然我说了,就不会诓你,不过你一定要将十公主抓到,但记住不要伤了她的性命,她是我们的筹码,知道吗?”

  沉闷的声音响起,十分严肃。

  “这个我明白。”老者点了点头,实际上即便是给他胆子,他也不敢伤害大夏十公主。

  真要伤了那位,即便是再不得宠,也不是他能承担起的。

  “这是我们从宫中得到的密报,上面有十公主的特征。”

  “对了,你是不是有一个徒弟,要参加青州剑道大会。”

  对方从暗中丢出一份文卷,随后又询问了另外一件事情。

  “是。”

  老者有些疑惑,不知道对方询问这个作甚?

  “叫什么名字?”

  对方继续问道。

  “王明浩。”

  老者立刻回答。

  “好了,好好完成任务,等到宗主大事成后,你大日降魔宗必将再次辉煌。”

  说完此话,一道影子消失。

  很快,老者挥了挥手,地上的文卷落在了他手中。

  他将文卷展开,仔细观看,紧接着不由喃喃自语道。

  “喜爱青莲居士诗词画作?”

  他喃喃自语,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白果城内。

  诚金典当行。

  来了两位贵客。

  雅阁当中。

  十两金满脸激动地讲解着一幅画。

  而雅阁当中的两位贵客,是女子,一个淡青色长裙一个淡绿色长裙

  这两名女子,用纱罩遮盖了容貌,但从气质与身段上来看,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只是到底有多美,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十两金对女色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兴趣,他只对银两有兴趣。

  他面前展示着一张画,画中景色是黑夜繁星。

  “两位仙子,这幅画乃是青莲居士呕心沥血之作,两位仙子,您仔细瞧瞧这画,是否有一种暂时很压抑,但很快又得到了释放,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不满两位上仙,青莲居士在创作这张画时,还有一个小故事。”

  “当时青莲居士正在思索一个问题,他在思索,这天地是如何诞生的,人活在当世,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一直思索,一直思索,久久不知。”

  “但到最后,忽然之间,一阵清风吹过,青莲居士悟了,他将他所有的心得,全部画在了这幅画上,所以此画也可称之为,青莲居士黑夜悟道图。”

  十两金为了卖个高价,疯狂尬吹。

  然而,绿衣女子并没有理会他,一双美目注视在这张画中,细细打量着,眼神之中的喜色,毫不遮掩。

  至于另外一名女子,则看着十两金道。

  “你直接说这幅画价值多少吧?”

  她开口问道,言语之中显得十分随意。

  “实不相瞒,这幅画是我花重金买来,但我见两位乃是懂画之人,再加上与我一般,都喜欢青莲居士的画作,五十万两黄金,算是朋友价了。”

  十两金笑眯眯地说道。

  此话一说,淡青色长裙女子顿时神色一变,看向十两金道:“五十万两黄金?你怎么不去抢?这幅画虽是青莲居士的真迹,可你收来的价格,怎可能花费几十万两黄金?”

  “你这家店就算卖出去,也卖不出五十万两黄金吧?掌柜的,你最好说个实价,否则的话,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女子开口,显得十分精明。

  “哎哟,两位上仙,真不是我乱开价,青莲居士乃是我们晋国第一才子,尤其是最近三年,青莲居士如人间蒸发一般,他的画作就更值钱了,五十万两黄金,我压根就没赚一两银子啊。”

  十两金哭丧着一张脸说道,差点没把自己给骗了。

  “没赚一两银子?赚好几十万两黄金吧?”青衣女子可不吃他这一套,她想了想,紧接着开口道:“一万两黄金,卖不卖?”

  此话一说,十两金直接懵了。

  “一万两黄金?姑奶奶,您还价也不至于这样还吧?一万两黄金?不是我说话难听,一万两黄金别说买青莲居士的一张画了,您就算是买他的一首诗都买不到啊。”

  “您瞧瞧,这幅画上,有青莲居士的题诗,还有青莲居士的印章,光这几样东西便价值五万两不值了吧?”

  “两位仙子,要是诚心买,价格好商量,要是不诚心买的话,那就请便吧。”

  十两金有些郁闷了。

  别的不说吧,一万两?

  他要是卖了,先不说亏钱不亏钱的事,光是青莲居士的追捧者,都要砍死自己。

  一万两卖青莲居士的画作?

  简直是丢了青莲居士这四个字。

  “掌柜。”

  但,也就在这时,一直在欣赏画作的绿衣女子开口了。

  她声如黄鹂,甜美无比。

  “这幅画我挺喜欢的,也的确是青莲居士近作,不过五十万两可就有些贪心了,十万两黄金吧。”

  女子出声,如此说道。

  “十万两?那我也亏啊,一口价,三十万两黄金如何?”

  十两金并没有被美色给蒙蔽双眼,他眼里只有钱。

  “十万两黄金吧,这幅画的确不值十万两,但要看在谁手里,晋国高层也有几位颇为喜欢青莲居士的画作,但你接触不到,即便是你接触到了,他们下面人知晓你有这种画,想来也会用尽各种办法,从你手中夺走。”

  “你自己思量思量,卖给我至少你能赚,不卖给我,说不定过几日就有朝廷的人上门,到时候他们开的价格,恐怕能让你亏个血本无归。”

  女子声音平静,但一番话却说的十两金沉默不语。

  因为她说的一点没错。

  晋国高层也有人喜欢青莲居士的画作,有人为了拍马屁,自然会投其所好,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狠角色,自己要是敢漫天开价,估计第二天店就得倒了。

  想到这里,十两金咬了咬牙道:“二十万两黄金。”

  “十万两,多一分不多了,你自己思量吧。”

  女子继续开口,语气十分坚定。

  “行行行,就当今天第一次开张,赔点就赔点吧。”

  眼看着对方这般语气,十两金也不强求了,直接同意这桩买卖。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