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六十五章:啥?你真给我报名青州剑道大会了?【新书求一切】

第六十五章:啥?你真给我报名青州剑道大会了?【新书求一切】

  诚金商铺外。

  十两金面上带着热情无比的笑容,目送着这两名女子离开。

  而两名女子,也一前一后往客栈走去。

  “小姐,这回你总算是满意了吧?青莲居士的画作,啧啧,我现在越来越好奇,那个青莲居士长什么模样了,可别是个糟老头子,那样的话,小姐你可就惨了。”

  街道上。

  两人的身影,吸引着不少目光。

  而青衣女子没有感到任何异样,只是与绿衣女子交谈着。

  “糟老头子就糟老头子,我喜欢的是画,是青莲居士的文采,又不是喜欢他这个人,你啊你出了宫,哦,不对,是出了府以后,就一个劲的笑话我,等本小姐回府以后,让人去查一下青莲居士的下落,要真是糟老头子,就把你许配给她。”

  绿衣女子轻笑道。

  此话一说,后者马上不由苦着一张脸了。

  “小姐,是春晓错了,春晓不该取笑小姐,您可千万别把我许配给一个老头子啊。”

  她如此说道,显得可怜巴巴的。

  “咯咯咯咯,那就要看你以后还取笑不取笑本小姐了。”

  绿衣女子轻笑一声。

  “小姐,您放心,我再也不取笑您了,对了,咱们出府已经快一个月了,最多只能在外待一个半月,我来之前做好了攻略,青州剑道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啊?”

  青衣女子问道。

  “自然要去,这次出府,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又能出府,咱们也别飞过去了,沿路走吧,欣赏欣赏山河风景,品尝一下各地的美食,这样才有意义,一路飞来飞去,反而没意思。”

  绿衣女子如此说道。

  “行,一切按小姐的意思来办。”

  说完此话,两人也来回到了客栈当中。

  而此时此刻。

  青云道宗。

  叶平静坐在后崖之下。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地上的剑痕。

  这是苏长御新划的一道剑痕。

  但看了足足有一天,叶平实实在在领悟不出任何剑招。

  这让叶平的心情又开始复杂了。

  无法领悟新的剑招。

  叶平倒也没有焦急起来,他知道欲速则不达,想要真正领悟出剑招,就必须要稳住心态,保持平静。

  五个时辰的时间已到。

  叶平抽出宝剑,他没有抽出青月法剑,而是抽出之前苏长御送给自己的宝剑,开始修练基础剑招。

  刺!

  挑!

  砍!

  劈!

  这是剑道基础招式,若是换做其他人,或许的确会百思不得其解,已经领悟四雷剑势,为何还要练基础剑招。

  但叶平却深深地明白。

  大师兄的用意是什么。

  何为基础剑招?

  一切剑招之起源。

  这便是基础剑招。

  天下剑法,无论怎么精妙绝伦,无论怎么登峰造极,都是从基础剑招演化而出。

  所以基础功越扎实,那么对未来提升越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平没有轻视基础剑招,相反每一剑他都全神贯注。

  叶平出剑速度极快。

  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可出剑七十二次。

  相当于每秒十五剑。

  而且这并没有任何使用任何法力,若是加持法力的话,出剑速度将会更快。

  叶平的剑速极快,到最后甚至无法用肉眼看清楚他的剑。

  就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一连十日过去。

  距离青州剑道大会,还有不足一个月。

  这十日的时间,叶平即便不修练,依靠着烛龙仙窍,也突破到了练气二层。

  而每日五个时辰的领悟,叶平也依靠着烛龙仙窍,硬生生地延长了一倍的时间。

  但可惜的是,即便是如此,叶平也没有领悟出大师兄所说的剑法。

  不过虽然没有领悟出大师兄传授的新剑招。

  但叶平却有别的感悟。

  不断修练基础剑法,让叶平对剑道的理解更加清晰了。

  他感觉若是让他施展四雷剑法,会比之前更强。

  这十日来,苏长御也来过几次,只是每一次都没有说什么,就静静地看着自己。

  就如此。

  一直到了深夜。

  青云道宗的深夜,十分安详。

  前崖上,许洛尘独自一人站着,他已经一连十几天这样了。

  也就在这时,一道熟悉地身影出现了。

  是苏长御的身影。

  黑夜。

  天穹之上的星辰不多,皓月登空,自然群星无光。

  看着走来的大师兄,许洛尘心中不由涌起一丝感动。

  十多日了,总算有个人过来开导自己了。

  他有些感动。

  “大师兄,你无需安慰我什么,我心里明白,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许洛尘语气温和,这十多日的忧郁,让他也明白了些道理,他也逐渐从这种忧郁状态中慢慢解脱了。

  然而,走上前崖的苏长御微微一愣。

  他看向许洛尘,显得十分随意道。

  “我不是来安慰你的啊。”

  苏长御有些发愣,他来前崖又不是为了许洛尘。

  许洛尘:“......”

  不是来安慰我的你来做什么?

  看我笑话吗?

  苏长御啊苏长御,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笑话?

  在小师弟面前,你不也是个废物?

  许洛尘的心情更加郁闷了。

  只是还不等他询问时。

  苏长御将双手撑起,注视着天穹,摆出了一个这样的姿势。

  一瞬间,许洛尘愣住了。

  这是啥意思?

  重度忧郁症吗?

  “大师兄?你这是作甚?”

  许洛尘实在是有些疑惑,不明白苏长御这是在做什么。

  “不管你的事,你去那边忧郁,别打扰我练功。”

  苏长御在修练太古神魔炼体诀,懒得搭理许洛尘,他现在是彻底放开心态了,小师弟越厉害他越高兴。

  反正无论如何,叶平剑道是他启蒙的,以后叶平成就越大,他越开心。

  想到这里,苏长御更是忍不住笑了笑。

  但这一切在许洛尘眼中,却显得诡异无比。

  大师兄这是疯了吗?

  许洛尘愣住了。

  自己虽然遭到致命打击,但至少也仅仅只是一个人静静,可没想到的是,苏长御居然被打击疯了。

  莫名之间,许洛尘有些同情苏长御了。

  或许,这就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了吧。

  想到这里,许洛尘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忧郁。

  过了一会。

  许洛尘往远处走了走,倒也不是不想打扰苏长御,而是苏长御时不时发出笑声,让他毛骨悚然。

  前崖下。

  陈灵柔与王卓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尤其是陈灵柔,更是皱着小眉头,看着山崖上的两位师兄。

  她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日子来,许洛尘天天站在前崖上,今天大师兄也来了,而且更古怪,摆出一个这种奇奇怪怪的姿势。

  实在是搞不懂。

  “王师兄,你说大师兄和二师兄,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自从小师弟来了以后,他们两个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了?”

  陈灵柔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王卓禹手握一卷书,扫了一眼山崖上的两人,而后淡然道:“估计就是为了小师弟的事情吧。”

  “你这两个师兄,一个比一个差,灵柔啊,你可别向他们学,你得好好练功,说不定以后掌门之位就是你的了。”

  王卓禹看向远处的两人,这般说道。

  “真的吗?王师兄?你没骗我?”

  听到掌门之位,陈灵柔美目不由一亮。

  “要这两个家伙一直这样下去,基本上十拿九稳了,我和你四师兄五师兄,都不喜欢管理宗门,你大师姐就更别说了,即便是她想当掌门,师父也不会传位给她的。”

  “思来想去,也就你能胜任了,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努力练功,可别像他们一样,知道吗?”

  王卓禹一脸老实相道。

  “恩,三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练功的。”

  陈灵柔认真地点了点头。

  就如此。

  一直到了清晨。

  苏长御收起了双手,他举了快一天了,双手又麻又累,但想到可以提高颜值,倒也没那么难受了。

  “二师弟,你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变化?有没有变的更帅了?”

  苏长御转了转手臂,同时喊着远处的许洛尘。

  后者没有回答苏长御的问题。

  而是默默地离开山崖,同时嘀嘀咕咕道。

  “疯了,疯了,大师兄真的疯了,师父,看来青云掌门的位置,你不想传也得传给我啊。”

  许洛尘喃喃自语道。

  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山崖下。

  是太华道人的身影。

  “长御!”

  太华道人的声音响起,呼喊着苏长御。

  “怎了么?”

  苏长御有些好奇地看向太华道人。

  而后者面上带着笑容且有些神秘地掏出两块令牌道。

  “长御,师父今日下山走了一趟,给你和你小师弟报名了青州剑道大会。”

  太华道人满是笑容道。

  下一刻。

  苏长御愣住了。

  哈?

  给我报名青州剑道大会?

  不是吧,师父,你还当真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