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七十二章:临河鬼坟【新书求一切】

第七十二章:临河鬼坟【新书求一切】

  第七十二章:临河鬼坟【新书求一切】

  如雷一般的声音响起。

  在寂静的黑夜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苏长御与叶平皆然在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两人没有说话,不想发出任何一点动静,只是警惕地看着周围。

  也就在这时,一道红色影子出现。

  叶平将目光看去。

  是一个红衣女子,腾空飞起,往自己的方向飞来。

  而其身后,则是一个浑身弥漫淡金色的白衣僧人,僧人长相清秀,披着袈裟,从黑暗中冲出,将目光死死地盯着红衣女子。

  “大师,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赶尽杀绝?你们佛门中人,不是讲究慈悲为怀吗?您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下次一定不敢了。”

  女人的声音响起,显得楚楚可怜。

  “妖孽,你因修行,残害凡人,吸其阳气,已经是邪魔外道,贫僧虽为佛门中人,但慈悲为怀是佛祖之言,贫僧送你去见佛祖。”

  白衣僧人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他丢出一串碧绿色的念珠,念珠绽放光芒,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亮眼,而后直接束缚住红衣女子。

  “啊!”

  凄厉无比地惨叫声响起,念珠乃是佛门法器,束缚住红衣女子后,立刻弥漫出阵阵白烟,紧接着发出令人发憷的惨叫。

  “臭秃驴,你们也只敢欺负欺负我们这种小鬼,啊啊啊!待鬼王复苏,你不得好死啊!!!”

  红衣女子在地上不断翻滚着,身上一阵阵白烟漂浮,她看起来极其痛苦。

  “阿弥陀佛,你执念太深,缠绕怨念,贫僧这就度你。”

  白衣僧人面色不变,直接来到红衣女子面前,紧接着一掌拍下,佛光普照,当场将这名红衣女子拍成粉末。

  自此刺耳的声音消失了。

  一切也皆然恢复平静。

  叶平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神当中充满着新奇,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修士打斗,虽然是碾压局,但也相当精彩。

  不过叶平敏锐地发现,红衣女子死后,一道淡淡光芒,没入了白衣僧人体内。

  “佛门弟子?”

  而一旁的苏长御,却不由惊讶开口。

  晋国独尊道门,很少有佛门弟子出现,尤其是在青州,除了一些古刹当中,苏长御还真没见过佛门弟子,尤其是如此厉害的佛门弟子。

  也就在这时,白衣僧人收敛了所有法力,他将目光不由看向叶平与苏长御。

  两者相隔不算很远,故此白衣僧人看向苏长御,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

  “无量天尊。”

  苏长御回过神来,他也作揖,不丢道门礼数。

  “敢问大师,这是发生了何事?”

  也就在这时,叶平的声音响起。

  他显得十分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听到叶平的声音,白衣僧人当下回答。

  “回道长,贫僧奉命,前来临河鬼坟处理一些事情,路上遇到了这个红衣女鬼,所以便顺手超度了。”

  白衣僧人虽然对这种妖邪之物凶神恶煞,但对正道修士十分温和,没有任何架子,相反还显得极其客气。

  只是这个回答让叶平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也叫做顺手超度?

  替红衣女鬼谢谢你了。

  但下一刻,苏长御的声音响起了。

  “阁下是说,此地是临河鬼坟?”

  苏长御神色十分平静,但内心却直接震荡起来了。

  “两位道长不知道吗?”

  白衣僧人有些惊讶,他还以为这两人也是来临河鬼坟超度怨魂的。

  下一刻,苏长御沉默了。

  临河鬼坟啊!

  苏长御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平静,可内心却翻江倒海。

  青州境内有两大禁地,临河鬼坟,云雾山脉。

  这两个地方,是青州修士不敢冒然闯入的地方。

  云雾山脉还好说一点,只要不深入其中,也很难遇到妖兽。

  但临河鬼坟不一样,这地方没有筑基境的修为,进来就是找死。

  这不可能啊。

  自己跟着地图走,怎么可能会来到临河鬼坟?

  苏长御是彻底懵圈了。

  这尼玛就离谱啊。

  “临河鬼坟?”

  叶平也惊讶了。

  他知道临河鬼坟,在宗门藏经阁中有一本青州风云录就有所记载。

  大概是一百五十年前,有一位鬼修,为了炼制一件宝物,血洗一座古城,古城的名字便叫做临河古城。

  数以百万的苍生死在了这场浩劫当中,导致古城之中,冤魂冲天。

  晋国朝廷,联手晋国十大仙门,甚至还请来佛门高手,一同镇压那尊鬼修。

  可即便是如此,为了彻底镇压那头鬼王,十大仙门损失惨重,若不是靠着佛门高僧,以生命为代价,施展出大日降魔印,只怕也难以镇压那头鬼王。

  也正是因为这样,晋国才允许佛门修士入内,否则的话,佛门弟子是无法踏入晋国的。

  教派之争,可不是一件小事。

  但即便是降住了鬼王,临河古城也成为了一片鬼域,数以百万的冤魂,怎可能一下子被度完。

  而且这些冤魂一个个怨念深重,他们死得很惨,被活活祭练而死,自然而然不会那么容易被度化。

  再加上这种冤魂聚集之地,也是鬼修邪修的洞天福地,久而久之,临河鬼坟成为了青州最可怕的地方。

  当然这种地方也有好处,儒道释三家皆可来此,磨练心志,修练道法,亦或者如这白衣僧人一般,超度怨魂,还能获得功德之力。

  只要死不了,就有莫大的好处。

  但对于苏长御和叶平这种练气修士来说,这个地方就很恐怖了。

  光是这片区域的煞气,就不是练气修士能抗住的。

  “完了,完了,完了!”

  “死了,死了,死了!”

  “临河鬼坟,临河鬼坟!”

  “我怎么会来这里啊?”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苏长御心情复杂的一批。

  他就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来这鬼地方。

  他宁可去云雾山脉,也不想来这鬼地方啊。

  云雾山脉好说歹说最起码只要不深入就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临河鬼坟不一样。

  到处百万怨魂所凝聚的煞地,都不需要有什么鬼修来找自己麻烦。

  站在这里可能随时煞气入体。

  到时候轻则大病一场,重则道殒身消啊。

  完了,完了,完了。

  师父,都是你乌鸦嘴,现在好了,当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苏长御心情无比地难受。

  他很想哭,但却哭不出来。

  也就在这时,白衣僧人忽然开口。

  “两位施主,应该是误入此地吧?需要贫僧带两位施主离开吗?”

  僧人开口,这般问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顿时回过神了。

  带我离开?

  好啊好啊。

  苏长御内心极其激动,但考虑到小师弟就在一旁,苏长御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开口道。

  “本想以此地磨练一番我这师弟,但青州剑道大会即要开始,索性也就不在此地久留了,劳烦法师引路了。”

  苏长御语气很平静,言语上很客气,但却带着一种高人的感觉。

  这番姿态,让白衣僧人微微一愣。

  他沉默了一会。

  因为他第一时间便察觉到眼前这两人的境界,似乎最高也不过是练气五层。

  本着佛门慈悲为怀,再加上对方是道门弟子,所以才出手相助。

  可.......为什么有点怪怪的感觉?

  不过白衣僧人没有多想。

  他本身也不喜争辩什么,再加上晋国独尊道教,佛门弟子在晋国虽然落了脚,可依旧不受什么待见,为了让道佛两教关系融洽一些,许多佛门弟子游历之时,遇到道门弟子都会出手相助。

  也算是表达一种态度。

  毕竟教派之争很恐怖,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没有对错,只有立场不同罢了。

  “那两位道长随我来吧。”

  “此地已经布置了鬼迷阵,待会无论发生任何事情,还望两位道长能够坚定本心,切莫被鬼迷心窍,到时候可就有些麻烦。”

  白衣僧人这般说道,告知叶平二人此地有何阵法,让二人注意。

  叶平与苏长御皆然点了点头,道谢了一声之后,便跟着白衣僧人前行。

  一路上,三人简单交流。

  叶平也知道了白衣僧人的名字。

  空海。

  晋国小灵寺二代弟子。

  苏长御话不多。

  主要是叶平与空海不断交流。

  空海性子也极好,没有任何一丝不耐烦,基本上有问就答。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平也知道了空海之前超度女鬼时,出现的那道光芒,乃是功德之力。

  “叶施主,功德之力,有种种好处,既可祭祀上苍,换取功德之宝,亦可修练佛门金身,包括道教法门,并且还可提升修为,胜过灵石丹药。”

  “只是,功德之力,极难获取,一般来说只有超度有煞气的怨魂,才可获取功德,方才贫僧超度的女鬼,所带来的功德之力,也不过是相当于一枚下品灵石的灵气,唯一的好处,便是功德之力纯净无垢。”

  空海解释着功德之力。

  而叶平听的津津有味。

  “那怎样才能超度?”

  叶平对超度之法莫名来了兴趣。

  主要是超度怨魂可以获得功德之力,而功德之力就等同于是万金油,有种种好处。

  最让叶平看中的一点,就是可以当灵气使用。

  他现在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灵气了。

  “超度之法分两种,一种是斩业超度,以佛法或道法强行超度,此为降妖除魔,斩业护法,但这般超度,得到的功德极少。”

  “第二种便是经文超度,以无上妙法,感化怨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法极难,唯独得道高僧才能做到,如若感化怨魂成功,得到的功德也极多。”

  空海认真说道。

  叶平恍然大悟。

  也就在这时,空海继续说道。

  “叶施主对超度之法如若感兴趣的话,贫僧这里有半篇超度经文,可以让叶施主观看一番。”

  空海如此说道。

  但他这样一说,一旁的苏长御忽然开口了。

  “若说超度之法的话,我道门也有不少,佛门超度虽说极佳,但我这位师弟毕竟是道门弟子,只怕难以明悟。”

  苏长御忽然开口,打断了空海的传经。

  倒不是苏长御小气。

  而是根深蒂固的教派问题。

  叶平是道门弟子,若是去学佛门超度法,只怕事倍功半,意义不大。

  此话一说,空海并没有显得尴尬,反倒是点了点头道。

  “施主见谅,贫僧倒也忘了这点。”

  “无妨,空海法师也是好心。”

  苏长御也没生气,说来说去还是教派问题。

  只是叶平却不由看向苏长御惊奇道。

  “大师兄,我道门也有超度之法?”

  叶平对这个超度之法的确来了兴致。

  “自然。”

  苏长御点了点头。

  “那师兄您会超度之法吗?”

  叶平继续问道,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

  “自然。”

  苏长御想说自然不会,但想了想还是没说,毕竟有外人在,要是说不会,岂不是显得自己很丢人?

  “大师兄,你能教教我吗?”

  听到苏长御会超度之法,叶平更加激动了,直接询问道。

  一瞬间,苏长御有些郁闷了。

  小师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学啊。

  怎么什么都学啊。

  就不怕贪多嚼不烂吗?

  也就在这时,还不等苏长御回应叶平。

  突兀之间,一阵阵白雾扑面而来。

  “小心!阵法有变,两位道长,不要乱动,坚守本心,莫要被鬼迷心窍。”

  空海的声音响起,显得极其严肃。

  下一刻,大雾遮盖,将三人淹没。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