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七十四章:你让我一个鬼修教你超度经?【新书求一切】

第七十四章:你让我一个鬼修教你超度经?【新书求一切】

  苏长御有些郁闷。

  眼前的蓝衣女子是不是有病啊?

  你有事就说事,干嘛一直往自己身上蹭啊蹭的。

  你不知道这衣服很贵的咩?

  一直蹭啊蹭,弄坏了我的衣服,你赔得起吗?

  苏长御心情很不美丽。

  蓝衣女子沉默了。

  她感受得到,苏长御对自己产生了厌感。

  如果不是空海就在附近,只怕她现在已经翻脸了。

  “上仙,我们一直待在这里不太好吧?要不,我们先离开,找下山的路?”

  蓝衣女子硬着头皮笑道。

  “不去。”

  苏长御神色很冷漠。

  他虽然有些憨,但他不蠢,待在这里至少旁边有个空海,真要发生什么危险,空海还能出手相救。

  可若是离开此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

  至于眼前的女人,苏长御到不觉得她有问题。

  毕竟苏长御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十分自信,蓝衣女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得到自己的身子,这种事情也不是遇到第一次了,所以苏长御并没有感觉不妥之处。

  而另一处。

  大雾之中。

  叶平盘腿静坐,没有任何一点慌张,甚至还在思索关于‘超度’的事情。

  “也不知道道门的超度之法,比起佛门的超度之法,谁更好一点。”

  “不过不管是道门的超度之法,还是佛门的超度之法,大师兄的超度之法最强。”

  叶平心中这般想到。

  也就在这时,周围的白雾,在逐渐消散,视线变好了起来。

  很快,一道人影出现在眼前。

  是苏长御,也盘坐在地。

  “大师兄。”

  看到苏长御,叶平不由一喜,连忙喊了一声。

  不远处。

  再听到叶平声音之后,杨文睁开了眸子,他是鬼修,擅长变化之法,是过来蒙骗叶平离开此地的。

  杨文对自己的变化之法十分自信,甚至他一度怀疑,自己死之前可能是戏子。

  因为自己擅长模仿别人的语气,模仿别人的一举一动。

  他方才一直在打量着苏长御,所以苏长御的言行举止,他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唯一的缺点就是,气质很难模仿出来,不过周围白雾弥漫,很难察觉的出来。

  再加上其目的也只是将叶平骗走,一点点细节,基本上不可能会被察觉到。

  想到这里,杨文不由起身了。

  “师弟。”

  杨文呼喊了一声叶平,语气很平静,的确模仿的很像。

  叶平几乎没有多想,他直接走了过去。

  两人相隔不算很远。

  “大师兄,是不是没事了?”

  叶平来到杨文面前,眼神中充满着好奇。

  “阵法虽然有些削弱,但还没有彻底结束,这里不是很安全,师弟,随师兄来。”

  杨文开口,一本正经道。

  想要骗叶平离开此地。

  “现在就离开吗?那空海法师呢?”

  叶平微微好奇。

  “空海法师能够自保,师兄察觉到此地有些不太平,可能鬼王要复活了,我们要速速离开。”

  杨文开口,甚至透露出一丝消息给叶平听。

  “鬼王复活?鬼王不是已经死了吗?”

  叶平有些惊讶了,他看青州录的时候,其中就记载鬼王已经被佛门高僧以降魔印镇杀,怎么还能复苏啊?

  “那只是晋国为了掩人耳目罢了,不过鬼王当初的确受到了重创,但并没有真正死去,只是被封印罢了。”

  “师弟,不要啰嗦了,跟我来吧。”

  杨文不想耽误时间,阵法只能持续一个时辰,若是耽误了时辰,等阵法失效了,那就麻烦了。

  不知为何,叶平莫名感觉眼前的大师兄有些问题。

  但具体是什么问题,叶平也不清楚,就有一种直觉,感觉眼前的大师兄,跟往日的大师兄有点不一样。

  “师弟,你还在犹豫什么?莫不是不相信大师兄?”

  杨文再次出声,不过这一次他神色带着一丝不悦。

  “倒也不是。”

  叶平摇了摇头,他只是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很强烈,所以直接起身,往杨文的方向走去。

  “大师兄,您之前说的超度经文,是什么经文啊?”

  叶平来到杨文面前,神色显得十分好奇。

  听到这话,杨文不由一愣。

  超度经文?

  什么超度经文?

  你让我一个鬼修来教你超度经?

  这不相当于让红尘女子教你女德吗?

  宁是在羞辱我吗?

  不对,这是在试探我吗?

  杨文愣了一下,虽然叶平已经走到他面前了,但空海还在附近,他不敢动手。

  而叶平这么一问,再加上方才叶平眼神有些古怪,让杨文不得不猜想,叶平是在故意试探自己。

  想到这里,杨文不由稍稍沉默。

  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哦,超度经文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玄门道法,等回宗门之后,大师兄再教你。”

  杨文平静回答,他鬼知道什么超度经文,先拖延时间再说。

  “回宗门吗?大师兄,要不你先给我看看超度经文,我慢慢看。”

  叶平开口。

  他对超度经文很感兴趣,毕竟超度鬼魂,还可以获得功德,白捡的东西谁不喜欢啊?

  此话一说,杨文更紧张了。

  他莫名感觉,叶平就是在试探他。

  可问题是,自己压根就不懂什么超度经文啊。

  不对!

  好像我的确知道一篇超度经文。

  忽然之间,杨文想到了一篇超度经文。

  那是封印鬼王用的超度经文,乃是一位道门强者刻印,企图用那篇超度经文,消磨对方的怨力。

  只可惜的是,鬼王怨念太深了。

  想到这里,杨文不由咳嗽一番道。

  “既然如此,那师兄便口述给你听吧,师弟,你且听好。”

  杨文曾经去过封印之地,也看到过那篇超度经文,但记得不是很清楚。

  不过作为一名鬼修,杨文虽然不知道超度经文,但也知道知晓鬼修的怨念所在。

  所谓超度,其实就是一种开导,开导鬼修心中之怨念,放下执着,意味着放下屠刀,消除心中的业障,便算是超度。

  所以这篇超度经,他打算一半直接照抄封印鬼王的,另外一半自己瞎编。

  嘿!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请大师兄赐法。”

  叶平有些激动了。

  “无量天尊,三世照蕴......”

  杨文开口,一字一句地说道,与此同时也带着叶平往远处走去。

  “万物有灵,生时带喜,死时带悲,怨恨离别,皆为执念。”

  “怨念涛涛,化作苦海,痴痴茫茫,不愿渡岸,执着执着。”

  “执念为刀,伤人伤己,摩诃摩诃,放下屠刀,自可度化。”

  杨文诵念经文,前半篇是他抄的,但后半段却是一种感悟。

  一种鬼修的感悟,他身为鬼修,怨念加深,痛苦不堪,他想被度化,但心中之怨恨无法度化,他不知怨在谁身,也不知恨在何处。

  天地如苦海一般,杨文觉得自己便是这苦海当中的一叶扁舟,他想要挣扎,却不愿挣扎。

  拿起容易,放下极难啊。

  玛德,说的自己都想哭了。

  杨文念完最后一句,也莫名有些伤感起来了。

  一旁的叶平,认真聆听着这篇经文。

  不知为何,他莫名有一些感触。

  人死如灯灭,万事皆休,可依旧执着地活在这个世上,该有怎样的怨念啊?

  生前遭受了何等的痛苦,才会凝聚这么强大的怨念。

  生时苦,死时也苦。

  一时之间,叶平止步了。

  怎么不走了?

  杨文愣了一下,还以为叶平发现了马脚。

  然而,叶平没有任何举动,只是盘腿坐在地上,在领悟这篇度化经。

  “师弟,你这是?”

  杨文有点懵了。

  “师兄,我好像有所顿悟了,想思索一番。”

  叶平说出自己的感悟。

  他隐约感悟到了一些东西。

  听到这话。

  杨文顿时愣住了。

  宁搁这里悟道?

  你要悟什么啊?

  我说的东西,虽然前半篇是正儿八经的度化经,可后面都是我瞎编的啊。

  这你也能悟出来?

  你要是能悟出来,我杨文马上投胎转世去,也不报仇了。

  杨文有些牙疼了。

  这都快离开了,给他整这一处,这换谁谁受得了啊?

  杨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叶平到底是真在悟道,还是假在悟道。

  犹犹豫豫一炷香的功夫后。

  终于,杨文等不了了。

  “师弟.......”

  杨文刚想开口,让叶平先走再说。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风吹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