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八十五章:什么叫做真正的剑道【新书求一切】

第八十五章:什么叫做真正的剑道【新书求一切】

  青州古城下。

  黑衣少年的目光十分平静。

  他相隔五百米,注视着[ ]苏长御。

  五百米外。

  苏长御的目光也不由看向黑衣少年。

  他的目光更加平静,也更加淡漠,没有任何一点畏惧,也没有一点惊讶。

  就仿佛这个黑衣少年,只是个普通人一般。

  在众人眼中,苏长御高人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莫说外人,就算是自己人,在这一刻也不禁有些惊讶了。

  最为惊讶的,便是徐秋白。

  实际上,徐秋白也不算偏激之人,性格温和,否则也不会与李钰结交。

  只是对于苏长御和叶平,徐秋白总觉得这两人有点问题。

  先是叶平,说自己资质愚钝,数个月的时间才仅仅只是领悟出四雷剑势和天河剑势。

  这句话装的太生硬了。

  至于苏长御,虽然全程不说话,可时时刻刻透露出高人的气质,让徐秋白更加郁闷了。

  明明就是练气五层,为什么一定要装高人呢?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点。

  那就是苏长御和叶平没上车之前,霜儿姑娘和宁儿姑娘,基本上全程是在跟他聊天。

  可自从苏长御与叶平上车之后,两人的目光,便全部落在了苏长御和叶平身上,虽然二人没有说话,可但凡用点心就知道,霜儿和宁儿多多少少对苏长御与叶平有些意思。

  这让徐秋白很难受。

  他堂堂离剑山庄的少庄主,走到哪里不是天之骄子?哪里不是全场的瞩目?

  可在苏长御面前,他还真的有些不够看。

  所以徐秋白很难受,他好酸,十分嫉妒苏长御,可这份嫉妒他不能说出来。

  有违君子之道。

  只是眼下,徐秋白有些动摇了。

  因为苏长御的气质,完全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浑然天成,这无法伪装。

  所以徐秋白真不敢确定苏长御是不是真的在扮猪吃虎。

  马车之下。

  苏长御在听完四雷剑宗弟子所言之后,不由将目光看向前方。

  一眼看去,刚好就与那黑衣少年对视了。

  苏长御莫名有些尴尬。

  他没想到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

  这种对视,莫名有一种挑衅的感觉。

  苏长御想要低下头,但他又不能低头,若是低下头或者是将目光撇开,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没有种?

  苏某人什么都可以忍让,但被别人装哔这种事情,他忍不了。

  两人足足对视了许久。

  不远处,黑衣少年也有一些好奇了。

  他一眼便看穿苏长御的修为境界。

  练气五层。

  可他从不在乎境界修为,他是剑痴,只在乎剑道,剑道造诣与修为不挂钩。

  只是让黑衣少年疑惑的是,苏长御的剑意很弱很弱,甚至弱到他无法感应出。

  理论上来说,苏长御的剑道造诣,极其平庸,可问题是苏长御敢与自己对视。

  别看这小小的对视,实际上这是剑势对视,如若对方剑道造诣比自己弱小,会情不自禁地撇开目光。

  但苏长御没有,相反苏长御眼神当中透露出的那抹淡然之意,更让他有些惊讶。

  如若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剑道修士,绝对不可能透露出这种表情。

  这也绝对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因为没有人可以装的如此真实。

  只是下一刻,黑衣少年忽然神色一变,他感应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剑势,这股剑势如奔雷一般,又似奔腾江河一般。

  甚至这恐怖的剑势,只差一步便可凝聚为剑意。

  黑衣少年将目光转移,锁定在一个男子身上。

  这人,正是叶平。

  叶平的年龄,比黑衣少年大不了几岁,但平静的目光之下,却蕴藏着滔天剑势。

  很强!

  很强!

  不,不是很强,是极强。

  他感应得到,叶平透露出来的剑势,几乎快凝聚成剑意。

  这很可怕。

  剑势和剑意完全是两个概念。

  哪怕是青州第一剑道高手,四季道人也是在三百岁时,凝聚出四雷剑意。

  他花费了二百余年的时间,才凝聚出四雷剑意。

  可眼前的男子,看似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却给他一种只差半步,便可凝聚剑意的错觉。

  二十来年,便可做到这个地步,恐怖,恐怖,极其恐怖。

  要知道即便是自己,三岁便开始修练剑道,到现在十四年的时间,距离凝聚剑意,还差整整一步。

  所以叶平很强!

  假设真的对敌起来,黑衣少年觉得自己没有很大的胜算。

  不过刹那间,黑衣少年笑了。

  没错,他笑了。

  眼神当中透露出无法遮掩的笑意。

  他来青州,为的不是拿下第一,也不是为了挑衅青州剑修的颜面。

  而是寻找一个比自己强的剑道修士。

  他要磨砺自己的剑道。

  所以必须要找比自己强的剑修,不但要比自己强,而且年龄上不能超自己太大,否则就没有任何一点意义。

  然而在这里足足待了十多天,他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比他强的剑修。

  他很失望,极其的失望。

  可现在他不失望了。

  因为他遇到了。

  遇到了一直想要等待的人。

  等等!

  突兀之间,黑衣少年忽然想到什么。

  目光不由再次看向苏长御。

  叶平的剑势,他感应到了,的的确确是一位年轻的剑道强者。

  然而能跟剑道强者在一起的人,绝对不会差。

  但自己感应不到苏长御的剑势。

  就证明一点。

  苏长御的剑道造诣,强到自己无法感应。

  对,没错,只有这种可能性。

  苏长御才是真正的强者。

  否则的话,怎可能会有这种气质?怎可能敢与自己对视?

  念头达通,黑衣少年眼神中更加透露出狂喜之色。

  一时之间,相比挑战叶平,黑衣少年更想挑战苏长御了。

  “在下无名剑士,前来青州磨砺剑道,阁下可否指点一二?”

  少年的声音响起。

  这是他第一次出声,而且主动邀战。

  一时之间,更是引来一片哗然。

  “看来此人果真是绝世剑道高手啊。”

  “是啊,这黑衣少年,连胜二百余场,青州上下宗门,他都显得不屑一顾,可面对此人,却这般恭敬,估计是感应到了此人的剑势。”

  “恩,没错,真正的剑道高手,即便是不出手,体内都会凝聚剑势,若是两名剑道高手站在一起,都不需要出手,便可分出高下,看来黑衣少年是感应到了对方的剑势。”

  “嘶!我就说为什么这辆马车出现时,我便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剑势,原来是他啊。”

  “???大哥,别强行装哔好不好,你还能感应到剑势?你感应到一根毛都是好事,毛你知道吗?”

  人群议论,这一刻不少人都感觉苏长御是绝世高人了。

  而在不远处。

  苏长御在听到黑衣少年的邀战之后,整个人直接懵圈了。

  不是吧?就看你一眼,你就主动邀战?

  你难道看不出我是练气五层的废物吗?

  你感应不到我身旁小师弟的剑势吗?

  你这也叫剑道高手?

  我小师弟在旁边你不邀战,你偏偏邀战我?

  挑软柿子捏?

  苏长御有些懵圈了。

  随着黑衣少年的邀战,苏长御彻底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你说拒绝邀战吧,那直接凉了。

  先不说李钰还有周围修士瞧不起自己,只怕小师弟都会觉得自己是废物吧?

  可你说接受邀战吧,那凉的更快了。

  苏长御宁可自己找块阴凉的地方躺好,免得尸体发臭影响别人。

  也就在苏长御准备拒绝时。

  叶平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大师兄,您剑术高超,对敌此人,赢了也显得有些胜之不武,不如此战让师弟来吧?”

  叶平的声音忽然响起。

  他看得出来,苏长御压根就不怕此人,但迟迟不回的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这个黑衣少年,不配大师兄出剑。

  没错。

  大师兄乃是绝世剑道高人,怎可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迎战?

  苏长御的剑,只战绝世剑道高人。

  这种等闲之辈,赢了胜之不武,输了......基本上就不可能输。

  想通这点,叶平这才主动要求迎战。

  一听小师弟愿意帮自己迎战。

  苏长御心中大喜过望。

  这个主意好啊。

  很好,就是这样。

  装哔交给我。

  打架交给你。

  分工明确,很好,非常的好。

  苏长御心中大喜。

  当下,他不由直接开口道。

  的确如此,此战就由师弟你去吧,也算是一种磨砺。

  只是话都想好了。

  可一张嘴,台词变了。

  “年轻气盛不是一件坏事,但过于锋芒却不是一件好事,师弟,你好好观看,什么是真正的剑道。”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都没想到。

  苏长御......真的迎战了。

  而且,这番话更是令人感到无比的震撼无比。

  什么是......真正的剑道?

  这一刻,数万修士都擦亮了双眼。

  期待着这一场大战了。

  毕竟苏长御的话,简直是装哔到了极致。

  而苏长御再说完这番话后。

  整个人也彻底懵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