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八十六章:我已经出剑了【新书求一切】

第八十六章:我已经出剑了【新书求一切】

  青州城下。

  不要说众人懵了。

  苏长御自己也懵了。

  这一刻,苏长御陷入了一种无尽的迷茫之中。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明明是想说让叶平替自己应战。

  可为什么话一说出去,就变了味啊?

  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了。

  细细想来,苏长御忽然发现,以前的时候,当自己遇到类似事情时,都遇到了这种情况。

  明明是想说这句话,但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句话。

  这是怎么回事?

  苏长御心中充满着困惑。

  自己是喜欢装哔,但自己又不是脑瘫,也知道什么哔能装,什么哔不能装。

  口嗨两句,他能行。

  让自己上场,他不行。

  自己几斤几两苏长御比谁都清楚。

  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这尼玛就离谱啊。

  越想苏长御越觉得自己有些古怪,可想来想去,苏长御实在想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啊。

  可不管这个问题,眼下的事情该怎么解决啊?

  怎么办啊。

  这下该怎么办啊?

  苏长御慌了。

  他觉得自己就是在作死啊。

  此时此刻,苏长御不由将目光再次看向叶平。

  其意思很简单,再给我个台阶下下。

  而一旁的叶平,感受到了苏长御的注视。

  当下叶平作揖道:“大师兄,我这就去悟剑。”

  声音响起,苏长御懵了。

  你还真去悟剑啊。

  我是让你给我个台阶下啊。

  小师弟,你别走啊,你快回来啊。

  苏长御心中大喊着。

  可惜叶平已经开始悟剑了。

  徐秋白等人愣了。

  他们也没想到,叶平还真直接就坐在地上悟剑?

  这是作甚?这种情况你还能悟剑?

  你逗我咩?

  反倒是李钰,连忙让人撑起屏风,遮盖太阳,免得晒着叶平,将忠实铁粉演绎地淋漓尽致。

  “前辈请出剑。”

  也就在此时,黑衣少年的声音响起。

  他目光注视着苏长御,抽出手中的长剑,这般开口道。

  此话一说,一双双目光不由落在苏长御身上了。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苏长御心中郁闷至极啊。

  眼下的局面,着实有些尴尬。

  自己肯定不能上前啊,一上前准露馅,一露馅丢人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丢过人。

  可.......刀剑无眼,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

  自己是过来装哔的,又不是过来送死的。

  肿么办啊,肿么办啊。

  苏长御心急如焚,可明面上看起来,他却平静无比,只是一语不发罢了。

  可不管苏长御再淡定,迟迟不动手,让人莫名感到古怪。

  半刻钟后。

  眼看着苏长御还没有动手的痕迹,黑衣少年忍不住再次出声了。

  “请前辈出剑。”

  他声音比之前更坚定了,邀战苏长御。

  只是苏长御依旧没有回答,只是淡然地看着自己,这让黑衣少年有点感到莫名其妙了。

  “难不成此人真的在装模作样?”

  黑衣少年皱眉,自己主动邀战两次,苏长御都不回答,让他不禁产生这个念头。

  只是很快,黑衣少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毕竟如若眼前的苏长御,真是废物的话,到了这个关头,怎可能还应战?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噢!我懂了。

  刹那间,黑衣少年恍然大悟。

  “前辈迟迟不动手,是觉得若是您一旦出剑,晚辈便没有出剑的机会,对吧。”

  “既然如此,那晚辈献丑了。”

  黑衣少年开口,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围观修士微微一愣,这个说法好像很有道理啊。

  然而待苏长御听到此话之后,整个人不由更懵了。

  这也能脑补?

  还有,不要过来啊。

  再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啊。

  苏长御心急如焚,因为黑衣少年已经走过来了。

  这不是开玩笑,自己不能再装哔了。

  投降!

  我投降!

  苏长御心中大声喊道,随后开口道。

  “你错了。”

  声音响起,黑衣少年止步,他有一些疑惑,既然不是自己猜想的这般,那到底是什么?

  青州城内外,数十万修士也好奇了。

  迟迟不出剑,不是因为这个,那是因为什么?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苏长御不由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想好了说辞,直接摊牌了,把事情解释清楚,不打算装了,丢人就丢人吧,最起码比丢命好吧?

  很快,苏长御确定好心中的说辞,紧接着缓缓开口。

  只是一开口,话又变了......

  “我已经出剑了。”

  声音响起,全场寂静了。

  围观修士:“???”

  黑衣少年:“???”

  徐秋白:“???”

  李钰:“???”

  苏长御:“???”

  全场寂静。

  数以十万的修士懵圈了。

  我已经出剑了?

  剑呢?你唬我们?你真把我们当憨批了?

  大哥,我们接受你装哔,但你也不至于这么装吧?

  求求你了,要打就赶紧打行不行啊?你这踏马的,也太强行了吧?我吐了。

  这一刻,所有修士都莫名感到一丝丝尴尬。

  虽然说苏长御看起来的确像绝世高人,这点不可否认。

  毕竟无论是从四雷剑宗弟子的态度,以及苏长御从古兽战马走下来,都无法挑刺。

  但现在是不是有点装过头了啊?

  还已经出剑了?

  剑呢?

  你的剑呢?

  给我康康你的剑在哪里?不会是那把剑吧?

  众修士实在是无语了,一开始还有所期待,然而现在众人充满着无趣。

  此时此刻,徐秋白等人而已稍稍地往后退了半步,大概意思很明显。

  别看我,不是很熟。

  不要说青州修士了。

  就连苏长御自己都觉得很尴尬。

  尤其是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苏长御更加尴尬了。

  但这话不是我想说的啊。

  真的啊,我控几不住我自几啊,你们相信我啊。

  苏长御发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口是心非很严重啊。

  所有修士都不相信苏长御。

  可唯独一个人,却若有所思。

  叶平。

  没错,就是叶平。

  所有人都不理解苏长御,可他叶平理解。

  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苏长御有多强。

  可叶平知道,苏长御有多强。

  他是绝世剑仙。

  凡人怎懂仙?

  这一刻,叶平闭上了双眼,他开始真正的悟剑了。

  无尽剑图出现在脑海当中,刹那间一道道不同的剑招出现在叶平脑海当中。

  叶平感应到了剑招。

  不过这是青州古城这数以十万剑修的剑招。

  无尽剑图,本身便可推演凭空推演剑招,更何况数以十万的剑修在此。

  叶平自然而然可以感应到他们的剑意。

  但凡修炼过剑招之人,必然会凝聚剑意,只是极其微弱罢了。

  可不管再微弱,无尽剑图皆然可以推演这些剑招。

  只是叶平感应到了一道十分可怕的剑意。

  是从苏长御身上散发而出的。

  这股剑意很恐怖,给人一种莫名的错觉,仿佛一旦出剑,将天崩地裂。

  只可惜的是,其他人却感应不到。

  然而就在这时,黑衣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

  “前辈的剑,在何处?”

  黑衣少年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向苏长御,这般询问道。

  声音响起。

  苏长御压根就不想回答,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直接脱口而出道。

  “无处不在。”

  苏长御的声音响起,显得十分淡漠,一句无处不在,将那种剑仙哔格烘托到了极致。

  一瞬间,苏长御想去死。

  怎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呢?

  我明明不想说这句话啊。

  可为什么就控制不住呢?

  我不想装哔了,我不装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宗门。

  苏长御都快哭了。

  而围观修士则更加沉默了。

  苏长御装的太夸张了。

  这里是青州啊。

  晋国之下的一个小州,要是说在十国试剑大会上,你这么一说,还有人应彩几声,可问题是一个小小的青州,境界最高撑死也不过就是个金丹修士。

  大部分围观的修士,都是练气筑基境,不是大家不配合,是完全配合不了啊。

  这就去一个村庄,货币交易都是用铜币,突然之间你出现,然后张口闭口就是,先定个小目标,一亿两黄金。

  这谁顶得住啊?与其哔哔来来,还不如直接打起来啊,何必浪费口舌?

  青州剑修沉默了。

  黑衣少年也沉默了。

  他真不知道苏长御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犹豫了一小会。

  终于,黑衣少年出手了。

  “前辈,晚辈出剑了。”

  说完此话,终于他出剑了。

  锵!

  他手中的黑色长剑一抖。

  刹那间,剑势杀出。

  数十万修士,不由神色一变。

  终于要打起来了吗?

  众人期待。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