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八十七章:大河之剑天上来,青州剑鸣【新书求一切】

第八十七章:大河之剑天上来,青州剑鸣【新书求一切】

  黑衣少年没有耐心继续等待了。

  他需要一战。

  不管苏长御到底是不是在装神弄鬼,这一战不可避免。

  长剑杀出,如暴雨一般,恐怖的剑势更像狂风。

  这一刻,天仿佛黑下来了。

  天色本来接近傍晚,但随着黑衣少年出剑,恐怖的剑势,似乎让黑夜提前了一些。

  强大的剑势,让围观修士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息。

  一些修为低弱的修士,在这种剑势之下,更是两脚发软。

  不远处。

  苏长御懵了。

  怎么说打就打啊。

  不继续聊聊?

  我还没做好准备啊。

  你怎么就直接上来了?

  你这完全没有一点剑道精神啊,谁教你剑道的?让他出来,我好好跟他理论理论!

  也就在苏长御懵圈时。

  黑衣少年的剑势已经来到他面前不足百米了。

  看到这一幕,苏长御彻底慌了。

  完了!完了!完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谁来救救我啊。

  长生哥,救我!

  等等,长生又是谁啊?

  我到底是怎么了?

  苏长御哭惹,他发现自己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口是心非就算了,现在更夸张了,直接开始胡言乱语了。

  此时此刻,苏长御,心中只有后悔,无尽的后悔,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自己就不下山了。

  都怪掌门,非要说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好了,真的要送黑发人了。

  而就在这时,黑衣少年的剑,已经来到面前了。

  苏长御彻底绝望了,他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没什么好说的了。

  下辈子做个老实人吧,别装哔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闭上了眼睛。

  没错,他闭上了双眼,倒不是最后的装哔。

  主要是他有点晕血。

  呼!

  然而,就在这一刻。

  一阵清风吹来。

  吹皱了不远处叶平的衣角。

  紧接着,叶平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大师兄,我悟了。”

  声音落下,这一刻,黑衣少年愣在原地了。

  他没有听到叶平的声音。

  但他愣住是因为,手中的长剑,被定住了。

  没错,被定住了,无法动弹。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下一刻,一道道细微地颤抖声响起,众修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眼神当中充满着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他们发现声音来自何处了。

  是他们手中的剑在争鸣。

  没错,就是他们手中的剑,此时此刻在争鸣着。

  “怎么回事?我手中的剑,怎么不受控制了?”

  “怎么抖的这么厉害?”

  “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真是此人的剑意?”

  “这不可能吧?”

  一道道声音响起,充满着不解与疑惑。

  但很快,越来越多的剑器在争鸣,剑鸣之声响起,如海啸一般,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可怕。

  城内外的修士,皆然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那黑衣少年,他感应到了的剑意最强。

  眼前,苏长御也听到了这如同海啸般的剑声。

  一瞬间,苏长御睁开了眸子。

  他有一些诧异地看着这一切。

  本以为自己这回真要完了,可没想到的是,小师弟居然如此恐怖,悟个剑居然能引来万剑齐鸣?

  不过苏长御没有一丝放松,因为一口黑色如墨的飞剑,正架在自己面前,只要再往前一步,就可以刺穿自己的心脏。

  可这口飞剑,在不断震颤,传来争鸣之声,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伤到自己。

  这让苏长御不得不提心吊胆啊。

  然而下一刻。

  随着一道洪亮无比地声音响起,所有飞剑直接腾飞起来了。

  “大河之剑天上来。”

  声音洪亮无比。

  在苏长御身后响起。

  刹那间,一口口飞剑腾起,化作一条剑河,向叶平所在的位置涌去。

  恐怖的剑势,化作一道难以言说的威压,扩散而出。

  “好强的剑意。”

  “这怎么可能?我的飞剑,为何会朝他飞去?”

  “嘶!难道他真的在悟剑吗?”

  “这.......这。”

  青州所有剑修都惊愕了。

  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剑器,居然全部朝着叶平飞去,在叶平头顶上形成一条剑河,凝聚出难以言说的剑势。

  “这是剑意?他要凝聚剑意?”

  突兀之间,有人失声尖叫起来了,指着叶平这般说道。

  声音响起,数十万的剑修再次震惊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叶平。

  最为震撼的不是别人,而是徐秋白。

  他乃是离剑山庄的少庄主,对于剑道,他自信胜过青州所有剑修。

  所以徐秋白更加知道,剑意代表着什么。

  剑修,有三重境界。

  剑招之境,学习剑道招式对敌,但任何剑招都有破绽,而且剑招需要配合其他剑招,真正一战,没有人会给你机会施展出完整的剑招。

  剑势之境,千百道剑招,凝聚为势,一剑代表一切,一套剑招的威力,只需要一剑便可展现而出。

  剑意之境,剑道大乘,一切剑招,万般剑势,化作剑意,剑意一出,任你剑势无穷,连出剑都不需要,便可击败敌人。

  真正的剑道强者,必须要凝聚出属于自己的剑意,如若连剑意都没有凝聚出来,那也配不上剑修二字。

  这句话是徐秋白父亲所言。

  但想要凝聚剑意极其之难,说是难于上青天也不足为过。

  他徐秋白生来便是剑道世家,三岁开始练剑,踏入剑道二十三年,却连剑意影子都没有看到,更何况凝聚剑意?

  甚至即便是青州第一的剑道强者,四季道人,也没有凝聚出剑意,距离剑意还差半步。

  所以当有人说出叶平是在领悟剑意之时,徐秋白彻彻底底震惊了。

  叶平看起来还要比自己小个两三岁,若是能凝聚出剑意,那简直是晋国第一剑道天才啊。

  不,最重要的是,叶平曾说过自己数个月前,才开始修仙的。

  也就是说,叶平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领悟剑意了?

  不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徐秋白直接摇了摇头,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他已经相信叶平是剑道天才了。

  但他绝对不相信,叶平仅仅只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能领悟到这个程度。

  徐秋白是震撼的。

  青州剑修也极其震撼。

  谁也没想到,叶平还真在悟剑?

  他们都已经叶平是苏长御请来的托。

  可没想到,叶平是真的在悟剑,而且悟剑就悟剑,这才多长时间啊,这就悟出来了?

  “我丢,看来这位前辈,当真是绝世剑仙啊。”

  “这就是隐世高人吗?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人领悟剑意?爱了爱了。”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装的,现在看来,是我狗眼看人低了。”

  “你们憋说话,好好感悟,我已经感悟到了这位前辈的剑意了。”

  “嘶!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剑意。”

  “肃静,我已经快领悟出来了,我要起飞了。”

  “???诸位,你们是当真的吗?”

  “有一说一,我也感觉到了。”

  叶平的领悟,让青州古城内外的剑修,彻底相信苏长御是绝世高人了。

  一大批剑修此时此刻全部盘坐在地,感受着这股强大的剑意,他们也想悟剑,看看能不能悟出点什么东西来。

  然而不远处。

  黑衣少年则死死地握紧手中长剑。

  他手中的剑,想要挣脱而去,可一直被他压制着,否则早已经飞走了。

  “镇!”

  黑衣少年大吼一声,这一刻他也爆发出恐怖的剑势,一道道剑影出现在他周围,他要对抗叶平的剑势。

  他不服,也不甘心。

  轰轰轰!

  轰轰轰!

  然而他剑势刚起,叶平头顶之上的大河剑势,仿佛受到刺激一般,直接爆发出更加可怕的力量,数以十万柄剑器,化作一道无上剑意,直接将黑衣少年杀去。

  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如一条大河般的剑意,恐怖绝伦且速度极快。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黑衣少年面前。

  是一个灰袍老者,他瞬间出现在黑衣少年面前,一抬手阵光弥漫,对抗着这道剑意。

  “此番只是试剑,并非生死大战,我家少主已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老者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低沉。

  话音落下,他没有任何一丝犹豫,直接出手,击晕了黑衣少年,紧接着带着对方消失在原地。

  很显然,这个黑衣少年来头极大,关键时刻如若遇到危险,会有人出手保护他,这是天才的待遇。

  但此时此刻,整个青州修士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个黑衣少年身上了。

  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叶平身上。

  若是叶平能够凝聚剑意,那这意义就太非凡了。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剑修,便凝聚出无上剑意。

  放眼十国,也敢称雄啊。

  众人眼神充满着期待。

  青州城外,寂静到了极点。

  也就在这一刻,叶平头顶上的剑河,也在不断交织,似乎在演化着剑招。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