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零七章:大师兄,我悟了!【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零七章:大师兄,我悟了!【新书求一切】

  青州境内。

  一处无人山脉当中。

  陈源很难受,因为从小喜欢白嫖,有便宜就占,有懒就偷,结果被忽悠进了魔神教。

  进了就进了吧,好歹可以白嫖修仙,可没想到的是,自己资质太差,只能当个吊车尾。

  吊车尾就吊车尾吧,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大型任务,本想跟着过来摸摸鱼,划划水,捞点功勋值回去的。

  结果没想到无缘无故死在了叶平手中。

  陈源好难过啊,自己不过只是个跟风狗,就这样无缘无故死在叶平手中。

  死了就算了,结果还被叶平追着砍,当人没活好,当个鬼也要饱受折磨,他好痛苦。

  如今听到叶平所言,陈源更加难受了。

  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到这里,陈源只能哭丧着一张脸道。

  “上仙,度化金光只有得道高人才能拥有,我等邪修,碰之必死,您刚才不是施展了四雷剑势吗?在我等看来,您这个度化金光,其威力比四雷剑势还要恐怖百倍。”

  陈源如实说道,不敢撒谎。

  “比四雷剑势还要恐怖?”

  “你仔细说说。”

  叶平这回惊讶了,他知道自己的度化金光很强,可以超度怨魂,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强?

  听到这话,陈源愣了。

  他不知道叶平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都能凝聚出度化金光,你居然不知道度化金光有多强?

  “上仙,您是认真的吗?”

  陈源哭丧着问道。

  “别废话,快点说。”

  叶平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度化金光有多强,甚至他连自己的实力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强。

  如果不是方才一道剑招,秒杀一切,叶平依旧还觉得自己修为一般般。

  不过这不是叶平傻,主要是他不懂啊。

  就好比大师兄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大师兄真的就普普通通吗?

  也正是因为这点,叶平对境界实力划分,极其模糊,总感觉到处都是强者。

  故此叶平对自己的实力特别模糊,不知道自己到底强不强。

  看到叶平这番模样,陈源也不敢磨蹭了,连忙开口道。

  “上仙,度化金光乃是超度无上神通,专门对付魔道妖族以及邪修,对付这种阴柔之物,简直是大杀器。”

  “我举个例子您就懂了,您现在是练气一层的修士,就算是筑基大圆满的邪修遇到了您,也只能退避三舍,若是您愿意,一道金光便可度化对方。”

  “就算遇到金丹境的邪修,至少对方也奈何不了您。”

  “上仙,您明白了吗?”

  陈源耐心解释道。

  “金丹强者都奈何不了我?那岂不是说,金丹之下的邪修,遇到我估计也得死?”

  叶平有些诧异了。

  “上仙,把估计给去掉,是必死。”

  陈源眼神充满着肯定。

  嘶!

  这回叶平真的惊讶了。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个度化金光居然这么强。

  “那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跑啊?”

  叶平自言自语嘀咕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陈源也难受了。

  是啊,你早说你有度化金光,谁敢追你啊,嫌自己命长吗?

  “那我的实力如何呢?你可别撒谎,说谎的鬼,要吞一千根针。”

  叶平继续追问道。

  一直以来,叶平内心都充满着一个疑惑。

  这个疑惑就是,自己到底强不强。

  理论上来说,自己拜入仙门不到三个月,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就算是天才,三个月也不可能很强对不对?

  更何况自己作为一名穿越者,熟读无数网络小说,更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平始终觉得自己实力一般般。

  如今抓到一个懂哥,叶平自然要好好询问询问,毕竟这些问题,宗门从来没有说过。

  这个问题一问,陈源难受了。

  他很好奇,这种问题怎么能从叶平嘴巴里说出来。

  一剑秒杀几百个练气筑基修士,还要问别人自己强不强?

  这还不强?那谁强?

  而且这不是强,这是强到离谱,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抬手就是四雷剑势,其威力比筑基修士还要凶残。

  陈源真的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为了苟命,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了。

  “上仙,强,强到离谱,您超勇的。”

  只是陈源的回答,却让叶平不是很满意。

  “认真点。”

  叶平皱了皱眉,他感觉对方是在忽悠自己。

  “上仙,我真没骗您啊,我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也是个练气七层的修士吧。”

  “别的不说,刚才您那一剑,比筑基修士还要猛,甚至差不多已经算是半个金丹了。”

  “上仙,我有一点真的不明白,你看起来就是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啊,你为什么能这么强?”

  说到这里,陈源也越想越不对劲,这尼玛有点离谱了吧。

  练气一层,一剑秒杀几百个练气高层的修士,甚至还有几个筑基修士。

  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半个金丹?”

  叶平惊讶了,他知道自己真是境界不是练气一层,只是没想到自己居然相当于半个金丹。

  “单论之前的那道剑势,半个金丹绝不夸大。”

  “上仙,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您可别生气啊,就您这个实力,方才在青州古城内,完全可以大杀四方,这次突袭青州古城的教徒,除了魏林大人是金丹境,其他最强的也不过是筑基罢了,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跑。”

  “即便是钓鱼,您也不至于跑一千多里吧?”

  “况且再加上您还有度化金光加持,就算是魏林大人也不敢找您麻烦啊。”

  陈源哭惹。

  他越说心里越难受。

  明明实力这么强,结果非要玩钓鱼,钓鱼就钓鱼吧,足足跑了一千里,累不累啊?无聊不无聊啊?

  陈源说话的语气显得很难受。

  而听到这里。

  叶平整个人也陷入了沉思当中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很好奇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

  可大师兄从来没说过。

  别人也没说过。

  好不容易想靠着剑道大会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可没想到吧,自己运气又特别好,遇到两个比自己还差的废柴。

  如果不是方才一剑全屏秒杀,叶平还会觉得自己修为一般般。

  然而现在听完陈源这番话,叶平莫名有一种自己很强的错觉。

  “可若是按你所说,我的实力完全无惧魔神教教徒,那我师兄为什么要让我跑?”

  叶平皱着眉头问道。

  此话一说,陈源也愣了。

  你师兄为什么让你跑,我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懂哥。

  还不等陈源摇头,叶平威胁的声音立刻响起。

  “你要是说不出一个缘由,我就当你是在骗我,你若是骗我,那我就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

  对人,叶平畏畏缩缩。

  对鬼,叶平重拳出击。

  听到这话,陈源真要哭了。

  他鬼知道叶平的大师兄,为什么要让叶平跑了。

  完了,完了,完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也就在叶平凝聚出度化金光时。

  忽然之间,在这种极度恐惧的情况下,陈源想到了。

  “敢问上仙,您师兄也是剑修吗?”

  陈源这般问道。

  “自然。”

  叶平点了点头。

  得到叶平的回答后,陈源不由立刻露出了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随后开口道。

  “上仙,我彻底明白了,您师兄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他这是想要让你立剑意啊。”

  陈源激动道。

  “立剑意?”

  一瞬间,叶平有些惊讶了,不知道陈源是什么意思。

  “上仙,说来也巧,我生前也是一名剑修,上仙您的剑法造诣,显然已经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

  “如若我猜的不错,您应该马上就要凝聚出剑意对吧?”

  陈源说道。

  “恩。”

  叶平点了点头。

  而陈源则继续开口道。

  “那基本上就对了。”

  “上仙,您师兄是在考验您啊,我辈剑修,讲究剑意通达。”

  “剑道一脉,讲究的便是勇往直前,不屈不折,遇到任何危险,都必须要以无敌之心去面对。”

  “换句话来说,表面上您大师兄是让您跑,可实际上他是在考核您啊。”

  陈源激动无比道。

  “考核我?”

  听到考核二字,叶平惊讶了。

  “是的,就是在考核您。”

  “上仙,您大师兄其实是在考核您,看看您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上仙,我且问您,一个真正的剑修,在遇到危险之时,会选择临阵脱逃吗?”

  “一位真正的绝世剑仙,遇到挫折会选择退缩吗?”

  “只有弱者,才会选择退缩。”

  “真正的强者,那个不是从一次次生死之中站出来的。”

  “上仙,您明白了吗?”

  陈源一字一句,字字珠玑。

  说的叶平整个人愣住了。

  是啊,真正的绝世强者,有那个不是从一次次危难之中死里逃生?

  真正的绝世剑仙,会选择退缩吗?

  不会!

  一时之间,叶平忽然想到,自己看过那么多小说,那个不是顶天立地的?

  叶平愣住了。

  他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然而,就在这时候。

  一阵清风。

  忽然吹来。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