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太上度化金轮,菩提古树【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一十四章:太上度化金轮,菩提古树【新书求一切】

  青州古城。

  剑道大会会场。

  数万修士怔怔地看着叶平。

  当叶平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即便是连魏林的目光,也不由锁定在叶平身上。

  他根本就不相信叶平能凝聚出度化金轮。

  可就在这时,随着一阵清风拂过,叶平绝世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顿悟的笑容。

  下一刻,叶平睁开了目光。

  也就在这时,度化金光消失了。

  整个青州古城仿佛陷入了永恒黑暗一般。

  “哈哈哈哈哈!这也叫做悟了?我还真以为你悟出了什么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装神弄鬼,哈哈哈哈!”

  “你要是能凝聚度化金轮,我魏林把你们青州所有人的屎都吃干净来,哈哈哈哈!”

  魏林的讥笑声响起。

  他的声音充满着猖狂。

  可就在这时。

  叶平睁开了眸子,下一刻声音响起。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

  阵阵古音响起。

  叶平开口,方才随着清风吹来,让叶平想到了一本度人经文。

  道教无上宝典,度人经。

  这篇经文,是叶平偶然猎奇所看到的,恰好在叶平苦苦思索不得其解之时,想到了这篇经文。

  曾经叶平不懂这篇经文的玄奥,可如今叶平懂得了一部分。

  他诵念着这篇经文。

  当第一个字念出时。

  一束金光,仿佛是从九天之上照耀下来。

  璀璨的金色光芒,照在整座青州古城当中。

  古音如雷,传遍古城里里外外,五怨古毒气也随之烟消云散,所有迷茫亦或者还处于杀戮当中的修士,也停下了手中的攻伐。

  他们眼神变得清澈。

  百万怨魂也不在哀嚎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默。

  “你们快看地上。”

  有人大叫一声。

  所有修士不由看向地面。

  以叶平为中心,周围忽然出现一朵朵金莲。

  “这是地涌金莲!”

  “还有,你们看看天穹之上,是不是有花瓣落下。”

  “嘶,天花乱坠之景象,成了,成了,叶师兄真的悟了。”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没想到贫道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这番景象,贫道死而无憾了。”

  “叶师兄悟了,叶师兄真的悟了。”

  “哈哈哈哈,叶师兄万岁!”

  “叶师兄万岁。”

  大会当中,数万修士激动到不能自拔,他们没想到叶平真的悟出来了。

  “你们快看,叶师兄脑后出现了什么!”

  而此时此刻,有人发现叶平脑后出现了金色光芒。

  “是金轮!是金轮!智慧金轮,天啊,他真的凝聚出度化金轮了。”

  “无量天尊,叶平乃青州第一也。”

  “自古英雄出少年,古人之言,诚也!”

  众多老辈修士份额分开口,他们震撼这一切。

  青州城主更是苦笑道:“这才是后浪啊,青州出了这样的天才,不知道又有多少天才因此而受到打击。”

  他苦笑不已,叶平的资质,太过于逆天了,这要是传了出去,还让青州修士以后怎么活啊?

  这一刻。

  叶平脑后浮现一轮耀眼的金轮,这是度化金轮,代表着智慧觉悟的无上境界。

  金轮一出,魏林如同薄纸遇大火一般,当场发出凄惨无比的喊声。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真的凝聚出度化金轮。”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是天要亡我吗?这是天要亡我吗?”

  魏林死也不相信,叶平真的能凝聚出度化金轮。

  可问题是,叶平凝聚出来了,不但凝聚出来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度化金轮。

  此乃太上度化金轮。

  不仅仅如此,就在此时,叶平身后忽然出现一棵古树,古树呈现翠绿色,有万道树枝,一缕缕碧绿色的光芒,垂落下来,将叶平烘托成一尊大智慧者般。

  “菩提古树!”

  “这是异象,菩提古树啊。”

  “奇异之象,奇异之象啊。”

  人们惊讶。

  战场当中,司空剑天也惊讶了。

  他不但惊讶,而且还有一点酸意。

  “菩提古树,度化金轮,青州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妖孽,我还以为我这个青州第一,晋国第一天才,能够维持几百年,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得被这小子拿走了。”

  司空剑天有点难受了。

  他希望叶平能够凝聚出度化金轮,可他还真不希望叶平能够凝聚出这种异象。

  毕竟叶平一旦凝聚出这样的异象,那两人的差距就大了很多。

  “度。”

  菩提古树之下。

  叶平缓缓开口,他没有任何手段,仅仅只是说出一个度字。

  这一刻,无数怨魂被直接超度轮回。

  百万怨魂,也在一念之间,彻底消失了。

  魏林的怨魂,也在这一刻遭受着难以言说的痛楚,他生前造孽太多了,如今在度化金轮之下,他无力挣扎,要为昔日所做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此时此刻,五怨翡翠古葫,再也无法挣扎,摇摇晃晃落在了叶平手中。

  这是一件古宝。

  但因怨念加持,所以失去了灵性,化作了一件邪器。

  如今叶平度化干净其中的怨念,翡翠古葫也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是一件先天翡翠灵葫。

  这件宝物,叶平自然当仁不让地收入自己囊中。

  就如此,所有的麻烦全部解决了。

  青州古城,也彻底恢复了宁静。

  叶平的异象逐渐消失。

  安静。

  安静。

  空前绝后的安静。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因为这一切仿佛显得特别不真实。

  上一秒,众人还在苦苦挣扎,甚至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然而这一刻,所有的麻烦全部解决了。

  这种大起大落,给人的感觉极其不真实。

  因为太快了。

  叶平降服魏林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过程,仅仅只是一个字,就降服了如此恐怖的魔头。

  对于修为低的修士来说,这一切显得不够真实,然而对于陈正等人,他们却十分清楚,度化金轮有多恐怖。

  不是魏林太弱了,而是叶平太强了。

  度化之法,不是修为,而是另外一条路,拥有度化金光,相当于金丹修士,而拥有度化金轮可不仅仅只是元婴境这么简单。

  但具体有多强,他们也不清楚,因为每个人的度化金轮都不一样,其威力自然也不一样。

  也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待众人回过神后,数万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

  “我等,多谢大师出手,拯救黎民,拯救晋国苍生。”

  陈正等人的声音纷纷响起。

  他们朝着叶平,作揖行大礼,显得无比恭敬。

  而此时,司空剑天也不禁看向叶平。

  他没有道谢,但眼神当中也充满着笑意。

  感受到众人的情绪,叶平没有多说什么。

  对叶平来说,他这次回青州,是要立剑意,是希望让大师兄明白自己的剑道之心。

  出手化解这个危难,主要是为了自己,其次才是为了天下黎民。

  所以叶平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高尚,亦或者有多么慈悲,当然既得了功德,又顺便解救黎民百姓,这种事情叶平也是开心的。

  不过事情解决了,叶平也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

  他相信大师兄肯定躲藏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大师兄乃是绝世剑仙,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

  所以叶平起身,作揖回礼。

  过了一会,叶平缓缓开口道。

  “既然事已了,叶某便打算回去宗门,此番下山数月,怕宗们师兄们担忧。”

  叶平开口,事情如今已经解决了,他打算直接回去,不打算继续逗留在此。

  先不说都出来快两个月了,忙东忙西也没学到什么。

  还不如在宗门,既能学到东西,还很轻松,

  “叶平道友,您就打算回去吗?不如在青州古城好好休息一番?”

  陈正连忙开口,他已经不称叶平为晚辈了,而是以同辈相称,毕竟叶平所作所为,称得上道友二字。

  如今听到叶平要走,陈正也连忙挽留叶平,毕竟叶平出手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忙,不得整个庆功宴庆祝一番?

  “是啊,叶师兄,要不留下来多待几天吧?”

  “叶师兄,您宗门在何处?我等有空必登门拜访。”

  众人也纷纷开口,希望叶平留下来,大家庆祝庆祝。

  “不用,如今青州城内百废待兴,若是留下反而影响恢复。”

  “至于宗门的话,诸位也莫要打扰,我师父性子喜静,不喜欢有人打扰,还望诸位谅解,若是日后再见,可把酒言欢,但上宗门拜谢这种事情......就算了吧。”

  听到有人要来宗门拜谢,叶平连忙开口。

  倒不是叶平怕别人过来拜师,主要是宗门里个个都是大佬,性格都比较古怪。

  隐世宗门要的就是安静,要是隔三差五就有人打扰清净,那自己这辈子也别想转正了。

  果然,叶平此话一说,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他们差不多已经猜到叶平的宗门,应该是就是那种隐世宗门了,所以暗自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去打搅,免得惹恼那些隐世高人。

  也就在这时,司空剑天的声音忽然响起。

  “叶平,有些事情与你说说,随我去安静点的地方。”

  声音响起,引来不少人好奇。

  而不远处的陈正,再听到司空剑天这声音后,似乎明悟了什么。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