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三十三章:劲夫劲夫,全场欢呼【求首订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劲夫劲夫,全场欢呼【求首订求月票】

  裂缝当中。

  端木云神色十分平静。

  她不知道府主是不是真的抓来了一头元魔王。

  但是与不是,也已经无所谓了。

  元魔也好,元魔王也好。

  在她端木云眼中,都是蝼蚁。

  她是一名女子,虽然修仙世界,男女平等,但修行上面女子往往都会弱于男子。

  倒不是天赋问题,而是在女修眼中,美貌大于修行,在大部分女修眼中,只要自己足够漂亮,什么天才强者,都得跪再自己的石榴裙下。

  所以修仙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男人掌握了修为,便掌握了天下,而女人只需要掌握男人,便可以掌握天下。

  但端木云并不认同。

  相反,她认为靠男人,终究是公主,只有靠自己,才是女王。

  也正是因为这点,端木云从小便奋发图强,努力修行。

  男人能做到的,她要做到。

  男人做不到的,她也要做到。

  所以当看到方磊以及莫笑平等人没有通过时,她很开心。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也就在这时,裂缝逐渐消失。

  但就在一瞬间,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

  “在下叶劲夫,女施主,看拳。”

  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还不等端木云反应过来,恐怖的拳招便已经出现在面前了。

  砰!

  随着一道巨响炸起,端木云整个人直接飞起,而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噗!”

  下一刻,端木云吐了口鲜血,她有点懵了。

  刚进来就挨了一拳?

  要不要这么直接?

  还有叶劲夫是谁?

  端木云是真的有点懵了,她压根就没做好准备,刚出现在元魔秘境,就挨了一拳狠的。

  不过端木云也的确很强,挨了叶平三成力的一拳,也没有被重创,的确要比方磊几人要强。

  一瞬间,端木云消失在了原地,她秀手捏起法诀,顿时之间淡蓝色的光芒笼罩着她,形成了一种护罩。

  锵。

  同一时间,端木云抽出蓝色飞剑,刹那间数千道剑气纵横,每一道剑气都很凶猛,可斩筑基大圆满。

  数千道剑气朝着叶平杀去,如同暴雨一般。

  而元魔秘境当中,叶平化身神魔,他无惧这些剑气,五指捏紧,再次袭拳杀来。

  “怎么会这么强!”

  “难道真是一头元魔王?”

  看到这一幕,端木云惊愕了。

  她的葵水剑气,即便是金丹修士也不敢用肉身抵挡啊,而不远处的叶平,却依靠着肉身,蛮横无比地冲了过来。

  葵水剑气刺在叶平身上,就仿佛数千枚铁针刺向铁石一般,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女施主,看拳。”

  叶平的声音再次响起,很快依旧是不等端木云反应过来,恐怖的铁拳,直接朝着端木云左脸轰了过去。

  咔嚓!

  脸骨碎裂的声音响起,还不等端木云痛叫,下一刻叶平的魔拳又打来了。

  砰砰砰砰!

  元魔秘境当中,端木云就如同一个沙包一般,被叶平疯狂蹂躏。

  此时此刻,在叶平眼中,他基本上已经确定自己应该是来到了一个魔门禁地。

  要不然的话,怎么来一个人就想杀自己?

  这天底下,有几个名门正派会有这么大的戾气?

  如今更是派了一个女魔头,想要用美人计勾引自己,这不就是魔道中人的手段?

  想明白这点,叶平自然不可能放任不管。

  你可以派高手打我。

  你可以派高手杀我。

  但你不可以派女人对我用美人计,因为我叶某人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打女人。

  想到这里,叶平的拳头更强了一些。

  叶平生平最恨的便是欺负弱小,欺负女人,可这是修仙界,如若自己不出手,那么死的就是自己。

  所以叶平咬着牙,为了在这个残酷的修仙界中生存下去,他是被逼无奈的。

  “啊!!!!!!”

  这一刻,叶平的魔拳又加大了力度,他如同一尊神魔,拳法大开大合,恐怖无比。

  一套组合拳下来。

  彻底把端木云打懵了。

  要不要这么夸张?

  有没有这么离谱?

  我是个女人啊。

  喂!你就不能轻点吗?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仇了?

  端木云哭惹,她哭的很伤心,本来信心十足,可没想到这头元魔,还真是元魔王,不但是元魔王,而且肉身还怎么强。

  强到离谱,自己的葵水剑气都刺不穿,这还打个毛啊。

  想到这里,端木云瞬间便想要捏碎秘境古令。

  但一瞬间,叶平眼疾手快,一脚踢在端木云手上,直接将古令震飞出去,紧接着叶平快如闪电,直接将这枚古令拿在手中。

  “想跑?没门!”

  叶平的声音响起,目光当中充满着冷意。

  他为正道修士,今日必要替天行道,但念在上苍有好生之德,叶平不想杀人,但他要彻底度化眼前的女魔头。

  度化金轮无法度化这个女魔头,那么就用物理度化法,打到这个女魔头洗心革面。

  “完了!”

  古令甩出,端木云心头不由一凉。

  有古令在,至少还能逃出去,可没了古令,可就真的麻烦了。

  有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一瞬间,端木云取出一枚紫色丹药,直接吞入腹中,很快她的伤势瞬间恢复,而后抽出飞剑,再次朝着叶平杀去。

  锵锵锵锵!

  葵水剑气再次出现,比之前还要强了许多。

  剑气如雨,朝着叶平杀去。

  刹那间,一道道爆炸声响起,每一道剑气,都炸出一个深坑。

  只可惜,叶平的速度极快,如一道闪电一般,不但速度极快,而且他的肉身也很强,直接朝着端木云杀去。

  密集的剑气落在叶平身上,传来一道道金戈碰撞的声音。

  “女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莫要堕落魔道。”

  叶平的声音响起,他目光清澈且有平静。

  但他的拳头,可没有一点平静的感觉。

  端木云的身影,再一次如同断了弦的风筝,在角斗场上空划过。

  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端木云重重地落在地上,周围数百米化作废墟,这处角斗场本身就不大,被叶平这么一折腾,更是破烂不堪。

  “咳咳!”

  不得不说,端木云的实力很强,再叶平如此猛攻之下,端木云依旧吊着一口气,还没有晕死过去。

  不过这一刻,叶平没有选择继续猛攻了。

  他不打算杀人,但更不想被杀,眼前这个女人实力比之前几人要强,所以被迫无奈之下,叶平才会重拳出击。

  如今端木云彻底被自己打懵了,叶平也稍稍安心下来了。

  “施主,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虽然我误闯你们禁地,可即便是魔道中人,是不是也要讲点规矩?”

  叶平捏着秘境古令,来到端木云面前,这般说道。

  端木云眼眶有点酸红,她看向叶平,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什么叫做魔道中人?

  你才魔道中人。

  你全家都是魔道中人。

  她说不出话,因为伤势太严重了,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

  而叶平继续开口道。

  “施主,我可以不伤你性命,不过也希望施主能够明白一个道理,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我观你虽然堕入魔道,可却没有什么魔气,显然入道不久,所以可否听在下一句劝言。”

  端木云虽然是魔道中人,不过叶平也看得出来,端木云的魔气不多,甚至说压根就没有什么魔气。

  应该是一时误入歧途,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若是能好心劝阻,让端木云改邪归正,弃暗投明,或许也算得上是一桩功德。

  “我......不是魔道中人。”

  端木云的声音缓缓响起,她用尽全力,努力地解释道。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一头元魔解释这个,但她还是想说明一下,自己不是魔道弟子。

  只是此话一说,叶平的目光不由一冷,而后缓缓开口道:“哦,看来施主还是有些不服啊。”

  叶平的目光有些冷冽,五指捏紧。

  一瞬间,端木云害怕的抖了一下,而后用尽全力,硬生生吐出两个字。

  “我是。”

  这一刻,端木云感到了无尽的委屈,自己居然被一头元魔逼着说自己是魔道中人。

  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

  这是奇耻大辱啊!

  而听到端木云承认自己是魔道中人,一瞬间冷冽的目光,瞬间变得温和起来,甚至脸上还浮现了一抹笑容。

  “施主,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你今天算是运气好,遇到了我叶某人,若是遇到其他不讲情面的正道修士,可能早就身陨道消了。”

  “不过,叶某一直认为,这天底下没有生来的好人,也没有生来的坏人,有时候身不由己道尽一切。”

  “我看的出,施主也并非是什么嗜杀之人,或许只是因为一时迷茫,从而踏入魔道,但施主你一定要相信,风雨过后便是彩虹。”

  “施主,你怎么哭了?”

  “看来施主是悟了,既然如此,还望施主能记住叶某人这番话,早日改邪归正。”

  叶平一番话感人肺腑。

  而端木云也十分配合的落下了无声之泪。

  不过她不是感动,而是委屈。

  自己堂堂端木世家的千金,堂堂晋国学府第一女修,堂堂的半步金丹,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被一头元魔强行感化。

  她很委屈。

  想要解释,可先不说有没有力气,就说叶平方才那恐怖的表情,就让她不敢解释了。

  “施主,我要走了,若是有缘,下次再见时,希望你已改邪归正,做个好人。”

  也就在这时。

  叶平忽然发现自己脚下弥漫出光芒,这是阵法结束的迹象,故此留下最后一句话,叶平被白光淹没了。

  而秘境古令,也落在了端木云手上。

  这一刻,端木云不由愣住了。

  元魔怎么走了?

  这不可能。

  元魔是不可能逃离这个秘境的。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能逃离这个秘境,早就跑了,何必等到现在?

  “他不是元魔?”

  一瞬间,一个念头出现在端木云脑海当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端木云不敢相信。

  要知道,这个元魔秘境,乃是晋国高层联手布置的,属于一个小空间,想要进入这个小空间,只能通过秘境古令,而且必须要相应的秘境古令。

  没有古令,就算是府主也别想闯进来,除非是......绝世阵法师布阵。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有人空间传送时,不小心闯入了秘境当中。

  这种事情曾经也发生过,只是十分罕见。

  不过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端木云知道的是,自己逃过了一劫。

  若是叶平真有杀心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只是很快,端木云不由幽怨起来了。

  不是元魔,为什么不好好解释一下。

  一瞬间,端木云又忍不住哭惹。

  早知道这样,解释清楚,自己就不用白挨一顿揍了。

  过了一会,端木云总算是恢复了一些法力,她起身擦干了泪痕。

  握紧秘境古令,想要直接离开。

  只是当端木云即将捏碎古令时,她忽然沉默了。

  这样出去,会不会显得自己好没面子?

  要不要再拖半个时辰出去?

  端木云陷入了沉默。

  细算一下时间,自己在秘境待了一炷香的时间,要是直接出去的话,岂不是跟方磊那几个废物一样?

  对!

  拖半个时辰出去。

  即便是输了,也虽败犹荣。

  端木云如此想到。

  只是当半个时辰过去后。

  端木云脑海当中,不禁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叶平不是元魔!

  但除了自己以外,应该没人知道叶平不是元魔。

  假如自己出去以后,就宣称自己击败了元魔,是不是更好一点?

  念头出现,瞬间让端木云愣住了。

  是啊,自己完全可以谎称自己打败了元魔啊。

  可这样做,会不会显得自己有些卑鄙啊?

  万一以后被人知道了,自己岂不是很尴尬?

  不对,不对,这怎么可能遇得到?我在晋国学府,以后可能就要去十国学府了,天大地大,怎么可能会遇到。

  还有,待会出去以后,我不说我打败了元魔,他们自然而然会觉得我击败了元魔,我不承认也不否认,不就够了?

  对对对,不承认也不否认,很好,非常好。

  这就是智慧吗?

  端木云啊端木云,你可是个小机灵鬼。

  嘿!

  咳咳!

  一番内心戏后,端木云已经确定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忍不住一笑,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有点胸痛,让端木云不由皱眉。

  叶平太凶了,这顿揍端木云刻骨铭心。

  不过想到接下来的风光,端木云心中的怨气也逐渐消散了。

  很快她捏碎手中的秘境古令。

  刹那间,空间裂缝出现。

  端木云的身影也消失在秘境当中。

  外界。

  祭坛当中。

  数以千计的晋国学子目光紧张地看向祭坛。

  晋国学府几位风云人物,基本上全部败在元魔秘境之中,这如何不引起话题。

  这才不过是元魔秘境,要是真魔秘境,那岂不是都得完。

  不要说这些弟子了,即便是晋国长老们也有一些忐忑。

  若是这些弟子,连区区元魔秘境都打不过,那这次十国大比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还想加入十国学府,做梦去吧。

  而就在众人满是好奇时。

  终于,裂缝终于出现了。

  “快看。”

  “端木师姐赢了吗?”

  “我估计悬啊。”

  “端木师姐的葵水剑法堪称无敌,若是她都败了,那就麻烦了。”

  “我觉得应该能赢。”

  “不好说,等会就知道结果了。”

  人们议论。

  只见祭坛当中。

  一道身影出现。

  是端木云的身影。

  她用飞剑杵在原地,衣襟上满是鲜血,面色也极其苍白,不过却没有晕死在地。

  唰!

  府主第一时间便来到端木云面前,打出一道灵气,治愈端木云的伤势。

  “里面究竟发生了何事?”

  李莫程皱着眉头,询问端木云。

  他是真的很好奇,怎么区区一头元魔,能将学府的天才打成这种惨状?

  “府主,里面的确是一头元魔王。”

  端木云强撑着身躯,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刹那间,引来一片哗然。

  连李莫程也懵了。

  还真是一头元魔王?

  “那结果呢?”

  李莫程继续问道。

  “已经没了。”

  端木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这句话。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明悟了。

  “没了?什么叫做没了?”

  只是李莫程却忍不住继续追问道。

  这话一说,端木云有些郁闷了。

  都说到这里了,还不懂咩?

  府主,你是故意刁难我端木云?

  说实话,端木云还真没脸皮说自己击败了元魔王,最多就是误导一下大家。

  叶平不是元魔王,但比元魔王还强,而且叶平也的确消失了。

  既然消失了,不就是没了?

  这话说的明明白白,你怎么还问?

  想到这里,端木云只能强撑着继续说道。

  “府主,没了的意思就是,噗!”

  话说到一半,端木云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紧接着倒在地上了。

  没办法,解释不清楚,只能装死了。

  “端木云,你说话说清楚点啊,喂,说完啊?别装死啊?端木,阿端。”

  看到倒在地上的端木云,李莫程有点懵了。

  怎么话说一半就倒了,说完最后一句你在晕过去啊。

  他呼喊着端木云。

  然而一个中年女子直接来到祭坛,有些怒意道。

  “府主,你想磨练这些弟子是好心一片,可不要太过分了,抓来一头元魔王,你也不怕他们死在里面。”

  女子走来,直接抱走了端木云,显得有些生气。

  “不是啊,师妹,你听我解释啊。”

  李莫程懵了。

  他记得自己就是抓了一头普普通通的元魔啊。

  “府主,你这次真有点过了。”

  “哼,我就说我徒儿怎么可能打不过一头元魔,没想到是一头元魔王,府主,你过分了。”

  刹那间,众人恍然大悟,学府长老也纷纷冷哼,而后离开此地。

  留下一脸郁闷的李莫程。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