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三十四章:起锅,烧水,炼丹,飞飞飞!【求首订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四章:起锅,烧水,炼丹,飞飞飞!【求首订求月票】

  青云后崖。

  随着一束白光闪过。

  叶平的身影,再次出现。

  摆在叶平周围的石子,此时此刻,全部化作了石粉。

  而叶平也睁开了眸子。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场地,让叶平不由松了口气。

  果然,回到了青云道宗。

  说实话,一开始叶平还有些担心,怕自己回不来了了。

  好在的是,自己布置的空间阵法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中间出现了点小问题。

  “空间阵法需要设点,我没有设好点,所以这次空间传送比较随机,以后布置空间阵法,无论如何都要注意一下,不然在发生这种事情就麻烦了。”

  空间阵法,本身就极其复杂,最主要的就是确定范围,确定方向。

  这些都需要调节的,否则的话,要是随机传送,那谁敢用空间阵法啊。

  传送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还好说,要是传送到一些绝境之地,岂不是送死?

  叶平也只是单纯尝试一番,所以没有固定方向,也没有固定范围。

  所以第一次空间阵法,叶平算是布置成功了,就是细节上没有处理好,不然的话,完全可以避免方才的问题。

  明白这点后,叶平牢牢记在心中,紧接着准备继续研究其他阵法。

  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地声音忽然响起。

  “叶师弟!”

  是二师兄许洛尘的声音。

  后崖当中,当叶平听到二师兄的声音后,当下不由站起身来。

  他有一些惊讶,没想到二师兄会来找自己。

  毕竟自从二师兄教完自己丹道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自己了。

  “见过洛尘师兄。”

  当许洛尘走来时,叶平连忙作揖,显得十分客气。

  “叶师弟客气了。”

  不远处,许洛尘已经来到了叶平面前。

  此时此刻,许洛尘的心情已经逐渐好转了许多。

  经过与王卓禹畅谈一番后,许洛尘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

  《小师弟是绝世天才我为什么要难受》

  是的。

  这几日,许洛尘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叶平是绝世天才,自己为什么要难受?

  就如同王卓禹说的一模一样,叶平不是天才,自己也是叶平的师兄,叶平是天才,自己还是叶平的师兄。

  再如大师兄说的,教的东西,叶平学不会,才证明自己是废物,教的东西,叶平能学会,就证明自己教的东西没有错。

  结合这两点,许洛尘彻底想通了。

  没错,彻底想通了。

  既然叶平能学会,那就证明自己教的东西没错啊。

  只是说自己天赋不如叶平高罢了。

  所以乘着今天阳光明媚,再加上已经安排好了李钰,许洛尘来了。

  知道叶平是个绝世丹道天才,那许洛尘自然要上上心了。

  不然以后叶平真的成名了,功劳都被其他人捞走了,那损失才大。

  “师兄,您来是?”

  叶平眼神中充满着好奇,不知道许洛尘今日来要做什么。

  “叶师弟,师兄今日过来,是打算传授你一点新的东西,师弟有空吗?”

  许洛尘说明了来意。

  他今天过来,的确是想要教叶平一点新东西。

  “新的炼丹之术吗?好啊,好啊,师弟自然有空。”

  听到有新的东西学,叶平自然激动了。

  之前的炼丹术,虽然很不错,可却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自己炼出来的丹药,所蕴含的灵气,跟自己花费的灵气成正对比,这就让叶平有些郁闷。

  毕竟学会炼丹术,叶平主要想着还是给自己吃,要是炼丹所花费的灵气与丹药蕴含灵气成正对比,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听到许洛尘要教自己新东西,叶平自然开心。

  “恩,叶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学啊,那好,你随师兄来,师兄传授你无上炼丹术第二篇。”

  许洛尘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师兄。”

  叶平也点了点头,满脸笑容。

  而与此同时。

  青云大殿当中。

  太华道人在大殿当中走来走去,眉头紧锁,不知在思索什么。

  小师妹陈灵柔则拿着一个灵果,扑哧扑哧地吃着,同时看着太华道人走来走去。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太华道人自言自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回到大殿内,太华道人也彻底冷静下来了。

  之前被一箱箱的灵石震撼到了,然而冷静下来后,太华道人也庆幸自己没有收下那些灵石。

  要是收了灵石,麻烦才大了。

  倒不是说收李钰为徒孙的事情。

  虽然李钰是晋国太子,可他与叶平是旧相识,非要拜叶平为师,这点就算是说出去,晋国国君知道也说不出什么。

  毕竟是你家太子死活要拜我徒弟为师,跟我没什么关系。

  可要是收了灵石,那就是欺诈了。

  不过这件事情,不是太华道人当下心急的事情。

  晋国学府才是太华道人眼下最心急的事情。

  晋国学府啊。

  晋国上上下下,无数宗门无数修士都想进的学府啊。

  所以太华道人自然而然想让叶平去晋国学府,一来是光宗耀祖,二来是可以真正去晋国学府学点真本事,不至于在青云道宗被自己那几个弟子忽悠。

  当然若是叶平去晋国学府,自己宗门直接提升二品,这也是一件好事。

  总而言之,这是一件一举三得的大好事。

  可问题是,叶平不去晋国学府啊。

  而叶平不去晋国学府的原因,别人或许不知道,可他太华道人却十分清楚。

  因为在叶平眼中,青云道宗乃是隐世宗门,区区晋国学府自然不值一提。

  可问题是,这是在叶平眼中啊,而在太华道人眼中,青云道宗就是个破宗门,跟晋国学府一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叶平,太华道人都希望叶平去晋国学府。

  只是用什么方式,怎么去说,才能让叶平甘心去晋国学府。

  “灵柔,你给师父出个主意看看。”

  此时,太华道人将目光看向陈灵柔,一个人想不出办法,不代表两个人想不出。

  “出主意?出什么主意啊?师父?”

  陈灵柔有些好奇,她甚至都不知道太华道人到底在想什么。

  “就是让你那个小师弟,心甘情愿的去晋国学府啊。”

  太华道人开口。

  “这还不简单啊,师父,您直接让小师弟去不就够了,我看得出来,小师弟很尊重你的。”

  陈灵柔有些不以为然道。

  只是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眼下叶平是铁了心不想去晋国学府,即便是自己下令,让叶平去晋国学府,也不会好好去学。

  而且最主要的是,去晋国学府作甚?

  去晋国学府学习吗?

  如果是去学习,那岂不是承认青云道宗不如晋国学府。

  “这个办法不行。”

  “我要让你小师弟,心甘情愿去晋国学府。”

  “唉,若是你大师兄在这里那该多好啊,这种事情让他去做,他比较擅长。”

  太华道人摇了摇头,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陈灵柔不由稍稍陷入了思考之中了。

  不过过了一小会,陈灵柔开口了。

  “师父,那简单啊,你倒不如跟小师弟说,大师兄曾经去过晋国学府,在晋国学府之中察觉有一门无上剑法,不过即便是大师兄也没有找到那门剑法,成了大师兄的心病。”

  “这样一来,小师弟一听这话,肯定会去晋国学府的,您说呢?”

  陈灵柔想到了一个办法。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不由眼中一亮,而后一拍大腿,觉得这个办法还真不错。

  “可要是他找不到怎么办啊?”

  太华道人问道。

  “找不到就找不到呗,不是说连大师兄都没找到吗,小师弟找不到也正常。”

  陈灵柔起身认真道。

  “是啊,这个办法不错,不错!”

  太华道人连连点头,越想约觉得这个办法挺不错的。

  “那具体应该怎么说啊?”

  太华道人也有一些病急乱投医,什么问题都问陈灵柔。

  而陈灵柔也乐意在太华道人面前表现。

  “很简单,师父你听我说,你只要把这门剑术吹的天花乱坠,反正有多夸张就吹的多夸张,具体怎么说我一时说不清楚,但一定要说的小师弟心动。”

  “不仅仅如此,师父,你顺便再帮小师弟确定一个目标,说实话小师弟天赋的确不差,可晋国学府里面也有不少天才。”

  “我可是听说,晋国学府强者如云,而且实力为尊,咱们不能让小师弟过去以后受委屈啊,所以你顺便可以教教小师弟一些手段。”

  陈灵柔有一点人小鬼大的感觉,在指点着太华道人。

  “教一些手段?什么手段?”

  太华道人有些好奇了。

  “师父,手段只是形容词而已,大概意思就是说,您教我们是不是让我们遇到事情不要去争,不要去斗对不对?你反过来教小师弟就好了。”

  “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您这套教教我们还好,小师弟是天才,既然是天才,就必须要承受天才的痛楚,说白了让小师弟勇敢点,用双拳打出威名。”

  陈灵柔如此说道。

  只是这话一说,太华道人有些不乐意了。

  “什么叫做教教你们还好,师父教你们的这些,都是肺腑之言,修仙界尔虞我诈,凶险无比,遇事忍一忍又何妨?留在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啊。”

  “你这些理论为师不接受,按照你的意思,让你小师弟去晋国学府,横冲直撞,万一挨打了呢?万一受委屈了呢?简直是胡闹。”

  太华道人有些生气,虽说自己教的东西,的确有些怂,可问题是保住命才是王道啊,命都保不住,出门在外,惹事生非,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只是太华道人话音刚落,陈灵柔便摇了摇头。

  “师父,我还是那句话,您这套教教我们几个还好,可小师弟又不是我们,他是天才。”

  “天才的道路,跟我们的道路永远不一样,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是小师弟真把您这些学到,以后遇到什么人都怕,这也怕,那也怕,还叫什么天才?”

  “再者,修仙之路,本身就是与天斗,与天争,普通人不去惹事生非,遇事就忍,倒没什么,可天才也怂,那还叫天才吗?”

  “您自己想想看,遇事就跑,遇事就躲,遇事就怂,道心能稳吗?再厉害的天才,也迟早会变成一个怂蛋,甚至若是有朝一日,小师弟修炼到渡劫境,遇到雷劫,岂不是必死无疑?”

  陈灵柔一番话,简直是字字珠玑,说的太华道人哑口无言。

  是啊。

  遇事就忍,遇事就跑,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普通人就想要过普通的生活。

  但对于天才来说,若是遇事就跑,遇事就忍,这也不敢,那也不敢,能有什么出息?再厉害的天才,最终也会泯灭在岁月之中。

  甚至真的有一天,若是叶平抵达渡劫境了,遇到天雷,按照这种性格,估计得凉。

  “难道真的是我想错了?”

  这一刻,太华道人陷入了沉思当中。

  “行了,师父,您自己慢慢想吧,我先走了。”

  也就在这时,陈灵柔打算离开。

  不过太华道人回过神来,看向陈灵柔道。

  “你刚才说的东西,是从哪里看来的?”

  太华道人有些好奇,陈灵柔也没下过几次山,怎么懂的这么多?

  “您上次不是从山下买了很多书吗,里面有几本什么什么修仙传,我从书里面看来的。”

  陈灵柔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道。

  一听这话,太华道人顿时郁闷了,他还以为这些都是陈灵柔自己想出来的,没想到是看小说看来的。

  “以后没事不要看那些杂七杂八的修仙小说,正经女人,谁会看啊?”

  太华道人教训道。

  “师父,您真是个老古董,现在都长得帅,长得漂亮的修士,都在看修仙小说,就您是个老古董,略略略!”

  来到大殿外,陈灵柔不由给太华道人一个鬼脸,而后步伐欢快地离开了这里。

  “胡说,为师还没老,整天跟你大师姐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有你亏吃。”

  待陈灵柔走后,太华道人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但很快,他不由继续思考陈灵柔方才说的话。

  过了一会,太华道人喃喃自语道:“明日去找叶平一趟吧。”

  他自语,而后也离开了大殿。

  而此时此刻。

  青云道宗,一处无人之地。

  许洛尘和叶平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这里杂草丛生,是一块荒地。

  而两人面前,则立着一个大锅,准确点来说,叫做铁锅。

  看着面前的黑色铁锅,许洛尘眼神当中尽是满意。

  这口铁锅,是他全身家当了。

  他前些日子下山了一趟,办点事情,回来的路上,看到有人摆地摊。

  说来也巧,一大堆东西,许洛尘唯独就看上了这口铁锅。

  摊主说这是一口极品炼丹锅,但许洛尘没有上当,知道这就是一口普通的铁锅,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普通。

  这口铁锅的材料很不错,耐高温,不至于被灵火一点就融化。

  许洛尘打算让叶平用这口铁锅炼丹。

  是的,用这口铁锅炼丹。

  想想看啊,叶平抬手就能凝聚天地灵气炼丹,炼出来的丹药,蕴含大量灵气。

  这要是用一口锅炼丹,那是什么概念?

  炼丹有三大要素。

  第一个便是丹炉。

  品质越好的丹炉,炼出来的丹药效果越好。

  最简单的一点,是药三分毒对不对?那么想要炼化药材当中的毒性,就必须要用灵火反复熔炼,但直接用火烤,容易损坏药材。

  而用丹炉就不一样,炉中的温度不会有任何变化,并且不会破坏药性,还能炼化毒性。

  那么越厉害的火,祛除的药毒效果越好,而普通的丹炉,遇到灵火便会直接融化掉。

  所以一口丹炉的品质好不好,第一点就是耐不耐高温。

  第二个便是药材。

  这个就不需要多解释了,药材越好,那么炼出来的丹药效果也自然越好。

  第三个便是丹火,与丹炉的意思差不多。

  综合以上三点,才能练出一枚好的丹药。

  所以许洛尘一眼便相中这口古怪的铁锅,真正的炼丹炉或者是炼丹鼎,许洛尘买不起,但一口铁锅他还是买得起的。

  鏖战足足三个时辰,最终许洛尘以三两银子的天价,把这口铁锅买回来了。

  如今刚好可以让叶平试一试这口铁锅的效果了。

  哦,不对,是丹锅。

  叶平不借助丹炉,不借助药材,也不借助丹火的情况下,便炼出极品无毒丹。

  若是借助丹炉,那炼出来的丹药,会是什么丹药?许洛尘不敢想象。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洛尘今天特意来找叶平一趟,就想看看叶平能炼出什么丹药来。

  “小师弟,今日师兄便传授你无上炼丹术第二篇,器炼法。”

  这一刻,许洛尘的声音响起。

  他眼神当中充满着自信,并且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器炼法?

  而叶平也不由好奇起来了。

  对于许洛尘,叶平完全相信许洛尘的丹道造诣。

  无上炼丹术,就光是凭空炼丹这一招,叶平就感觉自己受用无穷。

  如今传授自己器炼法,那炼出来的丹药会有多强?

  叶平自己也不由感到震撼了。

  不用丹炉,不用药材,甚至不用丹火都能炼出极品丹药出来。

  用了丹炉,那岂不是得起飞?

  铁锅炼丹,你告诉我怎么失败?

  想到这里,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期盼。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