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三十七章:晋国学府,苏长御收徒【求首订求一切】

第一百三十七章:晋国学府,苏长御收徒【求首订求一切】

  青云后崖。

  太华道人看着手中的秘籍,眼神当中不由弥漫着笑意。

  这本秘籍是他前两天去山下认真挑选而出的。

  自从叶平说想要一本拳法秘籍,太华道人便立刻下山去帮叶平选秘籍。

  秘元阁内的东西,太华道人没有考虑,毕竟叶平即将要去晋国学府,若是自己在秘元阁买秘籍,估计很容易在晋国学府找到同款。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所以太华道人去了一趟秘籍市场。

  再细心挑选一整天后,太华道人选了这本书。

  说实话与叶平接触了这么长时间,太华道人大概知道叶平喜欢什么类型的秘籍了。

  首先,字不能太多,因为说多错多,但必须要听起来很合理。

  就是那种乍一听感觉好像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啥玩意啊。

  所以这种类型的秘籍,最适合叶平了。

  而这本‘太古真龙拳’,完美符合太华道人的要求,如果不是自己修过仙,说实话差点也被忽悠到了。

  想到这里,太华道人更是不由自言自语道。

  “这个墨璇天尊到底是谁啊,怎么写的秘籍这么厉害?差点都把我唬住了。”

  太华道人心中有些好奇。

  这本秘籍的作者,乃是墨璇天尊,据说是比较知名的秘籍撰稿人,当然这个有名也只是在青州有名而已。

  但不管如何,拳法秘籍找到了,太华道人很开心。

  这秘籍太华道人就是给叶平在路上闲来无聊打发打发时间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想法。

  此时此刻。

  青云后崖当中。

  叶平正注视着地上的剑痕,还在领悟剑意,而李钰则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平。”

  也就在这时,太华道人的声音不由响起。

  随着声音响起,叶平当下从悟道中醒来,他起身看向太华道人,而后恭敬无比道。

  “徒儿见过师尊。”

  叶平起身作揖,一旁的李钰也连忙起身作揖道:“徒孙见过师祖。”

  “莫要客气,叶平,你过来。”

  看到李钰也在,太华道人不敢直接将秘籍交给叶平,而是让叶平过来。

  随后,待叶平走来,太华道人直接将手中的秘籍交给叶平,而后缓缓开口道。

  “阅后即焚!”

  简单的四个字,让叶平顿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导致叶平连看都不看是什么秘籍,便直接藏入怀中。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早些出发,也免得一路上餐风饮露。”

  秘籍给了,太华道人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拍了拍叶平的肩膀,让叶平早些出发,也免得路上耽误找不到驿站古城,在外面露宿。

  “是,师父。”

  叶平点了点头。

  只是过了一会,太华道人忍不住开口道。

  “不过,叶平,若是在晋国学府真的受了什么委屈,或者实在不愿待,就早点回来,也别真的委屈了自己。”

  说来说去,太华道人还是比较担心叶平,毕竟叶平这才修练几个月啊,就要去晋国学府,那个地方高手如云,卧虎藏龙,万一真受欺负了,他也不好受。

  “师父你放心,徒儿定不会有辱青云道宗之名,也不会让师父您担忧。”

  感受到太华道人的关切,叶平心头一暖,他如此说道。

  “行了,路上注意安全。”

  拍了拍叶平的肩膀,太华道人没多说什么了。

  他转身离开。

  待太华道人离开之后,叶平也准备出发了。

  他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可以直接下山。

  临走之前,叶平也找了其他师兄一一告别。

  二师兄许洛尘不在,可能下山去了,自从三天前炼完丹之后,许洛尘便不知所措。

  三师兄王卓禹和小师妹陈灵柔都在宗门,叶平一一告别。

  至于大师兄大师姐也不在,以及从未见过面的四师兄和五师兄,叶平也愣是没见过一面。

  告别之后,叶平与李钰离开了青云道宗,赶往晋国学府。

  而晋国离州。

  一处荒无人烟的山脉当中。

  一道跌跌撞撞的身影,行走在这条山脉内。

  “到底有没有人啊?”

  “这都已经大半个月了。”

  “有活人咩?”

  “在下苏长御,我师弟叶平,能交个朋友吗?”

  荒无人烟的山脉当中。

  苏长御面色显得有些憔悴,他很难受,也很苦恼。

  自从魔神教突袭青州之后,他就不知道自己来到一处什么地方。

  到处都是山,走了足足大半个月了,愣是没走出这片山脉,也愣是没见到一个活人。

  有一说一,迷路这种事情倒也不是稀奇的事,毕竟没地图,正常情况下也容易迷路。

  但问题是,大半个月见不到一个活人,这尼玛离谱不?

  好气啊。

  真的好气啊。

  苏长御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到最后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解气。

  如果不是怕毁容,苏长御已经抽了。

  也就在苏长御漫无目的地寻找出路时。

  突兀之间,一道人影出现在苏长御眼中。

  “有人?”

  一瞬间,苏长御震惊了。

  找了大半个月没遇到一个人,如今见到一个活人,如何不让苏长御激动。

  “道友!”

  “道友!”

  回过神来,苏长御当下激动出声,他呼喊对方,同时也快速赶了过去。

  很快,苏长御看清楚这人模样了。

  是个中年男子,显得有些消瘦,穿着一套青色素袍,脚边躺着一柄木剑,站在山崖边上,静静注视着远方,似乎在发呆一般。

  “道友,在下乃是青云道宗苏长御,此番在山间迷路,还望道友能够告知在下,此地是何处?距离最近的古城在何处?”

  苏长御显得十分客气,但语气还是有些急迫。

  毕竟在这鬼地方被困了大半个月了,苏长御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回青云道宗,然后安安心心在宗门躺尸一段时间。

  只是过了半响,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让苏长御不由一愣。

  “道友?”

  苏长御尝试性再喊一声。

  等了半响,对方还是没有回答。

  “老铁?”

  “兄贵?”

  “老哥?”

  苏长御还是不死心,继续呼喊对方。

  可对方就如同一块石头一般,无论自己怎么呼喊,对方就是不理人。

  这下子让苏长御更郁闷了。

  好不容易遇到个人,可没想到居然不说话?

  自己这是倒了几辈子血霉啊。

  也就在苏长御满是郁闷时,他注意到了中年男子脚下的有几个字。

  仔细一看,苏长御激动了。

  【何为剑道】

  这个我熟啊。

  再看到对方一旁的木剑,一瞬间苏长御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估计一看就是那种郁郁不得志的中年剑修,干啥啥不行,然后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对剑道产生了怀疑,所以在这里思考人生。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仔细观察这个中年男子。

  过了一小会,苏长御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因为对方一脸衰像,肯定是那种中年不得志,充满迷茫之人。

  再加上地上的这四个字,苏长御更加笃定自己的想法。

  明白对方发生什么事情了,苏长御也在一瞬间想到了对策。

  “咳咳!”

  苏长轻咳一声,先润润嗓,随后缓缓道。

  “何为剑道?”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

  “是为剑道。”

  苏长御的声音不大,但说到这句话时,却莫名有一种穿透力。

  如同磐石一般不动的中年男子,再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回过神来了。

  他无神的目光,也出现了一点点神采。

  这一刻,中年男子动了。

  他转过身来,有些呆滞,而目光则充满着好奇,注视着叶平。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

  中年男子喃喃自语,他看向苏长御,似乎还没回过神,只是惊讶这句话。

  此时此刻,苏长御没有说话。

  甚至苏长御更是向前走了一步,来到山崖边,负手而立,注视苍穹。

  论装哔,没有人是我苏某人的对手。

  很快,中年男子彻底回过神来了。

  他不禁将目光看向苏长御。

  山崖边上,随着一缕缕阳光洒落在苏长御的身上,再加上苏长御绝世的容貌,给人一种莫名的错觉,仿佛苏长御是一位绝世剑仙。

  不过中年男子一眼便看得出来,苏长御不是什么绝世剑仙,相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

  但让他好奇与惊讶的是,这句话怎么会从这个普通人口中说出。

  哦,不对,长相很不凡,甚至是自己见过最非凡之人。

  可惜,是个废物。

  他目光好奇地看着苏长御,不过没有说话。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苏长御心中不由微微一笑。

  果然,没有什么事情不是装个哔不能解决的,如果一个解决不了,那就再装一个。

  “你是否很困惑,什么是真正的剑道,对吗?”

  两人互相沉默了许久,最终眼看着对方一直不说话,苏长御不由主动开口了。

  毕竟他想要离开这里,要是一直僵持的话,耽误自己时间。

  听到苏长御的声音,男子不由一愣,随后忍不住微微一笑。

  只是苏长御背对着身子,所以他看不见,也不知道对方早已看穿一切。

  “恩。”

  中年男子回应,或许是一时玩心,他愿意配合一下苏长御。

  此话一说,苏长御则继续开口道。

  “吾乃苏长御,为绝世剑仙,今日见你有缘,愿收你为徒,不知你愿不愿意?”

  苏长御继续开口,为了能逃出这鬼地方,苏长御也不要脸了,只要逃出去了,他就跑路。

  什么徒弟不徒弟的,你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不会你当真了吧?玩玩而已啊。

  只是当苏长御的声音响起后。

  中年男子愣在原地了。

  眼神当中充满着惊讶。

  因为......这天底下没几个人敢说收自己为徒啊。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不由开口道。

  “敢问前辈,可知古剑仙吗?”

  中年男子缓缓问道。

  而苏长御微微一愣。

  古剑仙?

  古剑仙是什么?

  邪剑仙还有所耳闻,古剑仙是谁啊?

  “古剑仙?不认识这种无名之辈,很有名吗?”

  苏长御淡然开口。

  青州境内有这个人吗?

  很厉害咩?

  苏长御的回答,让中年男子不由哑然失笑。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古剑仙这三个名字,对天下剑道修士来说,都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

  可若是说很强,未免有些自夸自擂,

  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不认识自己。

  不过想来也是,这里不过是小小的离州而已,不认识自己也很正常。

  只是古剑仙本想开口说明一番,可突兀之间,古剑仙忽然又沉默了,眼神当中流露出一抹笑意。

  “哦,前辈愿意收我为徒?可晚辈资质较差,只怕前辈嫌弃。”

  古剑仙开口,显得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资质差?

  听到对方资质差,苏长御更不由放心了。

  要的就是资质差,这要是资质好的话,那他还真不敢乱来。

  想到这里,苏长御缓缓开口道。

  “我辈修士,人定胜天,资质差又如何?我有一个师弟,资质极差,但毫不炫耀的说,仅仅三个月,便拿下青州剑道大会第二名的成就,你觉得资质很重要吗?”

  苏长御缓缓开口道。

  青州剑道第二?

  古剑仙稍稍沉默。

  对于这种剑道大会,他最后的印象还是停留在三百年前,不过那不是剑道大会,而是武神古台。

  想到这里,古剑仙不由点了点头道:“前辈所言甚是,是晚辈愚钝了。”

  随后他继续笑道:“承蒙前辈不弃,晚辈愿意拜前辈为师。”

  古剑仙这般说道。

  “好,既然如此,我便收你为徒,不过是记名弟子,同时为师也不是什么讲究之人,什么跪拜之礼也就算了,这个等日后你成为我的正式弟子再说。”

  “你可愿意?”

  苏长御这般说道,本来就是诳他,自然不可能真收古剑仙为徒了。

  “弟子自然愿意。”

  古剑仙轻笑道。

  而苏长御再听到对方答应之后,不由松了口气。

  很好,忽悠成功了。

  “好,既然你拜我为师,我也不吝啬,等回到宗门,为师便传你一门绝世剑法,对了,你叫什么?”

  苏长御问道。

  “徒儿叫古名氏,”

  古剑仙开口,道出自己的名字。

  “古名氏?还有这种名字?这样吧,为师以后叫你老古如何?”

  苏长御如此说道。

  毕竟这个古名氏年龄摆在这里,叫小古有点违和,倒不如叫老古算了。

  “这个师父随意,名字本身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古剑仙很随和道。

  他不在乎名字叫什么,而且换个名字也挺好的,至少可以尝试一下普通人的身份。

  “恩,很好,既然如此,老古你前面带路,为师要好好与你探讨一番剑道。”

  苏长御的声音响起。

  让古剑仙去带路。

  后者也没有任何一点抱怨,还有些开心的去带路。

  只是苏长御不会知道,他这个随便收的徒弟,是整个修仙界最强的剑仙之一,甚至没有之一。

  仙武纪元。

  五月五。

  晋国国都外。

  两辆马车正缓缓朝着国都走去。

  最前方的马车当中。

  叶平将手中的‘太古真龙拳’秘籍合上,而后打出一道灵火,刹那间便将这本秘籍给烧毁了。

  这是掌门交代的事情。

  阅后即焚。

  秘籍烧毁后,叶平闭上了双眼。

  他脑海当中,尽是太古真龙拳的心得。

  这篇秘籍,玄奥无比,乃是真龙一族的无上心法。

  有四重境界。

  以拳化龙。

  以气化龙!

  以躯化龙!

  以神化龙!

  但想要真正领悟出太古真龙拳,必须以心观想真龙之魂。

  此时此刻,马车当中,叶平开始观想真龙之魂。

  只是当叶平闭上眼睛开始观想时。

  突兀之间,脑海当中一道龙影便已经出现了,几乎没有一个呼吸的时间。

  只是这条龙影,无法看清楚本相,只能依稀看到这条龙影是红色的。

  “吼。”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龙吟声在耳边响起。

  叶平瞬间惊醒,而后一招招拳法出现在脑海当中。

  这是太古真龙拳法。

  这套拳法招式霸道恐怖,叶平在脑海当中推演。

  拳法大开大合,且有霸道凌厉,蕴藏无限杀机,至刚至阳,甚至这套拳法若是演练起来,还可以强身健体,蜕变肉身。

  实乃无上心法。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拳法阶段,如若抵达以气化龙的程度,法力如龙,可拟化真龙虚影出来,拳势恐怖。

  这重境界不会很难,但也需要一点时间。

  就如此,两辆马车已经进入了晋国国都当中。

  当晚,李钰带着叶平来到了皇宫之中。

  对于李钰的身份,在青州叶平也已经知晓了,倒也不是很惊讶。

  而李钰刚回到皇宫,太和公主便找了上门。

  一见到李钰,太和公主直接取出一枚古令,这是晋国学府的特令。

  很快太和公主神色显得有些紧张道。

  “哥,这是晋国学府的特令,不过我跟你说个事,听说这次晋国学府不止来了一个特招生,府主和一位太上长老,都用了特权,再加上你这个,一共有三人,现在学府那些师兄们,什么都不做,就等着他们来。”

  “哥,我看那帮家伙是铁了心想要找新弟子发泄,要不这事就算了吧,毕竟若是你千里迢迢请人来,结果害人家白挨一顿打,岂不是败你名声?”

  太和公主有些担忧道。

  只是这话一说,李钰倒也没有任何害怕,一来是相信叶平的实力,二来是来都来了,总不可能又把叶平请走吧?

  想到这里,李钰不由开口道。

  “妹,你放心,我请来的人,不一般。”

  “不过你暂时不要传出去,总而言之你不用担心,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哥我。”

  李钰无比自信道。

  “那行,反正什么都交给你来,哥,还是那句话,要是你真能帮我收拾这帮人,我那些闺蜜随便你挑。”

  “七天后,刚好是花灯会,你不是一直想去吗?我带你去。”

  既然李钰这么有信心,太和公主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妹妹,这是你说的啊,你可不要骗哥。”

  听到花灯会这三个字,李钰顿时来劲了。

  “行行行,放心,走了,我这是偷着出来的,要是被学府的人发现了,估计又要倒霉了。”

  太和公主没有多说什么了,转身离开。

  待太和公主离开后,李钰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找叶平说清楚一下这件事情。

  毕竟万一自己高估了自己师父的实力,那就麻烦了。

  所以当夜,李钰找了叶平一趟。

  三言两语便将这件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房内。

  李钰给叶平泡着茶,边泡边开口。

  “师父,您放心,那些四代弟子,也不能说都很强,也有不少是废物,以您的实力,想来收拾他们应该不难。”

  “不过若是他们真敢以大欺小,让三代弟子出手,我肯定会让我父皇出面,保证您的安危。”

  李钰如此说道,说完这话将茶杯端起,递给叶平,显得一副尊师重道的样子。

  “无妨,既然是晋国学府的规矩,你就不用插手,能赢就赢。”

  叶平摇了摇头,他对这个无所谓,恰好最近学会了太古真龙拳,需要实战磨砺,这次正好是机会。

  当然能赢最好,赢不了也无所谓,就当是磨砺自己的道心。

  而听到叶平这么说,李钰也放下心了。

  “那行,既然师父您都这样说了,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李钰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眼看着时辰不早了,李钰便放下茶壶道。

  “师父,时辰不早了,徒儿先行回去,处理一些事物,明日清晨徒儿来找您,带您去晋国学府熟悉熟悉。”

  李钰如此说道。

  “好。”

  叶平点了点头,倒也显得随意。

  而与此同时。

  晋国学府,府主大殿内。

  两道人影对视而立。

  李莫程看着眼前的老者,显得有些沉默。

  而他面前的老者,则显得有些疯疯癫癫,头发蓬乱,手中拿着一个乌黑的葫芦,一口一口地饮酒。

  等饮完一大口后,老者用衣袖擦了擦嘴,紧接着打了个嗝后,这才开口。

  “这个女娃娃你好生照顾一番,她颇有一些天资,师兄我是闲云野鹤,不喜欢教人,放你这里让你好好教教,不过你也不需要太照顾,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老者开口,语气随意道。

  “小事一桩。”

  李莫程淡然回答,不过末了,他看向眼前的老者,忍不住开口道。

  “师兄,你当真不打算回去吗?”

  李莫程这般问道。

  老者有些郁闷地摇了摇头,而后摆了摆手道:“以后不要再问这种问题了,行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那个女娃娃就交给你了,对了,她叫墨璇,走了。”

  老者摆了摆手,下一刻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