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四十一章:似神明!似无敌者!三代皆败!【新书求首订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似神明!似无敌者!三代皆败!【新书求首订求月票】

  演武场。

  当这群三代弟子看到叶平之后,一个个嗷着嗓子叫起来了。

  他们太激动了,平日里在晋国学府百般无聊,每天除了听讲道,就没有任何什么活动了。

  尤其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十国大比,整个宗门更是进入了一种疯狂修练的状态。

  长时间的疯狂修练,让这群三代弟子们实在是无比压抑。

  如今晋国学府来了个这样的妖孽,这群三代弟子自然激动起来了。

  而战场上,叶平不由皱眉了。

  怎么打完一批又来一批了?

  说实话叶平不想继续打了。

  倒不是瞧不起这群修士,而是武道磨砺需要同境一战。

  说白了就是实力旗鼓相当,这样打起来才能磨砺武道意志。

  可若是一昧的碾压,除了能带来一些虚荣感以外,就没有任何好处了。

  甚至若是长期碾压敌人,没有真正的大战,反而无法得到成长,这样一来的话,长久之下必有影响。

  这些东西,都是叶平通过太古真龙拳所感悟到的。

  可不管叶平想不想打,这群三代弟子不管这么多,直接跳上战场。

  “杀!”

  “各位师兄弟,一起出手,将这家伙镇压。”

  “这家伙的气血当真是旺盛啊,不知道的话,我还以为面对一条真龙。”

  “难得有这么年轻的修士,气血如此旺盛,看来体修一脉要崛起了。”

  “听闻十国学府当中,有一位无与伦比的体修者,没想到我们晋国也出了一位啊。”

  这群三代弟子上场,虎视眈眈地看着叶平。

  虽然他们是过来揍叶平的,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叶平实力很强,没有任何轻视,但该打还是要打。

  还是那句话,乘你还没彻底崛起之前,赶紧打一顿,免得以后打不着了。

  也正是抱着这种想法,这群三代弟子们更加激动了。

  晋国学府提倡武斗,只要不出人命随便大家怎么打,打赢了就是王道,打不赢就好好修练以后打回去。

  当然武斗武斗,是斗,而不是仇斗。

  这种方式有利有弊,好处就是能激起众人的斗志,坏处就是容易凝聚暴戾。

  但各国学府有各国学府的意志,看王朝的环境。

  晋国王朝,在十国当中便属于垫底的存在,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就必须要用强策。

  轰!

  也就在这时,有人击拳而来,拳芒璀璨,弥漫出青色光芒,整个人的气质,如同一头凶兽一般。

  一瞬间,叶平瞬间出击,他拳芒璀璨,如同一轮金色光芒,像一团太阳一般,无比耀眼。

  嘭!

  有三代弟子出手,他如一块磐石一般,似一座铁塔,肉身极强,铁拳莹莹生辉,与叶平的神拳碰撞。

  咔嚓!

  骨折声响起,这名三代弟子的手臂直接断裂,当场被轰飞。

  不仅仅如此,叶平肉身产生出来的威力,形成一股恐怖的冲击力量,如同一口万斤巨鼎冲撞一般,当场将数十人直接轰飞。

  他们如遭雷击一般,第一时间咳血。

  一道道身影飞出,即便是这些三代弟子,在叶平的神拳之下,也无法抵抗。

  叶平太猛了,拳掌之间,毁天灭地,拳如龙,掌如神,神拳无敌,每一拳都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几乎要将虚空震碎一般。

  这就是叶平的肉身力量,强大到令人发指。

  体修者一旦凝聚气血烘炉,法力转变为纯粹力量,若是近战搏杀,几乎无敌,除非也能凝聚出气血烘炉。

  所以想要真正的击败叶平,只能通过围攻的方式,这一点这群三代弟子很清楚,他们虽然不要脸,但也不至于这么不要脸。

  毕竟若是不围攻,那么他们也则几乎不可能胜。

  因为这是肉搏战,体修之间的战斗,如若是道法战斗,那就不一样了。

  几百个筑基修士,一人一招道法,叶平也难以抗住。

  但肉身上,叶平一招便可击败众人。

  噗噗噗。

  三代弟子如雨点一般,全部坠落在地上,他们在咳血,受了很严重的伤势。

  但好在没有伤及根本。

  此时此刻,所有新晋弟子都但懵了。

  他们眼神震撼,惊愕无比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知道叶平猛。

  可没想到叶平居然这么猛。

  连三代师兄都能打?

  这已经离谱到了极点了。

  不过战场上,还有部分三代弟子正在围攻叶平。

  他们虽然无耻,用围殴的方式,可却有底线,没有使用道法。

  只是对于叶平来说,这种战斗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这群人的肉身虽然也很强,可对比叶平来说,简直是脆弱不堪。

  叶平凝聚气血烘炉,精气神圆满,双拳弥漫着金色光芒,周身环绕着一缕缕黑色气体,绝世英俊的面容,如一尊不朽的天神。

  他的肉身很恐怖,似一座山岳,站在原地没有人能够撼动一丝。

  这就是叶平如今的实力。

  太古神魔体再加上烛龙古印的加持之下,叶平的肉身堪称一件人体法宝。

  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叶平在武道上还没有真正的圆满,否则的话,他何须在这里鏖战?

  一招便可将所有人全部击败。

  “吼。”

  但就在这时,叶平精气神合一,他身后的烘炉化作一道炽烈无比的龙形光芒,这条龙形光芒足足有十丈之大。

  一瞬间将所有三代弟子全部抽飞。

  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叶平的攻伐,他太无敌了,让人绝望。

  刹那间。

  演武场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有些发怔地看向叶平。

  整个演武场都安静下来了,陷入一片死寂。

  这是有史以来,晋国学府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新晋弟子击败所有老一辈弟子,这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叶平不但击败了四代弟子,还顺便挑翻了整个三代弟子。

  让人更加震撼。

  “叶师兄无敌!”

  也就在众人发懵时。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是墨璇的声音。

  她第一个回过神来了,美目当中充满着震撼与激动。

  她没想到与自己同行进来的叶平,实力居然这么恐怖,墨璇咽了口唾沫,这个大腿她抱定了。

  而随着墨璇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所有新晋弟子不由回过神来了。

  很快一阵阵声音响起。

  “叶师兄无敌!”

  “叶师兄你真是个猛男啊。”

  “这也太猛了吧?”

  “我有一种错觉,咱们晋国学府要崛起了。”

  “你这不废话?这要是不崛起,那晋国学府可以当场关门了。”

  “我本以为这批新晋弟子当中,我是最强的,看来这个位置要拱手相让了。”

  “就你?还最强?能要点脸吗?”

  人群议论,一阵阵喧哗声响起。

  叶平以自身实力,镇压了晋国学府四代和三代几乎所有的弟子。

  虽然只是以肉身之力镇压一切,但无论如何镇压就是镇压,叶平的实力,在这一刻,没有人敢否认。

  此时此刻。

  擂台之上,叶平将目光看向李岩和徐超。

  他们两人自从被叶平打伤之后,就一直躺在地上看三代师兄表演了。

  如今感受到叶平的目光,两人不由背脊一凉,下意识以为叶平还要继续打。

  想到这里,李岩不由忍住伤痛,连忙开口道。

  “叶平,此番考核你已通过,无需再战。”

  李岩开口。

  在他眼中,叶平几乎就是一个战斗狂,所以他不想给叶平继续战斗的机会。

  不然再这样下去的话,谁经得住叶平这般攻伐啊。

  而擂台之上,再听到李岩说考核通过后,叶平当下不由松了口气。

  松这口气,倒不是叶平不敢继续打了,而是这种碾压性的战斗,几乎没有任何一点意义。

  所以还不如早点结束。

  “多谢诸位师兄赐教。”

  结束之后,叶平也没有嚣张跋扈,相反他向众人作揖一拜,紧接着便起身,朝着一名女子走去。

  是太和公主。

  叶平看过太和公主的画像,所以一眼便认出太和公主。

  此时此刻,太和公主穿着晋国学子的长袍,英姿飒爽,少了一分女子柔弱,但多了一分英气。

  太和公主姿色极佳,说是花容月貌也不足为过。

  毕竟是一国公主,上一辈的基因自然不差。

  看着走来的叶平,一时之间,太和公主有些激动了。

  “你是李钰的妹妹李月吧?”

  很快,叶平来到太和公主面前,无视他人,而是看着李月如此问道。

  “见过叶师兄,师妹正是李月。”

  听到叶平呼喊自己的名字,李月一颗心简直是扑通扑通的狂跳。

  毕竟叶平方才横扫一切的姿态,已经印在她心中。

  试问一下,有那个女子不喜欢这种男人?

  再者,叶平的相貌气质也是极佳,所有五代女弟子,有那个对叶平不心动?

  “按辈分的话,李钰是我记名弟子,你比我小一辈,不过我等都在晋国学府,就各论各的,你喊我一声师兄也是应该的。”

  “李月师妹,能带我去一趟学府藏经阁吗?师兄想看看书。”

  听到李月的回答,叶平点了点头,他神色温和,谈吐儒雅,让人莫名产生好感。

  “藏经阁?好,叶师兄您随我来,我带您去藏经阁。”

  李月有些惊讶,不知道叶平为何要去藏经阁,但很快她便直接答应,带叶平往藏经阁走去。

  “多谢师妹了。”

  叶平道谢了一声,而后者连忙摇了摇头道:“于内于外,都是师妹该做的事情,叶师兄莫要客气。”

  李月回答,而后也没有多说,直接带着叶平离开。

  于是乎,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月带着叶平离开了。

  只是李月临走时,看了一眼李岩徐超,以及其他三代弟子一眼。

  她直接带着叶平离开,有些逾越规矩,毕竟师兄没说走,作为师弟是不允许擅自离开的。

  这是规矩。

  只是当李月的目光落在这群四代和三代弟子身上时。

  没有一个人敢直视李月。

  也没有一个人敢阻止叶平的行为啊。

  这谁敢阻止啊?

  真就不怕挨揍?

  看到众师兄都不敢与自己对视,李月当下也明白什么意思了。

  她没有废话,直接带着叶平离开了。

  离开演武场后。

  走在前方的李月,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叶师兄,你简直是太猛了,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男人。”

  “你是不知道,这些师兄平日里一个个嚣张跋扈,把我们这群新晋弟子当做丫鬟奴才一样,呼之而来,挥之而去。”

  “不过等今天过了,这群师兄估计都会老实了。”

  李月的声音响起,显得无比的激动和兴奋。

  她说的没错,这些日子,她们这群新晋弟子日子过的很苦。

  在外面,他们一个个都是晋国各地的天才,不说是人中龙凤吧,但至少也算得上人上人,走到哪里不是恭维连连?

  可来到晋国学府之后,一个个饱受欺压,难受无比。

  “堂堂晋国学府,虽说不用尊上礼下,可不至于欺压弟子吧?”

  前往藏经阁的路上,叶平有些好奇了。

  他对晋国学府不是很了解,也就是来的过程中,李钰提到过几句。

  能成为一国学府,应该是整个晋国所有宗门,所以学府的表率吧?

  怎么随意欺压新人?这有些说不通了。

  “叶师兄,您可能从小生活在宗门当中,对外面的事情不知道。”

  “我们晋国学府有些特殊,毕竟是十国当中比较垫底的学府,早些年晋国学府如普通学府一般,尊上礼下。”

  “可后来发现,这种做法难以真正激励天才,再加上上一任府主据说来自大夏学宫,所以以大夏学宫的教学方式,更改了晋国学府的理念。”

  “希望通过这种压迫感来激励弟子,虽然这种方式带来了许多不好的事情,可归根结底,晋国学府的确培养出不少天才。”

  “这一点,毋庸置疑。”

  李月出声,说明了晋国学府的问题所在。

  听到此话,叶平稍稍点了点头。

  仔细一想也的确如此。

  毕竟世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一个真正能激发每个人斗志的学府,的的确确要这样做,一切靠自己去争,才能培养出真正的天才。

  若是什么资源都靠宗门学府给,你只需要去好好修练,那即便是培养出天才,也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

  只是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具体还是要看个人。

  不过叶平并不反感这种方式,相反有竞争的地方才有乐趣,若是一切按部就班,的的确确有些无聊。

  就如此,叶平来到了藏经阁。

  晋国学府的藏经阁,是一座宝塔,一共有八层。

  九为极数,即便是晋国学府,在这方面还是多多少少要避嫌,所以没有盖九层,而是八层。

  站在藏经阁下,叶平不由露出笑容。

  来之前他已经想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看书。

  恩,就是看书。

  关于这个修仙世界,说到底叶平依旧不是很了解。

  叶平想要彻底了解一些东西,至少也要比现在懂一些。

  不然的话,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事事要问别人,别人不烦,叶平自己也烦了。

  再加上青云道宗乃是隐世宗门,除了一本青州风云录以外,就没有其他相关资料了。

  而从李钰口中叶平得知,晋国学府不但聚集晋国所有人才,并且晋国学府当中,也收集了整个晋国的书籍,无论是秘籍心法,亦或者是奇闻异事。

  藏经阁内皆可解惑。

  所以叶平确定好了自己的计划。

  先去晋国学府看书。

  而后再看看能不能领悟出藏在晋国学府之中的绝世剑意。

  若是能领悟出来的话,那就是一举两得了。

  这也是为何考核过后,叶平让李月带自己来这里的原因。

  “李师妹,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回去忙你的事情吧,我打算在这里待几天。”

  藏经阁下,叶平看着李月开口,他打算在藏经阁好好看几天书。

  “好,叶师兄那师妹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师妹再来找你。”

  李月乖巧无比地点了点头。

  “好,若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师兄,无论如何你也是李钰的妹妹,师兄若是能帮尽量都会出手。”

  叶平点头道。

  “多谢师兄关照。”

  李月一喜,随后目送叶平走进藏经阁后,便往演武场走去。

  然而此时此刻。

  学府主殿内。

  晋国学府基本上所有高层都聚集在主殿当中,商谈关于十国大比之事。

  大殿当中,府主李莫程皱紧着眉头,看向众人道。

  “十国大比近在眼前,如今根据情报所知,离国,陈国,商国,各自都出了位绝世天才,而我们晋国学府,是一年不如一年。”

  “再这样下去,我们晋国学府迟早要被十国学府给剔除,如若再不想办法的话,我看晋国学府也没必要存在了。”

  大殿当中,李莫程的声音有些激动。

  他有些愤怒,执掌晋国学府五十年,愣是没有培养出一位真正的天才,导致十国大比之中,晋国屡屡垫底。

  这如何不让李莫程愤怒?

  可就在这时,还不等其他长老开口回答时。

  大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妖孽!妖孽!妖孽啊!”

  只见大门之外,一个白发老者,激动无比地大喊三声妖孽。

  声音响起。

  大殿当中,几十位长老纷纷站起身来,神色严峻。

  “发生什么事情了?”

  “妖魔入侵了吗?”

  “是魔神教攻入我晋国了吗?”

  众长老纷纷开口,显得有些好奇。

  就连府主李莫程也不由站起身来,目光注视在这名老者身上。

  “不是,不是,不是魔神教,是咱们晋国学府,来了个妖孽弟子。”

  “叫做什么什么,什么叶平,他一个人挑翻了整个四代和三代弟子,二十岁出头,就凝聚出气血烘炉了。”

  老者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但下一刻,整个大殿所有长老都懵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