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四十二章:叶平要是我徒弟,我带领学府打上月星!【求首订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二章:叶平要是我徒弟,我带领学府打上月星!【求首订求月票】

  晋国学府。

  大殿内。

  所有长老都懵了。

  尤其是李莫程。

  这刚说完晋国学府这几十年来,一个像样的天才都没培养出。

  现在就送来了个天才?

  要不要这么走运?

  “孙长老,你什么意思啊?说清楚点啊?”

  “二十多岁就凝聚出气血烘炉?你不会是老眼昏花了吧?”

  “一个人挑翻了整个四代和三代?真的假的?”

  “孙长老,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这个你知道的吧?”

  待众长老回过神后,一时之间,一道道声音响起。

  他们有点懵。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咱们晋国学府来了个妖孽,我之前不是给三代弟子们讲道吗?”

  “结果突然来了个人,说什么有个新晋弟子一口气击败了所有四代弟子,去请三代弟子们帮忙。”

  “我一听就很惊讶,而听课的三代弟子们,全部跑过去了,我也跟着跑过去了。”

  “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那个叶平,简直就如同一尊魔神一般,一拳击飞十几个三代弟子,而且气血化作烘炉,势不可挡。”

  “我用望气术看了叶平一眼,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孙长老激动无比地说道,一番话说的众长老心脏狂跳,尤其是李莫程,他更是满怀期待。

  “你看到什么了?你快说啊!”

  “是啊,你快点说啊,半天半天不说话。”

  “你们都别吵了,让孙长老一个人慢慢说。”

  众长老心急如焚,想让孙长老快点说完,一阵吵闹之下,李莫程不由大吼一声,让大家安静下来,不要打断孙长老。

  而孙长老又咽了口唾沫道。

  “我看到了龙!”

  “这个新晋弟子叶平,有真龙之力,他的法力,他的气血,他的精气神,形成了一条气运之龙。”

  “府主,各位师兄弟们,我孙某修练望气术三百五十载,从来没有看过气运之龙啊。”

  “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古书有记,肉身圆满,可化烘炉,法力圆满,可化四海,精气神满,可化龙形,气运无上,命如真龙,可凝气运之龙。”

  “这气运之龙,就是代表一个修士,无论是法力,还是肉身,亦或者是精气神,还是气运,皆然圆满,才能形成,这是真正的妖孽啊,我这辈子闻所未闻。”

  “咱们晋国学府这回真的出龙了。”

  说到最后一句,孙长老更是激动到气血翻滚,心脏狂跳。

  他主修望气术,可以凭借望气,观测一个人的精准实力,以及此人的潜力,甚至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气运。

  这种望气师,地位尊贵,是无数宗门和学府的座上宾,拥有一双慧眼,任何天才都逃不过这种人的法眼。

  所以孙长老说的每一句话,众人都信。

  只是说的东西,大家不是很理解。

  “孙长老,你就告诉我们,这个叶平到底有多强?用我们能听懂的方式。”

  李莫程开口,他也不是很明白,就感觉很厉害,可到底有多强,他们不知道。

  随着李莫程开口,众长老也是如此想的,一双双眼睛不由全部落在孙长老身上。

  后者沉思一番。

  紧接着神色无比严肃道。

  “诸位师兄弟,望气术中有记载,天才有七,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天生王命,天生皇命,天生帝命,似仙临尘。”

  “诸位还记得司空剑天吗?他便的命格资质便是王命,生来为王,然而这个叶平,至少也是天生帝命者,毕竟第七种基本上是不可能存在。”

  “再说简单点,这个叶平只要我等稍加指点一二,不要十年,什么狗屁十国天才,就连大夏学宫的天才,也得黯淡无光,这回明白了吗?”

  孙长老认真述说道,可说了一半发现李莫程等人还是不懂,最终一咬牙,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叶平的天资。

  果然,一听这话,这群长老彻底震惊了。

  之前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他们都听不懂。

  可后面大半句话他们都听懂了。

  只要稍加指点一二?就可以拳打十国天才,脚踩大夏俊杰?

  我丢,这么恐怖?

  “孙长老,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你可不要骗我啊,我受不了这个刺激!”

  李莫程咽了口唾沫,他第一时间回过神来了。

  要知道,如今十国大比就在眼前,虽说这次即便是拿了个倒数第一,也不会被十国学府剔除,可问题是,要是连着几次。

  那晋国学府就真要当场解散了。

  尤其是他还差十年就任期结束了,如果这一届十国大比输了,拿了个倒数,他李莫程的脸就彻底丢没了。

  所以李莫程最为紧张,也是最巴不得晋国学府来个天才。

  “府主,我骗你作甚啊?你要是不信,直接去演武场看看不就行了,现在那群四代和三代弟子都躺在演武场还没走呢。”

  孙长老有些郁闷了。

  可话一说完,顿时之间,一道道影子消失在了原地,朝着演武场飞去了。

  说实话众人不是不信孙长老,主要是孙长老吹的太狠了。

  一下子气运之龙,一下子天生帝命,还随便指点一二,就能拳打十国天才,脚踩大夏俊杰。

  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所以为了验证孙长老所言,只能去亲眼看看了。

  很快整个大殿只剩下孙长老一人了。

  后者愣了一下,随后也立刻跟了过去。

  演武场。

  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所有长老全部赶到演武场了。

  只见几百号人全部躺在演武场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所有新晋弟子都在搀扶着他们,送他们前去疗伤。

  而随着众长老出现后,这群弟子一个个有些惊讶了。

  “我等见过长老。”

  新晋弟子们纷纷开口。

  而三代和四代弟子,却不敢开口,有的是开不了口,有的是不好意思开口。

  看到这一幕,众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一刻,他们彻底相信孙长老所言了。

  刹那间,众长老沉默了,紧接着有人直接来到李岩面前,神色激动无比道。

  “你是被谁打伤的?”

  这是李岩的师父,他显得十分急促。

  “啊?”

  李岩微微一愣,但还是下意识回答道。

  “师父,是一个新晋弟子,叫叶平。”

  李岩如实回答,也不敢撒谎。

  “果真是叶平,他现在在何处?”

  后者更加激动了。

  “何处?好像是去了藏经阁,师父,此番是我技不如人,怪不得这位师弟,你可千万不要去找他麻烦啊。”

  李岩回答道,同时误以为自己师父是看自己受了伤,想要去找叶平报复,特意开口,免得自己师父去找叶平麻烦,那岂不是丢人了?

  可他话一说完,后者不由开口道。

  “你想多了,为师是要去收他为关门弟子,还有你李岩,连个新入门的师弟都打不过,简直是丢了为师的颜面,今年不准再离开晋国学府,要是让我知道你离开晋国学府,你看为师会不会打断你这双腿。”

  李岩的师父怒斥道,而后直接朝着藏经阁跑去。

  没错,他要去收叶平为徒了。

  一个新晋弟子,仅凭肉身横扫三代和四代弟子,这简直是妖孽啊。

  要是收了叶平为徒,那自己岂不是得飞?

  就如同孙长老说的一般,随便指点一二,叶平就能拳打十国天才,脚踩大夏俊杰。

  若真是如此,那往后叶平天下无敌之时,人们不但记得叶平是谁,也会知道他师父是谁。

  间接性名动天下,这搁谁谁能不要啊?

  可看着李岩的师父离开后,其他长老也回过神来了。

  一时之间,所有长老又消失了,朝着藏经阁飞去。

  他们无比激动,有一种去抢宝贝的感觉,一个个施展神通。

  演武场内,众弟子有点懵了。

  但最难受的还是李岩等人

  看到自己师父来了,还以为会关心自己一番,亦或者是说点好话,可没想到被揍了还被臭骂了一顿。

  骂就骂吧,结果还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想要收叶平为徒,这如何不让他们难受啊。

  人比人当真是气死人啊。

  晋国学府之中。

  几十道光芒闪烁。

  很快,藏经阁下,这群长老们成群结队而来。

  他们争先恐后地想要进入藏经阁,一边跑一边开口争吵着。

  “我昨日夜观天象,发现我命星旁多了一颗星,之前我百般不得其解,可现在我懂了,上天要让我多个徒弟啊,诸位师兄弟们,能给我个面子吗?”

  “您还别说,徐师兄,我昨天掐指一算,发现我这段时间会多个徒弟,我想就是这个叶平了,诸位师兄弟,天意不可违,你们就把叶平让给我吧。”

  “徐师兄,张师兄,你们还要不要脸皮了?这几年你们收了多少个徒弟?还不嫌多?我这十年都没收一个徒弟,这个叶平必须要让给我。”

  “让给你?你算哪根葱?宁配吗?别到时候误人子弟,这个叶平还是我收了为好。”

  “你想吃屁?我不配?我不配谁配?不要怪我说话难听,学府之中,有几个教徒弟能教的比我好?”

  “有一说一,邓师兄,您还真不配。”

  “我去你大爷的,我今天把话就撂在这里了,这个叶平必须是我徒弟,不然的话,我直接离开晋国学府。”

  “好啊,赶紧走,赶紧走,少了个竞争对手。”

  “挺好的,通知膳食堂,今天少做一个人的饭。”

  藏经阁外,三十多位晋国长老,喋喋不休地争吵着,他们互相挖苦讽刺,就是想要成为叶平的师父。

  “肃静!”

  然而就在此时,李莫程的声音响起。

  他声音洪亮如钟,一时之间众长老都安静下来了。

  来到众长老面前,李莫程眉头紧皱,他看向众人,眼神当中充满着怒意。

  “成何体统!”

  “成何体统!”

  “你们这是成何体统啊!”

  李莫程连吼三句成何体统,眼神当中满是怒意,看向众人。

  当下众人沉默,不再争吵了。

  “堂堂晋国学府的长老,你们随便那个人走出去,不是晋国的风云人物?”

  “结果在这里争吵的面红耳赤,甚至还要大打出手,你们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府主放在眼里?”

  李莫程指着众人,一时之间府主威严尽显无疑。

  “府主,我不是别的意思,您评个理,但凡学府出了什么天才,都被他们抢走了,如今好不容易又来了一个,他们还想抢,这公平吗?”

  有长老忍不住开口,这般说道。

  “良禽择木而栖,许长老,不是我们选择了天才,而是天才选择了我们,是你自己不行,所以那些天才弟子都不会选你,难道你教不好也要收徒?”

  “是啊,王长老的话我很赞同,再说了,我们之前收的徒弟能叫天才?你要是喜欢,我全送给你,你把叶平让给我。”

  “什么叫做他把叶平让给你,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

  “良禽择木而栖?笑死我了,就你们?也配?”

  “怎么不配了?看你这个糟老头子似乎很不服啊?不服出去打一架?你敢不敢?”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说这话的意思,不会以为我不敢打吧?”

  “不会真有人觉得你敢打吧?”

  一时之间,众人又开始争吵了,火药味十足。

  实在很那想象到,一群都几百岁的老头子,若是厮打在一起会是怎样的画面。

  不过这也很正常,晋国学府的确没有什么天才,如今来了个绝世天才,谁都想收叶平为徒。

  “都给我住嘴。”

  眼看着这群长老又要吵起来了,李莫程不由大骂一声,让他们闭嘴。

  不得不说的是,在晋国学府当中,李莫程这个府主还是有些威严的,他一开口,众人再次沉默了,不去争吵。

  “你们一群人,加起来都一万多岁了,还跟三岁稚儿一般争吵,简直是丢尽我晋国学府的颜面。”

  “这个叶平,的确是很非凡,也的确是个绝世天才,但若是让他看到你们这样,说句难听的话,就算他拜块石头为师,也比拜你们要好。”

  “一点都没有长老风范,一点都没有高人风范,就你们这样,别回头拜师没拜成功,倒让人家看轻了咱们晋国学府。”

  李莫程一番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的确,若是这样闹着,被叶平看到了,指不定真会让叶平看轻晋国学府。

  但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见过天才,可从来没见过绝世天才。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修行已经没什么前途可言了,教徒也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指望着自己徒弟能够超越自己,这样一来的话,也算是另一种装哔方式了。

  “那府主,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对,府主,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恩,都听你的,你说吧。”

  众长老点了点头,也明白自己等人方才有些失态了。

  而听到众人这样说,李莫程眼中的愤怒,也逐渐消散了不少。

  “你们都听我的是吧?”

  “那这样,先让叶平跟着我学一段时间,稳住他是主要的事情,等过些日子,譬如说过个一两年,我们再让叶平自己选如何?”

  李莫程开口,试探性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只是此话一说。

  刹那间,众人的目光变得有些......莫名古怪了。

  这让李莫程有些尴尬。

  你们这么看我啥意思?

  我的办法不好吗?

  有意见可以提啊。

  你们不说话干啥?

  就这样康着我想作甚?想打架咩?

  李莫程被看的越来越有些尴尬了。

  “好啊,府主,亏我还以为你为人正直,没想到你把我们当憨批了?”

  “你把我们当傻子了吗?先让叶平跟你一两年,那叶平不就是你的徒弟了?”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办法?府主,就这?”

  “府主,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不同意了。”

  “我也反对。”

  “府主,教徒这种事情,你还是那边凉快去那边吧,你不适合教徒。”

  众长老出声了,他们不蠢,让叶平跟着李莫程,那不就成了李莫程的徒弟?

  “诸位,要不这样,你们把叶平让给我,我可以保证,三届十国大比之内,我一定能让我们晋国夺冠,如何?”

  “还要三届?我两届!”

  “那我一届。”

  “这种天才,你们的目标仅仅只是十国大比,诸位师兄弟们,我别的不说,要是叶平成了我的徒弟,我百年之内,带领晋国学府走向辉煌,成为不亚于大夏学宫的存在。”

  “要吹是吧?我十年之内!”

  “你们是喝了多少?那行,我一年之内就让晋国学府起飞。”

  “呵呵,一个比一个能吹,那行,叶平要是我徒弟,我不但带领晋国学府成为修仙界第一,还打上月星,建立分府。”

  “我支持李长老,他说要带我们打上月星。”

  众长老又开始吵起来了。

  一个个死咬着不放。

  而李莫程也被气的没话说了,看向众人道。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种人吗?”

  “你们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李莫程骂道。

  “府主,你也快三百岁了,别耍这种小聪明了,你是什么人我们还不知道?”

  “就是,就是。”

  “要不我们打一架,谁赢了叶平归谁如何?”

  “行啊,打架我在行。”

  “我不同意,我们都是读书人,打架成何体统,要不文斗。”

  “文你大爷,就打架。”

  藏经阁下,众长老你一句我一句,争论不休。

  可就在这时。

  孙长老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我有个主意了。”

  随着声音响起。

  众人不由看向孙长老,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不知道孙长老有什么好主意。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