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四十七章:南国妖孽,晋国危机【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四十七章:南国妖孽,晋国危机【新书求一切】

  仙武纪元,五月二十五。

  随着一则信息出现,席卷十国高层,引来了无穷热议。

  南国出了一位天才,年仅十八岁,修练大龙象古术达到第六层,凝聚元象之体。

  大龙象古术乃是十国第一的炼体术,一共有十三层,每一层都是一重天地,没有任何资质要求,也没有任何限制。

  但一般修士,修练第一层需要二十年时间,第二层需要四十年时间,第三层需要八十年时间,第四层需要一百六十年时间,第五层需要三百二十年时间。

  至于第六层则需要六百四十年的苦修,往后每一层的递增,时间都需要翻倍,若是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想要修炼到第十三层,则需要八万多年。

  八万年,这简直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而且大龙象古术,前面五层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只能增强体魄,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并且修练过程也极其艰难,需要你时时刻刻去修行,你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修练心法或者是去做其他事情。

  但一旦大踏入第六层,那么便是一个质的极致蜕变,大龙象古术第六层,便可凝聚上古元象之力,拳掌之间,山岳之力,法力无量,镇压一切。

  如果不是修练过程极其艰难和刻苦,大龙象古术何止是十国第一炼体术,说是大夏炼体第一术都不足为过。

  不过即便是如此,也有很多人修练大龙象古术,但可惜的是,几乎十成十的修士,都卡在了前面三层,即便是有人运气好,突破到了第四层也没有任何作用。

  只有第六层,才算是登堂入室,一跃蜕为高手,甚至不亚于凝聚气血烘炉,甚至有一句话叫做。

  能凝聚气血烘炉的修士,不一定修练大龙象古术,但修练大龙象古术到第六层,一定能够凝聚出气血烘炉。

  而南国出了一个妖孽,年不过十八岁,便凝聚出气血烘炉,一时之间名震十国,甚至听闻大夏王朝都有人知道了这则消息。

  十八岁,大龙象古术第六层,这简直是妖孽中的妖孽啊。

  正常修士,要修练六百四十年,但问题是你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大龙象古术上,你没有任何时间去修练,也没有任何时间去学习其他道法。

  你能活到六百四十岁吗?

  就算你吞服了一些特殊药材,强行续命到六百四十岁,突破到了大龙象古术第六层,又能如何?

  正常天才,修练六百多年至少也是金丹境了,你肉身再强,挡得住万千道法?

  有几个人能够像叶平一样,境界逆天,肉身逆天,剑法逆天?

  所以十八岁修练到第六层大龙象古术,的确震撼了整个十国。

  但真正让人震撼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妖孽天才,居然在踏入大龙象古术之前,扬言要在十国大比之前,挑战十国学府所有俊杰。

  包括南国俊杰,说白了一点,自己人都要打。

  一时之间,世人顿时明白,这个南国的妖孽,想要筑无敌道基,以战养心,以战养法,以战养拳,通过这种方式,建立无敌之心。

  从而快速突破到大龙象古术第七层。

  所以当这则消息传开之后,十国无一不震撼,各大学府也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学府之争,争的是什么?争的就是弟子。

  谁弟子厉害,就代表谁学府强,南国本身就是十国前列,如今出了这么一个天才,更让人感到绝望与压力。

  总而言之,消息一出,十国已经喧哗了。

  就拿晋国来说。

  原本晋国当中,都在讨论叶平指点陈江长老的事情,本来这个话题至少能够持续半个月,但就因为这件事情一出。

  整个晋国上上下下,全部都在议论南国妖孽的事情。

  一来是震撼,二来是羡慕,三来是绝望。

  震撼对方是个妖孽,十八岁就能将大龙象古术修炼到这个层次,羡慕是为什么不是自己,至于绝望就更简单了。

  十国不是十个国家,而是三百多个国家当中最强的十个国家。

  哪怕是倒数第一,最起码也是前十,国家越强,在大夏王朝心中的地位就越重,享受的福利待遇也越好。

  南国弟子,去任何地方都享受着特权待遇,知道你是南国人,朝廷衙役都要对你礼让三分。

  可若是一些小国之人,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晋国这些年来,随着国君一番新政更改,励精图治,也逐渐好转,有望在百年之内,一跃进入前五。

  但若是南国出了这么一位天才,估计莫说百年之内了,就算是再给五百年,想要进入前五也不可能。

  不过虽然这则消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十国上下,但所有人还是在等结果。

  等待南国这个妖孽,能不能真的成功拳败十国,若真能如此,那才让人绝望。

  好在的是,陈国,离国,还有静国也有绝世天才,如果南国妖孽真的敢去挑战,说不定在陈国就要吃瘪。

  根据消息称,南国这个妖孽,打算先从自己学府开始,下一个目标就是去陈国,由高到低,一路横推下去。

  而此时此刻。

  晋国学府大殿当中。

  府主李莫程坐在主位上,整个大殿显得压抑和沉闷。

  大殿当中其余长老也不由皱眉,他们本来正在忙着手头上的事情,但突然间被府主喊来,让他们有些好奇和惊讶。

  甚至就连闭关的长老,都被硬生生唤醒了,这显然是发生了大事,不然的话不会这样。

  “府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将我们召来?”

  “是啊,府主,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关于南国妖孽的事情吗?”

  待众长老出现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府主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众长老纷纷到齐,李莫程终于开口了。

  “不是南国妖孽的事情,是比这个还要大的事情。”

  李莫程开口,此话一说,大殿内所有长老不由惊愕了。

  比南国妖孽还大的事情?

  南国出了个妖孽,他们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比这个事情还大。

  一时之间,众长老既是好奇,又有些紧张了。

  “府主,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事情?”

  “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显得十分好奇,不由看向府主。

  李莫程也没有卖关子了,看向众人缓缓开口道。

  “大夏公主,在晋国境内失踪,目前锁定范围是青州。”

  李莫程出声,只一句话,让在场所有长老脸色陡然大变。

  “什么?大夏公主在晋国失踪?”

  “府主,你没有开玩笑吧?这是天大的事情啊。”

  “怎么大夏公主来了我们晋国之内,我们都不知道?”

  “是大夏哪位公主?”

  长老们纷纷开口,如遭雷击一般。

  大夏公主在晋国内失踪,这可不是小事啊。

  轻则一个监管不力,重则什么罪名都有,即便是最不受宠的公主,只要消失在晋国内,那么大夏王朝必然要对晋国给予惩罚。

  这种惩罚,是晋国上下都扛不住的。

  “十公主。”

  李莫程开口回答,而众长老稍稍松了口气,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

  所有人都知道,大夏十公主,并不是受宠的公主,甚至完全一点都不受宠,听闻是大夏十公主的母亲,乃是敌国派来刺杀大夏帝王的。

  后来行刺失败,最终自刎宫中,留下了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

  皇家本就无情,再者大夏十公主的母亲,刺杀帝王,这是犯了天大的罪,如若不是大夏帝王念一点点旧情,否则的话,即便是无辜的公主也要被赐死。

  所以大夏十公主从生下来,就不得宠,虽然是天之娇女,大夏王朝的公主,但地位却极其低下。

  可无论如何,她也是大夏公主,众人还是明白这点,只是惩罚力度大小而已。

  看着众长老的神色,李莫程脸色不由严肃起来了。

  “诸位是不是听到,此乃大夏不得宠的十公主,就松了口气?”

  李莫程开口,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只是不等众长老回答,李莫程继续开口道。

  “如若真只是个大夏十公主,那的确没什么大事,可问题是,早在数个月前,大夏王朝与大泽王朝为了深度建交,将大夏十公主许配给了大泽三皇子。”

  李莫程这般说道。

  一时之间,众长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皇室婚约?”

  “这么大的事情,我等怎么不知道?”

  “大泽王朝和大夏王朝,不是一直在边境有冲突吗?难不成是为了边境冲突而联姻?”

  “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边境冲突,如今大夏王朝内忧外患,大夏王朝什么地方都需要帮手,而且到了那个层次,他们想的事情,绝不是我等能够猜想的。”

  众长老议论,纷纷猜测。

  而李莫程却摇了摇头道。

  “联姻之事,牵扯太大,也与我等无关,昨日我与国君商谈了一天一夜。”

  “大泽王朝的三皇子,据说是因一眼之缘,喜欢上了大夏十公主,可若是大泽三皇子也是一位不受宠的皇子那倒无妨。”

  “只是大泽三皇子的哥哥,乃是大泽王朝当朝太子,极其得宠,王朝百官有七成支持他,未来注定君临天下,而他也极其宠溺自己的三弟。”

  “所以若是大夏王朝无法完成这次联姻,大泽王朝也会在第一时间内与大夏王朝撕毁建交。”

  “如今,五大王朝之中,大乾王朝和大泽王朝势头越来越强,而大离王朝与大周王朝也在蠢蠢欲动,唯独大夏王朝似乎被孤立一般。”

  “再者,这些年来,大夏王朝里里外外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边境妖魔,朝内更是有各大魔教出没,很有可能天下要大乱了。”

  李莫程缓缓开口,但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莫程又摇了摇头道。

  “不过,这些事情只是随便猜想,诸位也无需多想,眼下对我晋国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大夏公主失踪,联姻之事一旦不成,大夏王朝必然受损。”

  “到时,大夏王朝必会严惩晋国,无论是对晋国朝廷,还是对晋国百姓而言,都是一场无妄之灾。”

  “今日请诸位来此,就是希望诸位能亲自出马,寻找大夏公主的下落。”

  “而且我与国君已经商议好了,国君已派出所有的潜龙卫,前去青州寻找。”

  “此事最麻烦的是三点,其一,不能声张,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大夏皇威,堂堂一国公主,若是在大夏境内失踪,传出去了,不知多少人要掉脑袋。”

  “其二,此事经过调查,与魔神教有天大的关系,甚至魔神教突袭晋国三十三州,是用来迷惑我晋国上下,导致晋国无心注意此事,如今魔神教密谋太大,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但唯一知道的是,若是大夏公主不被救回来,晋国之危同天大。”

  “其三,见人不见尸,大夏十公主必须要活着,不能死,她若是死了,晋国将会变天,甚至十国除名也不足为过,一旦联姻不成,大泽王朝盛怒之下,总要有人为此事负责。”

  说到这里,李莫程深深叹了口气。

  他起身看向众人道。

  “如若真的发生这种事情,我与国君会去一趟大夏王朝的。”

  “但诸位,此番任务,有魔神教的踪迹,所以此次前去,十有八九会可能一去不返,李某再此恳求诸位,宁死也要带回大夏公主。”

  “她代表的是整个晋国,几十万万黎民百姓,李某拜谢了。”

  李莫程起身,他向众长老深深一拜。

  实际上有一件事情,他并没有说出来,大夏十公主消失,大夏王朝已经震怒,甚至昨日大夏圣旨已经出现在晋国国君手中,圣旨只有简简单单的两句话。

  公主归来,太子登基。

  公主不归,十国无晋。

  意思十分简单,即便是公主回归了,安然无恙,晋国国君也要因此付出相应的代价,主动退位,让晋国太子登基。

  可若是公主不归,十国之中再也不会有晋国了。

  简简单单十六个字,却是对一个国家最大的打击。

  李莫程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他不希望这群长老有所压力,但他更加明白的是,这件事情,关乎到了整个晋国的命运。

  这一刻,什么十国大比,什么南国妖孽,都是过往云烟罢了。

  大殿当中。

  当众长老看到李莫程这般姿态,所有长老纷纷起身。

  几十双眼睛看着李莫程,最终三十二位长老,齐齐弯腰作揖,朝着李莫程一拜道。

  “我等定将公主带回。”

  他们开口,末了又淡然补充道。

  “宁死。”

  声音响起,李莫程的腰,弯的更深了一些。

  没有人会知道,一场巨大的危机,笼罩在晋国上空。

  但更没有人会知道,大夏王朝的天穹之上,不是万里晴空,而是乌云密集。

  当日。

  晋国学府数百位长老悄然无息地离开。

  而晋国学府则依旧如往日一般,没有任何变化,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不知,也无畏。

  翌日。

  随着鸡鸣之声响起,一道阳光刺破了黑暗,落在了叶平身上。

  庭院当中。

  叶平睁开眸子,清澈无比的眸子当中,写满了平静。

  一夜的领悟,让叶平的剑法造诣又稍稍进步了一些,但这一夜的感悟,叶平并没有察觉到绝世剑意。

  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察觉出来。

  这让叶平有些遗憾,也不由再次对苏长御感到崇敬。

  自己一夜的时间,连绝世剑意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而大师兄居然能够察觉到绝世剑意,甚至若不是苏长御已经掌握了绝世剑意。

  只怕早就领悟出来了。

  果然,绝世剑仙就是绝世剑仙。

  而初晨之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是李月的声音。

  “叶师兄,今日是徐长老的早课,您在吗?”

  李月的声音响起,不算很大。

  庭院当中,叶平立刻起身,他取出课帖扫了一眼后,便知道徐长老是谁了。

  晋国学府丹道长老,也是晋国第一炼丹师。

  对于炼丹,叶平的确颇有兴趣,虽然很明显徐长老的炼丹之术,明显不如自己二师兄,可叶平还是愿意去听听课。

  毕竟自身对炼丹之术的造诣,并没有剑道造诣高,看看徐长老要讲些什么东西,能不能从中学习到什么。

  当然若真学不到什么东西的话,叶平也会想办法拿到一个优等评价,这样的话,往后就不用去听了。

  想到这里,叶平不由起身,推开房门。

  房门推开之后,门外并非李月一人,一共有四人,三女一男,其中还有一个叶平认识。

  墨璇。

  恩,是墨璇师妹。

  四人当中,李月明显有些精心打扮,本身就姿色不俗的李月,精心打扮一番之后,的确好看了不少。

  至于其他两人,一人看起来小巧玲珑,唯一的一名男子,看起来稚嫩,不过从气质可以看出来,显然身份不俗。

  “见过叶师兄!”

  李月,墨璇,以及其他两人在第一时间朝着叶平一拜,眼神当中充满着钦佩。

  “见过诸位师弟妹。”

  叶平也回了个礼,随后面上带着温和笑容,与众人并行,前往授课地点。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