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五十四章:十公主,夏青墨,报答【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五十四章:十公主,夏青墨,报答【新书求一切】

  “这不可能。”

  韩墨的声音响起。

  充满着惊愕与不可思议。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担心过叶平会逃离此地,自己身为金丹后期的修士,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徒儿,他完全可以在一瞬间斩杀叶平。

  可没想到的是,叶平居然丢出一把灵石,就能开启传送阵法?

  这简直是颠覆了阵法基础逻辑啊。

  作为一名阵法爱好者,韩墨对阵法略懂一二,虽然不是什么阵法大师,但也懂得阵法之道。

  想要布置一座阵法,首先要阵器,其次要阵法材料,普通阵法师,需要按部就班,不得有任何差错,否则阵法失效。

  而即便是阵法大师,即便是熟能生巧,再加上强大的法力加持之下,也只能做到快速布阵。

  想要瞬间布阵,除了那种绝世阵法师以外,谁都做不到,哪怕是晋国第一阵法师,也只能瞬间布置几个擅长的阵法。

  可叶平是怎么布置阵法的?

  叶平直接撒出几十枚灵石,阵法就出来了。

  这简直就是离谱。

  阵器呢?

  阵料呢?

  你最起码布置一下阵图好不好?直接丢一把灵石传送?

  韩墨是真的懵圈了。

  他从未见过这种手段,这简直是神迹啊。

  可就在这时,突兀之间,周围空间一阵阵扭曲。

  刹那间,整座荒芜的大山,站满了人。

  所有人穿着黑衣,他们皆然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一个个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而站在众人前方的是三人。

  他们看不清是男是女,不过面具的颜色分别是红,紫,青。

  当韩墨看到他们出现后,立刻缓缓放平王明浩,而后脸色无比难看道。

  “见过三位大人。”

  韩墨主动行礼,显得无比诚恳。

  “十公主呢?”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红色面具的男子开口,他看向韩墨,语气当中充满着疑惑。

  “回大人,......十公主被人救走了。”

  韩墨低着头,硬着头皮解释道。

  “你说什么?”

  红色面具男子直接出手,掐住韩墨的脖子,面具之中,那双眸子充满着杀机。

  他很凶残,一点面子都不给韩墨。

  “大人......咳咳,那人来的太突然了,直接袭伤了我的徒弟,利用传送阵法逃离,请大人恕罪,我现在便去找他。”

  韩墨被扼住脖子,面色涨红道。

  他是金丹修士,被掐住脖子也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害怕恐惧。

  “韩墨,你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吗?十公主是我们最大的筹码,没想到你居然弄丢了,你当真是死不足惜。”

  红色面具男怒吼道,他周围环绕滚滚魔气,眼神当中满是杀意。

  “大人,我也不想如此啊。”

  韩墨真的有点难受,谁能想到突然会出现一个叶平,最主要的是,这个叶平居然这么强,一拳把王明浩给打废了。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耽误时间,韩墨,你说他是借助传送阵法逃离的?那阵图在何处?”

  青色面具的人,是个女子,她开口让众人不要急,解决麻烦为主,而不是责骂。

  “阵图......阵图。”

  听到阵图,韩墨更加难受了。

  他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叶平借助传送阵法逃离,那么必然要布置阵图,既然布置了阵图,若懂得阵法的话,可以根据对方的阵图。

  从而判定对方传送的方向和位置,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至少可以知道一个大概。

  可问题是,叶平布置传送阵,压根就没有阵图啊。

  “韩墨,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你当真不怕死吗?”

  看到韩墨一直在支支吾吾什么,青色面具女子向前走了一步,也露出了阴冷的目光。

  “诸位大人,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那个叶平,他压根就没有布置阵图,将几十枚灵石丢在空中,就布置出了阵图,带着十公主消失了。”

  韩墨跪在地上,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因为这番话,他自己都不信。

  果然,此话一说,红面具男子直接一脚踹在韩墨身上,当场踹断韩墨几根胸骨。

  “韩墨,你当真是把我们当做傻子?没有阵图,直接传送?我现在给你几百枚上品灵石,你给我布置一下看?”

  “韩墨,你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十公主对我魔神教来说,意义极大,若此番任务失败,不仅仅是你,就连我等也要死,你知道吗?”

  他们开口,勃然大怒。

  不是他们不信韩墨,主要是这话谁相信啊?

  丢出几十枚灵石,布置阵法?

  就算是再不懂阵法之人,也知道这很离谱。

  阵法一道,阵器,阵图,阵决,阵料,缺一不可。

  就算你是绝世阵法大师,不用阵决,不用阵器,也已经到了极限,丢几十枚灵石就传送?

  你唬谁啊?

  “大人,我当真没有撒谎啊,真要撒谎,我怎可能会说这样的话?我韩墨又不是蠢。”

  韩墨是真的委屈万分,自己徒弟被打废就算了,结果十公主也跑了,回过头还被自己人怀疑,这如何不让人想哭?

  此话一说,众人果然沉默了。

  的确也是,韩墨说的话,是个正常人都说不出来,撒谎也不是这么撒的。

  可问题是,他们宁可相信这是韩墨撒谎,也不愿相信韩墨所说是真的。

  “师妹,你精通阵法一道,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红面具男子开口,询问他的师妹。

  而青色面具女子向前走了几步,她边走边说道。

  “阵法布置,必须要有阵器,阵料,以及阵图,但真正强大的阵法师,可以将阵图刻印在自己体内,也可以不借助阵器以及阵料进行布阵。”

  “只是到了这个层次的阵法师,抬手之间,便可布置出绝世杀阵,什么金丹元婴,一念之间便可炼杀,所以真出现了这种阵法师,我等根本没有闲工夫在这里推算。”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个人体内被绝世阵法师刻印了阵图,只需要大量的灵气,便可激活体内阵图逃离。”

  “对了,韩墨,你方才说那人是谁?叶平?”

  女子开口,她乃是阵法强者,十分了解阵法之道。

  “对,就叫叶平。”

  韩墨点了点头,急忙回答道。

  “叶平?这个名字为何如此熟悉。”

  她自语有点耳熟这个名字,但又记不起来。

  “大人,如若没有记错的话,叶平应该是青州剑道大会,屠杀我教弟子的修士,不过后来传闻,屠我圣教弟子之人,乃是司空剑天,并非是这个叶平。”

  “而且叶平在练气必杀榜排名第四十四位。”

  有人出声,告知对方叶平的来历。

  “原来如此,怪不得说有些耳熟。”

  “看样子,青州剑道大会突袭失败,应该就是这个叶平搞的鬼了,将他排名提高,提到必杀第一位。”

  “能在韩墨手中救下十公主,绝非等闲之辈。”

  她开口,发号施令,直接将叶平的排名提高。

  紧接着,青色面具女子一挥手,刹那间一块青色罗盘出现在她手中。

  罗盘巴掌大小,却闪烁光芒,各种古字浮现,覆盖了周围数百米,她在推算,演化阵法。

  过了一会,青色面具女子的声音响起了。

  “的确有传送阵法的痕迹,韩墨没有骗我们。”

  “看样子这个叶平来历不小,体内有绝世阵法高人布置的阵图,好手段。”

  “只可惜的是,遇到了我。”

  她喃喃自语,双手在罗盘上划动,到最后随着罗盘转动,几个古字出现。

  【西】

  【三千】

  在三千里外的西边。

  青色面具女子喃喃自语,只是就在这时,突兀之间,一阵阵爆喝声响起。

  “果然是你们魔神教,快将十公主交出来。”

  “当真是你们魔神教,你们真的不怕死吗?”

  “交出十公主,可以放你们一马。”

  一道道怒吼声在远处响起,这是晋国的强者,其中也有晋国学府的长老。

  他们在青州境内不断搜索,发现了魔神教的踪迹,一路跟踪到此地,却发现十公主不在,所以逼不得已这才显身。

  “该死,被发现了。”

  “被发现很正常,只可惜的是,十公主也跑了。”

  红色面具男子与紫色面具男子开口,他们皱眉不过却没有任何担忧,只是很烦躁,深深的烦躁。

  “众弟子听令。”

  只是,青色面具女子开口,她目光冷静无比,似乎她是众人的头领一般,发号施令。

  “我以传送大阵,将你们传送离开,到时你们立刻搜索周围五千里内,所有可疑之人,如若发现叶平,格杀勿论,但无论如何,都不得伤害十公主,只能活捉,十公主受到一点伤,死的就是你们。”

  青色面具女子开口道,语气冰冷可怕,下达这条铁令。

  说完此话,她手中的罗盘浮起,瞬间变大,变得足足有数百米宽,很快随着一道轰声响起,一束束青光激射这座大山上,山头之上,一个巨大的阵图出现痕迹出现。

  “敕!”

  女子一瞬间打出一百零八道阵决手印,巨大的罗盘爆射出一道青光,淹没了这座大山。

  而后数以万计的修士消失在了原地,传送到三千里外。

  只是一道道飞剑也激射过来,整座山头当场轰碎,有部分魔神教弟子来不及传送,当场粉身碎骨。

  “让他们去找,我们解决这个麻烦,不然的话,等他们发现了十公主,就彻底麻烦了。”

  青色面具女子没有离开,反倒是留在这里,与晋国强者厮杀在一起。

  另外两人也没废话,祭出法宝,与晋国强者厮杀起来。

  至于韩墨,也随着阵法消失,他倒不是害怕晋国强者,而是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出来,一旦暴露,他就彻底完蛋了。

  通敌魔神教,这比加入魔神教还要恶劣。

  与此同时。

  西方,三千五百里外。

  一处瀑布下。

  叶平盘腿疗伤。

  他周围环绕金色光芒,滂湃无比的灵气,聚集在伤口上。

  韩墨飞剑之中有他的法力,在入侵体内,若是不抵抗的话,会破坏自己的肉身。

  叶平不想要留下什么暗伤,所以传送过后,带着十公主跑了五百里后,便寻了个地方疗伤。

  而不远处,十公主夏青墨不由将美目注视着叶平。

  即便是过了一个时辰,夏青墨也不由感到震撼。

  随手丢出几十枚灵石,居然能布置出传送阵法,这等能力也只有大夏王朝的阵法大师才能做到吧?

  可没想到的是,叶平年纪轻轻,却拥有这般的阵法之术。

  她静静地看着叶平,对叶平充满着好奇。

  远处的叶平,上身没有穿衣,皮肤细腻光滑,但背部上有十几道血痕,那是剑伤。

  只是一缕缕金色光芒在剑伤周围弥漫,正在治愈。

  作为大夏王朝十公主,夏青墨虽然修练资质不算很好,可平日没事做就喜欢看书,大夏王朝的藏经阁,早在五年前,就被她看完了。

  所以夏青墨一眼便看得出来,叶平的实力很强,用绝世天才形容叶平都不足为过。

  年纪轻轻,精通阵法,而且肉身无敌,二十来岁便凝聚出气血烘炉,这种天才已经直逼大夏王朝的那些妖孽了。

  只是如若让夏青墨知道,叶平从修行到现在还不到半年时间,估计会更加震撼。

  就如此,一炷香后。

  随着一道浊气被叶平吐出之后,他背上的伤口直接愈合,皮肤也变得光滑无比。

  韩墨的剑气被他逼出,叶平也稳住了体内的震动,精气神圆满了。

  睁开眸子,叶平一抬手,便穿上了衣衫。

  下一刻,叶平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大夏王朝十公主,夏青墨身上

  而后者也在一瞬间感应到了叶平的目光。

  两人对视。

  仅一瞬间,夏青墨便有一些不好意思,微微撇开目光。

  而叶平则不由打量起夏青墨。

  不得不说,大夏的公主不愧是大夏公主。

  李月是晋国公主,姿色极佳,身段也极好,气质也很不错,可对比夏青墨来说,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远处的夏青墨,浑身上下透露出那种淡淡的书香气息,静若处子,亭亭玉立,至于模样,更是世间绝美,不弱于大师姐和陈灵柔。

  与之不同的是,大师姐是那种冰山与火山的结合体,陈灵柔是那种不谙世事,单纯的美,而夏青墨的美,是那种岁月静好的优美。

  只是一眼。

  有一种初恋般的感觉,让人不禁怦然心动。

  再加上那淡然的娇羞与一丝丝害怕,更让人有一种心头一软的感觉,可谓是猛男杀手。

  “你当真是大夏十公主?”

  不过叶平只是欣赏,他没有什么歹念,也没想过什么儿女情长,只是第一眼,便对夏青墨产生了许多好感罢了。

  他起身看向夏青墨,有些好奇地问道。

  “恩,多谢阁下出手相救,这份恩情,青墨必然铭记于心,待我回到宫中,必会想尽一切办法,报答恩人。”

  夏青墨出声,她的声音也极其好听,温和平静,脸上虽然没有带着笑容,但却给人一种十分温和的感觉。

  “报答就算了,在下叶平,只是路过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叶平摇了摇头,他对这种什么报答没什么感觉,毕竟又不缺什么。

  再者,叶平也不想跟大夏王朝牵扯什么,万一青云道宗真的是,当年灭运之战的受害者,那岂不是麻烦了。

  所以叶平打算跟夏青墨走远一点,可千万不要发生什么。

  “阁下言重了,大夏王朝赏罚分明,阁下出手救我,便是对我有恩,这份恩情,青墨自然不会忘记。”

  夏青墨继续说道。

  “行吧,若你真想报答我,等你回了大夏王朝,多送我一点灵石即可。”

  叶平也没有谦让什么,通过今日一战,叶平的的确确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

  虽说自己只是筑基修士,而对方是金丹后期的修士,可出门在外,不会有人觉得以大欺小很无耻。

  尤其是对魔道中人,你跟魔门弟子谈论道德,这不是找死吗?

  这是一个警钟。

  自己必须要快点提升实力。

  不仅仅是要快点提升实力,而且还要提高肉身,剑道,阵法,等等其他实力。

  同境无敌又能如何?放眼天下,筑基无敌手又能如何?碰到金丹修士就得死。

  而且往后还有元婴强者,若今天遇到的不是金丹修士,而是元婴强者,那自己还能活?

  所以叶平决定,要快点提升自己的实力了,最起码赶紧提升到金丹境,这样至少往后去了更强的地方,不至于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想要提升实力,就必须要灵石。

  功德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灵石才是硬通货,故此若是大夏公主真想要报答自己,送自己几百万枚上品灵石就好,他不嫌多。

  “灵石吗?好,不过恩人,眼下可否将我护送到离州去,朝中有人在离州等我,只要我到了离州,自然便可安全。”

  “到时我回到宫中,会将所有积蓄全部赠给阁下。”

  夏青墨开口,很直接地答应叶平的要求,不过她希望叶平能护送她到离州,同时也许诺好处。

  所有积蓄?

  叶平听到这四个字略微有些心动了。

  大夏十公主,堂堂的公主,所有积蓄有多少?估计是个天文数字吧。

  只是还不等叶平多想。

  突兀之间,一道道人影出现了。

  叶平肉身极强,自然有所感应,人数极多,从四面八方赶来。

  “跑。”

  下一刻,叶平直接抓住夏青墨的小手,逃离此地。

  :。: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