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五十七章:鬼王出世,金箍咒【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五十七章:鬼王出世,金箍咒【新书求一切】

  /

  随着一道雄厚声响起。

  刹那间,鬼王坟当中的所有怨气全部凝聚在叶平身后。

  将韩墨这一剑阻挡下来了。

  轰。

  镇魔碑再次受损,但让叶平无言的是,这块石碑简直就跟开了挂一样,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坚挺?

  大哥,别撑了啊,你快点碎掉吧。

  叶平真有点急了。

  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帮自己,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可就真凉了。

  “不要慌,老铁,全神贯注,其他的交给我。”

  声音继续响起,告知叶平不要慌,他来负责韩墨。

  轰。

  听到这话,叶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他目光死死地注视着这块石碑上,一拳又一拳地轰击着。

  而叶平身后,恐怖的怨气加持,挡住了韩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一瞬间,韩墨便知道是谁在偷偷出手了。

  “叶平,这是鬼王,他想要出世,你把他放出来了,死的就是我们所有人,这样,我可以不找你麻烦,只要你将公主交给我。”

  “叶平,十公主的事情,涉及太大了,你若是想要强行保她,对你来说也是祸端,难道你就不怕你宗门受到牵连吗?”

  “魔神教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派,魔神教内强者如云,若是让他们知道,是你毁了他们的计划,你不必死无疑啊。”

  “叶平,你冷静冷静,你好好想想,想想你师兄,想想你师父,假如有一天,魔神教杀到你宗门去了,十公主躲在大夏王朝,而你们宗门的下场是什么?”

  “还有一点,你将鬼王放出来了,退一万步来说,我即便是死了,你们觉得你们逃得了吗?这鬼王阴险狡诈,卑鄙无耻,杀人不眨眼,你能降服他吗?”

  韩墨道人是真的慌了。

  真要鬼王出世,他真得完蛋,所以他不想继续招惹叶平了,只要将十公主带走,叶平就当做没见过。

  果然,随着韩墨道人这话一说,叶平冷静下来了。

  他微微皱眉,在思索韩墨所说的话,如果魔神教弟子,杀入青云道宗会是怎样的结果?

  只是叶平停下手以后,鬼王的声音响起了。

  “老铁,你愣着干啥啊?赶紧砸啊,你还信这种人的鬼话?魔神教再强又能如何?他还能翻天不成?大夏王朝是吃干饭的吗?”

  “还有,谁卑鄙无耻?谁杀人不眨眼?谁阴险狡诈?老铁你放心,等我出来了,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一下。”

  鬼王叫唤起来了,他很激动,也很紧张,被封印在临河鬼坟几百年了,他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解封的机会,说实话他都觉得自己快要完了。

  如今有人破解封印,他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兴奋?

  只是就在这时。

  叶平想清楚了。

  要是魔神教弟子杀上青云道宗,那非常好啊,从此以后就没有魔神教了啊。

  这不挺好的吗?

  青云道宗个个都是绝世高手,还怕区区魔神教?

  就算师兄师姐们不出手,光靠自己都够了,魔神教弟子不等于功德?

  想到这里,叶平出拳的速度更快更猛了。

  一瞬间,韩墨脸色变了,他没想到叶平还敢继续砸?

  就真不要命了吗?

  就不怕你宗门被灭门吗?

  “对,对,很对,就是这种感觉,好,很好,非常好,砸碎这块石碑,嘿嘿嘿。”

  鬼王的声音响起,他恨不得手舞足蹈,但可惜的是,被镇压在小山中,压根就动弹不得。

  “叶平,你疯了!”

  一瞬间,韩墨跑了,他真的跑了,因为石碑真的要碎开,一旦碎开,他必死无疑。

  “吼。”

  巨大的龙吟声响起。

  下一刻,镇魔碑破裂了。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一瞬间,整座山岳都在震颤,临河鬼坟所有的阵法全部崩溃,滔天的鬼气弥漫,万里苍穹当场黑下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一道震耳欲聋的笑声响起,传遍千里,大狱怨魔复苏了,一道道怨气全部涌入小山头中。

  这一刻,山崩地裂,鬼哭狼嚎,乌云滚滚,遮盖万里。

  一阵阵邪风吹的一棵棵大树断裂,如同末日一般。

  大狱怨魔出世了,一时之间,距离临河鬼坟万里之外的一座古刹中。

  一个老僧忽然睁开了眸子,他不可置信地朝着临河鬼坟方向看去,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撼与惊恐。

  “大狱怨魔出世,晋国又要生灵涂炭了。”

  他自语,而后取出一根降魔杵,踩着一道金桥,朝着临河鬼坟赶去。

  不仅仅是他,晋国当中,有好几处道观古刹,皆有人持法器离开,每一个人神色都十分难看。

  而临河鬼坟当中。

  韩墨从之前的不可一世,到现在落荒而逃,他心惊肉跳,同时不断咒骂着叶平。

  “愚蠢,愚蠢,当真是愚蠢,大狱怨魔被封印在临河鬼坟之中几百年,虽被无上经文镇压度化,但怨气半点不减。”

  “如今释放出来,实力不减反增,到时候整个晋国都难以压住他,叶平,你当真是愚蠢,就算你逃了,这鬼王所做的一切罪孽,全部要加持在你身上。”

  “愚蠢,愚蠢。”

  韩墨破口大骂,但更多的还是心惊肉跳。

  他现在就希望自己能够逃过这一劫。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只大手出现在韩墨面前,这只大手没有任何光芒,也没有任何道法,却直接将韩墨从空中抓住。

  唰。

  一瞬间,韩墨回到了鬼王坟中,他被束缚着,立在不远处,满脸的惊慌失措。

  砰。

  山头破裂,这一刻一个大汉出现在众人眼中。

  大汉十分粗犷,光着头,穿着兽皮衣,足足有两米高,肌肉夸张,如同磐石一般,更像是一座铁塔,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这是大狱怨魔,让人没想到的是,并非是那种青面獠牙,凶狠无比,反倒是跟正常人一般,只是有些粗犷罢了。

  “爽,爽,爽。”

  大狱怨魔舒展筋骨,他的目光,注视在韩墨身上,身上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地炒豆声,说起话来也是极响,让人耳中发鸣。

  “前辈,大人,我乃魔神教教徒,说到底也是魔门中人,先恭喜前辈脱离苦海,还望前辈看在魔神教的面子上,饶我一命吧。”

  感受到大狱怨魔的注视,韩墨哭惹,他想跪在地上求饶,但问题是身子被束缚了,压根就跪不下。

  啪!

  “魔门中人?谁他娘的跟你是魔门中人了?就你也配魔门?老子生平最恨的就是魔门中人。”

  下一刻,大狱怨魔一巴掌抡在韩墨脸上,直接把韩墨的牙齿都抽飞了,语气凶恶无比道。

  这话一说,韩墨傻眼了。

  叶平和夏青墨也有些懵了。

  鬼王自称自己不是魔门中人?难不成真是因为被度化戾气了?

  “是是是,前辈您不是魔门中人,这几百年来,前辈必然感悟颇多,从而超脱自我,明白了善与恶,也明白了人生真谛。”

  “嘶,前辈,您这是要得道成仙的征兆啊?恭喜前辈,贺喜前辈啊。”

  韩墨缺了牙齿,但依旧不影响他吹捧大狱怨魔。

  在元婴强者面前,金丹修士就如同蝼蚁一般,根本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操作,一抬手就将他镇压,韩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手的能力,只能受着。

  “对,你说的很对,我已超脱自我,感悟颇多,即将要得道成仙了,不过你光说恭喜我有什么意思?不送点东西?”

  大狱怨魔很享受韩墨的吹捧,不过说到这里,他不禁看向韩墨。

  “东西?好,我马上回去备大礼给您,您放心,绝对让您满意。”

  韩墨一听这话,连忙大喜道。

  “不用,把你送给我就好了。”

  大狱怨魔轻笑一声,随后直接抓住韩墨,二话不说,化作一头巨魔,足足有三丈高,张开血盆大口,当场将韩墨吞下。

  这就是元婴和金丹的区别,金丹后期再强,被元婴强者直接摁在地上随意肆虐,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呕。

  夏青墨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想作呕,她脸色有些发白,身为大夏公主,她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画面?

  而叶平却显得十分平静,他看向大狱怨魔沉默不语。

  因为他发现,大狱怨魔没有真吃了韩墨,而是吞在肚中,似乎有什么秘密一般,但却要装出一副吞人的样子,来彰显自己的凶恶。

  “真柴,一点味道都不好吃,还是年轻人好吃。”

  大狱怨魔开口,满不在乎道,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不由看向叶平两人。

  “多谢两位道友帮我脱困,此番恩情,我大狱怨魔铭记于心。”

  “要不这样,我没什么好送你们的,就送你们去西方极乐世界,早日登仙如何?”

  大狱怨魔满脸轻笑道。

  他化作正常状态,负手而立,露出一脸和善的笑容,两排牙齿白的吓人。

  “你不是说不伤害我们吗?”

  夏青墨咽了口唾沫,她躲在叶平身后,看向大狱怨魔如此说道。

  “是啊,我说了不伤害你们啊,我这是送你们去西方极乐世界啊。”

  大狱怨魔一脸茫然道,觉得夏青墨误会了。

  夏青墨:“......”

  夏青墨有些无语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大狱怨魔说的还真没错。

  “啧啧,这位道友,你帮我的忙最大,我就先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了。”

  “不过不得不说,你的气血当真是旺盛,在我眼中,就跟一颗太阳一般,吞了你,我感觉比吞了那个老家伙要好十倍。”

  大狱怨魔眼中满是兴奋。

  甚至还舔了舔嘴唇,看向叶平,恨不得直接吞了叶平。

  “大狱怨魔,我乃大夏王朝十公主,你若是吞了我们,你知道你的后果会有多惨吗?”

  这一刻,夏青墨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来,想要通过身份来威慑大狱怨魔。

  只可惜的是,大狱怨魔摇了摇头,看向夏青墨道。

  “大妹子,你听我说,我是鬼王是邪派对不对?”

  大狱怨魔开口。

  “恩。”

  夏青墨点了点头。

  “大夏王朝是正派对不对?”

  “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我问你啊,如果我不杀你,大夏王朝会因此放过我吗?”

  大狱怨魔缓缓道。

  夏青墨想了想,而后摇了摇头。

  不管大狱怨魔放不放她走,都会有人来追杀他,不为别的,正邪不两立,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啊。

  “所以啊,放你和不放你,我都要被追杀,那我为什么要放你走?你品,你细品?”

  大狱怨魔简直是逻辑带师,一番话说完之后,夏青墨沉默了,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只是到最后,夏青墨又忍不住开口道。

  “果然书中记载的没错,你们这种鬼魂魔头,都是卑鄙无耻,说话不算话的,说好了不伤我们,结果还是想要吃了我们。”

  夏青墨有些愤怒了。

  “你又错了。”

  大狱怨魔又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

  “不是鬼魂魔头卑鄙,而是卑鄙的是鬼魂魔头,正是因为我卑鄙,所以我才是鬼王,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狱怨魔似乎是几百年没说过话了,一直在扯东扯西,压根就不急,似乎认定叶平和夏青墨是他腹中餐了。

  夏青墨不说话了,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说,都说不过大狱怨魔。

  有一种,只要我没有道德,你就不能道德绑架我的感觉。

  “不说了吧?没问题了是吧?那两位,极乐路上注意安全。”

  大狱怨魔轻笑一声。

  只是就在这一刻,叶平的声音响起了。

  “放了我们,我不对你出手,你知道我的底牌是什么。”

  叶平开口,他看向大狱怨魔,这般说道。

  他的底牌很简单,度化金轮。

  只是大狱怨魔摇了摇头。

  “老铁,你也错了。”

  “第一,你是筑基境,第二我是元婴境。”

  “第二,你有度化金轮,可我是鬼王啊。”

  “你觉得你有胜算吗?而且才一重度化金轮,若是几百年前,还真能镇压我,可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几百年来,我虽然怨气被削弱了许多,可也给我带来许多好处。”

  “怨气削弱,反倒是帮了我大忙,若是曾经我只怕根本没有理智在这里谈论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怨气消减许多,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你的度化金轮,对我造不成伤害的。”

  “明白了吗?”

  大狱怨魔似乎是个话痨,把事情说的仔仔细细。

  “真的吗?”

  叶平开口,度化金轮是他的底牌,但他还有更大的底牌。

  “唉,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再跟你解释一下,第一.......”

  大狱怨魔还想要给叶平科普一番两人之间的差距。

  但就在这时,叶平忽然开口。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

  声音响起,刹那间叶平宝相庄严,度化金轮在他身后浮现,一轮金光直接刺破了周围黑雾。

  古老的声音响起,充满着玄奥无上,这是智慧之音,这也是度人之声。

  “无上度化经?”

  这一刻,大狱怨魔脸色大变,他根本就没想到,叶平不但拥有度化金轮,而且居然还有一篇无上度化经。

  一瞬间,他想要跑。

  可下一刻,叶平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化作一个个金色小字,形成一张大网,直接将大狱怨魔囚禁住。

  滋滋滋。

  滋滋滋。

  黑烟弥漫,大狱怨魔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度化金轮和无上度化经对他来说伤害巨大。

  他怕了,彻底怕了。

  他根本就没想到,叶平居然还有这招。

  可实际上,叶平也没想到太上度化经配合度化金轮居然这么强。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给大狱怨魔说话的机会。

  但好在的是,镇压住了这个大狱怨魔,若是镇不住的话,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别念了,别念了,老铁,不要念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伤你们了,我不伤了。”

  金网当中,大狱怨魔抱头痛哭,他在地上打滚,仿佛遭受着酷刑一般。

  他在嘶吼,恳求叶平不要再念了。

  然而叶平不蠢,跟这种妖魔打交道,就是不能相信他说的话。

  一旦自己停下来,只怕大狱怨魔会在第一时间,将他与夏青墨绞杀成肉泥。

  元婴和筑基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强如韩墨道人,连一点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更何况他?

  “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气朗清。”

  叶平的声音不断响起。

  金色小字更是越来越亮,到最后直接化作涟漪,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度化之光。

  源源不断的功德之力全部涌入叶平体内。

  但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诵念太上感应经消耗着大量的精神力,这很恐怖,无法坚持下去。

  想到这里,叶平一咬牙,强行诵念完开篇,最起码也要念完第一篇,痛击这个大狱怨魔。

  这样的话,至少自己可以逃离此地。

  一炷香后。

  当叶平念完最后一个字时。

  他精神极度虚弱。

  可就在叶平准备带着夏青墨逃离时。

  所有的金色小字忽然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金箍,牢牢地落在了大狱怨魔的光头上。

  刹那间,一篇道法出现在叶平脑海当中。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