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五十八章:回宗门!上交丹方!晋国之策【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五十八章:回宗门!上交丹方!晋国之策【新书求一切】

  脑海当中,一篇秘法浮现。

  这是太上感应度人经中的秘法。

  专门降服大妖大魔的秘法,以度化金轮化作紧箍咒,只要戴在邪魔头上,将会有无上伟力镇压,对方胆敢有任何一点异心,可诵念经文,镇压邪魔。

  而若是对方敢出手伤害紧箍咒施法者,会当场遭到镇压,痛不欲生。

  并且一旦被紧箍咒束缚,对方无法自行解除,除非成仙,而他人也无法解除,必须要比叶平强十倍以上的得道高人,才能解除这个紧箍咒。

  故此得知这篇秘法。

  叶平心中不由大喜。

  说实话,对于这头大狱怨魔,叶平完全是不敢招惹。

  毕竟境界摆在这里,元婴境的鬼王,聚集怨气所化,当初造就多少罪孽才能孕生而出。

  可如今拥有紧箍咒后,岂不是白白多了一个元婴保镖?

  想想看啊,元婴境的鬼王,那自己岂不是能在晋国横着走路?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天知道他刚才受了什么苦。

  叶平的太上感应度化经,让他简直是生不如死,差点就想一头撞死。

  只是待他回过神后,大狱怨魔不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头顶上多了一个箍子,勒的死死,虽然不是很痛,但头顶上莫名其妙多了点东西,任谁都有些不舒服。

  “这是什么鬼玩意?”

  大狱怨魔皱着眉头,只是很快,他将目光看向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凶恶之意。

  “小子,怎么不继续念了?你继续念啊。”

  大狱怨魔眼睛都冒火了,被这样折腾了一下,谁都不爽,更何况他还是鬼王?

  轰。

  大狱怨魔出手,想要镇杀叶平,不给叶平任何机会。

  然而此时,冥冥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加持在金箍上,刹那间大狱怨魔脑海当中仿佛出现一尊无上存在,元神当场要溃散。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大狱怨魔抱着脑袋,在地上疯狂打滚,他感觉自己的元神都要溃散了,这种感觉让他真的生不如死。

  比之前还要可怕。

  “恩公,这是怎么回事?”

  夏青墨有些无法理解了,怎么好端端的变成这样?

  叶平没有回答夏青墨的问题,而是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大狱怨魔道。

  “你头上的金箍,乃是无上秘法,只要你对我起了任何异心,将会遭到元神镇压之苦,明白吗?”

  叶平开口,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明现在的情况。

  当下,夏青墨明白了。

  但大狱怨魔不明白啊,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什么紧箍咒?他听都没听过。

  可不管听过没听过,他唯一知道的是,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高人,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大狱怨魔哭喊着,恳求叶平放过他。

  当下,叶平念了一段咒语,果然大狱怨魔不痛了,神清气爽。

  只是刹那间,大狱怨魔忽然再次出手。

  想要袭杀叶平。

  他压根就不相信什么鬼无上秘法,他就想杀了叶平,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啊!!!!”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大狱怨魔刚出手,那种元神溃散的痛感,让他感到浑身上下巨爽无比,爽到想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

  大狱怨魔在地上打滚,痛哭流涕。

  “我错了,我错了,高人,我真错了,我只是想试试,单纯的想试试啊。”

  大狱怨魔在地上哭喊着,堂堂鬼王,跟个孩童一般,在地上翻滚着,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一旁的夏青墨是彻底明白,为什么说妖魔险恶了。

  都这样了,居然还偷袭。

  吃一次亏也就算了,非要吃第二次亏。

  “你真该死。”

  如果不是需要借助大狱怨魔的力量,叶平也巴不得这家伙早点死了。

  居然还想偷袭自己,若不是紧箍咒拥有神效,估计自己真要着道。

  这个家伙,该死。

  “我错了,我错了,高人,您就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大妹子,你赶紧劝劝你相公啊,求求你了,放了我吧。”

  大狱怨魔哭的鼻涕都出来了,他真的受不了了,太难受了。

  “他不是我相公。”

  “还有,你的确要好好受罚。”

  夏青墨连忙解释道,同时也有些没好气。

  大狱怨魔的确该死,简直是阴险狡诈的结合体。

  “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呜呼!”

  大狱怨魔躺在地上,用脑袋撞地,看样子是真的很痛。

  这是精神上的疼痛,不是那种皮肉伤,精神上的疼痛,超过肉体疼痛十倍以上。

  就好像用一根棍子敲在你身上,虽然也会很痛,但更多的会是麻木,紧接着才是一点一点的疼痛。

  可精神上的疼痛,譬如说牙齿内有神经,都不要说什么巨力撞击了,拿一根细针,稍稍顶一下,能疼到怀疑人生。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就是这般,疼的怀疑鬼生了。

  足足一刻钟。

  叶平让大狱怨魔痛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才念咒,让大狱怨魔恢复正常了。

  恢复正常的感觉,让大狱怨魔松了口气。

  他躺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一般,浑身大汗淋漓,根本无法动弹。

  一个元婴强者,成这般模样,可想而知是有多痛苦。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是彻底对叶平没有异心了,他虽然阴险狡诈,但他不是傻子,这要还找叶平麻烦,自己就真脑瘫了。

  休息了半刻钟后,大狱怨魔恢复好了,但依旧后怕,那种滋味他想一下都身子发抖。

  “上仙,你把这个金箍拿走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加害你的,我可以立下心魔大誓。”

  大狱怨魔恢复元气后,无比可怜地看着叶平,哭丧着一张脸道。

  “恩公,千万不要上当,这个家伙,满嘴的谎言,真要解除的话,我们可能就真走不出去了。”

  夏青墨连忙开口,怕叶平上了他的当。

  “放心,我没那么蠢。”

  叶平点了点头,放过大狱怨魔?除非自己元婴境了,不然放过他?那自己真的失了智。

  “大妹子,你这话就不行了,什么叫做满嘴谎言,我问你,从我出世到现在,我骗过你吗?”

  听到说自己满嘴谎言,大狱怨魔有点不服气了,自己什么时候骗过人了?

  言出必行是自己为人处世的准则啊。

  “懒得跟你说。”

  夏青墨不愿意跟大狱怨魔争吵什么,她已经看透了这个家伙,满嘴谎言。

  “上仙,你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出去,好好做鬼,说实话,你让我跟着你,反而是害了你啊。”

  “封印一解除,估计马上要来人,到时候他们看到您和我在一起,指不定觉得您是魔道中人,回过头加害于你,那岂不是倒霉?”

  “我这人,天生贱养,您直接放养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如何?”

  大狱怨魔后悔了,他后悔没有早点杀了叶平,也后悔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叶平,要是早点放过叶平的话,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弄得现在头上带着一个金箍,又难看又麻烦。

  “别废话了,金箍是不会解除的,你以后就跟着我,我慢慢帮你度化怨气,也早点让你赎罪。”

  叶平没有理会大狱怨魔。

  而大狱怨魔则喋喋不休的与叶平解释,说来说去就想要一个人自由飞翔。

  被吵的极其烦躁时,叶平打算念紧箍咒时,当场大狱怨魔老实了,连忙闭嘴,生怕又来一遭。

  不过就在这时,大狱怨魔脸色不由一变。

  “好家伙,这么多金丹修士,还有元婴强者?你们这是得罪谁了?”

  大狱怨魔脸色有些难看。

  “什么意思?”

  叶平有些不理解他的意思了。

  “鬼坟外来了很多人,二十多位金丹修士,三位元婴修士,不是正道人士,都是些邪魔歪道。”

  大狱怨魔皱着眉头道。

  “你打得过吗?”

  叶平直接问道。

  “原先打得过,现在打不过了。”

  大狱怨魔很直接地回答,可看到叶平的眉头一皱,不由连忙解释道。

  “上仙,我真没骗你,我头上这个金箍,限制了我的力量,虽然这金箍在帮我消除怨力,但也在削弱我的力量。”

  “要不这样,上仙你解除我的金箍,我帮你收拾他们。”

  大狱怨魔这番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叶平也不好估量,但解除金箍是不可能的,这玩意解开容易,戴上难。

  “我实话告诉你,若是我死了,你头上的金箍也会要了你的命,你自己衡量。”

  叶平出声,他很直接,让他接触金箍是不可能的,要死一起死。

  果然,听到这话,大狱怨魔的脸色就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看。

  “打不过,跑。”

  大狱怨魔直接抓住叶平和夏青墨,二话不说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他是元婴修士,虽然被金箍压制了一些实力,但瞬移还是没问题的。

  “朝南。”

  叶平开口,青云道宗是南边。

  眼下去什么地方都不安全,倒不如先回宗门再说。

  “好。”

  大狱怨魔直接朝南瞬移。

  刹那间便出现在三千里外。

  这就是元婴修士的恐怖之处,什么御剑之术,什么传送阵法,一个念头便可传送千里万里。

  这种级别的存在,举手抬足之间,可唤来风雷雨电,一拳之威,可轰碎一条山脉,打起架来,一个国家都会毁于一旦。

  所以元婴境修士之间的战斗,往往都会被限制,也往往会引来无数关注。

  半刻钟后。

  几十道身影出现在这此。

  这些都是魔神教弟子。

  他们环顾四周,很快便发现倪端。

  “该死,鬼王出世,大夏十公主可能被鬼王吃了。”

  有人出声,看着破碎的石碑,忍不住这般说道。

  “真是该死,十公主若是下落不明,我等无法交差,到时法王必会怪罪我等。”

  “去找这头鬼王,无论十公主是死是活,必须要亲眼确定。”

  “是。”

  议论声响起。

  他们来到此地,第一时间便认为夏青墨葬身在此,毕竟一尊元婴境的鬼王,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强行撄锋。

  就如此,不到半个时辰后。

  又是几十道身影出现,这些都是得道高人,他们在度化怨魂,也在查看情况,发现鬼王消失之后,一个个脸色极其难看。

  很快,这则消息传遍了晋国,晋国权贵高层们,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情。

  几乎没有任何废话,晋国立刻下达铁令,五大军营,各地古城驻军全面集结,到处搜查临河鬼王的下落。

  他们不可能放任一头鬼王在外面,毕竟这头鬼王在几百年前,对晋国造成了巨大的创伤,这次出世,实力必然大增,到时候以晋国的实力,恐怕难以镇压。

  而此时此刻。

  晋国皇宫内。

  晋国国君坐在大殿当中,满脸震撼地看着李莫程手中的丹药。

  “这天底下,当真有无毒丹?”

  晋国国君咽了口唾沫,他身为晋国国君,一辈子风风雨雨什么没有经历过?

  见过的大世面太多了,然而面对无毒丹时,他震惊了,彻彻底底的震惊了。

  甚至就连方才,有人传报,临河鬼坟鬼王出世,他都没有任何一丝丝震撼。

  只因为无毒丹。

  “君上,这无毒丹乃是叶平亲自炼制而成,徐常长老亲眼所见,包括其他新晋弟子也一一见证,此事做不了假。”

  李莫程认真说道,满脸严肃。

  “那可否批量生产?”

  晋国国君继续问道。

  “理论上,可以,但炼制无毒丹,据叶平所说,需要天地之间纯净的灵气,所以炼制丹药,无需药材,可却需要大量的灵石,让炼丹师不断恢复法力,引导天地灵气,从而炼丹。”

  “其次一名筑基境炼丹师,一日极限只能炼制百枚气血丹。”

  李莫程说出大概意思,告知对方。

  此话一说,晋国国君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失望。

  这虽然是批量生产,但并非是真正的批量生产,筑基境的炼丹师不算很稀有,但对晋国来说,也不算很多。

  一个筑基炼丹师一日炼百枚无毒气血丹,一万个筑基炼丹师,也才勉强够维持整个晋国军队的需求量。

  但一万个筑基炼丹师,还真的不好找,炼制这种丹药,必须要真正的晋国修士,而不是其他宗门的弟子。

  否则的话,消息一旦传出去了,不等其他四大王朝找他晋国麻烦,大夏王朝直接要找晋国麻烦了。

  想到这里,晋国国君大脑不由飞快运转,他在计算一个能让晋国得到最大好处的方法。

  最终,晋国国君想到了。

  “此炼丹之术,叶平愿意交出吗?”

  晋国国君询问道。

  “叶平说,得问他师兄,若是他师兄愿意交出,那就交。”

  李莫程如实说道。

  不过末了,他又继续开口道:“但我听闻,叶平与太子关系极好,要不然让太子去说说情,毕竟白白让叶平交出丹法,只怕换任何人都不愿。”

  “可太子不一样,据说他是叶平的徒弟,师父传授给徒弟炼丹术,也实属正常,再者太子未来必登大典,晋国强,叶平也有好处,您觉得如何?”

  李莫程出声,他知道叶平与李钰的事情,所以提出这么一个主意。

  “恩,的确可以。”

  “没想到我那个没出息的太子,居然能拜如此奇人之师,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不过府主,我打算将炼丹之法,上交给大夏王朝,你意下如何?”

  晋国国君点了点头,这是他头一次在外人面前夸赞李钰。

  “一切尊国君之意。”

  听到晋国国君之言,李莫程不由松了口气,他没有任何一丝惊讶,相反若是晋国国君想要独吞炼丹术,他反而会很紧张。

  无毒丹涉及太大了,晋国真想要吞,估计很难吞下,一旦消息走漏,大夏王朝的刀子,估计当场落下来。

  在晋国没有彻底崛起之前,大夏王朝就是巨无霸的存在,大夏帝王一个念头,便可灭杀十个晋国。

  大夏王朝有多恐怖,李莫程是知道的。

  三百多个国家加起来,也不如大夏王朝十分之一,这就是王朝的恐怖,绝对的力量,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得到。

  所以无毒丹方,若是上交给大夏王朝,不但可以获得大夏王朝的恩泽,其次大夏公主在晋国消失的责任,也会一笔勾销。

  对于晋国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甚至可能因为这张丹方,还能让晋国有问鼎十国第一的机会。

  只要大夏王朝愿意扶持,晋国成为十国第一,完全不难。

  “那好,明日我将亲自去一趟大夏帝都,不过在我回来之前,你必须要镇守学府,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传出去,甚至如若有必要,将那些弟子的记忆消除。”

  “晋国学府内,必然有奸细,此事不容小视,一点点风声走出去,只怕都会引来天大的灾祸,府主,你可明白?”

  晋国国君更加明白,无毒丹方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才会这样说。

  宁可消除弟子记忆,造成元神伤害,也不能让他们将消息传出去。

  “是!请国君放心。”

  李莫程点了点头,双手作揖,如此说道。

  “好,你回去吧。”

  晋国国君点了点头,随后大殿安静下来了。

  而与此同时。

  三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白云古城当中。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