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五十九章:大师兄归来,二师兄炼丹考核失败【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五十九章:大师兄归来,二师兄炼丹考核失败【新书求一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云古城。

  一间客栈内。

  叶平三人正坐在雅阁当中。

  大狱怨魔一脸心事重重地坐在叶平对面,一桌子的饭菜愣是一口没吃,心情有些难受。

  夏青墨倒还好,多多少少吃了一些。

  而叶平倒也没吃什么,毕竟师父说过,这些五谷杂粮不能多吃,免得影响体质。

  “青墨公主,我想了想,送你去离州肯定不行,魔神教死盯着你,恐怕若是我们现在去离州的话,一路上必是多灾多难。”

  叶平开口,这是他的顾虑,倒不是他不想护送青墨公主去离州,而是看魔神教这个架势,肯定会在路上埋伏。

  现在过去,就是羊入虎口。

  “不过如若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我宗门避避难,倒不是我叶某人吹嘘,我宗门几位师兄,皆是绝世高人,即便是魔神教举教杀来,也别想翻起什么风浪。”

  叶平说出自己的打算,送夏青墨去离州,这肯定做不到。

  但带夏青墨去青云道宗,叶平还是能做到的。

  这就是叶平的打算。

  “绝世高人?”

  夏青墨和大狱怨魔纷纷惊讶了。

  “恩,绝世高人。”

  叶平十分自信道。

  “什么绝世高人?有多高?上仙,你可能不知道魔神教有多强吧。”

  最好奇的是大狱怨魔,说实话对叶平的手段,他是极其相信的,金箍这玩意他见都没见过,所以自然而然相信叶平说的话。

  “有多高?”

  叶平喝了口酒,随后开口道:“我大师兄,乃是绝世剑仙,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你说有多高?”

  叶平笃定无比地说道。

  此话一说,大狱怨魔眼中露出震撼之色了。

  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

  或许对于练气修士来说,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来说,没有很具体的感觉,只觉得很强。

  但对于一位元婴强者来说,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来说,非常有画面感。

  元婴强者,一怒之间,山崩地裂,沧海桑田。

  他若是全力爆发,可以轰碎千里山河,弹指之间,灭杀一国。

  而一根草斩尽日月星辰,那根本就不是他能做到的了,就算给他一柄仙器,也做不到摧毁日月星辰。

  也只有仙人才能做到这个程度吧?

  不过很快,大狱怨魔不禁皱眉了。

  修仙界几千年都没出过仙人了,虽然时不时有一些传闻,谁谁谁证道成仙,可这只是传闻,谁都没看到有人渡劫成仙啊。

  他有一些不信。

  但看了一眼叶平,他又产生了疑惑。

  大狱怨魔保持半信半疑的状态。

  而夏青墨则是美眸闪烁,她完全相信叶平说的话。

  二十岁出头,气血烘炉,无上剑道,绝世阵法,度化金轮,这也只有绝世高人才能培养出来啊。

  说实话,真要让大夏王朝培养出一个这样的妖孽,也不是说培养就能培养的出来。

  “总而言之,等到了宗门,一切都没问题了。”

  叶平开口,最后笃定了一遍。

  看到叶平自信与笃定的神色,大狱怨魔更加好奇叶平那些师兄了。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叶平耳中。

  “那个考核官就是对我有意见,我还没炼完丹,他就取消我的资格,当真是有眼无珠。”

  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

  很熟悉,十分熟悉,这不是二师兄的声音吗?

  叶平立刻起身,他满脸激动地从雅阁走出,紧接着站在楼梯口,果然看到了许洛尘的身影。

  大堂当中,不仅仅是许洛尘,还有另外一个年轻男子,坐在他对面。

  “二师兄。”

  叶平喊了一声,脸上充满着喜悦。

  随着声音响起,一瞬间许洛尘不由露出惊讶之色,紧接着顺着声音看去,很快便看到了叶平。

  “小师弟?”

  许洛尘有些惊讶了,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叶平。

  不对啊,叶平不是去了晋国学府的吗?

  怎么会出现在白云古城?

  “小师弟?”

  坐在许洛尘正对面的男子,也不由将目光看向叶平。

  也就在这时。

  叶平匆匆忙忙走了下来,来到许洛尘面前道。

  “见过师兄。”

  对于外人,叶平始终有一些隔阂,保持着一定距离,但对于青云道宗的师兄们,叶平有一种天生的自然随和。

  已经当做家人了。

  “小师弟,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不是去了晋国学府了吗?”

  许洛尘有些惊讶,他也站起身来,看着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诧异。

  只是当晋国学府这四个字出现后,整个酒楼所有人都不由将目光看向叶平。

  大多数是充满着惊讶,而后便是羡慕。

  也有人流露出不信的神色,可看到叶平的气质,再加上许洛尘的气质之后,不知为何有点相信了。

  “师兄,我这趟回来是找你的。”叶平解释道,他这趟出来的确是来找许洛尘,如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找我?找我作甚?”

  许洛尘有些慌了,怎么还能扯上我?你不会招惹什么祸吧?

  一时之间,许洛尘有些懵。

  “师兄,这个要待会说,您来这里是做什么?还有,这位是?”

  关于无毒丹的事情,叶平没有直接问出来,这里人多眼杂,打算待会说。

  “哦,师兄忙些其他事情。”

  “至于这位,小师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师兄的道友,刘温,刘师兄。”

  许洛尘开口介绍道。

  “见过刘师兄。”

  叶平当下作揖,显得彬彬有礼。

  后者也立刻回礼道:“客气了,客气了,叶师弟,百闻不如一见,您可是我们白云境的骄傲啊。”

  刘温激动无比地说道,他看着叶平,显得异常兴奋。

  如今整个白云城那个修士不知道青云道宗出龙了,小弟子被晋国学府选上,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

  晋国学府,乃是顶级学府,能加入晋国学府的修士,注定未来声名显赫啊。

  “师兄过誉了。”

  叶平轻笑一声,只是很快,许洛尘开口对着刘温道。

  “刘兄,我过些日子再来找你,先与我小师弟叙叙旧。”

  叶平突然从晋国学府回来,这让许洛尘有些不安,所以他很想知道,叶平这趟回来是为了什么。

  “好,好,那过些日子,等候许兄了。”

  刘温也识趣,知道两人有事要谈,当下起身离开。

  待刘温走后,许洛尘不由开口道:“小师弟,回宗门说吧。”

  “恩。”

  叶平点了点头,这事最好回宗门说。

  不过叶平没忘夏青墨二人。

  “师兄,我还有两个朋友,您稍等一下。”

  说完这话,叶平连忙上楼。

  雅阁当中,夏青墨和大狱怨魔还在互相思考人生。

  可随着叶平出现后,两人不由看向叶平。

  “青墨公主,我师兄就在下面,有我师兄在,一切都没事了。”

  叶平开口,让夏青墨不由露出喜色。

  而就在这时,叶平将目光不由看向大狱怨魔道。

  “你待会最好不要乱说话,我这些师兄皆是名门正派,若你出言不逊,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叶平这般说道,提醒大狱怨魔不要自己找死。

  这话一说,大狱怨魔有些害怕了。

  “上仙,要不我就不跟过去了,你把我的金箍去掉,我保证以后做个好鬼,我这人言出必行,再者有你师兄在,说实话我哪里敢造次啊。”

  大狱怨魔怕了,这要真遇到那种正义感爆棚的正道修士,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杀了自己那岂不是倒了血霉。

  本来他是不怕的,主要是叶平把他这几个师兄吹的太狠了,他有点慌。

  “别做梦了,放你出去,就是为祸人间,还有我得给你取个名字,不然不知道怎么介绍你。”

  “叫你旭宝如何?”

  叶平问道。

  毕竟总不可能叫他大狱怨魔吧?必须要换个称呼。

  “旭宝?上仙,你这是啥意思啊?我这么猛,你给我加个宝字?”

  大狱怨魔懵了,自己乃是猛鬼中的猛鬼,叫旭宝?这不是讽刺自己吗?

  “那叫你大旭吧?”

  叶平这般说道。

  “大旭也怪啊,上仙,你要是不会取名字就算了,这都是些什么怪名字啊。”

  大狱怨魔感觉自己要吐了。

  “别废话了,要么大旭,要么旭宝,你自己二选一,在啰嗦的话,小心我念咒。”

  叶平没功夫在这里跟大狱怨魔扯东扯西。

  “那还是叫大旭吧。”

  一听到念咒,大狱怨魔有点慌了,被逼无奈之下,只能选个稍微猛点的名字。

  “行,青墨公主,大旭,走。”

  叶平也不废话,雷厉风行,直接带着两人下楼。

  客栈门外。

  许洛尘沐浴着阳光,静等叶平。

  不过此时此刻,许洛尘满脑子想的不是叶平为何从晋国学府回来,而是满脑子想着今日的考核。

  没错,他今日参加了炼丹师初审,结果失败了,不但失败,而且还是被逐出考场。

  想到这里,许洛尘就来气。

  炼丹师初审考核有明文规定,考核时间五个时辰。

  自己还没待满两个时辰,就被逐出考场,以扰乱考场秩序为由。

  许洛尘就想不明白了。

  自己怎么就扰乱考场秩序了?

  大锅烧水怎么就练不出丹啊?

  难道炼丹就一定要按部就班吗?

  越想许洛尘就越气。

  自从那天吃了叶平炼制的药膏之后,他的修为境界就突破到了练气大圆满。

  有了境界后,许洛尘第一个想法就是去参加炼丹师考核。

  为了一鸣惊人,许洛尘直接又买了一口锅,再加上数个月辛辛苦苦收集到的无根之水。

  来到考场后,刚给大家表演绝世炼丹法,可没过多久就被赶出来了。

  这才炼了两个时辰,就把自己赶出来了,说实话许洛尘都感觉快炼出丹来了。

  结果被强行打断。

  这如何不让许洛尘生气,又如何不让许洛尘难受。

  自己一鸣惊人,震惊整个修仙界的壮举啊,就这样被一群有眼无珠的审考官扼杀了。

  他很气,心中早已燃烧起熊熊大火。

  也就在这时,叶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二师兄。”

  当下许洛尘转过身来,很快两道陌生的面孔映入眼中。

  一个长相绝美,不亚于大师姐和陈灵柔。

  另外一个,就有一些粗狂了,最主要的是,那个亮闪闪的光头,再配上一个金箍,显得有些古怪。

  “师兄,这两位是我朋友,青墨,大旭。”

  叶平简单介绍一番。

  “哦,也来自晋国学府?”

  许洛尘有些好奇了。

  “不是,只是路上相遇,觉得有些缘分,所以师弟邀请他们去我们宗门坐坐。”

  叶平到没有告知夏青墨的真实身份,毕竟天知道青云道宗跟大夏王朝有没有仇,还是不说为好。

  “哦,那行。”

  许洛尘点了点头,倒也不在意,而是动身离开,回青云道宗。

  很快,四人的身影消失。

  往宗门走去。

  一路上,叶平与许洛尘并肩而行,在交流着什么。

  而身后大狱怨魔和夏青墨则时不时地打量着许洛尘。

  尤其是大狱怨魔。

  他是越看越不对劲。

  就这?

  绝世高人?

  练气十层的绝世高人?

  你唬我?

  大狱怨魔虽然也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个道理,可问题是,许洛尘浑身上下愣是没有一点绝世高人的影子啊。

  要说长相气质,许洛尘虽然长得挺不错,气质也极好,但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有谁能靠一张脸成仙的?

  再者,无论怎么看,许洛尘在大狱怨魔眼中,就是个废物啊。

  境界境界一般般。

  气血气血一般般。

  哪里有一点高人的影子?

  “我说,大妹子,你觉得上仙的师兄,真是绝世高人吗?我怎么越看越古怪啊。”

  大狱怨魔忍不住询问夏青墨,想看看夏青墨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

  “不要乱语,恩公的师兄,自然是绝世高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是境界问题,但你身为元婴修士,应该也知道,境界这种东西可以更改的,高境界可以伪装成低境界。”

  夏青墨也有一点点的诧异,毕竟许洛尘各方表现都不像绝世高人,反而就像是个普通修士一般。

  但她不多疑,甚至想了想还觉得正常,毕竟绝世高人若是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叫什么绝世高人?

  “不对啊,大妹子,你听我说啊,虽说境界可以更改,但法力是无法改变的。”

  “你看我,我虽然可以将境界压到练气境,但即便是如此,我的法力依旧与众不同,但他的法力,极其稀薄,甚至还不如上仙的法力。”

  大狱怨魔越看越觉得奇怪。

  “本来你不说,我也有些怀疑,现在你这么一说,我更加确信,这就是绝世高人了。”

  夏青墨开口,她美眸注视着许洛尘,如此说道。

  “为啥?”

  大狱怨魔有点懵了。

  “很简单啊,只有真正的绝世高手,才能伪装的如此像,所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越假越真,越真越假。”

  “而且大乘录有所记载,据说有一些真正的绝世强者,为了成仙,历练红尘心,返璞归真,化凡人间,忘却一切记忆,也斩断一切因果未来。”

  “指不定这位师兄,就是那种绝世强者,为了成仙,历练红尘之心,选择化凡呢。”

  夏青墨说的头头是道,差点把大狱怨魔给忽悠过去了。

  “不对,不对,不对,化凡也不是这么化的,绝对有问题,我感觉上仙可能被骗了。”

  大狱怨魔不断摇头,他越来越觉得这个许洛尘不是什么绝世高人,反而是那种江湖骗子。

  想到这里,大狱怨魔不由心念一动。

  刹那间恐怖的能量弥漫,化作无形之刃,朝着许洛尘斩去,他想要试一试许洛尘是不是绝世高手。

  如果真是绝世高手,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如果不是的话,则毫无反应。

  这股力量极其恐怖,是道之力,只有元婴境才能感应到。

  所以即便是叶平也无法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危险。

  这就是境界相差太大的后果。

  只是,随着这股无形之刃,几乎快斩到许洛尘颈部时,许洛尘还没有察觉异样。

  这一刻,大狱怨魔确定了。

  这就是个骗子。

  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绝世高人。

  很好。

  非常好。

  确定这个答案后,大狱怨魔笑了。

  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叶平,这样一来,借此邀功,回过头让叶平放过自己,大家互相得利。

  很好,好滴很,美滴很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狱怨魔心中大喜。

  一个时辰后。

  许洛尘和叶平已经来到了青云山脉当中。

  两人一路上交谈,不过许洛尘一直没有问叶平回来的原因,倒不是不敢问,主要是后面还有两个人。

  不仅仅是许洛尘不问,叶平也没有主动开口,他想等到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在说明缘由。

  只是就在四人行走在青云山间时。

  两道人影,忽然闯入众人视线当中。

  “大师兄?”

  “小师弟,你看那是你大师兄吗?”

  许洛尘的声音响起,他看向不远处,随后询问叶平。

  “是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

  叶平一眼便看到了苏长御的身影。

  一时之间,叶平心情更加愉快了。

  而不远处。

  苏长御的身影停住了。

  下一刻,他不由将目光看向叶平等人。

  “小师弟?”

  一瞬间,苏长御眼神当中露出狂喜之色。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