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章:大师姐,四师兄,五师兄都回来了?【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章:大师姐,四师兄,五师兄都回来了?【新书求一切】

  青云山下。

  当苏长御再一次见到叶平时,心中的喜悦,简直是无法抑制。

  因为一直以来,苏长御都害怕叶平在青州古城遭遇不幸了。

  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准备。

  可如今看到叶平安然无事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苏长御自然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

  只要叶平活着,那就胜过一切。

  “大师兄!”

  不远处,叶平快速走来,而后对着苏长御一拜。

  他显得十分恭敬,眼神当中充满着喜色。

  “免礼。”

  虽然内心喜悦,可苏长御明面上却无比的镇定与淡然,仿佛没有任何一点波澜似的。

  “大师兄,这位是?”

  待回过神后,叶平不由将目光看向苏长御身旁之人。

  是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如大师兄一般,十分淡然镇定,不过却没有大师兄那种淡定自若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木讷感。

  “这是师兄新收的徒弟,你喊他古师侄即可。”

  苏长御开口,介绍老古给众人认识。

  提起这个老古,苏长御就有一些牙疼。

  之前在离州,他遇到了古剑仙,本来是打算收古剑仙为徒,然后再把古剑仙甩了,自己一个人跑回宗门。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古剑仙居然穷追不舍,死活要跟着自己回宗门。

  还说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总而言之就赖上了自己。

  一时之间,苏长御大概明白了。

  这个古剑仙,要么就是真被自己忽悠住了,要么就是识破了自己的计谋,想过来混。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苏长御都觉得有些麻烦。

  若是前者,那自己该怎么解释清楚?回过头耽误人家修仙,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叶平没修过仙,所以不管如何都不算耽误叶平,至少从目前来看,叶平活得十分滋润。

  而这个老古不一样,这是实打实修过仙的人啊,而且人到中年本来就事事不如意,要是被自己骗了,那还不得杀了自己?

  要是后者的话,那也不行啊。

  知道自己是个废物,还硬要跟着自己,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家伙就是个超级大混子啊。

  想要混吃混喝。

  这绝对不行,青云道宗只允许有一个混子,这个混子必须要是他苏长御,不允许是别人。

  所以苏长御打算过两天找个机会,跟老古摊牌。

  也就在这时,古剑仙木讷的眼神当中,逐渐出现了一点点色彩。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大狱怨魔身上。

  “元婴鬼王?”

  古剑仙一眼便看穿大狱怨魔的本体是什么,但他没有任何一丝惊讶,只是有些好奇,一尊元婴境的鬼王,怎么出现在这里。

  但下一刻,古剑仙看到大狱怨魔头顶上的金箍后,便明白了。

  感受到古剑仙的目光,大狱怨目光不由透露出一抹冷意,一副你瞅谁的样子。

  古剑仙没有理会大狱怨魔,而是将目光看向夏青墨身上。

  “大夏公主?”

  这一回,古剑仙眼神当中不由流露出一丝丝丝丝惊讶了。

  他还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大夏公主,不过夏青墨并不认识他。

  不过古剑仙只是有淡淡然的诧异罢了,他为天下绝世剑仙,莫说大夏公主,即便是大夏帝王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很惊讶。

  随后,古剑仙将目光看向许洛尘。

  废物一个。

  毫无波澜。

  最后,古剑仙的目光,落在了叶平身上。

  呃?

  古剑仙一眼便看穿叶平的体魄。

  很强,很强,这是凝聚出气血烘炉的征兆,不仅仅如此,叶平体内似乎蛰伏着一条真龙一般,无论是体魄,筋骨,气血,都达到了极致。

  最主要的是,根据叶平的气血来判断,叶平的年龄,应该是在二十二岁左右。

  天才。

  是个天才,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天才。

  古剑仙眼中露出了一丝丝惊讶,虽然叶平的确是天才,不过他这一辈子也见过无数天才。

  二十二岁凝聚出气血烘炉,的确很强,但并不能让他感到震惊。

  除非叶平修行不超过三年,不然的话,在古剑仙眼中,只能算是难得一见的天才罢了。

  收回目光,古剑仙朝着叶平微微一拜道。

  “师侄古名氏,见过师叔。”

  古剑仙面无表情地开口,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听到古剑仙的声音。

  叶平有些惊讶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多了个师侄。

  不过无论如何,叶平还是立刻回礼道。

  “免礼了。”

  此时许洛尘也不由走来,眼神当中满是好奇地看着苏长御道。

  “大师兄,你怎么出门一趟,还收了个徒弟啊?你跟师父说了吗?”

  “一言难尽,回宗门说吧。”

  苏长御实在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打算回宗门慢慢解释。

  只是很快,苏长御的目光,不由落在大狱怨魔和夏青墨身上。

  大狱怨魔还好,一看就是个废物。

  只是这个夏青墨,让苏长御不由多看了一眼。

  苏长御明显微微一顿,倒不是没见过美女,只是这种绝色,难免让人不由多看一眼。

  不过苏长御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毕竟青云道宗也有绝色,大师姐和陈灵柔,那个不是人间绝色。

  “他们是?”

  苏长御看向叶平,语气十分平静道。

  “回大师兄,这二人是师弟的朋友。”

  叶平回答。

  “朋友?哦,既然如此,那就一起上山吧。”

  苏长御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往山上走去。

  此时此刻,六道身影往山上走去。

  而六人的内心,也彼此有着不同想法。

  大狱怨魔走在最后面。

  他的目光,一直在许洛尘和苏长御两人身上不断徘徊。

  许洛尘是个铁废物,他已经确定了。

  至于这个苏长御,有一说一,一开始出场的时候,当真是吓到了他,下意识他还真以为是绝世剑仙。

  可随着仔细观察一番,他基本上就确定了,苏长御是个废物。

  想到这里,大狱怨魔心情不由更加开心了,这要是晚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叶平,那叶平估计要对自己感恩戴德了。

  而夏青墨的目光,也时不时地看向苏长御。

  不知为何,她见到苏长御,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这种感觉吧,很难形容,仿佛很熟悉,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就如此,一行人逐渐地来到了青云道宗。

  青云道宗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么的破旧不堪,也依旧是那么的简朴无华。

  道宗外的炉鼎中,还依旧插着一根香。

  如此节约的行风,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长御!”

  “叶平!”

  “洛尘!”

  也就在这时,大殿当中,太华道人缓缓走了出来,他是打算去用膳的,可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自己一直担忧的人。

  苏长御。

  “拜见师尊。”

  这一刻,苏长御,叶平,许洛尘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地朝着太华道人一拜。

  木讷的古剑仙,也朝着太华道人微微一拜。

  他乃真正的绝世高人,有了红尘心,莫说一拜,就算是乞讨他都不觉得什么。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太华道人真的有点热泪盈眶了。

  没想到苏长御回来了,一时之间,悬在心口上的石头,也终于落下来了。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你们大师姐,还有老四老五都回来了,为师今日亲自下厨,为你们做顿盛宴,晚上好好吃,你们先聊,先聊。”

  太华道人有些激动道。

  “暮雪也回来了?”

  苏长御有些惊讶,整个青云道宗,他最怕的人就是萧暮雪,其他人都不怕。

  倒不是怕萧暮雪抢了他掌门之位,而是萧暮雪见到他就毒舌,一点情面都不留,让他对萧暮雪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怨念。

  “回来了,早上回来的,你们聊,你们聊,我先去给你们做饭。”

  太华道人心情好的不行啊。

  说句实话,整个宗门,很久都没有团圆过,今天还真是赶巧,苏长御回来了,许洛尘也回来了,叶平也回来了,甚至萧暮雪也回来了,还真是大团圆。

  “大师姐回来了吗?”

  叶平得知萧暮雪回来之后,也不由自主地有点害怕了。

  不过他没有多说,而是等太华道人离开后,开始带着夏青墨和大狱怨魔去房间内休息一番了。

  很快,众人各自离开,这趟出门,苏长御觉得自己九死一生,他也想好好休息休息,先不管有的没的,好好睡一觉再说。

  就如此,一炷香后。

  叶平将夏青墨和大狱怨魔安置好后,便直接去找许洛尘了。

  徐常长老交代自己的事情,叶平还记在心中。

  不一会,叶平来到许洛尘的住处。

  此时此刻,房间内,许洛尘依旧还在回忆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情,让他极其不爽,甚至越想越气,许洛尘准备写举报信了。

  可就在这时,叶平的声音忽然响起。

  “二师兄,是我。”

  听到叶平的声音,许洛尘也不由想起正事来了。

  当下,许洛尘起身,打开了房门,让叶平进房再说。

  房间内,许洛尘也十分客气,主动给叶平倒了杯茶,随后满脸疑惑道。

  “小师弟,你之前在山下说,你这趟回来是特意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啊?”

  许洛尘满是好奇。

  他完全就想不明白,叶平从晋国学府回来,为的就是找自己。

  这就有些奇怪了。

  “二师兄,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在晋国学府学习丹道之术,授课的长老,说这世间上没有无毒丹。”

  “二师兄,师弟倒也不是受不得激,主要是那授课长老非要说,能炼制无毒丹的人,就是骗子,所以师弟一气之下,就反驳了那长老。”

  “随后便当着众人面炼出无毒丹了。”

  “可没想到的是,授课长老说这无毒丹,乃是无价之宝,可以帮助整个晋国,乃至于大夏王朝,所以希望我将无毒丹方给予他们。”

  “但这无毒丹炼制之法,乃是师兄传授我的,故此我只能过来问问您的意见,不过授课长老也说过,若是师兄愿意的话,他们可以答应您任何条件。”

  “当然,若是师兄您不愿意的话,师弟回去后,也会直接回绝,大不了就从晋国学府回来,反正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叶平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许洛尘听了。

  只是说完之后,许洛尘愣在原地了。

  哈?

  就为了这种事情?

  无毒丹方?这玩意真有人信?

  叶平是修仙小白容易上当,他没什么好说的。

  晋国学府的长老也信?

  要不要这么离谱?

  “你说的这个授课长老是谁?”

  回过神来,许洛尘一时之间充满着好奇。

  他就想知道知道,这个授课长老是谁,怎么会有这么蠢的长老?

  “叫徐常。”

  叶平如实回答道。

  “徐常?徐常?”

  许洛尘微微皱眉,他对这个名字很熟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等等。

  徐常?

  晋国第一炼丹师?

  刹那间,许洛尘想起来这个名字了,他的眼神当中,透露出震撼之色。

  “师弟,你说的这个徐常,不会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吧?”

  许洛尘咽了口唾沫,忍不住问道。

  “对,不过真正晋国第一炼丹师肯定不是他。”

  叶平点了点头,不过他并不觉得徐常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因为真正的晋国第一炼丹师,就坐在自己面前。

  不过这话叶平不说,毕竟他知道,自己这几个师兄们,一个个都不喜欢高调,所以也就没有说后半句了。

  嘶!!!

  这一刻,许洛尘震惊了。

  徐常。

  徐常啊。

  晋国第一炼丹师,这可是自己的偶像啊。

  不,不对,这不仅仅是自己的偶像,这可是整个晋国炼丹师的偶像啊。

  这种级别的存在,居然找自己要丹方?

  这还真是.......光宗耀祖。

  光宗耀祖啊。

  许洛尘内心震撼且有激动,为了压抑住自己的激动,许洛尘不由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口。

  “二师兄,要是你觉得不行的话,那师弟过些日子回去,回绝他们吧。”

  看到许洛尘的反应,叶平没多想,只觉得许洛尘有些不太开心而已。

  “不。”

  下一刻,许洛尘立刻摇了摇头,随后稳住心神,开口道:“丹方可以给他们,但晋国学府必须要答应我三件事情。”

  肯定不能回绝啊。

  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好事情,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这要是回绝,那不是脑瘫?

  “给?师兄,无毒丹方意义极大,师兄,如若您是为了我的话,大可不必如此,毕竟这张丹方乃是您的心血.......”

  叶平没想到许洛尘居然会愿意交出丹方。

  说实话,徐常长老那日提出要求,他还真的有些不太开心,他不是圣人,天下与他何干?这是许洛尘毕生的心血。

  分享给别人?说实话,叶平做不到。

  回来询问,主要还是自己想回来看看这些师兄们,顺便在学点东西,毕竟在晋国学府,什么都学不到,还不如回宗门学学。

  如今听到许洛尘说给,叶平的确惊讶了。

  “小师弟,你想错了。”

  这一刻,许洛尘出声了。

  他看向叶平,而后语气平静道。

  “所以集思广益,师兄我虽然在有生之年,研究出无毒丹方,但这张丹方依旧有许多缺陷。”

  “只凭借师兄一人的本领,还是无法真正发挥出这张无毒丹方的效果,需要更多有才人去挖掘。”

  “一脉相传,总有一天会埋没在这世间,况且,丹道之术,本身就是造福天下人,真正的炼丹师,是懂得无私奉献。”

  “而且,真正的炼丹师,眼中不是一张丹方,而是整个天下,你明白了吗?”

  许洛尘开口,他的声音平静,但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伟大。

  叶平愣住了。

  他直直地看着许洛尘。

  不知为什么,眼前坐着的许洛尘,在一瞬间变得极其伟大,仿佛整个天地都没有他大。

  这一刻,叶平忽然明白,这才是真正的绝世高人,这才是真正的绝世炼丹师。

  别的炼丹师,懂一点别人不懂的东西,就很不得藏着掖着,恨不得全天下独一份。

  可真正的炼丹师,他们不在乎丹方外泄,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研究出来的丹方,能造福多少人,能给多少修士带来好处。

  此时此刻,叶平很想对着许洛尘说一句。

  您,真是个伟人。

  但这句话,叶平藏在了心中,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位二师兄,不需要别人夸赞,因为夸赞他的人,太多太多了。

  “师弟叶平,替天下人谢过二师兄。”

  这一刻,叶平回过神来,他朝着许洛尘一拜,心中充满着钦佩。

  听到叶平这番感动之语。

  许洛尘更加满意了。

  很好,就是这种感觉。

  “小师弟,你先坐下,虽然丹方给了晋国学府,但有几件事情我要说清楚。”

  “第一,丹方所有权还是师兄的,这点毋庸置疑。”

  “第二,丹方的署名权,也必须是师兄的,以洛尘丹师落款。”

  “第三,丹方并非是无偿赠送,晋国学府必须要答应师兄三件事情,不过可以保证的是,这三件事情不会让晋国学府感到为难。”

  许洛尘让叶平坐下来。

  丹方可以给,白送都可以,但如果有条件可以开,那许洛尘自然也不会浪费。

  三个条件。

  许洛尘已经想好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