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二章:上仙,上仙,我有个惊天大秘密告诉你【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二章:上仙,上仙,我有个惊天大秘密告诉你【新书求一切】

  叶平睁开眸子。

  揉了揉额头。

  显得有些郁闷。

  通心术这种神通,简直是男人克星,不过叶平觉得这完全不怪自己啊,主要是大师姐你太诱惑了。

  盘坐在萧暮雪面前,叶平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小师弟,师姐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要好好听着。”

  萧暮雪看着叶平,认真教导着。

  “请师姐指点。”

  听到指点,叶平立刻来了精神。

  “小师弟,修仙有七大境界,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萧暮雪开口。

  “知道,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元神,渡劫,大乘。”

  叶平对境界划分还是明白的,而且通过晋国藏经阁,叶平也大概知道每个境界的实力有多强大,当然藏经阁内的书籍,对前面几个境界描述的很详细。

  对往后的境界,却没有太仔细的描写,几乎都是一笔带过,什么不可思议,什么无与伦比。

  “修仙七大境界,其实在上古时期,统称三大境,上清境,玉清境,太清境,你可知为何?”

  萧暮雪开口,介绍着这七大境界的故事。

  “不知。”

  叶平有些惊讶,他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藏经阁也没有任何记载。

  “上古三大境界,是上古时代的称呼,在那个时代,灵气充足,所以修行起来极其之快,故此以三个境界划分,每个境界又详细划分十品。”

  “这个境界十分模糊,而且对成仙之路,也十分奇怪,无法成为体系,导致极其麻烦。”

  “但后来随着一位绝世无双的存在,走出一条前无古人之路,自创心法,重新划分境界,所以就有了我们这七大境界。”

  “这位绝世无双的存在,将上清境划分成,练气,筑基,金丹,而将玉清境划分为元婴,元神,最后太清境划分为渡劫大乘。”

  萧暮雪认真述说着这段故事,而叶平也认真无比地聆听着。

  “所以,练气境,筑基境,以及金丹境,这三大境界,完全处于最基础的境界,所以这三大境界,相差不会很大。”

  “天才级的练气修士,可以战胜普通筑基修士。”

  “而绝世天才的筑基境修士,可以战胜普通金丹境。”

  “但即便是妖孽级别的天才,也难以战胜最普通的元婴强者。”

  “因为这涉及到了大境区别。”

  “小师弟,这天地之间,任何修士都有三六九等,有普通修士,也有天才修士。”

  “你一定要区别对待,有时候境界不代表一切,但若是大境之别,可千万不要乱来。”

  萧暮雪将境界说的十分详细。

  主要是担心叶平自认为自己很强,莽撞行事,毕竟修士境界,越到后面越为恐怖。

  叶平点了点头,同时内心不由思索,认为萧暮雪所说极其正确。

  就如同自己虽然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但他觉得即便是金丹境的师兄,他都可以挑战,甚至击败。

  哪怕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他都可以一战。

  但遇到了韩墨这种天才级的金丹强者,他就很吃力了,几乎是被追着打。

  尤其是大境的划分。

  强如韩墨,好歹也是一方天才,甚至说是半步绝世天才也差不多了,但面对元婴境的大狱怨魔,却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被直接镇压。

  连一丝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这就是大境的划分,再弱的元婴修士,也不是金丹修士能够比拟的。

  因为两者之间,相差太大太大了。

  这就如同给你一两银子,让你一个月内赚十两银子,不是很难。

  但给你一千两白银,让你一个月内赚到一亿两银子,这就很难了。

  本质上同样是十倍,但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境界也是如此,练气和筑基相差不大,是因为这两个境界本身就是打基础的时候。

  筑基和金丹就已经有了明显的差距,但依靠着传承绝学,无上神通,还是可以弥补差距的。

  但金丹和元婴就不同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元婴强者,可称老祖,颠覆一国,也不足为过。

  整个晋国,金丹强者不少,但元婴强者却如同凤毛麟角一般。

  至于更后面的,那就更加稀少了。

  “大师姐,师弟明白了。”

  叶平认真地点了点头。

  看到叶平明悟的表情,萧暮雪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孺子可教。

  有时候教人,不一定在乎对方的资质如何,能听懂其实就够了。

  “对了,听小师妹说,你去了晋国学府?”

  既然境界划分,叶平已经理解明白,萧暮雪就不继续详谈了,毕竟很多事情,需要亲眼看到,才能明白,说再多都没用。

  “是啊。”

  叶平点了点头,对于晋国学府,叶平没有一点骄傲,相反他更想回宗门听几位师兄师姐们传授道法。

  比在晋国学府强百倍。

  “恩,还算不错吧,小师弟,你要记住,晋国学府只是你的起点,你既然去了晋国学府,应该也了解更多事情。”

  “你的目标,可千万不仅仅只是晋国学府,十国,大夏,整个天下,才是你的起点,真正的强者,不仅仅是实力,眼界也很重要,知道吗?”

  萧暮雪继续教导。

  “明白。”

  叶平重重地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萧暮雪收回了面上的严肃,而后眼中带笑继续说道。

  “正经事说完了,该聊聊别的事情了,小师弟,这趟出去,有没有遇到什么姑娘?”

  萧暮雪笑道。

  叶平:“.......”

  又来了,又来了。

  叶平有些郁闷,怎么大师姐一下子正经一下子又不正经啊。

  “没。”

  虽然心里不愿意回答,但叶平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没?不应该啊,说实话,师弟你长得如此俊俏,而且气质又这么好,不但有文采,而且实力也极强,按理说这下山一趟,不得有成千上百个女人围着你?”

  “小师弟,大师姐认真问你啊,你可不能含糊回答,有没有开过窍?”

  提到这里,萧暮雪十分认真,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和好奇。

  开窍?

  开什么窍?

  大师姐,你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明白啊。

  “师姐,我不懂什么意思。”

  叶平摇了摇头,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啧啧,小师弟,你觉得你能瞒得过我?快点说实话,不然的话,可别怪师姐亲自检验。”

  萧暮雪从衣襟当中,取出一个葫芦,而后一口酒灌入口中,目光盯着叶平,大有一副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亲自动手的感觉。

  亲自检验?

  叶平有点懵,他不知道大师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一个检验法?

  “大师姐,没有,师弟洁身自好,哪里敢乱来啊。”

  叶平哭惹,他老老实实回答。

  “唉,可惜了。”

  萧暮雪听得出叶平这番话是真心话,但她也实实在在为叶平感到可惜。

  长得如此俊俏,而且要实力有实力,要颜值有颜值,居然还是个单身。

  “那你说说,怎么好端端带来一个女人?听你小师妹说,你带来的女人,人间绝色?”

  萧暮雪充满着好奇。

  “哦,那个只是普通道友,普通道友。”

  叶平知道大师姐说的人是谁,夏青墨,但他也不好说出夏青墨的身份。

  “普通道友?那师姐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是师姐长得好看,还是她好看?”

  萧暮雪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看向叶平提出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一时之间,叶平陷入了思考当中了。

  要说各有千秋吧,说实话,女人肯定不喜欢听到这话。

  但非要说谁好看的话,叶平又觉得违心了。

  想到这里,叶平不由看向萧暮雪。

  亭亭玉立,身材玲珑,面容绝美,气质无双,时而若仙子一般,不染人间烟火,但时而又如同绝世尤物,让人心中火热。

  想到这里,叶平给予了回答。

  “自然是大师姐好看。”

  叶平发自内心道。

  “呵,不错不错,师姐没白疼你,来喝口酒。”

  听到叶平的夸赞,萧暮雪笑容更甚,直接拿起手中的葫芦瓶,递给叶平。

  “掌门说了,不能喝酒。”

  叶平摇了摇头拒绝,一来是掌门确实说过不能喝酒,二来是萧暮雪喝过,这不是间接性那啥吗?

  “别听那老家伙的,给我喝,这酒珍贵的很,可以暖身,也可以增强你体魄。”

  萧暮雪拿着葫芦,怼在叶平口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灌了叶平一大口。

  烈酒入喉,不知道为何,还有一丝丝甜味。

  很快,又化作熊熊火焰一般,燃烧浑身上下,让气血沸腾,如同磅礴无量的灵气。

  一瞬间,叶平运转烛龙仙窍,将这些灵气全部炼化干净,化作滚滚精气,稳固自身境界,甚至还有一丝丝提升。

  这才喝一口酒,就能提升一丝境界,这要是喝个一葫芦,岂不是要突破?

  “不要贪。”

  很快萧暮雪取回酒葫芦,这酒不是一般的酒,让叶平喝一口,并非是让叶平突破境界,而是稳固叶平的境界。

  她一眼便察觉,叶平的境界还没有彻底稳固下来,这口酒刚好能帮叶平稳固境界,这样的话,可以省去几个月的苦修打坐。

  但这种东西不能喝太多,一来是喝多伤身,二来是她也没多少了。

  “咕咕咕咕。”

  取回葫芦,萧暮雪也喝了一大口,丝毫不顾及叶平刚才喝过。

  “行了,小师弟,赶紧回去找你那个小情人吧,记住,师姐传授给你的心法,切莫传给他人。”

  “而且你现在修练到第二篇,越过了基础,有时候要多想想,不要跟着心法来,看看自己能不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或者是说最适合自己的路,知道吗?”

  萧暮雪将酒葫芦藏了回去,紧接着打发叶平离开,但临走时还是各种叮嘱。

  略微有些醉醺醺的叶平点了点头,这口酒的确很猛,饶是他为筑基修士,也有些不胜酒力。

  叶平走了,走起路来的时候,有些摇摇晃晃。

  而身后的萧暮雪,则注视着叶平,心中不由嘀咕着什么。

  “也不知道这个小师弟,愿不愿意继承那个位置,要是愿意的话,我就省事了。”

  她嘀咕道,随后砸吧砸吧嘴,消失在了原地。

  一个时辰后。

  叶平在自己房中,已经将那口酒的精气全部炼化干净。

  他的修为,也在这一刻,彻底稳固到了筑基初期。

  神清气爽后,叶平也开始思考大师姐所说的话。

  他修练的无上心法,第一篇是练气篇,需要重铸三十六遍。

  而如今到了第二阶段,筑基篇,如正常一般修行,重点在于‘稳固’。

  属于打牢基础。

  但随着大师姐的提醒,叶平也忽然明白,自己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修练。

  想到这里,叶平有些来趣了,他尝试性的修练,果然发现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修行。

  而不是按部就班的吞吐灵气修行。

  想到这里,叶平脑海当中不由迸发出许多想法。

  练气境,是引导天地灵气入体,而后再炼化杂质,融入体内修行。

  而筑基境,则是打通丹田,从而稳固境界,再改变法力的品质。

  法力品质有三重。

  那可不可以多弄几重来?

  比如说筑基境拥有金丹境的法力品质?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等同于拥有了金丹修士的战力,真能这样的话,那自己以后遇到了金丹修士,会不会更轻松一点?

  不至于说遇到就得跑?

  一时之间,叶平想法越来越多了。

  足足一个时辰后。

  叶平已经有了一个大概想法。

  先修炼到筑基大圆满,然后再不断改变法力品质,看看能不能突破上限,在筑基境时拥有金丹法力。

  也就在叶平满是喜悦时。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上仙,你在不在?”

  敲门声响起,门外一个两米高的身影出现在叶平眼中。

  几乎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大狱怨魔来了。

  “进来。”

  叶平收回喜色,对大狱怨魔,叶平心里是有一定的成见。

  这个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阴险卑鄙,奸诈无比,若不是紧箍咒能够镇压这个家伙,只怕早就为祸一方了。

  吱嘎!

  房门被推开。

  大狱怨魔一脸严肃地走进房门,而后又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他来到叶平面前,心情有些激动,同时也很严肃地看着叶平道。

  “上仙,我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与你有关,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大狱怨魔直接坐在叶平面前,一番话让人不由充满好奇。

  “你说。”

  叶平来了点好奇心,不明白大狱怨魔发现了什么。

  难不成是发现了自己没发现的秘密?

  很有可能,毕竟大狱怨魔是元婴强者,肯定能发现一些自己发现不了的细节。

  “上仙,我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待会我说的话,肯定能颠覆你目前一切认知,你千万不能声张,也千万不能激动。”

  大狱怨魔更加神秘道,再三强调让叶平不能激动,不能声张。

  这让叶平更加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事,你说说看。”

  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上仙,我不是别的意思啊,这件事情,绝对可以影响你的未来,但我有一个小小小小的要求,你能不能答应我?”

  大狱怨魔讪笑道。

  “什么要求?”

  叶平微微皱眉了。

  “要求很小,就是把我头上的金箍去掉,当然我可以保证,这个秘密,一定值。”

  大狱怨魔指了指自己头顶上的金箍。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叶平皱眉道。

  “上仙,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个秘密,事关重大,如果您不答应我的话,那我宁可自爆。”

  大狱怨魔态度很坚决。

  他觉得自己这个信息,对叶平来说,一定有用,换取自己头顶上的金箍,绝对一点都不亏。

  如果叶平不答应,那他宁可不说,反正吃亏的是叶平。

  这话一说,叶平还真的好奇了。

  能让大狱怨魔说出这种话,显然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你先说,若是真有用,我可以去掉你的金箍。”

  叶平想了想,给予了回答。

  “不,上仙,你就当我是小人,你必须要先答应我,只要我说的秘密,值这个金箍,你就必须要帮我解除,得发誓。”

  大狱怨魔认真道,他需要叶平一个确切的回答,而且必须要发誓。

  犹豫片刻。

  叶平想了想,随后一咬牙点了点头道。

  “行,只要你说的秘密,真的有用,我可以解除你头顶上的金箍。”

  叶平如此说道。

  毕竟宗门有大师兄,大师姐他们在,任凭这家伙再阴险狡诈,难不成还想翻起什么浪花来?

  “那好,上仙,你听我说啊。”

  听到叶平答应下来了,大狱怨魔顿时激动起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压低声音,极其认真道。

  “上仙,经过我各方的观察,我发现您的这些什么师兄师姐,包括掌门在内,统统都是.......废物!”

  大狱怨魔声音很小,但表情神色却无比笃定。

  此话一说。

  叶平不由愣住了。

  就这?

  惊天大秘密?

  看到叶平微微一愣。

  大狱怨魔更加来劲了。

  “不仅仅都是废物,而且根据我仔细观察,他们都是废物中的废物,尤其是你那个二师兄,说他是废物,其实都有点侮辱废物这个词。”

  “上仙,震惊不?”

  “上仙,你说话啊?”

  “上仙,你可千万不要太激动啊。”

  “上仙?上仙?”

  “啊!!!!!!!!!!!”

  “上仙,你念咒干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