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四章:叶平传授剑法,南国天才镇压一切【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四章:叶平传授剑法,南国天才镇压一切【新书求一切】

  此时此刻。

  整个十国,上上下下皆然都在关注着南国妖孽的事情。

  他几乎无敌,仅仅只是在七天时间内,横推九大学府,一路连胜,更是有几大学府弟子,被这个南国妖孽打的服服帖帖,甚至传闻打出了阴影。

  而如今,这个南国妖孽也来到了最后一站。

  也就是晋国学府。

  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好晋国学府,本身晋国学府就比较垫底,再者晋国学府也没有什么杰出的天才,所以晋国学府败北已经成了定居。

  甚至有赌庄开设晋国避战的赌局,也足以说明一切。

  而此时此刻。

  晋国学府当中,不要说外界人怎么看了,整个晋国学府上上下下也阴郁惆怅着。

  南国妖孽是南国学府四代弟子,若是以常数来说,也必须要由四代弟子迎战。

  但这个南国妖孽实在是太无敌了,所以允许派出三代弟子,乃至于二代弟子一战。

  当然若是你不要脸的话,也可以派出一代弟子出战。

  毕竟南国这个妖孽,要横推十大学府,这本身就已经是极大的挑衅了。

  至少已经有好几个学府派出了一代弟子迎战,但结果依旧是惨败。

  大龙象古术实在是太猛了,猛的让人绝望。

  晋国学宫内。

  一代弟子与二代弟子皆然出现,他们在这里商议关于南国妖孽的事情。

  方磊,端木云,莫笑平他们也皆然出现在此。

  他们都是二代弟子,换句话来说,如果晋国学府要点脸皮的话,他们就是迎战南国妖孽的核心力量。

  学宫内,一代弟子一共有四人,他们坐在上位。

  而方磊等数十人,坐在下面。

  学宫内十分安静,也充满着沉重,没有人说话,众人各有心思。

  但最终,还是有人开口。

  “师兄,那南国妖孽,当真有那么可怕吗?”

  有人出声,是二代弟子,他忍不住询问,觉得所谓的二代弟子,应该不会那么强吧?

  只是他的声音响起,很快一个穿着羽袍的男子出声了。

  “很强,强到不可思议,我亲眼观看过他挑战燕国学府的天才,你们知道吗?整个燕国二代弟子,几乎没有一人能够承受他一招。”

  “当时我便知道,我们晋国要完了,而且即便是燕国派出一代弟子,虽然有所抵抗,可最终还是惨败。”

  “你们要知道,十国当中,燕国的排名,胜过我们晋国。”

  “如若不出意外的话,你们或许一起上,都不见得能够击败他。”

  羽袍男子出声,他亲眼见过南国妖孽出手,那一幕深深地印在他心中。

  “哼,大龙象古术的确很强,但也不至于如此恐怖,我还真不信了,那南国妖孽有那么强?”

  有人出声,是方磊的声音。

  虽然他前些日子挑战失败元魔秘境失败,但他并不觉得是自己太弱了,毕竟一头元魔王谁打得过?

  至于端木云打赢了。

  说实话,他一直有所怀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方磊,莫要自大。”

  有一代弟子出声,告诫方磊不能自大。

  “哼,连元魔秘境都过不了,却在这里大放厥词,方磊你好意思吗?”

  “就是,方师兄,若是从前我还觉得你实力不俗,可自你连元魔秘境都打不过后,我便觉得你也是浪得虚名啊。”

  有人忍不住开口,嘲讽着方磊,毕竟方磊在晋国学府极其强势,也得罪了不少人。

  “哼,那是元魔王,我打不过也是正常的,若让你上,你能打过吗?”

  提到这件事情,方磊也难受。

  “那为何端木师姐能战胜元魔王?”

  声音再次响起,抨击方磊。

  “端木云?那极有可能是我等已经将元魔王重伤,端木云乘虚而入。”

  方磊有些倔强,这般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有人还想要抨击,但端木云的声音响起了。

  “好了,不要在这上面争斗什么了,南国强者还没来,我们便先自己内讧起来,若传出去了,岂不成了笑话?”

  端木云的声音响起,让众人沉默,不过也让方磊有些惊讶。

  平日里端木云对自己可谓是争锋相对,可没想到的是,端木云居然帮自己说话?

  这有一些不可思议。

  “端木师妹说的没错,眼下不是内讧的事情,而是如何针对南国妖孽的事情。”

  羽袍男子开口。

  “大龙象古术一旦大成,无敌于世,十八岁便修炼到第六层,这几乎无敌啊。”

  “是啊,离国,陈国,静国,排名前三的学府,虽然没有让真正的天才与他争锋,但事实就是败了,我晋国就更别说了。”

  “我原本还以为这个南国妖孽,在离国,陈国的时候,会吃点苦头,可没想到的是,离国,陈国他们间接性避战,将那些天才全部遣走,的确有些卑鄙。”

  众人议论,认为大龙象古术一旦大成,将天下无敌。

  也有人认为,离国,陈国,静国他们原本有实力与南国妖孽一战,结果故意把学府内的天才故意调走。

  虽然他们失败了,可真正的天才没有上场,所以不算真正的失败。

  但这种玩法只适合排名靠前的学府。

  因为排名后的学府,即便你也想这么做,可问题是,你有天才吗?

  别人有天才,可以避战,还不算真正的败了,只能说保存实力。

  你没有天才,说是避战,谁信你啊?反倒会落个胆怯之名。

  “十国大比就在眼前,离国他们这样做,也实属正常,学府之争,可没有卑鄙这个说法,你们也不是小孩了,这世间只有立场,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若你是离国学府的弟子,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羽袍男子出声,随后他不禁开口道。

  “我听闻我们晋国学府也出了一位天才,叫做叶平,听说凝聚了气血烘炉,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吗?”

  他继续开口,提到叶平。

  “叶平?”

  “气血烘炉?”

  “什么时候的事?”

  一时之间,方磊等人皆然好奇了,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养伤,元魔秘境让他们元气大伤,压根就没听说过叶平的事情。

  不过也有人听说过,所以立刻开口道。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也不知是真是假。”

  “气血烘炉?新晋弟子吗?年龄多大?这个叶平为何这么耳熟?”

  “我们晋国学府什么时候出了这种天才?”

  “这件事情我知道一些,是有这么一个人,凝聚了气血烘炉,刚来的时候,直接将四代和三代弟子全部挑翻了。”

  “恩,不止如此,我还听说,李江长老本要传他剑法,没想到这个叶平剑法造诣也极强,反倒是让李江长老顿悟,突破到元婴境,还凝聚出无上剑意。”

  “这么说来的话,我也听说过这个叶平,好像就是几日前,徐常长老传他丹道,结果这个叶平还炼出传说当中的无毒丹,只是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

  众弟子纷纷开口,皆然对这个叶平都有一些印象。

  只是这话一说,马上引来众人反感了。

  “简直是越说越离谱,你说他凝聚气血烘炉我信,可指点李江长老,还要徐常长老?这可是晋国第一剑道大师和晋国第一炼丹师,让一个新晋弟子来指点?凡间看多了?”

  “说实话,前面我还信,后面我直接就不信了,还无毒丹?你知道无毒丹意味着什么吗?当真是越说越离谱。”

  众人开口,一开始听起来还有些惊讶,觉得晋国学府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强的人,可越听越觉得古怪,越听越觉得离谱。

  “诸位师兄,这些都是我听说的啊,又不是我说的,你们骂我干什么?”

  “是啊,这都是新晋弟子们瞎说的,他们根本就不懂,可能炼出一枚宝丹,就说是无毒丹。”

  “恩,或许是那些弟子眼界太低了,误以为是什么气血烘炉。”

  一代弟子们开口,本来他们一开始也觉得很惊讶,毕竟晋国若是出龙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没想到的是,吹的太狠了,让他们直接失去了兴趣。

  他们相信叶平能够凝聚出气血烘炉,毕竟南国有十八岁的天才,将大龙象古术修炼到第六层,晋国凭什么就不能有人凝聚气血烘炉。

  可后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假了,越说越离谱。

  这些一代弟子,平日里根本就不在晋国学府,各有各的事情,而二代弟子们,也全部受了伤,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消息。

  再加上晋国学府内的长老,大部分都离开了学府之中,其他长老也是道听途说。

  最主要的一点是,有人在封锁消息,虽然五代弟子们到处去宣扬,但他们的说服力不够,大部分人对他们半信半疑。

  而且吹的也极其离谱,指点晋国第一剑修,指点晋国第一炼丹师,这尼玛不是离谱是什么?

  若不眼见,谁会相信?谁又愿意相信?

  “这个叶平我听说过,当初传闻青州剑道大会,是他以一人之举,灭杀所有魔神教弟子,一开始也传的神乎无比,说他是什么道尊转世,菩萨重生。”

  “可到最后发现,这一切都是他叔叔青州城主,陈正的阴谋,想要为他这个侄儿造势,为此晋国国君特意严惩陈正。”

  “如若不是陈正维护青州古城有功,只怕早被贬职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来到了晋国学府了,看来他叔叔陈正有些手段啊。”

  提到叶平,方磊顿时想起是谁来了,他这般开口,说出叶平的来历和身份。

  果然此话一说,众人彻底的相信这些都是谣言了。

  “报!”

  也就在这时,随着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何事?”

  一时之间,学宫内众弟子不由纷纷沉默了,他们似乎猜到了什么事情,但却不希望真是他们猜想那般。

  “南国学府四代弟子,皇甫天龙前来晋国学府求战。”

  声音响起,学宫当中更加安静了。

  所有人彼此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出去,迎战!”

  最终,羽袍男子一咬牙,这般说道。

  他十分清楚,若是不战,那晋国就真要成为天下人的笑话了。

  而就在此时。

  青云道宗内。

  叶平一脸懵然地看着苏长御。

  “大师兄,你让我去教您那个徒弟?”

  叶平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说实话,叶平知道自己实力还算可以,但让自己去教人?叶平还真没那个勇气啊。

  不,不仅仅是勇气,叶平觉得让自己去教人,这不就是误人子弟吗?

  “师弟,师兄最近有些忙,暂时无法抽身去教你那个师侄,你的剑法,是师兄教的,你去教教他,不挺好的吗?”

  房间内,苏长御这般开口道。

  不是他懒,主要是他那点东西,教教叶平还是没问题的,教古剑仙?

  说实话,估计一开口,人家马上起身砍死自己。

  但让叶平教不一样啊,叶平实打实有东西啊,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叶平的剑法资质,说是天才也不足为过。

  所以叶平教古剑仙,刚好合适,若是古剑仙学不会,那就不能怪他了。

  让青州第一剑道强者教你,你还不会,那就是你自己菜,到时候再找个缘由,把古剑仙的赶走,岂不美哉?

  “可师兄,我也只是学到了您的一点皮毛啊,让我去教人,我真有些不敢。”

  叶平还是有些慌,如今打打杀杀他还能接受,让自己去教人,叶平还真有些慌,毕竟教人这种东西,若是教好了还没事。

  若是没教好,岂不是误人子弟?

  “小师弟。”

  也就在这时,苏长御目光微微一变,变的十分平静,他注视着叶平,而后缓缓开口道:“小师弟,你的确只是学了师兄一点点皮毛,但师兄的一点点皮毛,却比十国第一剑修还要强数倍。”

  “水池百一与大海百一,你觉得一样吗?”

  苏长御开口,他的目光,平静且充满着自信。

  而这句话,更是哔格满满。

  一时之间,叶平恍然大悟,他悟了。

  “既然如此,那师弟遵命。”

  叶平没有多说什么了,想想也的确,苏长御的一点点皮毛,对别人来说,可不仅仅只是皮毛那么简单。

  “恩,你好生去吧,等你回晋国学府时,师兄会将绝世剑意告知你。”

  苏长御让叶平去教人,不过为了让叶平开心一点,苏长御特意提了一下绝世剑意的事情。

  果然,提到绝世剑意,叶平整个人来劲了。

  他现在最想要的便是绝世剑意,当下叶平激动无比道。

  “好,多谢大师兄。”

  叶平满脸挂着笑容,他离开了房间当中,去找古剑仙了。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当老师,叶平想了想,还是去找一趟大旭,毕竟那家伙毕竟是元婴境,有他在一旁,多多少少能指点一二。

  待叶平走后,苏长御也缓缓走出房门。

  他吐出一口气,紧接着朝着山崖走去。

  很久没有仰望星空了,也很久没有在前崖思考人生了。

  不多时,苏长御站在前崖上,他一袭长袍,负手而立,微微抬头,注视着万里晴空。

  清风拂面而来,吹乱了苏长御的发梢,绝世俊美的面容上,始终挂着一抹平静。

  仿佛即便是天塌下来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种超然,这种淡然,让人痴迷。

  而就在这时,远处,一道身影不断注视着苏长御。

  是夏青墨的身影。

  她的目光,看向苏长御,眼神当中充满着异样。

  随着这几日的接触,她愈发觉得苏长御有些古怪,这种古怪说不出来,好像似曾相识,又好像有一种联系。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总而言之就是感到奇怪,非常之奇怪。

  “大妹子。”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起,让夏青墨回过神来。

  是大旭的声音。

  “怎么了?”

  夏青墨看向不远处的大旭,有些好奇。

  “大妹子,上仙要去教人授道,我不太会,大妹子你见多识广,要不要一起去?”

  大旭的声音很粗犷,喊着夏青墨一起去。

  毕竟他一个人实在是不太懂,你让他吞人,他分分钟表演给大家看,你让他教人?

  他还真不会,教人自杀?变成怨鬼,然后被自己吞了?

  “哦,好。”

  夏青墨点了点头,也没多少想,直接动身,往楼下走去。

  而青云道宗前崖上。

  苏长御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早就发现夏青墨在偷看自己了。

  不过苏长御没有任何一点虚荣,也没有任何一点喜悦,心中只有无尽的感慨与悲伤。

  “又是一个绝色女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

  “你很不错,但可惜的是,我苏某人不好女色。”

  “莫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前崖上,苏长御心中缓缓开口,随后又开始日常思考人生了。

  一炷香后。

  青云后崖当中。

  叶平,夏青墨,大旭三人皆然来到了后崖。

  叶平有些紧张。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授业。

  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夏青墨与大旭站在叶平身旁,显得很平静。

  “叶师兄,其实授业很简单,以最简单的方式,说最简单的话,让对方学习领悟即可。”

  夏青墨开口,这般说道。

  而叶平点了点头,心中不由嘀咕道。

  “最简单的方式吗?”

  他心中思索,目光不由看向地上的一道剑痕,这是苏长御当初留下的剑痕。\

  而就在这时,古剑仙的身影出现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