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五章:皇甫天龙,横推一切【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五章:皇甫天龙,横推一切【新书求一切】

  青云后崖。

  古剑仙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走在路上。

  古剑仙的心情略微有些不平静。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知道苏长御是个废物,虽然也知道这个青云道宗大部分人都是废物,可古剑仙却有一种回到了曾经刚刚初学时的感觉。

  有一种刚刚拜入仙门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奇妙,但无论如何的是,让自己这颗尘封已久的心,产生了波动。

  所以古剑仙愿意接受这一切,就当做是一种重新的开始。

  实际上,古剑仙乃是绝世剑道高人,但他迟迟无法跨越最后一重境界。

  这个境界卡了他足足五百年。

  五百年啊,沧海都变成了桑田,一些小的王朝,只怕已经改朝换代不知道多少次了。

  为了最后一重境界,古剑仙想过化凡。

  但他迟迟没有选择化凡。

  化凡化凡,说的简单,但做起来却极其之难。

  所谓化凡,不是去红尘中,尝尽人间百态,修仙争斗,本就尔虞我诈,凶险万分,所谓体验红尘百态,对比波澜壮观且有凶险的修仙世界,根本算不上什么。

  真正的化凡,是接近转世轮回,忘却一切,重新再来,成为一个凡人,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连修为都没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运气好点,或许还能重入仙门,运气不好的话,可能遇到点意外就死了。

  这才是真正的化凡,充满着凶险与未知,在重生之中领悟真谛。

  古剑仙不是没有勇气化凡,而是他有一些牵挂。

  如今偶然之间,遇到苏长御,古剑仙想要尝试一下这种新的生活。

  既来之,则安之。

  来到青云后崖,古剑仙看了一眼叶平,随后作揖一拜道:“师侄见过师叔。”

  古剑仙一拜。

  “古师侄有礼了。”

  叶平也立刻回礼,若是正常情况下,他不需要回礼,但对方比自己年长,叶平自然要回礼。

  “古师侄,大师兄今日让我来教你剑道,不过师叔第一次授业,还望古师侄莫要嫌弃。”

  叶平谦虚有礼,说明这是自己第一次授业。

  “师叔言重了。”

  古剑仙依旧是满脸的木讷,似乎性格就是如此。

  “恩,好。”

  叶平也没有在乎古剑仙的情绪,而是抽出长剑,紧接着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叶平忽然出手,在地上划出一道剑痕。

  一旁的夏青墨和大旭有点不理解叶平这个操作,但他们没有说话,等待叶平下文。

  “古师侄,我已将大师兄的皮毛剑意,刻在这道剑痕当中了,你好生观看。”

  “如若你能领悟出一二,那就证明你略有天赋,就可以看看另外一道剑痕了。”

  说到这里,叶平指着不远处的一道剑痕。

  剑痕已经有些模糊,但依稀可见。

  “这是你师父,也就是我大师兄留下来的剑痕,这道剑痕有大师兄无上剑意,你好生感悟,切莫着急,须知欲速则不达。”

  叶平开口,而后露出了一抹笑容。

  恩,很好,教完了。

  然而叶平收工了。

  夏青墨和大旭两人都懵了。

  就这?

  你在逗我们玩?

  让你用最简单的方法,不是让你这么简单啊。

  你这教的,还不如不教啊?

  这不有手就行?

  大哥,偷懒不至于这么偷的吧?

  夏青墨和大旭是真的没有想到,叶平居然是这种教学手段,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也能教啊。

  但最让两人惊愕的是。

  古剑仙开口。

  “多谢师叔赐法。”

  声音响起,两人彻底懵了。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师侄啊。

  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无妨,师叔所学,也是你师父传授,说来说去,还是大师兄的功劳。”

  叶平到不觉得什么。

  不过叶平看向夏青墨和大旭两人的表情,叶平不由显得好奇了。

  “你们为何这副表情?”

  叶平好奇道。

  “没,就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教法,有些难以接受。”

  大旭开口,他满脑子的浆糊。

  而夏青墨没有多说什么。

  “非常之人非常之法,大旭,不怪我说你,你被封印了这么长时间,时代变了。”

  叶平想拍拍大旭的肩膀,但两米多高,有些难顶,所以叶平也就没有拍了。

  “好了,师侄,你好生在此学法,师叔也要修练了,若是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直接来问师叔。”

  既然该教的都教了,叶平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他也要修练,所以不能一直在这里耽误时间。

  叶平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修练。

  他还在思索如何完美筑基的事情,这几天都在思考这件事情。

  古剑仙几乎没有任何多言,盯着地上的剑痕,似乎还真在思索什么。

  夏青墨和大旭对视一眼,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就在此时。

  晋国学府。

  学府门外。

  一个少年,穿着一件青色长袍。

  少年模样十分俊俏,丰神俊朗,身高七尺,但最惹人瞩目的是,是他的头发,纯金色的头发,如同太阳之神一般。

  璀璨无比的金发,垂落下来,将他的气质与容貌,足足提升了数倍。

  无论出现在任何地方,他都是最吸引人瞩目的存在。

  这是皇甫天龙。

  年不过十八岁,便将大龙象古术修练到第六层。

  觉醒龙象之力,无敌肉身。

  当武道之力达到一定极致,那么道法也无法奈何,因为到了这个程度的修士,速度快若闪电,拳掌之间,恐怖滔天,所以想要仗着道法镇压他,那么无疑是痴心妄想。

  皇甫天龙只身出现在晋国学府之外。

  一时之间,不知道引来了多少人瞩目,整个晋国学府门外,早已经是人满为患。

  其中不缺乏十国其他强者,他们一直追随着皇甫天龙而来,就是想要看看这尊天才有多无敌。

  七天战九国。

  这份战绩,只怕百年之内,无人可越。

  “皇甫天龙,前来晋国学府挑战,可战一切敌。”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皇甫天龙的声音,传遍整个晋国学府。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道身影出现在晋国学府门外。

  这是晋国学府的天才,他们出现在此,看着皇甫天龙,只一眼一时之间众人脸色不由一变。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只需一眼,便可以看到太多太多东西。

  皇甫天龙,配得上这个名字,他的肉身,恐怖无比,站在那里,似一座山岳,光是这份气息,就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而身后更是凝聚龙象虚影。

  体魄如龙。

  力法如象。

  此乃肉身无上大圆满之象征。

  方磊等人咂舌,这太恐怖了,光站在那里,就没有人敢动手。

  “见过各位师兄。”

  这一刻,皇甫天龙很客气,他朝着方磊等人作揖。

  方磊等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回应,只是很快皇甫天龙开口。

  “师弟皇甫天龙,前来晋国学府挑战,敢问贵府,可有人出来应战?”

  皇甫天龙问道。

  他很平静,只是这番话莫名有些嘲讽和刺耳。

  可有人出来应战?

  这句话是何意?就断定晋国学府无人出战吗?

  他们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怒意,可虽然怒,但却又不能开口,只能憋着这口气,沉默不语。

  “皇甫师弟,既然要战,那就去演武场吧。”

  一代弟子开口,看向皇甫天龙,邀请他入内一战。

  只是话一说完,皇甫天龙却摇了摇头道。

  “无需演武场,就在此地吧,十日后,便是十国大比,我想快点解决,潜心修炼。”

  皇甫天龙开口,十国大比就在眼前,他想早点打完,这样的话就可以早点潜心修炼了。

  “狂妄!”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声,是方磊的声音,他向前走了一步,目光注视着皇甫天龙,眼神当中充满着怒意。

  虽然皇甫天龙很强,他也承认,但这番话的确有些狂妄了。

  晋国学府即便是排名比较低的学府,但也不至于如此践踏尊严。

  请你去演武场,这是规矩,你三番两次的践踏规矩,完全就是不给晋国学府面子。

  都是年轻人,方磊也是血气方刚,自然忍受不了。

  刹那间,所有目光都不由看向方磊。

  晋国学府的弟子,看向方磊的眼神当中充满着钦佩,虽然他们知道方磊打不过皇甫天龙,但在这个时候,敢勇于开口,在他们眼中方磊已经很强了。

  “哦?狂妄在何处?”

  皇甫天龙将目光看向方磊,这目光让方磊有些发毛,仿佛被一条真龙盯上一般。

  “比武规矩,去演武场这就是规矩,你直接堵在我晋国学院大门,已经是践踏哦我晋国学府的规矩,挑衅我晋国学府,难道这不是狂妄吗?”

  方磊继续出声,声音如钟,训斥着皇甫天龙。

  只是,皇甫天龙没有任何一点生气,相反还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一路前来,败尽一切天才,九国无敌手,皆是如此,离国,陈国,静国都没有说我狂妄,你却说我狂妄?”

  “而且,学府的尊严,是靠双手争取来的,我来挑战,你大可击败我,找回尊严,何须在这里用嘴皮子大战?”

  皇甫天龙的确很狂妄,他这番话更是充满着挑衅味道。

  一时之间,晋国学府上上下下都怒了。

  “好,既然如此,我来迎战。”

  方磊没有废话,他直接来到皇甫天龙面前。

  “方磊,不可。”

  “你大病初愈,不是他的对手。”

  “你的伤势才刚刚恢复,不要出手。”

  只是晋国学府当中,一代弟子连忙出声,让方磊回来。

  毕竟方磊之前重伤过,这才刚刚恢复,本身就有一些缺陷,更何况就算全盛时期,也打不过这个皇甫天龙。

  然而,方磊终究是年轻人,血气方刚,那里受得了这般羞辱,他一意孤行,直接来到皇甫天龙面前,要求一战。

  “你太弱小了,而且受了伤,我不欺负你,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如太阳之神的皇甫天龙,没有接受方磊的迎战,而是一眼看穿方磊受过伤,再者即便是方磊没有受伤,也不是他的对手,太弱了,他不想动手。

  “要么战,要么闭嘴。”

  只是方磊没有任何废话,他直接出声,他要一战,明志。

  “你太弱了。”

  皇甫天龙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清澈且有平静,站在那里,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没有轻蔑,但胜过轻蔑。

  “弱不弱,不是靠你嘴皮子说,而是靠拳头说的。”

  方磊依旧开口,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皇甫天龙,但他绝不允许皇甫天龙如此羞辱晋国学府。

  “唉,愚昧。”

  皇甫天龙叹了口气,紧接着他目光注视着方磊,下一刻一道恐怖的龙吟声响起。

  轰。

  一股恐怖的力量,从皇甫天龙身上扩散而出,仿佛是一条真龙觉醒一般,当场将方磊轰飞,他没有出手,仅仅只是施展出最强的姿态。

  便直接击败方磊。

  噗。

  方磊被轰飞,有一代弟子立刻出手,接过了方磊的身躯,但也硬生生倒退了几十步。

  “恐怖。”

  “大龙象古术第六层就如此恐怖吗?”

  “都没动手,直接将方磊击败?”

  “这个方磊我认识,晋国二代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实力很强,也主修肉身,却不曾想到,皇甫天龙连动手都不需要?”

  “太强了,实在是太强了,这个皇甫天龙一路横推,每到一处实力都会大增,按照这个势头下去,他注定要无敌啊。”

  “大龙象古术,乃是上古仙法,如若不是修练极其苛刻,只怕都是无上秘法了,古今往来有几人能在十八岁踏入第六层?”

  “难以想象,若修炼到第十三层,会有多强?”

  “第十三层?这根本就不可能,据说创造出这门心法的强者,也不过是修炼到第十层而已,第十三层,那估计举手抬足之间,就可以撕裂苍穹吧?”

  随着皇甫天龙的出击,围观修士们忍不住惊叹,他们感慨皇甫天龙的实力。

  而晋国学府弟子们,也一个个咂舌不已。

  他们知道皇甫天龙很强,但却不知道居然如此之强。

  都还没出手,就将方磊击飞?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不想真正伤人,切磋比武而已,有勇可以,但不要无谋。”

  此时此刻,皇甫天龙没有任何一点喜悦,相反他更是直接开口,用一种说教的口吻,教育着晋国学府弟子。

  这句话,更充满着挑衅味道。

  虽然是实话,但的确有些嚣张。

  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天才就是如此,你若是有这种实力,你也可以这样。

  “我来。”

  也就在这时,又有人登场了。

  是一个男子,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皇甫天龙,但他更加知道,晋国不能丢脸。

  可以输,但不能不战。

  皇甫天龙没有拒绝这场战斗,他来此地就是为了磨砺武道,不过挑战晋国学府,不是为了磨砺武道,而是为了树立武道之心。

  他要十国全胜,这样的话,才能树立他的武道之心。

  轰。

  几乎是一个照面,皇甫天龙出手了,但不出手还好,一出手一道身影如断了弦的风筝一般,横飞出去。

  “我来。”

  又有人出声,不给皇甫天龙休息的机会,他们知道耗尽皇甫天龙的气力,至少后来者不会输的太惨。

  轰。

  又是一道人影。

  “我来。”

  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刻,晋国学府的二代弟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出战。

  这份无畏精神,让许多人动容,但事实很残酷,无畏不代表无敌。

  输了就是输了。

  一招。

  一招。

  一招。

  皇甫天龙似无敌者一般,甚至众人发现,皇甫天龙根本就没有动用真格。

  他以龙象神拳,告诉众人,什么叫做碾压。

  绝望。

  绝望。

  深深的绝望。

  晋国学府没有二代弟子了。

  所有二代弟子都输了,到最后端木云也上场了,依旧是一招被击败。

  眼下,要么出动一代弟子,要么就只有认输了。

  “我想与一代弟子一战,无意义的战斗,没有任何必要。”

  此时,皇甫天龙开口,他想与一代弟子一战。

  二代弟子实在是不堪一击。

  认为这是无意义的战斗。

  此时此刻,一代弟子互相对视一眼。

  他们也想一战,压一压这个家伙的气焰。

  但他们更加知道,若是上了,不见地能打赢,即便是赢了,也不光彩。

  他们都是金丹修士,而且还是天才级别的金丹修士。

  眼前的皇甫天龙,不过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若是真正一战,赢了也不光彩。

  最终,羽袍男子开口了。

  “晋国输了。”

  他有些无力,说出这四个字。

  他们认输了。

  恩,认输了。

  此话一说,围观修士皆然失望了,他们的确想看看晋国一代弟子出手。

  倒不是想看一代弟子的实力,而是想看看皇甫天龙到底有多强。

  可没想到的是,他们宣布认输。

  皇甫天龙赢了。

  连赢十国学府。

  其实这已经是注定的事情,早在皇甫天龙连胜前面几大学府时,就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但到如今,他们也依旧震撼。

  南国。

  当真出了一个妖孽。

  此时此刻,皇甫天龙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他很期待与晋国一代弟子一战。

  可惜的是,对方最终还是选择避战了。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还没有输。”

  声音响起。

  是晋国学府新晋弟子的声音。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