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七章:师父,你知道陆长生吗?【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七章:师父,你知道陆长生吗?【新书求一切】

  苏长御的确愣住了。

  因为提到炼体术的话。

  他不由想到了那本秘籍。

  太古神魔炼体诀。

  “那秘籍真能炼?”

  苏长御心中惊愕。

  那本秘籍,纯粹是在地摊上买来的秘籍啊。

  这种秘籍都能练?

  而且还练的这么猛?

  这一刻,苏长御脑海当中不由浮现一个动作。

  对,就是这个动作。

  一时之间,苏长御是真的震惊了。

  要说自己这位小师弟,凭借着自己的一道剑痕,能够一生二,二生三,演化无数剑招,他认了。

  或许小师弟是真的绝世天才,悟性高这也是正常的。

  可问题是,一本地摊上买来的秘籍,也能学会?这就有一些离谱啊。

  这是真的离谱。

  之前多多少少都有些依据,至少你是根据有的东西,演化更多东西对不对。

  可现在你直接就是无中生有?

  你这是悟性好吗?

  你这是......你这是......

  苏长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此时此刻,宗门内所有人都不由看向苏长御,哪怕是萧暮雪也不由看向苏长御了。

  毕竟叶平修练的炼体诀,绝对非同小可,若是得道高人传授给叶平的,萧暮雪一点都不意外,可这要是苏长御传给叶平的。

  她死都不相信。

  “我还要去悟天地大道,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苏长御开口,他要开溜,毕竟这件事情很难解释清楚。

  “长御,为师陪你一起感悟大道。”

  太华道人也跟了过去。

  “大师兄,我们也去。”

  其余几个师弟纷纷跟了过去,即便是萧暮雪在这一刻也跟了过去。

  毕竟叶平的炼体术太过于恐怖了,她想过去一问究竟。

  众人离开了。

  青云后崖当中,只剩下叶平三人。

  大旭依旧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平。

  之前的叶平,在他眼中,就如同一盏金灯一般。

  对于妖魔怨魂邪修来说,这种气血雄厚之人,在他们眼中极其显眼。

  属于大补之物。

  但如果气血更强的话,那就不一样了,邪魔不敢靠近。

  而再次看向叶平。

  大旭看到了一轮太阳。

  没错,就是一轮太阳,叶平的气血,让大旭看到了太阳。

  要是把叶平吞了。

  嘶。

  大旭头又开始痛了,他连忙不敢多想,怕引来反噬。

  但大旭也明白,以如今叶平的实力,除了自己这种元婴境的邪魔,还敢动一动叶平,金丹境的邪修,碰到叶平就等于死。

  一旁的夏青墨是彻底无言了。

  二十四岁气血烘炉,如今更是凝聚出气血真龙。

  大夏王朝,有龙道古经,就是修练龙道帝术,想要凝聚出气血真龙来,也是极少一部分人,但那几个人不知道砸了多少天材地宝。

  从小就在无上药池当中泡着,甚至大夏王朝更是派出绝世高手,屠杀蛟龙,以蛟龙血为他们塑造无敌肉身。

  可叶平,依靠着自身力量,便凝聚出气血真龙,这......的确夸张到了极致。

  而与此同时。

  青云大殿当中。

  太华道人,苏长御,许洛尘,王卓禹,萧暮雪等人全部聚集在此。

  所有人的目光,皆然落在苏长御身上。

  他们没有说话,但苏长御知道他们的意思。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说可以,但信不信随你。”

  苏长御也有点难受啊,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猜想是不是真的。

  “长御,你快点说清楚啊。”

  太华道人最好奇了。

  不要说他了,众人都很好奇。

  叶平是天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天才也有一个度吧?

  划一道剑痕,你能领悟,最起码划剑痕的苏长御,好歹也算是个剑修,你从基础剑法当中领悟到了绝世剑法,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最起码还是有可能的。

  可炼体术这玩意,整个宗门谁懂?

  所以他们很好奇,苏长御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或者是给了叶平什么功法,才能让叶平变得这么猛。

  “师父,这事你应该记得,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下山卖小师弟的画吗?后面不是去买了不少秘籍吗?”

  苏长御开口,这般说道。

  “秘籍?哦,你说的是心法市场?”

  太华道人恍然大悟。

  只是众人的关心点忽然变了。

  “卖画?卖什么画?”

  “什么画?”

  “小师弟的画?”

  众人有些好奇,一时之间,太华道人,苏长御,还有许洛尘三人顿时一愣。

  说漏嘴了。

  “不要插嘴,听重点。”

  只是就在这时,萧暮雪的声音响起。

  她不在乎什么卖画不卖画,她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叶平到底修炼了什么心法。

  “恩,当时师父买了不少秘籍心法,其中有一本叫做,太古神魔炼体诀,那个时候我也是刚知道小师弟是天才,觉得吧,光凭我这点剑术,教不了小师弟多长时间。”

  “所以就把炼体诀给了他,如果,我没有理解错小师弟的意思,那他现在修练的心法,就是那本太古神魔炼体诀了。”

  苏长御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想。

  只是此话一说,大殿内顿时安静下来了。

  他们都知道,心法市场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一些买来充书库的东西,就那玩意也能学会?

  这不是唬人吗?

  “长御,你没开玩笑?”

  太华道人也不由咽了口唾沫,这事他记得,可若是叶平靠一本地摊货就修炼到这个程度,那也太逆天了吧?

  “心法还在吗?给我看看?”

  此时,萧暮雪开口,让苏长御将心法给她看看。

  然而苏长御摇了摇头道。

  “心法我早就丢了,那心法我看过,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绝世心法,里面就只有几张图,我给你们演示一遍。”

  太古神魔炼体诀,苏长御很早的时候就丢了,因为那玩意压根就没一点作用,再加上是地摊买来的,谁会在乎那种心法?

  说完这话,苏长御开始操练太古神魔炼体诀当中的姿势,也不算很多,他记在心里,当初以为能提高颜值,后来发现吧......没一点用,所以就丢了。

  很快,随着苏长御操练一遍后,萧暮雪微微皱眉。

  因为这几个姿势虽然很怪异,但没有任何作用,也没有任何‘势’的存在,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功法,纯粹就是几个比较怪的动作。

  “可惜。”

  只是萧暮雪还是开口,说出可惜两个字。

  一时之间,众人更加好奇了,不明白可惜在何处。

  “有一些古之大能,性格比较怪癖,他们会乱写一些心法,无论你怎么看,都似乎是假的,但他们会将心法的核心,烙印在秘籍当中。”

  “唯独有缘者,亦或者是符合条件的人,才可以窥探到其中的核心,重点不在心法内容,而在书籍当中,师父你很有可能买到了一本真正的绝世心法。”

  “但那心法藏在书中,而不是内容当中,而且只能让一个人领悟出来,小师弟或许就是这样,机缘巧合之下,学到了绝世心法。”

  萧暮雪开口,她见多识广,道出一个可能性。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咂舌了。

  而太华道人不由激动了。

  他这辈子运气很差,却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捡到宝了。

  “这么说来的话,这阴差阳错之间,为师也算是让叶平学到了真正的本事?那这样说的话,我也不辱这个身份啊。”

  太华道人最激动的原因不是捡到心法,而是间接性教了叶平绝世心法。

  这些日子来,他也比较愧疚,毕竟一直蒙骗叶平,换谁谁心里都不舒服。

  可现在不一样了,若真是如此的话,无论是阴差阳错,还是机缘巧合,叶平实打实学到了绝世传承,既然得到了绝世传承,那么就无愧师尊二字了。

  “有一定可能,但也不能确定。”

  萧暮雪喝了口酒,虽然她这样说,可内心也已经笃定了这个缘由了,毕竟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她实在想不到还有那种可能性。

  难不成当真是一本地摊货,就可让人领悟绝世传承?

  洗洗睡吧,别天天看小说了。

  “唉,可惜了。”

  苏长御开口,莫名之间他有一些心酸,曾经有一本绝世心法摆在自己面前,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师父,你买的那些心法还有吗?在哪里?”

  也就在这时,陈灵柔忍不住开口,她想看看其他心法,说不定也能捡到宝。

  “就在藏经阁啊。”

  太华道人很随意道,只是很快,他看向陈灵柔,神色严肃道。

  “你看归看,可不要乱练。”

  太华道人连忙开口,虽说叶平得到绝世传承,可问题是总不可能人人都是叶平吧?

  或许能得到绝世传承,大部分还是因为叶平是天才。

  可陈灵柔是什么?

  太华道人懒得说。

  “我就看看,不乱练。”

  陈灵柔轻笑一声,随后一溜烟便离开了。

  一看陈灵柔离开了,很快许洛尘等人也有些耐不住了,虽说想要找出第二本绝世心法很难,可不试试怎能知道啊?

  试问一下,谁不想拥有绝世传承?

  “师父,我们还有事,先回去了。”

  “我也回去了。”

  “师父,明见。”

  其余弟子纷纷起身离开,一个个赶往藏经阁。

  一时之间,大殿当中只剩下萧暮雪和苏长御还有太华道人了。

  此时,萧暮雪不由将目光看向苏长御,神色平静道。

  “你还有事没?没事的话就赶紧出去,我有些事找师父。”

  萧暮雪开口,语气十分随意。

  这话一说,苏长御神色无比淡然道。

  “你让我出去,我便出去?你当我是什么?三流剑修吗?”

  苏长御开口,他一向跟萧暮雪不对付。

  “滚滚滚,还跟自己人装起来了,你赶紧回去想好剑意对策。”

  太华道人开口,他看得出萧暮雪有事找自己,当下直接将苏长御推开,让他赶紧走。

  被自己师父赶走,苏长御没什么好说的,他起身离开,想要回住处,但想了想,又往藏经阁走去了。

  很快,大殿当中,便只剩下太华道人和萧暮雪两人。

  咕咕咕咕。

  萧暮雪拿起酒葫猛灌了一口烈酒,主位上的太华道人顿时不由皱眉,原本想要训斥一句,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暮雪,有什么事?”

  太华道人有些没好气地看着萧暮雪。

  其实对于萧暮雪,太华道人也充满着好奇,与其他弟子不同的是,无论是苏长御还是许洛尘,都是孤儿,偶然之间被自己捡回来的。

  可萧暮雪不是,她是主动来拜师的。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萧暮雪的时候,太华道人很震惊,最开始还以为萧暮雪是苏长御的追随者,可后来才发现,萧暮雪对苏长御是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好感。

  至于为什么收萧暮雪为徒,主要还是因为,萧暮雪不但自给自足,没事下个山还能给宗门带点银两回来,所以太华道人一直对萧暮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师父,我问你个事啊,你千万不要骗我。”

  萧暮雪站在太华道人面前,语气很随意道。

  “什么事?”

  太华道人有些好奇。

  “大约二十年前,整个天下发生了几件大事,东海出真龙,大乾出皇者,长生山孕仙,青州显极光,还有玲珑古地六万七千人一夜全灭,这些事情您知道吗?”

  萧暮雪缓缓开口,同时一双眸子注视着太华道人。

  萧暮雪的神色当中,充满着淡然。

  而太华道人却流露出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一副你在说什么鬼东西的感觉。

  “暮雪,听为师一句劝,以后没事千万不要跟着你小师妹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你再说什么鬼东西啊,什么东海出真龙?大乾出皇者?”

  太华道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这剧情插的也太生硬了吧?能不能慢点来?

  咕咕咕咕。

  萧暮雪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而是又灌了口烈酒,紧接着看向太华道人缓缓开口道。

  “那,二十七年前,大夏王朝十皇子失踪的事情,您该知道吧?”

  萧暮雪的声音很平静。

  只是她的目光,更加平静。

  而太华道人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你什么意思?”

  大夏十皇子失踪的事情他知道,因为整个晋国谁不知道?

  那件事情,当时传遍十国,而且人人自危,到处都是大夏龙卫军,秘密搜查,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回十皇子。

  不过有传闻十皇子其实已经被人扼杀了,只是大夏王朝为了掩人耳目,让天下人误以为十皇子还没有死,只是流落凡俗。

  “师父,如果我说.......你那个大徒儿,有可能是大夏王朝遗失的十皇子......你信吗?”

  萧暮雪开口,但这一刻,她的目光盯着太华道人。

  “信!”

  “为师完全信,长御除了修为废一点,资质差一点,又喜欢装哔以外,就没什么缺点了,最重要的就是气质,长御的模样和气质,天下没有人能够比拟。”

  “别说他是十皇子了,你说他是大夏开国帝王转世我都信,暮雪,要不你联系一下大夏王朝的人,我等就说长御是十皇子,万一要是大夏认了这个儿子,那我等还要蜗居在这个小地方做什么?直接皇亲国戚了。”

  太华道人神色极其认真道。

  但萧暮雪听得出,这是在反讽。

  嘿,您还别说,太华道人就是在反讽。

  就苏长御?

  大夏遗失的十皇子?

  呵。

  除了长相以外,苏长御那一点像皇子?

  龙生龙,凤生凤。

  大夏皇帝生的儿子,就算是个废物,也最起码不会这么废吧?

  同样的剑法,人家叶平一天大圆满,苏长御到现在还就会前面几招。

  说叶平是大夏十皇子,太华道人相信。

  要说苏长御是大夏十皇子,那我委屈点,当个九皇子行不行?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想到这里,太华道人有些没好气问道。

  “小师妹说的啊,她不好意思问,就让我来问。。”

  萧暮雪很随意道。

  一听这话,太华道人更来气了。

  “灵柔说的?”

  “哼,这个家伙,天天不好好练功,就知道看一些有的没的书。”

  “回头我就把你小师妹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全部烧了,你们就是一天天闲着慌,总想着麻雀变凤凰,不要是个孤儿,就有一段什么故事。”

  太华道人怒骂了几句。

  随后继续开口道。

  “二十七年前,晋国与庆国两位元神境强者大开杀戒,一时之间,没有收手,击穿了北渊大河,整个晋国七成发洪灾,多少百姓死于非命,妻离子散?”

  “与长御一同的孤儿,在白云古城,一抓一大把。”

  太华道人道出苏长御为何是孤儿的原因,稍微解释一番,别免得中毒太深。

  “原来是这样啊,可惜了,还以为能抱上大夏王朝的大腿,唉。”

  “咕咕咕咕。”

  “那没事了,师父,我过些日子可能又要出去了,你好好发展宗门,希望回来的时候,有所提升。”

  得知答案后,萧暮雪显得十分随意,边喝酒边离开大殿。

  待萧暮雪走后。

  大殿当中,太华道人也不由陷入沉思了。

  过了一会,太华道人不由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道大夏王朝,冒认皇子,是不是死罪?”

  他在思索,显得有些好奇。

  只是,转眼之间,到了深夜。

  大殿内,太华道人在制定青云道宗发展大计。

  也就在这时,苏长御的声音响起。

  “师父,睡了吗?”

  “进。”

  太华道人停笔,看着门外的苏长御,让他进房。

  很快,苏长御走进大殿内。

  他步伐很轻盈,微微紧锁眉头,来到太华道人面前。

  “师父,我问个事啊。”

  苏长御压低声音,显得有些神秘。

  “什么事?”

  太华道人也有一些好奇了。

  “师父,你认识陆长生吗?”

  苏长御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哈?

  陆长生?

  太华道人愣了。

  这谁啊?

  很有名吗?

  感受到太华道人的疑惑,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小师妹说我很像一个叫做陆长生的人,不过问她陆长生是谁,她又不说是谁,我就来问问您,看看您知不知道。”

  苏长御继续说道。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当下真来气了,直接往外面走去。

  “师父,你去干什么?”

  苏长御问道。

  “烧书。”

  太华道人气呼呼道。

  就如此。

  一连五天。

  这五天时间内。

  叶平在青云道宗显得十分愉悦,每天悟悟剑道,看看书,顺便指点指点古剑仙。

  而太华道人似乎要翻修青云道宗,主动提出帮忙的是大旭还有夏青墨,大旭忙前忙后搬这个搬那个,显得极其勤快,而夏青墨也出了不少力,谈价压价,让太华道人省了不少银两。

  两人的行为,也赢得了青云道宗大部分人的好感。

  彼此之间,关系都拉近了不少。

  至于晋国当中。

  皇甫天龙还在晋国,一直等待着叶平,但绝大部分世人都知道,这个叶平肯定不会出现,甚至他们都认为,这只是晋国学府的一个谎言罢了。

  但就在翌日。

  突兀之间。

  一阵阵整齐无比的马蹄声响起。

  震耳欲聋,如山洪海啸一般,打破了白云古城的安静。

  很快,数以万计的铁骑。

  出现在白云古城。

  :。: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