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六十九章:欺负我师弟,算不算做错事?【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六十九章:欺负我师弟,算不算做错事?【新书求一切】

  “谁在扰我清修?”

  淡然的声音响起。

  引来所有人的注意。

  哪怕是大夏威武侯也不由将目光看去。

  不远处。

  是一个青袍男子。

  男子面容绝世,更是环绕一种剑仙的气质。

  他静静开口,眸中满是平静,这种平静,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平静。

  说实话,威武侯知道绑架十公主的人,是魔神教所为,只是十公主被救,让他有些惊讶。

  同时他也相信,能从魔神教把十公主救下来的人,显然修为不低。

  但那又如何?

  再强,能强的过大夏王朝?

  再强,能强的过自己?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当苏长御出现之后,威武侯伯冢眼神当中,不由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但很快,让他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练气五层?”

  没错,练气五层。

  威武侯本以为救十公主的人,应该就是这个男子了。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的修为,竟然仅仅只有练气五层,在自己眼中,连一簇火苗都算不上?

  想错了吗?

  威武侯伯冢有些好奇。

  而此时此刻。

  刚刚出场的苏长御,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懵了。

  怎么这么多人啊?

  这群人为什么看起来好像不好惹的样子?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啥?

  苏长御有点懵了。

  他刚才在睡觉,突然一下被吵醒了,误以为又是叶平在突破境界。

  所以出来装个哔,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有这么多人?

  而且你们为什么都看着我?

  苏长御的出现,让原本就有一些沉重的环境,变得不但沉重而且还严肃起来了。

  而苏长御也将目光看向伯冢。

  他的目光,平静无比。

  一时之间,威武侯有些沉默了。

  他拿捏不住对方的真实实力。

  若真是练气五层,不可能面对自己这支无敌铁骑浑然无惧。

  这支铁骑,是上过战场的铁骑,身上都带着肃杀之气,就算是元神境的强者,面对这支铁骑,都难以生出战意。

  而眼前这个男子,却如此平静,这极其反常,甚至说反常到了极致。

  威武侯知道的东西很多。

  他知道当初灭运之战,有很多宗门被大夏王朝灭门,但也有不少绝世宗门,退隐王朝,不染庙堂。

  所以这天下藏着很多强者。

  想到这里,威武侯伯冢的声音响起了。

  “在下大夏王朝威武侯,伯冢,阁下是?”

  伯冢的声音很平静,他看向苏长御,询问对方的名字。

  大夏王朝,威武侯?

  当听到对方的名字,苏长御整个人不由惊了。

  在他眼中,白云古城城主,就已经是天大的人物,大夏王朝威武侯,这简直是他无法想象的大人物啊。

  这种人物,怎么会出现在青云道宗?

  可看这架势,也不像是在骗人。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难受起来了。

  早知道是这样,不如继续睡觉,怎么好端端跟威武侯杠上了啊?

  而看着苏长御不说话,威武侯伯冢的声音继续响起。

  “本侯奉大夏陛下之命,前来接走大夏十公主。”

  虽然他有些拿捏不准苏长御,但他身为大夏的王侯,也不是被吓大的。

  不过威武侯此话一说,苏长御不由心中松了口气。

  原来是接人的啊。

  那没事了。

  只是,大旭的声音忽然响起。

  “长御上仙,青墨妹子想要多待几天,但这个威武侯过于霸道,一点都不给面子。”

  大旭的声音响起。

  许洛尘等人知道苏长御是什么人,所以他们不敢说话,怕苏长御越装越出事。

  而大旭不知道,他真以为苏长御是绝世高人,所以连忙说出缘由,希望苏长御能出手。

  听到大旭所说,苏长御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估计是夏青墨在青云道宗玩的不亦乐乎,不想回去了,这个也很好理解,毕竟公主那里体验过这种乡野生活啊,一时新鲜也很正常。

  只是公主毕竟是公主,怎么可能一直待在乡野之地。

  想到这里,苏长御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调和调和,大家都不要伤和气嘛。

  当下,苏长御开口。

  “是吗?”

  淡然无比的声音响起。

  苏长御平静无比地看着威武侯伯冢。

  他没有长篇大论,也没有威胁言语,仅仅只是两个字,却透露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

  锵锵。

  刹那间,数万铁骑纷纷抽出长枪,他们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第一时间抽出武器,做好战斗姿态。

  这一刻,整个青云道宗所有人都紧张了。

  最为紧张的还是苏长御。

  他没想到自己又犯病了。

  刚才他明明是想要调和一下大家的情绪,可没想到又犯病了。

  只是除了太华道人知道苏长御有这个问题以外,没有人知道苏长御有这个问题。

  一时之间,太华道人也紧张起来了。

  这简直是造孽啊。

  “吾奉皇命而来。”

  好在的是,威武侯并没有生气,而是说出这句话来。

  他奉皇命而来,并不是想要作对。

  “奉谁的皇命?”

  还不等苏长御思考时,这句话脱口而出。

  “大夏陛下的皇命。”

  威武侯脸色有一些难看,因为苏长御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对抗大夏王朝。

  “若我说,大夏皇命在此不管用呢?”

  下一刻,苏长御所说的话,更是石破天惊。

  这里是青州境内,青州是晋国的,而晋国乃是大夏王朝统御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苏长御这句话,已经在彻底挑衅大夏王朝了。

  轰。

  数万铁骑动了,他们握紧手中的长枪,目光当中透露出冷意。

  虽然他们不知道苏长御到底是不是绝世强者,但侮辱大夏王朝,在他们眼中就是死罪。

  威武侯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怒意。

  他可以因为苏长御是隐世高人从而客气一些,但他绝不允许这天下有人胆敢无视皇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令所至,谁敢不从?”

  威武侯伯冢的声音响起,他这句话的意思也很直接。

  要么让他带人走,要么就杀,仅此而已。

  一时之间,场面剑拔弩张。

  大有一种随时就要打起来的感觉。

  太华道人慌了。

  苏长御更慌啊。

  他现在真的很难受,自己为什么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啊。

  此时此刻,苏长御恨不得自己赶紧离开,可问题是,如今不仅仅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甚至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要是能控制,他早就跑了。

  不然再这样下去的话,真要打起来了。

  到时候可就真麻烦了。

  只是就在这一刻。

  还不等苏长御开口时。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

  是古剑仙的身影。

  他的目光依旧木讷,朝着苏长御走去,缓缓开口道。

  “徒儿古名氏,拜见师父。”

  “见过诸位师叔师伯。”

  “叶师叔,剑痕我已领悟出来了。”

  古剑仙木讷无比的朝着众人作揖,看起来憨厚无比。

  古剑仙的出现,让场面再一次陷入尴尬之中。

  都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你跑出来告诉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你领悟出了剑招?

  大哥,别闹啊。

  看到古剑仙这憨憨的样子,苏长御更是郁闷到了极致。

  他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会收了这个家伙。

  可众人心中郁闷。

  但天穹之上。

  威武侯伯冢却彻底愣住了。

  古剑仙!

  天下第一剑仙。

  古剑仙。

  散修盟盟主。

  威武侯死都没有想到,居然在这种小地方,能见到古剑仙。

  或许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古剑仙这个名字,充满着陌生。

  但对他来说,甚至说对整个大夏王朝,但凡有点地位的人来说,古剑仙这个名字,是有多恐怖。

  这是一个剑道绝世高手,一人一剑,压的剑道一脉五百年不出天骄。

  年轻时,古剑仙为磨砺无上剑意,以一人之力,剑挑五大王朝所有剑派。

  而这种事迹,对于古剑仙来说,有太多太多了。

  至于古剑仙的修为,传言他已抵达大乘境,但迟迟未证剑仙一道,所以无法成仙。

  也有传闻,古剑仙已经成仙,只是他洞悉更大的秘密,所以没有飞升。

  但无论如何,古剑仙这个名字,意义太大了了。

  即便是面见五大王朝的皇帝,也可以平起平坐。

  不仅仅因为剑道巅峰,而且古剑仙还是天下散修联盟的盟主。

  这股力量,不弱于任何王朝,统御天下散修。

  整个天下,有三股势力。

  散修,王朝,宗门。

  散修组织势力最大,天下的散修,都愿意加入散修联盟。

  但散修联盟也有铁律,只要没人对散修下手,散修联盟也不会做出任何举动,无论是五大王朝争斗,亦或者王朝与仙门争斗。

  散修联盟都不会插手,毕竟即便有个散修联盟,没有重大事情的情况下,基本上也不可能调遣天下散修做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五大王朝和天下仙门,这才允许散修联盟的出现。

  不然的话,没有人可以漠视一股这样的力量。

  总而言之。

  言而总之。

  古剑仙是他不能招惹的存在。

  无论什么情况下,自己都不能招惹古剑仙。

  威武侯伯冢咽了口唾沫。

  他伸出手,刹那间数万铁骑皆然将兵器收起,虽然他们不知道威武侯在想什么。

  但军令如山,他们只能放下武器。

  咽了口唾沫。

  威武侯还是想不明白,古剑仙为何在此。

  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

  堂堂绝世剑仙,居然会喊一个如此年轻之人师父。

  难不成这个苏长御,当真是绝世高人?

  不应该啊,这也太年轻了吧?

  真仙转世?

  威武侯的脑海当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念头。

  但最终所有念头全部被他压下来了。

  “陛下有旨,命我七日内找回公主。”

  “十公主,如今还差最后一天,明日这个时候,本侯会再来,希望到时公主能配合。”

  “走。”

  紫玉麒麟上,威武侯开口。

  他妥协了。

  无论苏长御是不是绝世高人,但古剑仙是真正的绝世高人。

  说完此话,威武侯离开了。

  他带着大部分离开了青云山脉。

  这群人来的很快,走的也极快。

  那黑云压城的感觉,也瞬间消失,所有人都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这一刻,没有人说话。

  除了少部分人以外,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没想到您居然是青墨公主,我倒是说,观您面相满是祥瑞。”

  太华道人开口,他声音有些苦涩。

  除了叶平和大旭以外,没有人知道夏青墨是大夏王朝的公主。

  这件事情也怪叶平,他一直比较担心宗门与大夏王朝有什么渊源,所以一直不说。

  “掌门言重了,公主这个称呼,对我来说,就是个囚笼。”

  夏青墨开口,没有之前的愉快,神色上挂上了一抹忧郁。

  太华道人不说话了。

  他依旧还是充满着震撼。

  晋国太子就已经让他震撼了,如今大夏的公主,这种级别的存在,在他眼中,如同天上的神仙一般,遥不可及。

  “这些日子,多谢诸位的款待,青墨一定会铭记于心,虽不知道往后还能不能再见,若能再见,这份恩情青墨也不会忘记的。”

  很快,夏青墨强行挤出笑容。

  她说出这话,显得有些莫名的悲伤。

  但众人没有说什么。

  她是大夏的公主,回皇宫也是正常的,这是大夏王朝的家事,他们没有资格染指,也不可能会去染指。

  “青墨公主,你放心,以后肯定有机会见面的。”

  也就在这时,叶平的声音响起,他面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冲淡这种悲伤。

  叶平不是很理解夏青墨的想法,但这个朋友,叶平也记在心中,虽然夏青墨离开青云道宗,回大夏王朝,可叶平相信,早晚有一天会再见的。

  “恩。”

  夏青墨也点了点头,绝美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笑容。

  “我去收拾一下行李。”

  也就在这时,夏青墨离开,她去收拾行李,但众人都知道,她没什么行李可以收拾,只是找个借口一个人静静。

  没有人阻止夏青墨。

  众人就这样看着夏青墨离开。

  待夏青墨离开后,大旭的声音不由响起。

  “看来,大妹子在皇宫不受宠啊。”

  他的声音很平静。

  作为一名元婴修士,他心思自然缜密,从之前威武侯对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夏青墨在皇室当中,绝对不可能是受宠的那种。

  真要受宠,威武侯也不可能那般说话。

  “唉,世人皆道皇家好,可谁能知晓皇家苦,若是皇子还好说些,即便是未来不能登基大典,但至少也能混个藩王,哪怕再不得宠的皇子,也好过公主,至少不用派去联姻。”

  许洛尘开口,他也看得出一些什么东西出来。

  夏青墨长得如此绝美,若得宠的话,一飞冲天,可若不得宠的话,未来的下场,就是联姻。

  王朝皇室之间的联姻,从来只有悲剧。

  内嫁还好,至少嫁给王侯之子一类,至少公主这个身份还能发挥点作用。

  可若是外嫁,那就惨了。

  “唉,我觉得你们有些太悲观了,或许青墨姐姐,仅仅只是不喜欢皇宫呢,怎么在你们口中,好像青墨姐姐马上就要嫁给一个坏人呢?”

  小师妹陈灵柔的声音响起。

  她觉得众人有些太悲观了。

  不应该这样。

  “也是,或许是我们想多了。”

  “恩,或许的确是这样,小师弟,你还不赶紧过去安慰安慰人家,毕竟是大夏的公主,若是人家看上了你,以后你可能就要当驸马了。”

  许洛尘与王卓禹纷纷开口。

  让叶平去看看夏青墨。

  至于后面半句话,纯粹只是打趣之语。

  “诸位师兄说笑了。”

  叶平对驸马什么没有任何感情,只是看着夏青墨这般闷闷不乐,说实话心情也不是特别好。

  故此,叶平朝着住处走去,去看看夏青墨吧。

  能开导就开导一下。

  而就在此时。

  青云山脉。

  威武侯的铁骑,朝着白云古城走去。

  紫玉麒麟上,威武侯一直皱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

  可就在这时。

  突兀之间,一道人影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不远处。

  踏!踏!

  铁骑止步了。

  紫玉麒麟也止步了,威武侯伯冢回过神来,将目光投向不远处。

  是一个白衣女子。

  依靠在一棵大树之下,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一边喝酒一边在思索着什么。

  “谁?”

  威武侯开口,他将目光看去。

  “啧啧啧.......当上了威武侯就是不一样,连我都不认识了。”

  声音很淡然。

  白衣女子缓缓将目光看来。

  一瞬间,威武侯整个人僵硬住了。

  下一刻,威武侯直接从紫玉麒麟跳了下来,朝着白衣女子深深一拜道。

  “伯冢不知大人再此,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看到这个白衣女子,威武侯伯冢比看到古剑仙还要震惊。

  他连忙弯腰作揖,显得毕恭毕敬。

  数万铁骑也惊愕了。

  这可是堂堂威武侯啊,大夏王朝仅次于陛下的存在,可没想到居然要对一个女子行这般大礼。

  这女人是谁?

  他们惊愕,但也在同一时间,齐齐下马作揖。

  咕咕咕咕。

  白衣女子没有说话,而是不断灌酒。

  而威武侯伯冢更是额头渗出汗来,不断咽口水。

  “敢问大人,有何吩咐?”

  伯冢硬着头皮问道。

  “倒也没什么吩咐,就是看你有些不爽,想揍揍你,可以吗?”

  白衣女子将葫芦收走,紧接着语气平静无比道。

  “虽不知本侯做错何事,但大人开口,本侯无议。”

  威武侯伯冢身子都有一些轻微颤抖。

  “不知道那里做错?欺负我师弟,算不算错?”

  白衣女子开口,一句话,让威武侯直接愣住了。

  师弟?

  谁啊?

  大人,虽然你地位高,可你不要含血喷人啊?

  等等?

  师弟?

  这一刻,威武侯伯冢的脑海当中,不由一个男子的面容。

  但还不等他继续开口,一道白影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个时辰后。

  威武侯鼻青脸肿地带着数万铁骑离开。

  他挨了一顿揍。

  却不敢吭一句声。

  数万铁骑沉默不语,对那个白衣女子,充满着说不出来的好奇。

  而威武侯则目光无比惊愕地坐在紫玉麒麟上。

  他无法想象。

  一个小小的宗门。

  居然隐藏着两个天大的人物。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