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七十章:青墨离去,叶平回府【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七十章:青墨离去,叶平回府【新书求一切】

  夜晚。

  青云道宗。

  天穹如墨。

  众人再次聚集在膳食堂内。

  夏青墨明日就要走了,太华道人又施展了一番厨艺,这一次比上次还要精心。

  饭桌上,没有人去提分别的事情。

  反倒是询问夏青墨一些关于大夏王朝的事情。

  “青墨公主,据说大夏皇宫,奢华极致,这是不是真的啊?”

  陈灵柔满脸好奇地看着夏青墨询问。

  毕竟对于她来说,莫说什么大夏皇宫,即便是晋国皇宫她都没有见过,自然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小师妹,你问的这个问题,未免有些太蠢了吧,大夏皇宫肯定奢华之极啊,五大王朝之一,估计每根柱子都是用黄金打造的。”

  “黄金?你也太小看大夏王朝了吧,至少是用上等玉石打造的。”

  许洛尘和王卓禹在争论大夏王朝的柱子是用什么打造而成。

  而夏青墨淡然一笑。

  “也不是用玉石,是用一种紫金神木打造,黄金玉石这种东西,太过于俗气,所以大夏皇宫内不会有这种东西。”

  夏青墨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心中震撼了。

  “那大夏王朝有多大啊?”

  陈灵柔继续问道。

  “多大我也不清楚,皇宫内有三千三百三十三个宫殿,每一个宫殿差不多都是这里的十倍之大,而且还有祭祀之地,祖龙之地,每一个都极大,整个皇宫内,有一千个花园,一千个赏景地,西北两处都有一座巍峨大山,用来避暑游玩的。”

  夏青墨解释道。

  她没有任何一点夸大,甚至特意没有说的非常仔细。

  “三千三百三十三个宫殿?要这么多宫殿做什么啊?”

  陈灵柔咂舌了,对她来说,一座宫殿就很壮观了,三千三百三十三座宫殿,这得有多夸张啊。

  很快,陈灵柔就如同问题少女一般,一连串各种问题都问。

  什么皇帝用的筷子是什么筷子。

  皇帝吃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众人也听的津津有味。

  可等夏青墨一一解释清楚之后,众人再看向这张饭桌,莫名其妙就觉得不那么香了。

  除了古剑仙以外,众人都莫名没啥胃口,毕竟听到皇帝一顿饭就是各种山珍海味。

  而看看自己桌上的菜肴,自然而然有些莫名的感觉。

  就如此,这顿晚宴吃到了深夜。

  青云前崖。

  夏青墨一人坐在山崖边上,静静地注视着黑穹。

  寒风吹来,吹皱了夏青墨的长裙。

  绝美的面容上,始终挂着一抹忧郁。

  实际上她的性子一直如此,在皇宫时,没有一天不是这样的,也只有出宫时,才会有些改变。

  没有人去打扰夏青墨,他们都知道,夏青墨想要一个人安静。

  就如此,一直到天快亮时。

  叶平的身影出现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取来笔墨宣纸。

  很久很久没有作画了。

  叶平将宣纸摆在地上,习惯性的用镇尺压住了边角。

  观看夜景,叶平任由寒风吹动自己的长发,他沉默不语。

  前崖上。

  夏青墨已经察觉叶平的身影,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带好奇地看了一眼叶平。

  发现叶平取来了宣纸笔墨,一时之间,夏青墨不由好奇道。

  “叶师兄,你会丹青之术?”

  夏青墨有些好奇道。

  “略懂一二。”

  叶平面带温和笑容,随后挥笔落墨。

  他没有画夜景,而是一副山水画。

  叶平挥笔如有神,简简单单几笔,便将一座座巍峨山岳画出神来,又是简简单单的几笔,将一条河流画出。

  一艘艘船只显得栩栩如生,桥头上是拉船的船夫,这幅画十分普通,但画功极其了得。

  夏青墨目光十分好奇,不知为何,她感觉叶平的画风似曾相识,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而这张山水画,是叶平第一次画,自然风格有些不同,夏青墨看不出来也实属正常。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功夫。

  画作好了。

  叶平看着这张画,面上流露出一抹笑容。

  这是一张山水画,有桥头,也有曲径小路。

  很快,他在这张山水画上,缓缓落笔。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忧愁烦恼总能过,无须心上添石头。”

  叶平落笔,题了一句谚语,这不是诗词。

  这是叶平送给夏青墨的离别之礼。

  而夏青墨也一直在关注着叶平。

  这幅画其实很不错,无论是山水之景,亦或者是人物之形象,都让她感到精妙绝伦的丹青之术。

  可当这句话出现之后,就犹如点睛之笔一般,让夏青墨愣住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忧愁烦恼总能过。”

  “无须心上添石头。”

  这四句话,莫名之间,让夏青墨的心情好了许多,整个人不由阔朗起来了。

  但也就在这时,让夏青墨震撼的是。

  叶平取出一块印章,而后在上面落款。

  【青莲居士】

  轰。

  如晴天霹雳一般。

  夏青墨愣在了原地。

  她死死地看着这个落款,比看到绝世高人还要震撼万分。

  “你是青莲居士?”

  夏青墨在皇宫当中,饱受冷落,也是在数年前,自己的侍女,给自己带来了一本诗集。

  那是青莲居士的诗集,每一首诗都让她感同身受。

  所以她喜欢上了青莲居士的诗词,也非常想要见一见这个青莲居士。

  甚至她借助大夏公主的身份,想要一见,但那个时候青莲居士已经消失了,谁也找不到青莲居士。

  为此,夏青墨只能通过买一些青莲居士的画作,就当做是相逢一场。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喜欢的诗人画家,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而且竟如此年轻,还出手相救过自己。

  “浮名而已。”

  看到夏青墨的反应,叶平也有一些惊讶,看这个架势,似乎夏青墨对自己有些了解。

  不过叶平并不在乎自己这个称号,他已修仙,红尘之事红尘结,如今他是叶平,已经不再是青莲居士了。

  “你当真是青莲居士?”

  夏青墨走了过来,她目光当中依旧充满着惊愕与不可置信。

  叶平起身,将这张画卷起,而后递给夏青墨道。

  “如假包换。”

  “青墨公主,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朋友,这幅画送给你,若你在皇宫的确无聊,没事看看这张画,至少还有些回忆。”

  “不过你放心,可能过些日子我就要去大夏皇宫找你,别到时候你不认我这个朋友。”

  叶平面上挂着笑容,如此说道。

  在叶平眼中,夏青墨是他的朋友,为数不多的朋友,苏长御等人是他的师兄,相当于亲人一般。

  对于朋友,叶平自然不会忘记,而且若是有必要,也会出手相助,也免得夏青墨如此忧郁。

  “不会,不会,青墨怎可能会不认叶师兄。”

  得到叶平确切的回答,一时之间,夏青墨莫名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

  寂寞的皇宫当中,她以叶平的诗集度日,说是爱意有些夸张,但的确神交以往,她幻想过无数次青莲居士是个怎样的人。

  也幻想过无数次,第一次见青莲居士的场景。

  可没想到,会是这么突然,也会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或许这就是人生,有很多事情就是充满着离奇。

  “青墨公主,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莫要放弃,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也不劝你放下,只是记住风雨过后便是彩虹。”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叶平开口,再送了夏青墨两句话。

  说完此话,叶平离开了。

  他不是过来劝阻夏青墨的,仅仅只是过来开导一番。

  如今该说的也说了,剩余的,叶平没有说什么。

  山崖上。

  夏青墨目送着叶平离开。

  待叶平离开后,夏青墨看着手中的画卷,过了一会,她绝美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就如此,三个时辰后。

  天彻底亮了。

  威武侯铁骑也来了,不过没有之前那么声势浩荡,只有不足数百人,显得十分低调。

  甚至威武侯伯冢没有亲自过来,而是派来属下来迎接夏青墨。

  他们很恭敬,也不敢造次。

  离别时,夏青墨与众人一一告别。

  众人也有一些不舍。

  短暂的相处,他们也看得出,夏青墨是个可怜人,也十分清楚,这一别或许真的下一次就再也不会见了。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众人皆然送了点东西给夏青墨,算是离别之物,也算是一个纪念。

  尤其是苏长御。

  他挑了一本秘籍送给夏青墨,因为他没什么可送的了,只能从书阁之中,挑了一本还行的秘籍,送给夏青墨。

  书籍的封面,写着‘天地长生功’

  苏长御也没看,反正是送人,若是夏青墨练会了,那坐实了自己绝世高人的身份,若是夏青墨练不会,那也只能说明夏青墨不如叶平。

  “诸位,若是以后有空,也可以来帝都找我,到时青墨一定设宴招待。”

  最终,夏青墨留下此话,而后在众人的目光下,随着铁骑们离开了。

  夏青墨一走,离别的忧愁,笼罩在整个青云道宗。

  众人无言,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所以众人很快便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

  就如此。

  又是两个时辰。

  晋国之外。

  一艘大夏龙舟在天穹极速飞行。

  龙舟之上,夏青墨站在船头,沉默不语。

  而此时此刻,威武侯的身影出现。

  “青墨公主。”

  伯冢的声音响起,让夏青墨回过神来。

  “见过威武侯。”

  夏青墨回过身子,对着威武侯盈盈作礼,不过她有些好奇,此时的威武侯,脸上戴着一张面具,不知为何。

  “青墨公主,皇朝之间的事情,本侯不应该插手,但有些事情本侯不得不提醒几句。”

  “如今大夏王朝,内忧外患,自那件事情发生过后,大夏王朝国运更是一落千丈,其余四大王朝也虎视眈眈。”

  “故此,才与大泽王朝联姻,此事不容更改,本侯不知道公主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本侯也不在乎公主想什么,甚至整个大夏王朝,也不会有人在乎公主在想什么。”

  “联姻大泽王朝,利于边境战乱,所以一切都被注定好了,如若公主愿意听本侯一句。”

  “那就不要节外生枝,也不要有过多的想法,否则便是生灵涂炭,甚至国体崩裂。”

  威武侯的声音很平静,面具之下的他,没有看向夏青墨,而是看向这片天地。

  他该说的也已经说了,多余的也不想再说什么。

  “知道了。”

  也就在此时,夏青墨的声音响起,简简单单三个字,道尽一切。

  很快,夏青墨回到船内休息。

  而威武侯沉默不语,过了良久,他叹了口气,也不知为何。

  就如此。

  转眼之间。

  三天时间过去。

  这一日。

  叶平也要回晋国学府了。

  倒不是叶平想回晋国学府,主要这次过来,是询问许洛尘丹方之事。

  得到答复,自然要早些回去,拖到如今,也完全是叶平想要多留在青云道宗一段时间。

  不过,也就在这一日。

  叶平特意找了一趟苏长御。

  “大师兄,在吗?”

  房间当中。

  苏长御正在研究自己的养剑术。

  前段时间出门,虽然有些曲折,但无论如何也得到了绝世剑法,养剑术。

  而且自从得到养剑术后,苏长御就愈发自我感到良好,因为只要出现在他面前的修士,苏长御都会在脑海当中临摹战斗。

  虽然有几次差点就败了,就好比前几天的威武侯,但最终的结果是,数百场连胜。

  叶平也好,古剑仙也好,威武侯也好,魔神教弟子也好,路人甲也好,只要被苏长御看到的人,都已经败给了他。

  而听到叶平在外的声音。

  苏长御马上从思索中醒来了。

  他一瞬间便知道叶平找自己要做什么。

  肯定是为了那个什么绝世剑意而来。

  不过苏长御这几天也已经想好了说辞,如今正等着叶平来找自己。

  “进。”

  苏长御开口。

  下一刻,叶平推开房门,走进苏长御的房中。

  “见过大师兄。”

  看见苏长御,叶平立刻作揖。

  “小师弟,莫要客气。”

  苏长御淡然开口,紧接着还不等叶平先开口,便已经出声了。

  “师弟,你来此是否想问我关于晋国绝世剑意的事情?”

  苏长御极其淡然地开口。

  “恩,大师兄,前些日子师弟在晋国学府领悟剑意,但迟迟都没有领悟到绝世剑意,感觉师弟可能想偏了,所以想来问问师兄,绝世剑意在晋国学府何处?”

  面对苏长御,叶平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他有些开门见山的问道,好奇绝世剑意在晋国学府何处。

  此话一说,苏长御没有急着回答。

  而是给叶平缓缓倒了杯茶。

  过了一会,苏长御这才开口道。

  “小师弟,你好生记住,真正的绝世剑意,藏在最显眼的地方,也藏在最不显眼的地方,师兄不能告诉你太多,否则的话,那就不是绝世剑意了。”

  苏长御淡淡然道。

  实际上,在意境方面,苏长御的确很高,所说的话都充满着禅意,只可惜修为太差了,若是修为境界跟得上,那这番话就更有味道了。

  房间内,叶平有些沉默,他在细细体悟大师兄这番话。

  过了一会,叶平露出明悟之色。

  “大师兄,我明白了。”

  叶平大概明白了苏长御是什么意思。

  晋国学府一定有绝世剑意,只是大师兄不能告诉自己,若告诉自己的话,那就不是绝世剑意了,真正的绝世剑意,需要靠自己去体悟出来,而不是靠别人指点。

  “明白就好,你这趟回学府,要好生照顾自己,莫让我们担忧。”

  听到叶平说明白了,苏长御内心也不由缓缓松了口气。

  恩,很好,总算又渡过了一劫。

  “恩,那我就不打扰大师兄了。”

  叶平点了点头,而后起身离开。

  一直到午时。

  叶平也一一告别宗门的师兄师姐们。

  众师兄们也有些不舍,可他们知道,叶平一定要去晋国学府,只有去了晋国学府,才能真正学到真正的道法。

  不过四师兄和五师兄临走之前,各自送了叶平两本心得。

  【上古符箓大全】

  【大千三千宝鉴】

  四师兄薛篆是修练符箓的,而五师兄林北的职业很特殊,是鉴宝一类的。

  两位师兄送的心得,让叶平大喜过望。

  叶平还以为要下次回宗门,才能去讨教四师兄和五师兄,可没想到这两位师兄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这些心得。

  最终,原本午时就要走的叶平,与众人告别之后,硬生生拖到了未时才离开。

  大旭留在了青云道宗,他不想离开,更不愿去什么晋国学府。

  他宁可留在青云道宗,图个自在轻松。

  不过为了防止大旭去外面作乱,叶平又给大旭加了一重紧箍咒,只要大旭起了歹念,无论是对谁,金箍都会发作,而叶平也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就如此,解决完了所有的事情。

  叶平以传送阵法,直接回到学府。

  他在学府布置的阵法,有传送印记,所以可以直接回到晋国学府。

  与此同时。

  晋国学府外。

  皇甫天龙,如往日一般,来到了晋国学府门外。

  这已经连续八天如此。

  皇甫天龙连续八天都会来晋国学府,主动询问叶平有没有归来。

  但连续八天得到的答案都让皇甫天龙很失望。

  再过几日,十国大比就要开始了。

  然而,就在皇甫天龙准备回客栈时。

  一则消息,忽然传出来了。

  叶平......回来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