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七十九章:苏长御布阵?【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七十九章:苏长御布阵?【新书求一切】

  /

  深夜。

  苍穹如墨。

  整个晋国学府显得十分安静。

  大部分人都回去休息了。

  皇甫天龙一个人注视着苍穹,有种说不出的忧郁。

  而晋国学府之中。

  叶平闭着双眼,静坐在屋檐上。

  他在感悟绝世剑意。

  整个晋国学府十分的安静。

  除了一点点虫鸣声外,便再无他声。

  叶平双眼紧闭。

  想要感悟出绝世剑意。

  但可惜的是,任凭叶平怎么感悟,却始终无法感悟出所谓的绝世剑意。

  一直到天亮了。

  叶平都没有将绝世剑意感悟出来。

  甚至不说绝世剑意,就连寻常的剑意,叶平都未曾感应出来。

  这让叶平有些难受。

  说实话,若不是这绝世剑意,乃是大师兄亲口告知自己,换做是任何人说,叶平都觉得对方在无中生有。

  不然的话,怎么感悟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感悟不出来绝世剑意呢?

  也就在这时。

  天刚亮。

  皇甫天龙的身影出现在下面。

  “叶师兄,学府有召,师弟先离开了,待十国大比结束后,我再来找您。”

  皇甫天龙开口,他有事要离开了。

  明日便是十国大比,他需要准备一番,不可能一直待在晋国学府,所以特意过来告别。

  “去吧,过些日子见。”

  叶平开口,而后目送皇甫天龙离开。

  待皇甫天龙离开后,叶平继续开始感悟绝世剑意。

  没有任何奇迹发生,一直到午时,叶平也没有感悟到绝世剑意。

  也就在这时,李钰又来了。

  这一次守门的弟子们,到没有阻拦李钰,而是大大方方地让李钰走来。

  “师父,师父,大事,大事。”

  来到住处,李钰急急忙忙地出现在叶平面前,显得十分激动。

  “怎么了?”

  叶平有些好奇,不知李钰急急忙忙跑来作甚。

  “师父,此番十国大比,考核内容已经出了。”

  李钰开口,这般说道。

  他今日过来,就是为了告诉叶平这件事情的。

  “考核内容?是什么?”

  叶平问道。

  “师父,这次十国大比的考核内容,分别是幻境考核,肉身塔考核,还有文举考核。”

  李钰开口,说出这次十国大比的比试内容。

  “师父,这次你可能真的要扬名立万了,除了幻境考核之外,肉身塔考核以及文举考核,都是你拿手的。”

  “尤其是文举考核,师父,你知道吗,这个文举考核一出,十国不知道多少天才傻眼了,一个个在鬼哭狼嚎。”

  李钰十分激动地说道,边说还边做动作。

  “文举考核?十国大比还有这个考核?”

  这下子叶平也有一些惊讶了。

  叶平本以为所谓的十国大比,应该就是一群人打打杀杀,然后抢夺第一。

  可没想到,居然还有文举考核?

  “师父,十国大比每一届的考核都不一样,不过一般来说,文举考核极其罕见,十国学府听说是请来了三位大儒坐镇,这文举考核应该是重头戏。”

  “那些十国的天才,虽说一个个都聪明,但文举这种东西,可不是小聪明就能解决的,您是不知道,这公告一出,多少天才哀嚎啊。”

  李钰大笑道。

  看到别人这么惨,李钰十分开心。

  “哀嚎?”

  “不至于吧。”

  这回叶平的确有些惊讶了。

  文举科考虽然的确很少出现在修士大会上,但也不至于哀嚎吧?

  能成为天才的,没几个愚蠢,即便是大部分时间拿去修行,偶尔抽空学习一下,不至于过不了关。

  然而李钰摇了摇头,看向叶平解释道。

  “师父,您当真是太小看十国学府了。”

  “我知道您的意思,能参加十国大比的,没有一个是蠢材,正常文举考核自然没什么大问题,可这次是十国大比。”

  “还是压轴考核,十国学府已经请来三位当代大儒镇场,可见这次文举考核有多严格了。”

  “您想想看,不说让大儒满意,最起码能入大儒法眼的文章,得多难?”

  “不过别人担心,可师父您不一样啊,我感觉这次您要是参赛的话,不想拿第一也不行了。”

  得知这次十国大比考试内容,李钰笑的最开心。

  随着李钰的解释,叶平也算是明白了。

  参加十国大比的修士,的确个个是天才,让他们写点文章的确没什么问题,但写的文章,自娱自乐还是可以的,想要得到大儒的认可。

  基本上就别想了。

  “真没想到,这次十国大比居然会有文举之试,啧啧,这可是千载难逢啊,十国大比历届以来,最多出现过两次,算上这一次也就第三次而已。”

  “想来这届十国大比,一定要比以往精彩万分,啧啧。”

  李钰开口,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

  不过末了,李钰看向叶平继续道:“师父,弟子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传送阵,明日便是十国大比,您要不要先报名啊?若要的话,我立刻让人安排。”

  李钰不知道叶平要不要参加十国大比,所以好奇问道。

  “帮我报名吧。”

  叶平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会,还是决定让李钰报名,毕竟百万灵石,不要白不要。

  而且这次十国大比的考核内容,也没有打打杀杀的内容,幻境考核,肉身塔考核,外加上所谓的文举考核,也还算挺不错的。

  如若是那种登台比斗,叶平还真没什么兴趣。

  “行,师父,弟子现在就去处理,明日午时,十国大比就开始了,我们辰时出发如何?师父。”

  李钰掐算好了时间问道。

  “行,一切你来安排吧。”

  叶平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这些事情都让李钰去安排好就行。

  “那行,师父,我先去忙了,明日辰时我再来找您。”

  李钰也没多说什么了,他今日过来就是为了得到叶平的答复。

  如今得到叶平的答复后,李钰直接离开了。

  待李钰走后。

  叶平也没闲着,十国大比第三关既然考的是文举,叶平觉得还是有必要去看看书。

  多读点书,总没有坏处。

  而与此同时。

  青云道宗内。

  苏长御静静地坐在后崖当中。

  自从昨天晚上醒来以后,他便一直没有睡觉了。

  到了他这个境界,其实少睡一会也没什么大问题。

  苏长御很好奇,自己这段时间频频做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张脸。

  是一个女人,长相绝美,一开始还对着自己笑,后面却逐渐狞笑,笑的苏长御内心发毛。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苏长御不想去想,但又忍不住不去想。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苏长御眼中。

  这是王卓禹的身影。

  此时此刻,王卓禹出现在不远处,他低着头,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看到这一幕,苏长御不由起了好奇心,他从山崖一跃而下,很快便来到王卓禹面前。

  “三师弟,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长御的声音响起。

  王卓禹顿时被吓一跳,整个人显得十分慌张。

  “你做贼了?怎么慌慌张张的?”

  苏长御更加好奇了。

  不明白王卓禹干什么。

  “大师兄,你可别凭白诬蔑别人啊,我没做贼。”

  王卓禹急忙开口。

  但眼神当中的慌张,却根本无法隐瞒。

  这一刻,苏长御知道,这家伙肯定有事瞒着。

  想到这里,苏长御当下向前走了一步,注视着王卓禹道:“三师弟,你最好如实招来,否则的话,别怪我去找师父。”

  苏长御目光无比平静道。

  此话一说,王卓禹更加慌了。

  “大师兄,真的没什么,你多心了,我就是过来随便走走看看,你怀疑我做什么?”

  王卓禹解释道,显得神神秘秘。

  “你后面是什么?遮遮掩掩的,想要遮掩什么?”

  王卓禹越是这样,苏长御越是好奇,他看得出来,王卓禹在遮挡什么东西,当下直接推开王卓禹,想要看看他后面藏着什么东西。

  可王卓禹死活就不让苏长御看,甚至一转身想要毁尸灭迹,但苏长御是谁?青云道宗绝世剑仙。

  故此苏长御眼疾手快,直接推开王卓禹,很快便看到王卓禹藏的东西了。

  石子。

  没错,就是石子。

  王卓禹身后,有二三十枚石子,这些石子摆放的位置很奇怪,但苏长御有些眼熟。

  很快,苏长御记起来这是什么了。

  前些日子,叶平回宗门,没事就喜欢摆弄石子,听叶平的意思是说,他在布阵,当时没太注意。

  如今看到这一幕,苏长御先是一愣,随后不由恍然大悟了。

  “哦,三师弟,你在研究小师弟的阵法?”

  苏长御总算明白王卓禹在做什么了。

  这家伙在研究叶平的阵法。

  “大师兄,你可别瞎说啊,我怎么可能会去研究小师弟的阵法?你瞎说。”

  王卓禹老脸一红,急忙开口道,拼命解释。

  “你还不承认?前些日子小师弟没事就喜欢拿石子布置阵法。”

  “不会吧,不会吧,老三,你不会开始学小师弟了吧?”

  “您配吗?”

  苏长御忍不住开口了,倒不是他瞧不起王卓禹,主要是叶平是真正的绝世天才,王卓禹,一个阵法考核都考不过的人,居然去研究叶平?

  真当自己是绝世阵法大师吗?

  “大师兄,你这话就没意思了,首先,我没有学小师弟,是小师弟学我的,其次,这有什么配不配的?再怎么样,也比你好吧?”

  既然被识破了,王卓禹索性就承认了,不过他觉得不是自己学小师弟,而是小师弟学自己,只是自己抽空研究研究罢了。

  再者,就算我不行,难道你行?

  不会吧,不会吧,大师兄,你不会真觉得你自己是绝世剑仙吧?

  “比我好?你那点比我好?不是师兄说你,研究十几年阵法,连个阵法师考核终审都考不过,还有脸说什么?”

  “再怎么样,师兄也拿过青州剑道大会前十,你呢?别说青州阵法大会,你拿过白云古城阵法大会前十吗?”

  苏长御毒舌起来的确厉害,一番话说的王卓禹哑口无言。

  尤其是提到阵法师终审,王卓禹就更难受了。

  原本他完全可以考过,可就是被叶平打击了一番后,发挥失常,导致又失败了。

  这让王卓禹无比难受。

  如今被苏长御提起这件事情,王卓禹简直是心如刀割。

  “大师兄,师弟不是别的意思,青州剑道大会您是怎么拿到前十的,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再者就是,阵法与剑道完全不一样,说实话,要不是当初师父非要我研究阵法,指不定那个时候我要是修练剑法,可能就一飞冲天呢。”

  王卓禹如此说道,有些不服气。

  他们几人都是孤儿,当初被太华道人一起收养。

  而太华道人也纷纷给他们占了一挂,认为苏长御适合剑法,自己适合阵法,所以才一直研究下去了。

  其实王卓禹有时候想过,自己可能不适合阵法,可能适合剑道,但这种东西想想也就算了,毕竟无论是剑道还是阵道,都一样难。

  只是眼下被苏长御嘲讽的这么厉害,王卓禹有些气不过了。

  “呵,愚蠢。”

  苏长御冷哼一声,而后缓缓开口道。

  “剑道之路,如蜀道,难于上青天,阵法之道,可借助阵器,阵料,阵图,三者合一,不说布置高深阵法,但至少普通阵法,是个人都能布置出来,也就是你自己愚笨不堪罢了。”

  苏长御什么都能忍,但就是不能忍别人嘲讽他的剑道,所以直接贬低阵道。

  这话一说,王卓禹也绷不住了。

  他敬苏长御是大师兄,可不代表就真的要礼让三分,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宗门的,而且知根知底,彼此的年龄也相差不大,自然而然亲如兄弟。

  既亲如兄弟,那么争吵也是时常的事情,只是后来长大懂事以后,大家反而客气了一些。

  只是苏长御如今这般嘲讽,王卓禹忍不了了。

  “大师兄,师弟没别的意思,剑道之路,的确艰难,可基础剑法想来也不会难到哪里去,您学个四雷剑法,学到现在连完整的剑势都没凝聚出来。”

  “有什么资格说阵道简单?”

  王卓禹开口,针锋相对。

  “呵!”

  苏长御冷笑一声,他扫了一眼地上的石子,而后缓缓开口道:“看样子你还不服,你信不信,师兄随随便便,就能布置一座阵法?”

  苏长御也是被气到了,王卓禹居然直接羞辱自己没有凝聚出剑势。

  说的好像自己天赋愚笨一般?

  “大师兄,不是师弟讽刺您,您要是能随随便便布置一座阵法,从今往后,您让我往东我就往东,您让我往西我就往西,而且以后我出活赚的钱,无偿给您一半。”

  王卓禹笑了。

  随随便便布置出一座阵法?

  你以为你是小师弟?

  不是吧,不是吧,大师兄,你不会真觉得自己是绝世高人吧?

  骗人的最高境界,骗自己?

  此时此刻,王卓禹觉得苏长御走火入魔了,真把自己当做绝世高人了。

  “行,这话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后悔。”

  苏长御倔强道。

  其实他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但为了维护大师兄的面子,苏长御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叫嚣。

  “不后悔,但大师兄,您要是布置不出来怎么说?”

  王卓禹深吸一口气,看向苏长御如此问道。

  “布置不出来?布置不出来,从今往后,我叫你大师兄,如何?”

  苏长御来火了,说着气话。

  “行,那就一言为定,大师兄,请,”

  王卓禹也来火了,直接一抬手,请苏长御表演。

  这话一说,苏长御忽然冷静下来了。

  请什么?

  你还真让我布置阵法?

  好啊,老三啊老三,没想到你平日里对我这么有怨气?

  苏长御一咬牙,而后开口道。

  “就你我两人在,若我真的布置出阵法,你抵赖怎么办?”

  苏长御开口,怕对方会耍赖。

  “我现在就去请人过来,让大家作证行不行?”

  王卓禹依旧开口,看样子是彻底杠上了。

  一时之间,苏长御有点郁闷了。

  可心中的傲气,让苏长御拉不下脸来,当下苏长御平静无比道。

  “去请。”

  王卓禹没说什么了,转身就去请人。

  不过刚走没几步,王卓禹开口道:“大师兄,要我给你准备阵器,阵料吗?免得待会你布置不出阵法,又说东说西!”

  王卓禹没好气道。

  “不用,只有废物才会用阵器。”

  苏长御开口,反正用不用都布置不出来,索性装完最后一个哔。

  “行,大师兄,我现在去喊人,你待会不要玩失踪啊,谁玩失踪谁是狗。”

  又被嘲讽一句,王卓禹索性直接说开了。

  其实他也不想弄的这么僵,本来说是说请人,其实就是回去休息。

  可没想到苏长御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装哔。

  这回王卓禹忍不了了。

  他现在真去请人,而且特意把话说绝来。

  免得苏长御跑路。

  此话一说,苏长御愣了,因为他看的出来,王卓禹是真的生气了。

  毕竟两师兄弟,原来也吵过,只是一般都是不了了之。

  可话说到这个地步,苏长御也明白对方动真格的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觉得自己的确有些说话难听。

  当下,苏长御打算开口,缓解一下双方的情绪。

  可话一出口,又犯病了。

  “幼稚。”

  淡淡的两个字。

  一时之间,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王卓禹眼睛都红了。

  他这回玩真的了。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