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八十章:夭寿了,苏长御真会阵法?【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八十章:夭寿了,苏长御真会阵法?【新书求一切】

  /

  “快出来看戏了。”

  “二师兄,快点出来。”

  “四师弟,别研究符箓了,快出来。”

  “五师弟,不要扎小人了,出来看戏了。”

  “掌门,快出来,我要与大师兄生死对决。”

  “小师妹,别看书了,快来看热闹。”

  青云道宗内。

  王卓禹的声音响起,打破了道宗内的安详。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三师兄,你作咩野?”

  “三师兄,你怎么知道我在扎小人?”

  “那里有热闹,那里有热闹?”

  许落尘,薛篆,林北,陈灵柔纷纷走出房内,满脸好奇地看着这一切。

  太华道人也从房间内走出,皱着眉头,看向王卓禹。

  “师父,二师兄,诸位师弟妹,不是我挑事,是大师兄欺人太甚了。”

  “他说我是个阵法废物。”

  王卓禹开口,气的满脸涨红道。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神色不由显得怪异。

  尤其是太华道人,更是异常古怪,因为他寻思了一番,没说错啊。

  感受到众人怪异的目光,王卓禹微微一愣,随后立刻道。

  “大师兄还说,二师兄你炼了十几年的丹,都炼到狗身上去了。”

  “说老四老五,你们两个就是吃米虫,浪费宗门粮食。”

  “还说小师妹你,整天做白日梦。”

  王卓禹开口,开始胡编乱造。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

  “大师兄居然这么说我?”

  “好啊,我没说大师兄是个废物,他居然说我是个米虫?”

  “哼,我天天做梦,他难道没做梦吗?”

  众人纷纷开口,怒不可歇。

  “掌门,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陈灵柔气的小脸鼓鼓的,只是她发现太华道人显得很平静。

  房间外。

  太华道人听到陈灵柔的声音,微微一愣。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因为他觉得苏长御说的也没错啊。

  不远处的王卓禹,似乎知道太华道人想什么,当下一咬牙,直接开口道。

  “师父,你别笑,大师兄也说了你,说你整天算卦,挂挂不准,还非觉得自己很不错。”

  “他还说,还好你没教小师弟算卦,不然的话,再好的天才,也要变成废物。”

  王卓禹彻底豁出去了。

  反正他咽不下这口气,索性让大家一起咽不下。

  果然,此话一说,太华道人脸色变了。

  “那个孽徒敢这么说?”

  王卓禹之前不管怎么说,太华道人都没有任何感觉,相反太华道人觉得还很有道理。

  可说自己,太华道人就接受不了了。

  他看向王卓禹,满脸怒气,觉得苏长御应该不敢这样说。

  可此时此刻,王卓禹哪里管那么多,既然泼脏水,索性就泼大点。

  “师父,我这话千真万确,你们要是不信,跟我去后崖,不就知道了?”

  王卓禹满脸认真说道。

  众人看着王卓禹的神色,感觉的确不像撒谎,一时之间,众人大怒。

  “走,去后崖,为师倒要看看,他苏长御是不是要反了。”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

  “对对对,过去看看,看看大师兄到底是怎么说的,他要真这样说,师傅,我不是挑事,赶紧换大师兄吧。”

  “大师兄不会真以为自己是绝世高人了吧?”

  “看来大师兄已经把自己给骗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青云后崖走去。

  就如此,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以王卓禹为首,众人纷纷到来。

  甚至就连大旭都赶来了。

  后崖当中,苏长御静静的看着这帮人,他眼神中有些惊讶。

  没想到王卓禹居然真的把所有人都喊来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心中有点气了。

  好啊好,王卓禹啊王卓禹,没想到你跟我玩真的是吧。

  行,这个仇我苏某人记住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早晚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上。

  苏长御心中暗道,然而还不等他开口,太华道人的声音抢先而出。

  “长御,你三师弟告诉我,你在背后说为师卦卦不准,整天装神弄鬼是吗?”

  太华道人神色严肃道,他也没有完全相信王卓禹说的话,所以特意询问。

  而许洛尘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大师兄,三师弟还说,你骂我练了十几年的丹药,都练到狗身上,是不是?”

  “还有我,大师兄,你有没有说过我和老五,是米虫?”

  “大师兄,你是不是还骂过我,说我不要做白日梦了?”

  众人开口你一句我一句,让苏长御有点懵了。

  你们这是在说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炼丹炼到狗身上?

  什么什么米虫?

  还有什么什么装神弄鬼?

  虽然这些都是真的,但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呀?

  一瞬间,苏长御不由将目光看向王卓禹,很快苏长御明白发生什么了。

  这家伙,肯定到处造谣。

  怪不得师傅他们会过来,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开口解释。

  只是话到嘴里,又变味了。

  “难道说错了吗?”

  声音很平静,尤其配上苏长御,那淡然无比的目光,以及超凡在上的气质,莫名有一种轻蔑的感觉。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说实话,他们一开始是不相信苏长御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然的话,就不是跑过来对质了,而是抄家伙过来。

  可没想到的是,苏长御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让所有人都没想到,尤其是王卓禹,他完全是为了让大家过来,才口不择言。

  却没想到苏长御居然如此嚣张。

  “疯了疯了,大师兄真疯了。”

  “完了,大师兄真把自己当绝世高人了。”

  “好啊,枉我一直敬佩你是大师兄,没想到在你心中我居然是这样的人。”

  “师傅,当时就骂骂我就算了,没想到他还真的羞辱你,我林北不是个挑事的人,但这事搁我身上,我忍不了。”

  众人纷纷开口,觉得苏长御太装哔了。

  其实苏长御装哔,他们也不是不能接受,问题是苏长御跟自己人装,就有点过分了。

  而对于不明真相的大旭来说,苏长御这番话,简直是无比装哔。

  “看来青云道宗,真的要换个大师兄了。”

  太华道人也有点来气了,平时苏长御装一装,他没什么好说的,可没想到苏长御变本加厉。

  这种坏习惯,一定要好好打压打压。

  只是,后崖之上,苏长御也懵了,他发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跟外面人装一装就算了,没想到跟自己人也开始犯病了。

  他想要解释,结果刚开口,又变味了。

  “行了,老三,你不是要比阵法吗?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阵法天才。”

  苏长御淡然说道。

  此话一说,王卓禹不由冷笑一声。

  他就不相信了,小师弟可以不借助阵器,阵料布阵。

  苏长御也能?

  别说苏长御不借助阵器,阵料。

  就算苏长御借助阵器阵料,布置出阵法,他王卓禹从今往后,绝不踏入阵法一道。

  “那就请大师兄,露一手看看。”

  “大师兄,你要不要阵图?我可以给你点时间,一个月也好,三个月也好,只要你能布置出来,从今往后,你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我绝不反驳。”

  王卓禹认真说道。

  而苏长御,却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天穹,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真正的阵法大师,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外物,什么阵器,什么阵料,还有所谓的阵图,皆是累赘。”

  “真正的阵法,讲究浑然天成,真正的阵法大师,一念之间,天地为阵器,日月为阵料,万物为阵图。”

  站在后崖之上,苏长御这番话平静无比,也充满着高深莫测。

  王卓禹等人,在听到苏长御这番话后,皆不由冷笑一声。

  唯独大旭最为震撼。

  作为一名元婴修士,大旭对阵法之道还是有所了解的,他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明白阵法基础理论。

  阵器,阵料,阵图,是组建阵法的核心之物,缺一不可。

  而不要阵器,阵料,阵图,根本不可能布置出阵法。

  这话要是别人说,大旭保证一耳光甩过去,但这话出自于苏长御口中,不知为何,大旭愈发觉得苏长御是绝世高人。

  “大师兄,说再多也没用,你倒是布置一个阵法给我等看看。”

  王卓禹冷笑连连,他不想与苏长御扯东扯西。

  这种话,他教小师弟的时候,能说出几百句不同的话。

  骗骗小师弟还可以,骗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听到王卓禹所说,苏长御也有些郁闷了。

  说实话,他压根就不想跟王卓禹争什么,完全就是拌了两句嘴,结果自己犯病了,事情越搞越麻烦。

  但看到王卓禹这个样子,苏长御确实有点来气。

  好说歹说,自己无论如何都是青云道宗的大师兄,你一点面子都不给,步步紧逼,真当我苏某人没脾气吗?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你想让我布置什么阵法?”

  苏长御问道。

  “随便,你看着来。”

  王卓禹随意道,反正布不出来,什么阵法都无所谓。

  苏长御没有任何神色上的变化,只是闭上了眼睛。

  似乎在感悟什么。

  王卓禹等人,根本没有任何好奇,也没有任何惊讶,在他们看来苏长御闭上眼睛,完全就是为了装哔,顺便拖延时间。

  这种手段他们再了解不过了。

  而后崖之上,苏长御的确是在拖延时间,他心中大急,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怎么办。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这回真的要丢人了,苏长御啊苏长御,你跟别人装装就算了,怎么现在跟自己人还要装。

  你当真不嫌丢人吗?

  苏长御哭了,他真的快要哭了。

  这算不算是阴沟里翻船?

  就如此,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莫说王卓禹,就连太华道人他们也有些皱眉。

  其实他们也知道,苏长御就是装过头了。

  理论上来说,给苏长御一个台阶下,也就没什么。

  但想到苏长御刚刚说的话,众人可没以德报怨的胸襟。

  而后崖之上。

  苏长御足足站了一个时辰,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给自己台阶下。

  这一刻,苏长御知道自己惹众怒了。

  但想了想,苏长御也来气了。

  虽说自己装的有点过分了。

  可无论如何,装个哔又没什么大事,至于这么不给面子吗?

  再说了,这要怪还不得怪太华道人,如果不是太华道人让自己去教小师弟,自己能这么会装哔吗?

  想到这里,苏长御越想越气。

  到最后,苏长御睁开眸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丢人就丢了吧。

  “阵来!”

  后崖之上,苏长御开口,他的声音不大,但却中气十足。

  苏长御想法很简单。

  丢人就丢人,喊完这句话,直接走人,就当没事发生,大不了这段时间就不出来溜达了。

  不过苏长御也没瞎喊,他脑海当中也回忆起当初叶平摆弄的阵法,只是叶平好歹也拿着一堆石子摆弄,苏长御啥也没有,就一张嘴。

  声音响起。

  众人不由一愣。

  尤其是王卓禹,更是感到莫名的尴尬,虽然他很气苏长御说的话,但当苏长御开口后,王卓禹有些后悔了。

  毕竟苏长御最看重的就是面子,自己这样落了苏长御的面子,万一被苏长御记在心中,那以后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王卓禹不由开始思考如何给个台阶。

  可刹那间。

  一道道灵气朝着后崖涌来。

  恐怖的灵气,弥漫整个青云道宗。

  众人脸色一变。

  还没来得及反应。

  突兀之间,脚下纷纷出现阵纹。

  璀璨的阵纹,爆发出炽烈光芒,整个青云道宗都弥漫着金色的阵纹,看起来美轮美奂。

  “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咋回事?”

  众人惊愕,太华道人也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即便是后崖上的苏长御也有点懵了。

  他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一时之间有点慌了。

  但整个青云道宗,有两个人瞬间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阵法。

  是阵法。

  这是阵法?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大旭,他毕竟是元婴修士,自然而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则是王卓禹了。

  身为阵法师,他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阵法觉醒时,会出现阵纹。

  而地上的阵纹,代表着一座阵法复苏。

  这一刻,王卓禹愣住了。

  他看向苏长御的眼神当中,充满着惊愕与不可思议。

  大师兄当真会阵法?

  而且当真不需要阵器,阵料,甚至连阵图都不需要?

  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叶平不用阵器,不用阵料就布置出阵法,这已经很离谱了。

  可没想到,废物一般的大师兄,居然真的布置出阵法来了。

  而且不借助阵器和阵料?

  要不要这么夸张?

  有没有这么离谱?

  难不成是跟着叶平,一起开挂了?

  大师兄,别开啊,容易上封神榜啊。

  “大师兄,你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啊?”

  只是很快,王卓禹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忍不住开口,询问苏长御布置的是什么阵法。

  后崖上,再听到王卓禹所言之后,苏长御不由一愣。

  布置的是什么阵法?

  你到现在还在羞辱我吗?

  好啊,王卓禹啊王卓禹,没想到你对我怨念这么深?

  亏我一直还觉得你是我师弟,平日里什么都让让你,果然斗米恩升米仇。

  苏长御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布置出阵法,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异事。

  所以再听到王卓禹所言后,还以为王卓禹在羞辱他。

  “这好像是.......传送阵法,长御前辈,您这是要把我们传送到什么地方去啊?”

  大旭不愧是元婴修士,瞬间便感应出这是传送阵法,故此连忙开口询问。

  好奇要传送到什么地方去。

  “什么?传送阵法?”

  “长御,不要胡闹,赶紧收了这阵法。”

  “嘶,大师兄真的会布阵?”

  “我的天啊,我还以为大师兄是个纯废物,没想到大师兄居然真的会布阵?”

  “完了,大师兄都会布阵了,那我岂不是也会剑法?”

  许洛尘,薛篆,林北等人不由开口,而太华道人第一时间开口,让苏长御赶紧收了这阵法。

  不管苏长御是不是真的会布阵,先把阵法收了再说啊。

  这传送阵法可不是开玩笑的,运气好还没事,运气不好直接送到妖兽老巢里面去,那岂不是要起飞?

  听到太华道人的声音。

  苏长御更懵了。

  他那里会布置阵法,更别说收回阵法了。

  他不知道怎么收啊。

  只是,还不等苏长御开口。

  刹那间,恐怖的灵气一卷,化作一束白光,后崖当中,所有人都消失了。

  整个青云道宗,彻底安静下来了。

  而与此同时。

  晋国学府,藏经阁内。

  正在看书的叶平,忽然不由皱眉。

  不知为何,他有一点心神不宁。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莫名之间,有点心神不宁,看书都看不下去。

  “难道十国大比有危险?”

  叶平皱着眉头。

  他总感觉发生了什么有不好的事情。

  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往十国大比猜去。

  琢磨了好一会,叶平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最终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将四师兄和五师兄给自己的心得取出。

  而后观看这两本心得。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