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八十二章:九死一生洞,太华道人的占卜之术【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八十二章:九死一生洞,太华道人的占卜之术【新书求一切】

  /

  人咩?

  漆黑空间,随声音响。

  快,另一道声音响。

  “大师兄,吗?”

  许洛尘声音。

  “哪里啊?”

  王卓禹声音跟响。

  “里怎黑啊?”

  薛篆声音响,显青云道宗所弟子。

  “谁点火啊?”

  林北声音响。

  “,。”

  大旭声音响,激动。

  快,一束光芒现,大旭手一枚宝珠,绽放淡白色光芒,照耀周围。

  一瞬间,众人彻底清周围一切。

  “大师兄。”

  “二师兄。”

  “啊?”

  “,,咱一。”

  “什鬼方啊?”

  “大师兄,居真阵法啊,什候?”

  众人议论,先打量周围,发现一洞**,十分辽阔。

  而青云道宗所人齐,包括古剑仙。

  “古师侄,怎里?”

  陈灵柔声音由响,古剑仙,些奇,因之根本就古剑仙。

  ,等古剑仙开口回答,许洛尘率先开口。

  “大师兄,真阵法?什候啊?”

  许洛尘话一,众人由奇。

  尤其王卓禹,现整人懵。

  谁,苏长御居真阵法啊?

  而且最离谱,叶平布置阵法,歹,根据阵图布置吧?

  苏长御呢?

  张口一句,阵,就布置传送阵法?

  比叶平离谱啊?

  难成,大师兄当真绝世阵法才?被掌门带偏?

  人群当,苏长御点懵。

  压根就阵法啊,之做,完阵就赶紧溜准备。

  ,居真激活阵法。

  太夸张吧?

  一之间,苏长御脑海当由现一震撼法。

  难成自己当真阵法才?

  嘶!

  自己岂飞飞飞飞飞?

  ,面对众人疑惑,苏长御觉必解释一句。

  刚开口,话又对劲。

  “阵法,小道尔。”

  五字,显无比淡,将苏长御哔格,无限抬高。

  话一完,苏长御一愣,仔细,话错,确小道尔啊。

  阵法难,就?

  一刻,众人话。

  苏长御一手阵,确确震撼众人。

  众人眼,苏长御就一废物大师兄,今日苏长御颠覆众人对认知。

  “大师兄,空教教阵法啊。”

  “大师兄,威武!”

  “大师兄,什方啊?再布阵法,让回,回宗门聊。”

  许洛尘,陈灵柔,薛篆三人纷纷开口,心无比震撼,十分激动。

  饶一旁太华道人,一幕,由沉默。

  等苏长御回答,大旭声音却响。

  “怕布置,诸位,发现,里无灵区域吗?而且身什。”

  大旭观察周围,第一间便发现,方些古怪。

  无灵区域。

  所谓无灵区域,就灵气带,种方,就算道法通,无法抽取一丝灵气,而身体内灵气被压制。

  肉身才作用,许修士,事候淬炼肉身,就担心朝一日,遇种无灵区域。

  知无灵区域,众人任何惊讶,因即便灵气,什作用。

  但大旭眼,就一,寻常修士听无灵区域,反应怕极大。

  帮人一显十分平静,啧啧,愧绝世高人。

  众人回,将目光。

  入眼一块石碑。

  石碑赫写【九死一生洞】

  紧接,石碑面,确确十洞穴,一之间,众人脸色才稍稍一变。

  “什鬼方?”

  “大师兄,传送什方啊?”

  “大师兄,别闹,送走啊。”

  “九死一生洞?谁无聊啊?”

  众人议论,些明白发生什事情。

  苏长御更懵。

  鬼知道传送什方,纯粹就随口一阵,甚至实话,苏长御知道激活传送阵。

  “诸位,如果猜错话,应该一处秘境吧。”

  大旭打量周围,元婴修士,懂自一些,一眼,便察觉应该秘境。

  “秘境?”

  “里秘境?”

  “宝物吗?”

  听秘境,几人顿精神,未秘境,但知道秘境什。

  古老候,一些强大修士,临死之,让人继承自己传承,所开辟秘境,让人争夺。

  秘境代表凶险,但代表各种机缘。

  “应该秘境,但敢保证。”

  大旭敢百分百确定,而已。

  “先管,大师兄事情吧。”

  “大师兄,什候阵法啊?”

  “啊,大师兄,阵法比三师兄高明知道少倍,三师兄布阵,磨磨蹭蹭,阵器,阵料,什什阵图,张嘴就布置阵法,怎搞啊?。”

  “一一,。”

  众人议论,皆充满奇,饶大旭充满奇。

  王卓禹一人独自悲伤。

  苏长御一眼众人,心冷笑一声。

  阵法?手就行?

  真苏某人废物吧?

  苏长御开心,准确点爽,修练剑道,宗门里些师弟师妹,点自己。

  自己阵法面,赋,换谁谁开心啊?

  开心归开心,但苏长御知道自己保持种高深莫测姿态。

  一自己解释清楚,二错,倒如,让自己猜。

  “其实一直一问题,师父,您别生气啊,当您占卜,给一人算一条属于自己道,修练十几,就,您占卜错啊?”

  许洛尘发现华点,苏长御随随便便布置阵法,让既震撼,又奇。

  如今忍住,所向太华道人,般问道。

  话一,众人倒,但反应最大太华道人。

  “胡什?机算法,怎算错?长御阵法面颇赋,但最强肯定剑道。”

  太华道人梗脖子道,承认自己占卜错,绝对。

  “管,回试试阵道,实行试试符道,真试其道法。”

  许洛尘开口,苏长御装哔,眼红啊,恨现就回宗门,自己其方面赋。

  议论。

  而大旭将一切眼里,压根就信。

  知道,太华道人装,当初叶平走之就聊件事情。

  宗门些大佬,一特别装,什秘密,所愿意展现真正实力,事装跟普通人一。

  实话,自叶平走,大旭认认真真观察些人。

  您别,装够。

  自己知道般人格绝世高人,实话大旭差点就信。

  “师父,您占挂,底坏,现现成机吗?九死一生洞,您占一挂,洞生路,洞死路,一就测。”

  林北声音响。

  指身九死一生洞道。

  此话一,众人纷纷点点。

  意错。

  当,众人目光由全部落太华道人身。

  感受众人目光。

  太华道人冷哼一声,面对众人质疑,知道自己必须露一手。

  话,群弟子翻?

  里,太华道人取一枚铜钱,随又取一龟壳,将铜钱放入龟壳当。

  随太华道人断摇晃。

  闭眼睛,心断念道。

  “机,机,测之福祸,如果第一洞穴生路,就正面!如果第一洞死路,就反面。”

  太华道人心断念道。

  就机占卜术。

  简单直接,且方便。

  半刻钟。

  太华道人将铜钱倒。

  正面。

  一瞬间,太华道人由满脸喜色道。

  “生路,条路生路。”

  太华道人指第一洞穴,十分喜悦道。

  而话一完,众人脸色齐齐变,古剑仙脸色由微微一变,大旭满脸崇拜太华道人。

  “师父,认真点行行啊?”

  “师父,就?告诉生路?”

  “师父,别闹,怎第一生路?重新占卜一。”

  “师父,您怎算?人占卜,几枚铜钱,一枚铜钱就占卜?原理。”

  众人开口。

  信太华道人,确些离谱啊。

  一枚铜钱,测生路?正反面二分之一概率吗?

  虽敬重太华道人,但蠢啊。

  “难道信师?”

  太华道人些皱眉。

  “信,师父,进试试,危险,大喊一声,师兄弟一冲进,危险立刻跟,如何?”

  许洛尘开口,显十分认真。

  此话一,太华道人立刻摇摇。

  “所谓机泄露,算尽机,逆改命,就动,,洛尘,进,如果危险,大喊一声,师立刻冲进,事,跟进,如何?”

  太华道人又蠢,虽对自己占卜之术信心,机难测,万一失手岂完。

  “,打死。”

  许洛尘立刻往退几步,死活,万一真危险,自己岂凉?

  自己凉什,丹道一脉,少一位绝世炼丹师,损失怎算?

  “二师兄,啊,算,波绝对亏,哈,,如果真危险,一人之力,解救所人,圣人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里十人,除外,就九人,七九六十三,六十三级浮屠啊。”

  “功德无量啊,当场成仙,如果万一生路,面肯定宝物啊,既宝物,先先,怎亏,二师兄,信!”

  薛篆开口,仔细算一番,发现无论如何亏。

  话一,许洛尘就更敢。

  毛浮屠。

  但许洛尘心动,人却心动啊。

  人群面大旭些心动。

  尤其听薛篆一,更加心动。

  死,救人,确无量功德,死,面宝物啊。

  再者就,真危险,些绝世高人理由帮自己吧?

  而且大旭莫名觉,对自己考验,其实早就洞穴生路,洞穴死路。

  就测试一自己,如果自己愿意动牺牲,岂感动?

  而太华道人乱。

  反复占卜几次,发现第一山洞确生路。

  就,陈灵柔声音由再身旁响。

  “师父,如测试一其山洞,其山洞卦象。”

  陈灵柔开口,太华道人当恍大悟。

  啊,占卜一其山洞,怎。

  里,太华道人立刻占卜第二山洞。

  咦!

  生路?

  第三,生路?

  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怎生路啊?

  一直第九,终于死路现。

  第十生路。

  九死一生洞吗?

  怎测九生路,一死路?

  难成自己占卜之术,真反卜吗?

  太华道人皱眉。

  相信,所回回占卜三遍。

  最终一非常惊人结果。

  除第九测试死路,其九生路,反复测试三遍,一遍错。

  甚至太华道人额外对第九山洞进行占卜。

  无论怎占卜,死挂,一次生挂。

  “奇怪!九死一生洞吗?怎算算,九条生路,一条死路呢?”

  太华道人将目光锁定第九山洞。

  而众人再听太华道人番话,一莫名仿佛明白什。

  十山洞,九条生路,一条死路。

  如果假设太华道人挂挂相反话,唯一死路,就生路。

  而就,太华道人一拍大腿,露明悟之色。

  “懂。”

  “石碑假,迷惑,应该九生一死洞,骗。”

  “占卜,话,万一小心走进死洞,就麻烦。”

  太华道人一拍大腿,满脸自信道。

  众人:“.......”

  所人脸色古怪,除大旭外。

  九生一死洞?亏太华道人。

  九生一死洞,必折腾吗?

  九成胜率,搞玩意做什?

  众人知道该什,但就,大旭声音响。

  “试试,管九生一死九死一生,大旭试,佛曰,狱谁狱,大旭无亲无故,道门,感受温暖,大旭别无所求。”

  “若此番一回,希望各位记住大旭,若此番真侥幸活乐,希望诸位今往够接纳大旭。”

  大旭走,慷慨无比道。

  一番话,众人确感动。

  “大旭,您当真世菩萨啊。”

  “大旭,,居如此慈悲之心,永远记。”

  “大旭,什话,若趟活,回教炼丹之术。”

  “教阵道。”

  众人开口,王卓禹算回神,连忙开口。

  听阵道,大旭微微一愣,紧接王卓禹道:“先丹道。”

  王卓禹:“.......”

  死吧。

  王卓禹沉默,再次陷入忧郁状态。

  “算,办法,大旭,冲动。”

  太华道人开口,打算占卜占卜,万一真什事,就麻烦。

  “掌门,怕,怕,谈什修行,谈什大道?诸位,。”

  大旭满脸慷慨,一句废话,直接一冲进第九洞穴。

  管底九生一死,九死一生。

  反正危险,些高人一定手。

  危险,赚。

  总而言之,自己一次,一定赢众人感。

  快,大旭消失,入山洞当。

  众人些紧张,期待结果。

  足足一刻钟。

  大旭声音忽响。

  “诸位。”

  声音响,所人身,一紧张无比。

  “怎?”

  “发生什事?大旭?”

  “师吧,就死穴,信师话!现吧?搞人命吧?怎向小师弟交代?”

  “大旭,怕,马就功德圆满,成仙,千万怕。”

  众人声音响,紧张无比。

  薛篆更断安慰大旭,告诉快成仙。

  一刻。

  大旭声音再次响。

  “危险,快啊。”

  声音响,众人顿愣。

  尤其太华道人,更愣原。

  而与此。

  大夏皇宫......

  ---

  ---

  支持正版阅读。

  请点阅读。

看过《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的书友还喜欢